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225章 你,还在等她么?

    和苏悠悠视频的时候,顾念兮看到了面带笑容的苏悠悠。

    虽然没有以前圆润,但现在的苏悠悠看起来气色不错,特别是那神采奕奕的样子,让顾念兮感觉她家的苏悠悠,又活了过来。

    “兮丫头,你觉得我这身上衣服怎么样?漂亮不?”说这话的时候,苏悠悠从电脑前移开,站到了不远处,随着电脑的摄像头转了一个群。

    而随着苏悠悠的转动,她身上那件淡粉色带着金丝线的连衣裙在空中轻轻摇曳。

    美……

    但这,不足以形容此刻的苏悠悠。

    只能说,这一身粉色连身裙的苏悠悠,如同来自另一个时空,让人有些移不开眼。

    在感叹苏悠悠最近这一阵子的神速变化的同时,顾念兮同时也想到了一个好东西。然后,她充满期待的问着苏悠悠:

    “悠悠,这衣服真的是你自己做的么?”

    “当然,姐姐说的话还有假?”说着,苏悠悠又开始臭屁的拽着自己的裙摆在原地转悠了起来。最近这段时间,这施安安就像是着了魔一样。每天除了安排她参加各种各样的宴会,然后各式各样的课程之外,最近这段时间还让她苏悠悠开始学习缝纫。

    好在她苏悠悠从{无}错{小}说 m.quledu.com小就喜欢摆弄这些东西,没一下子就学会了。再加上她对衣服的时尚度一直有着敏锐的感觉,所以最近她做出来的衣服,可都是连连受到这里所有人的好评。就连爱丽丝小姐,就是最近苏悠悠在施安安安排的宴会上认识的一个富家千金,据说她家的产业涵盖了各行各业,这样的人也喜欢上了苏悠悠无聊时摆弄出来的这些衣服。

    苏悠悠本来是不想要献丑的,但碍于爱丽丝小姐三番两次的恳求,她只能无奈的答应了下来。没想到做出来的衣服,还真的让爱丽丝非常满意。

    但而这爱丽丝非但穿着这件衣服参加了各种晚宴,还到处替苏悠悠做宣传。

    搞的现在的苏悠悠,也在德国的名媛圈子里非常的有名。

    还经常有一些贵妇会找上门,让苏悠悠为他们做衣服。

    和顾念兮说着这些趣事的时候,苏悠悠的脸上都是满满的笑容。特别是她的眼睛,好像比之前的还要鲜活了几分,就连笑容也明显的灿烂了。

    看到这,顾念兮也算是放心了下来。

    这样子的苏悠悠,看样子应该是从那段不堪的往事走了出来。

    “悠悠,你有没有想过将来自己经营一间服装公司?把你自己做出来的这些衣服,弄成一个牌子,让它走上国际社会?”顾念兮琢磨了好一会儿之后,突然这么提议。

    只是后者在听到了顾念兮的这些话之后,却突然笑了:“呵呵……”

    “怎么了,我说的那么好笑么?”顾念兮有些摸不清头脑。

    “不是……我是觉得最近一段时间不见,兮丫头也爱做白日梦了。”说这话的时候,苏悠悠还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小时候,谁没有过几个白日梦?

    长大了我要当警察,长大了我要当空姐,长大了我要当老师,长大了我要当大老板,然后开多少多少家大公司之类的……

    不可否认,以前苏悠悠也有过这样的梦想。

    可渐渐长大,渐渐的懂得人世的无奈,渐渐的明白世道的苍凉,特别是嫁进了凌家之后,苏悠悠才明白,原来这个世间并不像我们小时候说的那么简单。

    也正因为了解了这个世界的无情,苏悠悠才觉得顾念兮说的这些话有些像是白日梦。

    可当苏悠悠笑的时候,她却发现顾念兮一直都安静的看着她。

    她那双漂亮的大眼,也一眨都没有。

    这样的顾念兮就像是在告诉她苏悠悠,她刚刚所说的话,一点都不像是玩笑话的样子。

    “悠悠,我没说假话!”起码服装公司她已经帮助苏悠悠整合完成了。现在虽然不是世界的,但这公司起码已经在这个城市小有名气。要是真的能请到一两个出色的设计师的话,将来走向国际绝对不是白日梦。

    “念兮,你该不会……”该不会真的在打这注意吧?

    苏悠悠的脸色出现了些许的迟疑。

    “悠悠,这些你现在不用想太多。你只要记得,最近这段时间有空的话,把你脑袋里的那些衣服稍稍剪出来,不过这衣服现在可不能总是拿出去给别人穿了。你把这些东西都给收起来,等回国的时候再一并都交给我就行了!”

    若是将来真的能走向国际,苏悠悠现在手上的每一件衣服,价值绝对不菲。

    这样的衣服,可不是随随便便当人情那么简单。

    “那……好吧!”虽然现在的苏悠悠还真的搞不清楚这顾念兮到底想做什么事情,但顾念兮一向的想法都不错,她只要老老实实的听她的,一般是不会出错的。

    说着这话的时候,苏悠悠这会儿打量起了顾念兮来。

    “兮丫头,你今天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了?怎么脸色那么难看?”虽然是视频,但苏悠悠还是觉得今儿个的顾念兮脸色真的有些出奇的苍白。

    “没有,只是今天遇到点事情!”说起这件事的时候,顾念兮的眉心微蹙。

    “什么事情?”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能让天不怕地不怕的顾念兮脸色变得这么苍白呢?

    “我怀疑,有人要害我,和我的宝宝……”

    顾念兮琢磨了一下,这么和苏悠悠说。

    “什么?!”

    苏悠悠一直都是个火爆脾气。

    一听顾念兮这话,当即在那边叫叫嚷嚷了起来。

    “兮丫头,你告诉我是哪个该死的混蛋想要害你和我干儿子。他们的是不想活了吧?我们告诉谈参谋长,让他一枪嘣了他们!”

    “悠悠,我只是怀疑!”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又不免得想起在院子里那一大片的油污。

    那夹杂着雪水和油污,若是不仔细看的话,根本就看不出来。

    看来,这人还懂得掩人耳目。

    “怀疑?怀疑也说明有危险。到底是什么人,想要作出这样的缺德事?”苏悠悠气的脸红脖子粗。

    和凌二爷结婚,她苏悠悠就没有了家人。现在离婚,她苏悠悠连凌二爷都没有了。

    现在她苏悠悠仅剩下的,就只有顾念兮和干儿子了。

    如果没有他们,她苏悠悠又怎么可能挺得过这段时间?

    一想到这两个人还有人在背后想要害他们两,苏悠悠就感觉浑身上下的血液都在沸腾。

    “这人应该在家里,不过到底是谁,我还真的无法确定。”顾念兮怀疑的人,一个是舒落心,这人从她顾念兮进门就一直和她作对。再者,舒落心对谈逸泽可能继承谈家的遗产的忌惮。这两样,就足以让舒落心成为可疑人物。

    而另一个,则是陈雅安。

    她才进门没有多久,不大可能做出这么荒唐的事情。不过顾念兮却也观察到,从嫁过来之后,这陈雅安时不时的都会悄悄的观察她顾念兮,甚至有时候还会趁着顾念兮在看电视的时候,在不远处做些小动作。

    虽然这些都无碍,但在孩子这一事情上,顾念兮还是不得不小心防着。

    这个孩子,谈参谋长可是抱着满满的期待。

    她顾念兮,绝对不能让孩子和自己在这个时候出了什么岔子!

    “什么?想害你的人在家里?这不行,我要赶回去保护你们母子俩!”说着,苏悠悠已经开始在视频那边忙活了起来。

    “悠悠,你听我说。”

    “你说。”苏悠悠找来了行李箱,看样子是真的开始要整理行李了。

    “悠悠,你现在还不能回来,这边的局势还不稳定,你必须留在德国。”顾念兮的情绪有些激动。

    毕竟现在这边,顾念兮用先前苏悠悠从凌家拿回来的那笔资金动手整合凌家那些亏损的产业,甚至现在还开始蚕食一些中型企业,过不久的话,凌家绝对会发现资金周转不灵,很快也会摸清楚这些公司到底是被谁给吞了的。再者,凌家虽然这段时间不好,但毕竟在这个城市已经猖獗了这么多年,要想查出这幕后指使者,还不简单?

    到时候,苏悠悠一定是第一个被揪出来的人。

    她顾念兮可不想要,让苏悠悠在这个时候出来冒险。

    “念兮,你担心我的安全,难道你觉得我不会担心你么?”说到这的时候,苏悠悠的眼眶微红。

    她已经有好一阵子没有回国内了。

    她,现在真的好想念那片土地,还有那里的人和事物……

    “我知道你担心我。可现在你回来了,就等于主动权被别人给掌握了。”说到这的时候,顾念兮又换了了比较轻松的语气:“悠悠,相信我好么?我一定会保护好自己和孩子的!”

    “那……好吧!”

    苏悠悠的唇动了动,本来想要说些什么。但在听到顾念兮这番苦口婆心的劝说之后,还是应承了下来。

    毕竟现在顾念兮在国内的事情已经够多了,她真的不适合现在回去给她添乱。

    而顾念兮也在苏悠悠的应承下来之后,松了一口气。

    现在苏悠悠的安全问题得到了保证,那她顾念兮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要将这想要害自己的人,先给抓出来……

    想到这,顾念兮那双漂亮的大眼里,是一闪而过的冷……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潇湘连载——

    “叩叩叩……”

    这天晚上,顾念兮抱着抱枕一个人窝在被褥里看“悠然有幸”这间她为苏悠悠盘下来的珠宝公司最近搞出来的促销活动方案的时候,卧室的门被敲响了。

    转身,顾念兮看了一眼柜子上的时钟。

    才九点多?

    这个时间,加班的谈参谋长应该不可能回家的。

    再说了,这是她顾念兮的卧室的同时,也是谈参谋长的。哪有要进自己的卧室门还敲门的道理?

    那这到来的人,绝对不会是谈参谋长。

    “是谁?”

    顾念兮没有直接让人进来,而是先问。

    现在她肚子里的宝宝还没有成功来到这个人世,她顾念兮可不敢掉以轻心。特别是早上发现了那些油污之后。

    “念兮,是我雅安。”陈雅安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陈雅安?

    这个时间,她不在卧室里陪谈逸南,跑到这边来做什么?

    “进来吧!”虽然在听到陈雅安的声音之后,顾念兮的眉心微蹙。

    不过,这表情只是一瞬间的功夫。

    在陈雅安推门而进的那一瞬间,顾念兮脸上所有的表情都归于平静。

    待陈雅安进门看到的时候,顾念兮的脸上已经换上了一脸浅浅的笑。

    “怎么,还没有休息么?”

    顾念兮整理了一下衣服,下床打了招呼。

    “正打算休息。刚刚下了楼泡了牛奶,准备喝了睡觉。我记得你今晚上也没有吃什么东西吧,也顺便给你泡了一杯。”陈雅安说这话的时候,慢步走进了这间卧室。

    其实,她到顾念兮他们这卧室来,还真的第一次。所以进门的时候,她也有些好奇的打量了一下这个卧室里的装扮。

    顾念兮他们的卧室,其实没有谈逸南的卧室装修的那么豪华,每一件都是欧式风格。

    相反,顾念兮他们的卧室都是最为简单的现代组合套装,每一件的风格从简。但即便是这样,陈雅安还是从这样一套房间里感受到不同寻常的贵气。

    嫁进谈家之前,陈雅安在一家家具公司当过会计,自然也清楚顾念兮这一套卧室里的装潢其实也价值不菲。

    不过,她倒是没有表现出什么不悦的神色来。

    因为比起这低调的奢华,陈雅安还是比较喜欢高调的张扬。

    “那太谢谢你了。我本来也想要下去弄点牛奶喝的。”说到这的时候,顾念兮浅笑的接过陈雅安手上的那杯牛奶。

    “谢什么谢?我就是顺手。”

    说到这的时候,陈雅安环顾了一周,没有发现谈逸泽的身影:“大哥这么晚了还没有回家么?”

    “他每天的公事都比较多,经常需要加班。只要不十天半个月都是出任务,我就谢天谢地了!”顾念兮轻笑了一下,便做了回答。

    “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这是,陈雅安自己呢喃着的。

    其实,她现在也挺羡慕顾念兮和谈逸泽的相处模式。

    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甚至有时候一天都没有见到面,但他们的感情却是真的。特别是谈逸泽对顾念兮无微不至的照顾,每一次都让陈雅安看了心生羡慕。

    至于她和谈逸南……

    谈逸南虽然每天都会踩着钟点声下班,甚至每个周末都有假期在家里陪她。可每一次陪在陈雅安的身边,陈雅安都没有办法从这个男人的身上感受到半点的关怀。

    除了新婚第一天,男人像是完成任务一样的和她圆了房,到现在都过去大半个月了,他们之间都没有过第二次。

    有时候,陈雅安真的怀疑,这每夜躺在自己身边的男人到底是不是个男人!

    不过这些,她不敢告诉顾念兮。

    因为她总觉得,这谈逸南和顾念兮之间好像有着牵扯不清的关系。

    如果她这么冒冒失失的和别人分享自己的心情的话,岂不是被人笑掉大牙了?

    想到这,陈雅安对顾念兮笑道:

    “好了,我先回房了,不打扰你休息!”说着,陈雅安退出了顾念兮他们的卧室。

    顾念兮也没有多加挽留,在看到陈雅安退出了这个卧室之后,女人本能的喝了一口牛奶。

    但又好像意识到了什么,连忙从一侧抽出了纸巾,将自己刚刚吞进口中的牛奶吐了出来。最后,将这一块粘着牛奶的纸巾,悄悄的放进自己的包包里……

    至于那剩下来的半杯牛奶,顾念兮则端着走进了洗手间。

    一阵子之后,洗手间里传来了马桶抽水的声音。

    而顾念兮则端着一个空杯,看着消失在马桶里那乳白色的****,眼眸里是看不出的情愫……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潇湘连载——

    顾念兮再度见到凌二爷,是在一个天气不那么好的上午。

    这一天,顾念兮带着包包里的那块纸巾,到了苏悠悠已经就职的那家医院。

    苏悠悠在这里的时候,顾念兮也通过苏悠悠的关系,认识了这间医院化验科的一个大姐。

    今天顾念兮到这里,就是想要将这纸巾上的牛奶做一番化验。

    不要怪她神经兮兮的,而是因为她现在肚子里还承载着谈参谋长,甚至整个谈家的希望,还有她顾念兮和顾家所有的希冀,她不能让肚子里的宝宝面临任何的危险。

    所以,她在谈家现在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一个不小心,她和肚子里的宝宝会面临危险。

    化验科的大姐一见到是顾念兮到来,便热情的过来和顾念兮打招呼。甚至还问起了,最近苏悠悠的事情。

    顾念兮其实知道,这位大姐其实没有什么恶意。当初她到这个医院化验科来的时候,还是苏悠悠帮她打通了关系。

    所以,这位大姐对苏悠悠是心存感激的。

    苏悠悠被打的那一天,这位大姐没有值班,所以对苏悠悠被打的这些事情她根本就不知情。

    当她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听到同事们的那些流言蜚语的时候,才知道了苏悠悠被打的事情。

    当时,这位大姐有些恼。

    恼自己在苏悠悠遇上困难的时候,没能帮上手。

    直到今天,这位大姐依旧有些过意不去。

    所以当听说顾念兮想要找她的时候,她第一时间就过来了。

    当然,她也想要打听到有关苏悠悠的事情。

    可顾念兮知道她担心,却还是不敢轻易的告诉她关于苏悠悠的事情。

    这医院看似平静,但要是有一丁点什么事情的话,绝对也能散开。从苏悠悠被打的事情,就能看得出。平日里没心没肺聊天的那些人,在事情传来的第二天就喜欢在别人的背后嚼舌根。这样的事情,以前又怎么可能没有?

    所以,顾念兮还是有意的将苏悠悠的事情隐瞒了下来。

    不管对方出于好意还是其他的目的,顾念兮都不想要让这些事情再波及到苏悠悠了。

    对于顾念兮的周旋,这化验科的大姐似乎也看出来了,这顾念兮现在不想和自己说苏悠悠的事情,所以也没有纠缠下去。只让顾念兮在外面等候一下,然后便转身拿着顾念兮交给她的那块纸巾,进了科室。

    而顾念兮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看到了多日都没有出现过的凌二爷。

    此时的凌二爷,身上穿着一身暗灰色的带帽运动套装,脚上向来都是蹭亮的皮鞋,也换成了线条流畅的板鞋。

    这样的他,要是不那么熟悉,绝对忍不住这是以前隔三差五的就会带着各样的女明星出现在各大报纸和杂志封面上的凌二爷。

    和这一身运动套装相呼应的是,这凌二爷今儿个的头发也没有打上任何的发蜡,一头黑发就那么蓬松着。

    有些邋遢,有些颓废,特别是他周身弥漫着的那股子烟雾……

    顾念兮没有多想,就抬腿走了过去。

    遇见熟人装成看不见,抑或者选择另一条路走,这都不是她顾念兮的风格。

    当顾念兮穿着一身浅黄色的孕妇套装走到凌二爷的面前的时候,男人有些微愣。

    从刚刚到现在,这个男人的视线都落在不远处的妇产科办公室门口,傻傻的,痴痴的。

    等候了许久之后,这男人才颓废的窝在了长椅上,抽起烟来。

    也许因为这个男人在这医院闹了那么大一场,甚至连院长的腿都给打断了的关系,现在这医院还没有什么人敢招惹到他。就算他在这里抽烟,也没人敢说什么。

    当然,这些人在路过这条充满烟雾的过道里的时候,都还是会忍不住的蹙起眉头。

    而这个始作俑者,却浑然不知。

    一直,都耷拉着脑袋,埋头抽着烟。

    一直到,他的视野里出现了一双浅黄色的平跟鞋的时候,男人这才抬起头来。

    “小嫂子?”

    “凌二。”看了一眼凌二爷刚刚看的方向,顾念兮也对这个男人来医院的目的有些了然。

    “你怎么在?过来做检查的,谈老大怎么没有陪着?”

    不得不承认,这凌二在当兄弟方面,还是挺称职的。

    “我是过来办点事情的,没有告诉他。”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的视线落在凌二爷手上烟雾腾生的香烟上,皱了皱眉头:“把烟灭了吧。在医院抽,不大好。”

    “……”凌二没有作答,不过还是将香烟给灭了。

    “凌伯伯前几天到家里来了,在问你的下落。”顾念兮索性也坐在了凌二爷身边的那长椅上。最近她的肚子有些明显了,而随之而来的,她站一会儿都会觉得有些累。

    “不要告诉他们,在这里见过我。”凌二揉了揉自己那一头有些蓬松的发丝,然后朝天叹了一口气。

    “我也没想说。”更准确的说,她顾念兮其实一点都不将凌二爷放在眼里。又怎么会,随便找别人说他的事情?

    凌二听到顾念兮的这话,微愣。

    有时候,顾念兮就是有气死人不偿命的能耐。

    “……”白了顾念兮一眼,凌二爷知道在这顾念兮的面前,他是得不到一丁点好处。这顾念兮的嘴巴,虽然不像苏****那么的犀利,但每一句话都含着骂人的意味。凌二爷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找到和顾念兮合适相处的模式。

    而每一次被顾念兮骂了之后,他又不能打她。

    “小嫂子,你有事先忙吧,我走了!”说着,凌二爷起了身。

    打不得骂不得,那绕道走,可以吧?

    招惹不起,也就不招惹了。

    这是凌二爷的待人处事原则。

    “凌二,你还在等她么?”

    顾念兮没有看着凌二爷离开的背影,她的视线落下的方向,是以前苏悠悠工作的那个办公室的位置。

    听到顾念兮的这一番话,凌二爷本能的停下脚步。

    转身看向顾念兮,在发现她视线落下的方向的时候,自然也清楚顾念兮说的是什么。

    特别是她口中的那个“她”字,他一下子就读出了,是苏悠悠……

    “……”

    再度被人当面提及苏悠悠的时候,凌二爷以为自己可以将所有的情绪都隐藏的很好。

    但男人却不知道,他的身影从刚刚他听到顾念兮的那一番话的时候,便变得有些僵硬。而顾念兮的眼神虽然看着不远处的医院办公室,什么话都没有说。但很明显,她已经察觉到了凌二爷的僵硬,只是不想开口戳穿他罢了。

    “悠悠现在很好。”没等到凌二爷的回答,顾念兮又开了口。

    她的声音,出奇的平静,就像现在在和凌二爷讲的,是一个多么动人的故事。

    然而顾念兮并不会知道的是,她简单的一句话,竟让那双原本如同死灰一样的眸子,突然又有了光亮。

    他就像是困兽,被困住的野兽,痛苦和快乐却并存着。

    凌二爷知道,他现在的表情或许有些滑稽。

    但他,却顾不上这些。

    他只知道,在失去了苏****之后,他原本晦暗的生命中又出现了光亮。而这光亮,就是眼前的顾念兮给的。而这一切,依旧是关于一个叫做苏****的人……

    “悠悠在什么地方?小嫂子,你告诉我好不好?”他大步来到顾念兮的面前,眼眸里有着他凌二爷不曾展露在别人面前过的脆弱。

    从顾念兮那双漂亮的瞳仁里,凌二爷看到一个狼狈中带着希冀的自己。那样的自己,连凌二爷自己也没有见过。

    印象中的凌二爷,意气风发。

    印象中的凌二爷,弹指间能让人灰飞烟灭。

    印象中的凌二爷,高傲的不可一世……

    他凌二爷曾几何时,需要这般求人了?

    可偏偏,这个世间就有那么一个叫做苏悠悠的女人,轻易的掌握了他凌二爷所有的命脉……

    那个叫做苏悠悠的女人,总是能轻易的乱了他前进的步伐;

    那个叫做苏悠悠的女人,能让他低下高傲的头颅;

    那个叫做苏悠悠的女人,能够让他变得不像是他凌二爷……

    凌二爷的真诚,凌二爷的狼狈,凌二爷的委曲求全,都是为了他的苏****。

    这一切,顾念兮看在眼里。

    身为女人,她不是没有被凌二爷打动。

    但身为苏悠悠的娘家人,顾念兮只能别开了脸。

    “小嫂子,这段时间其实我都在德国……”见顾念兮别开了脸,凌二爷似乎也明白了顾念兮的意思。当下,他不再看着顾念兮,只是又落座在顾念兮的身侧,用着低沉略带沙哑,不像是他凌二爷的嗓音慢慢的诉说着他这段时间的际遇。

    “你说的,悠悠在德国。所以,我过去了。我每日每夜的寻找,甚至有时候连睡觉都没有,可我依旧没有找到她。”刚开始,确实能找到苏悠悠在德国的下机的记录。

    可后来的一切,都像是石沉大海。

    他凌二爷就算派出了多少征信社的人,都没有打听到关于苏悠悠的蛛丝马迹。

    “小嫂子,你能不能行行好,和我说说悠悠现在在什么地方。”

    说完这一番话,凌二爷又安静了下来。

    顾念兮清楚,这是凌二爷在等她的答案。

    不出顾念兮的预料,在德国没有什么势力的凌二爷,果然打听不出苏悠悠的下落。

    不过就算凌家在德国没有什么人脉,但顾念兮知道他凌家还有的是钱。

    有钱,能使鬼推磨。

    如此强大的利益,凌家还怕找不到一个人的下落么?

    说起来,凌宸千算万算,似乎忘记了一个人——施安安。

    德国,那可算是施安安的老巢。

    正所谓,强龙斗不过地头蛇。

    不过凌二爷此番又不是想要和施安安斗。而是,找一个人。

    这么简单的事情,凌家养的那群人不可能连这点事情都办不到。

    唯一让顾念兮联想到的,就是凌二爷根本就忽略了施安安这个重要的存在。

    若是凌二爷注意到施安安的话,那只要稍加打听一下施安安的下落,再在施安安交往的人群中稍加排查的话,一定能找到苏悠悠的下落。

    不过,也正是凌二爷忽略了施安安的存在,给苏悠悠一道天然的屏障。

    想到这,顾念兮的嘴角又不自觉的露出了一个弧度。

    而凌二爷似乎也注意到顾念兮的这抹笑容,这会儿正看着顾念兮。

    “小嫂子……”

    “凌二,有些事情只能靠当事人自己。苏悠悠自己不想说的事情,我自然也无权干涉。”顾念兮义正言辞的说着。

    而最后一句话,更是将凌二爷想要说出口的话给堵上:“何况,我根本就不知道苏悠悠的下落。”

    这一句,听的凌二是咬牙切齿。

    若是顾念兮根本就不知道苏悠悠现在的下落的话,那她为什么会告诉自己苏悠悠现在很好?

    一切只是表明,顾念兮现在根本就不想要告诉他苏悠悠的下落罢了。

    无可否认的,顾念兮现在也是正打着这样的主意。

    在对付凌家这个庞大的家族之前,其实顾念兮早就对凌家做了一番详细的了解。

    五年前的凌家,还没有到现在这个规模。

    甚至连三年前,也都没有这样的规模。

    而三年前,也正是这凌二爷开始接手凌氏总经理的这一位置。

    这也就说明,在这短短的三年时间,这男人将凌家捧上了怎样一个高度?

    现在,这凌二爷因为苏悠悠消失,而突然离开了凌氏。凌氏,现在可谓是一盘散沙。

    这对于她顾念兮来说,可以说是一个好机会。

    趁着凌二爷没有防备,将凌家吃进肚子里,这确实是一个不错的计划。

    顾念兮从来就不是一个灭自己士气长他人威风的人。

    但面对凌二爷,她不得不防备。

    能让凌氏短时间内就上了这么一个台阶的人,绝对不是池中物。

    虽然现在她顾念兮利用苏悠悠在德国下落不明这一点打击凌二爷,让他根本就没有时间和她抗争,以此来蚕食凌家所有一切的做法,是不怎么光明磊落。

    不过为了给苏悠悠报仇,她顾念兮可没有想过要当正人君子。有些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目的达到就成。

    再说了,她顾念兮现在在财力物力上,根本就不是凌家的对手。所以,她只能退而求其次……

    有便宜不占,是傻子!

    她顾念兮可没有那么多的讲究,没有那么的高风亮节。

    尤其是对凌二爷这样的男人,能占便宜就占便宜,不能就抢,这便是顾念兮现在的想法。

    面对这么个脸皮厚度不是一个档次的女人,凌二爷是打不得骂不得。最终,只能挫败的看着顾念兮。

    之后,两个人都同样默契的选择了沉默。

    视线,也不约而同的落在以前苏悠悠工作的那个办公室……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中年女音打断了两个人的沉默。

    “顾小姐,你要的东西检查出来了。”

    顾念兮抬头一看,来人正是那个化验科的人。

    “是么?结果怎么样了?”顾念兮站了起来,上前。

    身侧,凌二爷也没有离开的意识,这会儿也主动的走了上来。

    见到送到顾念兮手上的那张化验单,还有听到了中年女人说的话之后,凌二爷的黑眸一凝。

    “里面确实含有米非司酮。”中年女人推了推自己脸上的边框眼镜,这才继续说到:“这药物具有催经止孕作用,是目前对早孕妇女一种安全有效的补救措施,不过米非司酮的使用也有很强的局限性,如果使用不当也会给患者带来很大的痛苦。”

    听到后者的解说,不仅是顾念兮倒抽了一股冷气,连身后的凌二爷脸色也不是那么好。

    很显然,有人想要害顾念兮。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您的帮忙。”

    “那好,我还有点事,先过去了。”中年女人打量了好一会儿顾念兮身边的男人,便这么说。

    其实,今儿个穿着运动服的凌二爷,和往日里的真的有着很大的区别。这也是,这女人没有看出来这身边男人是谁的原因。

    不过从男人身上隐隐透出的那股子架势,中年女人也不难看出这个男人不是寻常人。

    这样的人,一般都是小老百姓惹不住的。所以聪明的她,适时的选择在这个时候退去。

    而顾念兮,自然也没有挽留。

    在得知了牛奶里面竟然含有这些东西之后,顾念兮的心情自然不是那么好。现在的她自然也没有什么闲暇心思和他们说什么。

    而在顾念兮拿着这一手化验单准备离开这个医院的时候,凌二爷自然也瞅准了这是个时机。

    当即,男人跟了上去:“小嫂子,有人要害你和谈老大的孩子?”

    “这,貌似不是你现在该管的问题。”顾念兮的步伐没有停留,甩下了这么一句话之后,便大步朝着医院的外面走去。

    凌二爷不死心的跟了上去:“我想说,如果小嫂子有需要的话,那我可以帮你揪出那个想要害你的人。”

    “可作为回报,你凌二一定会要我告诉你苏悠悠的下落吧?”

    在听到凌二爷的这一番话的时候,顾念兮总算是停住了脚步。

    但问出口的话,有那么一瞬间让凌二爷有些僵住。

    难道,他现在的心思就那么容易看穿么?

    一下子,就被顾念兮揭露了出来。

    “我想小嫂子应该也觉得,这个决定对你我都好!”凌二爷也不想和顾念兮绕那么多的圈子。从上一次在谈家的碰面开始,他也知道了这顾念兮可不像是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凌二爷,您还真的真的如商场上所说的那样,机关算尽!”顾念兮笑道。

    “彼此彼此。”顾念兮的这话,聪明的凌二爷又怎么会听不出,这不是夸奖而是在损他?

    不过对于这一点,凌二爷一点都不在意。

    他现在只想要尽快得到苏悠悠的消息,就算手段有些卑鄙,也无妨。

    “我知道,凭凌二爷的手段,想要找出一个人还不简单?不过我顾念兮的事情,不需要凌二爷操心。”因为,她早就知道那人是谁了!

    听到顾念兮的拒绝,凌二爷垂放在大腿一侧的手,微微紧了紧。但随即,又松开了……

    “那好,我倒是要看看,小嫂子又怎么好法子能自己揪出人来。”咬着牙,凌二爷决定放手一搏。

    看看,能不能从顾念兮这边入手,得到苏悠悠的消息。

    “拭目以待!”女人勾唇一笑,离开了。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