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我的未婚妻是修真者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百六十四章 落幕

    “啊,你……,九黎学院的学子?”,青衣丹袍的老者一愣,这才发觉陈白身上这衣装打扮,虽然被血污弄得彻底看不清了,但确确实实是九黎学院学子的装束。

    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陈白面对这么诱惑的条件,竟然迂腐的说什么有师尊了,这不是要气死他吗??

    有什么能比他好!

    青衣丹袍老者忍不住就要咆哮出声来了,这时深吸了一口气,强忍着冲动道,“那个,你不再考虑考虑,我可以教你炼丹术的……”

    本以为陈白会犹豫一下,但此时陈白竟然干脆的摇了摇头,毫不犹豫的道,“抱歉,我暂时还在待在九黎学院。”

    开什么玩笑,九黎学院至少想走就可以走,拜在别人门下,那真的一辈子就是师徒名分了,再说了,炼丹术陈白自己就会,干嘛还要跟别人学?陈白到现在还惦记着“不动雷王印”的事呢,想到这,陈白心头就是一阵火了,有了这个任务,自己的功勋值就能暴涨了吧?

    能达到7万,还是八万来着的?

    见陈白回答的这么干脆,青衣丹袍的老者差点吐血,他算是看出来了,陈白是压根对他的炼丹术丝毫不敢兴趣。

    青衣丹袍老者深吸了一口气,这时强忍着嘴角的抽搐道,“算了,你先考虑一下,考虑好了可以来找我,老夫青松道人。”,说着,青衣丹袍的老者有些尴尬的不好意思待下去了,御空就飞走了。

    一边走,一边青松道人就一脸发黑。

    倘若自己被自己的老友知道,自己拉下了脸皮去向一个后辈伸出橄榄枝,结果被人给无视了,不知道他会怎么个大笑法……

    “陈公子啊……”

    看陈白三言两语把这青松道人给支走了,一旁的筑基宗师们几乎急得要吐血了,他们算是明白了,什么叫皇帝不急太监急。

    喂喂,这可是八品炼丹啊!

    炼丹术啊,你不要学吗?

    你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啊??

    看陈白这一脸的淡然,其他人这时几乎忍不住要呐喊出声来,陈白这时打了个哈欠,直接老城主道,“你们赶紧把老城主扶回去休息吧,估计他老人家要好好的修养上一阵了。”

    陈白吐气,同时心头有些微微感慨。

    这些若不是这老城主鼎力相助,陈白肯定是没有办法斩杀这个枯瘦男子的,对了,还有柳问州……

    看着不远处柳问州的尸体,陈白眼中满是复杂。

    平心而论,这柳问州跟陈白算是仇敌也差不多,之前就是他处处妨碍自己,后来又一掌打得夏无庸走火入魔,并且还是和陈白争夺胎中道剑的人,只是如今看着他的死状,陈白心头也是满心复杂,罢了罢了,不管怎么说,他也得到了自己的惩罚。

    如今这结局,也算是求仁得仁吧。

    毕竟人死为大。

    陈白深吸了一口气,这时扭头道,“另外麻烦你们,帮我朋友也一起葬了吧。”,说着,陈白扭过头去,怅然无语。

    看着不远处的一片焦黑,陈白擦了擦口角的血,身子摇摇晃晃的走了过去,时至此时,一切终于落幕,这枯瘦男子也得到了他应有的下场,陈白此时走上了前,缓缓的弯下腰,从地上捡起了一张土黄色的符纸,陈白看了看这符纸,这符纸就是当初枯瘦男子用来召唤出“铁奴”用的东西。

    这个符纸,就是所谓的符傀。

    黄巾力士!

    这一张符傀,就是符傀里面最常见的黄巾力士,黄巾力士没有别的特点,就是力大无穷,据说海外有仙人的顶级符傀,可以扛起一座大山,那种符傀,真的是一个宗门的至宝了。

    陈白捡起了这个符傀看了看,这符傀表面摸起来有些冰冰凉凉的,不知道这个符纸是用什么材料制成的。

    上面枯瘦男子的还残留着一丝枯瘦男子的精神联系,陈白这时伸手一摸,就把这个精神联系给抹除的干干净净。

    “这可是个好东西啊。”

    看着陈白手里的这个符傀,一群人眼中纷纷露出了羡慕之色,这个符傀刚才他们也看到这效果了,力大无穷,根本打不死,要是有这么一个符傀纠缠着你,就算你不受伤,烦也得烦死。

    一个凝气宗师被这个铁奴找上,也会受不了。

    当时若不是老城主用出了一个藤蔓术,困住了这个符傀,那后果简直不敢想象。

    一群人这时眼热的看着陈白手里的这个符纸,谁都只要,这是这次战利品中的好东西,可是此时却没有一个人敢心生抢夺的心思,因为之前陈白的行为已经彻底折服了他们。

    “只是可惜,这个符傀受损太严重了。”,此时,红衣女子看着这张符纸,眼中不禁露出了一抹惋惜之色,这符纸表面画着的铭纹,明显此时已经淡化了很多,看起来模糊了。

    刚才铁奴为这个枯瘦男子挡住了阴阳鼎的致命一击,导致这符傀也受损特别的力量,估计实力不足全盛时期的六成了。

    “能得到,就是机缘。”

    陈白这时微微一笑,倒也没什么大的惋惜之色,这个把这个符傀给收了起来,就算没这个损伤,这个符傀也不可能一直用下去,他这个符傀是消耗符纸表面铭纹的力量的,每用一次,那个银色的线条就会暗淡一分,每用一次,就会暗淡一分。

    到最后,那威力就可以忽略不计了。

    陈白对此心知肚明。

    但是这个“黄巾力士”的符傀,陈白最终还是拿到手了不是?陈白微微一笑,满意的把这个收了起来。

    “陈兄弟够淡然!”,这时,一旁的黑衣男子不禁竖起了一个大拇指道,换做是他,得到了这个黄巾力士的符傀肯定要激动死了,而陈白却一脸淡然,仿佛无所谓的样子。

    就在这时,远处两道长虹飞了过来,到了这里落了下来,站在了陈白的身前,其中一个人身穿黑色的衣服,面容冷峻,手里还提着一个人头。

    这两个人,穿的一黑一白,黑衣的男子身材挺拔,浑身是血,仿佛经历了一场恶战,而一旁的白衣男子,亦是一脸的煞气腾腾,两个人一落入场中,恐怖的气势就叫一群人瑟瑟发抖。

    看着这两个来历不明的人,黑衣男子这时面如土色,……这是怎么了,今天这凝气宗师一会来一个,一会来一个。

    这下好了,直接以来就是两个人!

    毫无疑问,这两个人,清一色的凝气境修为!

    “咕咚”一声,这时不知是谁,偷偷的咽了一口唾沫,眼神有些又惊又恐的看着他们,这两个男子才一落入场中,一群人就齐齐的鸦雀无声了,其中绝大多数人的目光,则落在了他们手里的人头上!

    看的出来,这是一张面色焦黄的人头,眼珠死死的瞪大着,仿佛还透露着余悸难消的惊恐。

    从他的脖颈间,整个人头颅被人活生生的割下来的,伤口光滑整齐,应该是一刀就砍掉了头颅,此时血还在不断的滴下来,淋漓的落了一地,配合着两个人的神情,煞气腾腾。

    虽然在场的人,并不认识这个头颅的主人,但也可以猜的出,这个人身前一定也是一个凝气境的高手!

    但还是被杀了!

    不但被杀,连头颅都被砍了下来!

    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今天是怎么了,凝气境的宗师接二连三的死亡,他们又为什么要找上门来?

    一群人正惊恐不定间,陈白这时走上了前,微微一笑,一拱手道,“多谢两位导师出手援助。”

    陈白一脸的平静,仿佛早就在意料之中一样。

    “哦?”,听到陈白这话,这两个人脸上不禁露出了一抹意外之色,这时忍不住相视一眼,然后一个人忍不住有些诧异的道,“你早就发现我们了?”<!--over--></div>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