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动漫 > 逆血天痕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九百七十六章 诱饵

    天闲的计划简单总结就是:先敲竹杠,再耍赖。

    教皇在没有事先声明的情况就让把天闲挡箭牌一样的祭出来,而且事关生死,没脾气的也要怒火冲天了,不好好捞回值票的东西按照天闲的性子那是绝对不干的。

    一封信直接送到圣灵殿的大营中,等待回音。

    天闲第二天索性也不去圣灵殿那边了,反正这几天圣灵殿肯定是坚守不出,那女性黑甲统帅就算是出现也没办法杀人。

    在教皇回应之前,天闲迅速开始准备。

    那些和女性黑甲统帅交战过的骑士都死了,这是一个极其诡异的现象,同时也是一个极其重要的线索。

    另外一个重要的线索是那个女性黑甲统帅在战斗的过程中明显有了很大的进步,无论是剑术还是力量都突飞猛进,早上和晚上简直判若两人。

    显然,战斗是她变得强大的重要原因。

    而之后忽然闭门不出十分没道理,如果能这样一直赢下去的话,没有理由不出战,天闲很自信自己并没有暴露身份。

    无法持续作战!

    无论是需要休息,或者是什么其他的原因,那个女性黑甲统帅显然无法连续作战,这是天闲现在所掌握的第三条线索。

    而第四条,天闲觉得稍微有点沉重,这个女性黑甲统帅虽然对巴巴洛特没有足够的尊重,但绝对是巴巴洛特一面强悍的打手,她开始出现这种奇怪的变化,绝对和巴巴洛特有着脱不开的关系。

    也就是说,在整顿龙渊帝国内乱的时候,巴巴洛特又在通往深渊的道路上更进了一步,得到了些不为人知的东西,并且已经开始运用了。

    天闲一直很疑惑,巴巴洛特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捣鼓出这些充满了黑暗和邪恶气息的东西的,那些黑甲统帅来路不明,那个女性黑甲统帅更是神秘无比。

    遍查现在所掌握的情报,大祭司的记忆,支配者的记忆,精灵文献,天闲从无数历史文献和野史记载中寻找可能的蛛丝马迹。

    并将收集到的信息整理出来,和大家一起商量讨论,开始迅速制定计划。

    给教皇的信件在第三天得到了答复,天闲本以为当天就会有回音,看来教皇还是比较谨慎的。

    虽然耽误了一些时间,不过教皇对于天闲的要求还是答应了下来,再一次开启展览大殿后的宝库,随意天闲挑选宝物,不过这次只能天闲一个人进去。

    而且,红笔清楚的注明:不许拿袋子一类大型盛放物品。

    天闲明白,上一次虽然教皇什么也没说,但是屠戈带领十个狮人,全部背着山一样多的宝物出来,还是让教皇愣了好一阵。

    答应就好,这次天闲也没想去拿什么宝物,只想再见那个小老头儿一次,有些事必须当面问明白。

    当然,条件是答应了,但教皇也非常急切的表明,要天闲迅速查明那些骑士的死因。

    查不清楚当然就没的宝物拿了,这意思再明显不过。

    天闲打发了信使,然后继续在城里窝着,根本没有要出门的意思。

    一连五天,别说出门调查,火叶城头连个人影都没见到。

    五天里圣灵殿一直禁闭营门,龙渊帝国几次出兵挑战,无论是单打独斗还是排兵布阵一律坚守不出。

    到了第六天,圣灵殿终于忍不住了,古恩再次来到了火叶城。

    “尊敬的大公,教皇大人让我来问一下,关于之前的事情,是不是已经有眉目了。”古恩虽然冷酷无情,但他也是个直肠子,现在说着自己都不相信都话,整张脸都是黑的。

    这几天火叶城半个动静都没有,而且从军营的瞭望哨上经常能看到这位大公在城镇大厅顶的花园了和自己的娇妻美妾喝茶聊天,好不快活。

    能有什么美目那才叫有鬼。

    天闲咂咂嘴巴,嘿嘿笑着说:“快了,让教皇大人等等,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嘛,再等等。”

    古恩并不是擅长交际的人物,要不是圣灵殿实在没什么和天闲打过交道的人,他堂堂一个殿前大将也不会来回的跑腿儿。

    问不出所以然,古恩正想离开,天闲一下又想起什么,“那个,有件事不知道能不能求您帮下忙?”

    古恩疑惑,“大公还有什么事情需要我来帮忙吗?”

    “能不能让我看看您的手臂?”天闲走了过来。

    古恩万分古怪,但这并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当下伸出手来,“大公请看。”

    天闲瞧着古恩的手,出神的看着,最后还拉住那只粗糙苍老的手仔细端详,最后古恩自己都觉得自己的手是不是真有什么特别的时候,天闲终于撒手了。

    “真不愧是功勋大将,您的这只手满是磨砺的痕迹,好想您的勋章一样,天闲佩服。”

    古恩莫名奇妙,但天闲也不多解释,古恩只好满肚子疑惑离去。

    “你拉着那老头儿的手干什么,看着真恶心。”露娜等古恩一走,立刻就一脸嫌弃的把走回来的天闲踹到了对面的软垫上。

    天闲直接一趟,眨巴眨巴眼:“他的手臂痊愈了。”

    “什么?”

    “我是说他之前被那个女性黑甲统帅所伤,手脚都断了,而且肌肉干枯萎缩,就好像被抽走了生命活力,但短短时间他就完全恢复过来,我仔细摸过他的脉相,现在他的伤势已经完全痊愈,圣灵殿果然不凡。”

    古丽点点头,对于圣灵殿出身的她来说,这不算什么新奇的事情,“圣灵殿的治愈术是非常厉害的,我和卓雅从前都受过重伤,也是依靠强大的治愈术才康复的。”

    露娜却瞪了天闲一眼,“现在可不是佩服他们的时候。”

    “这个我明白,我的意思是之前他和那个黑甲统帅决斗时受了那么严重的伤却痊愈了,而这次和她战斗过的人,就算没受伤的却当天就死了。”

    大家都是一愣。

    天闲极其肯定的说:“她变强,而且是跳级式的变强了。”

    “那你要更加小心才行。”古丽提醒。

    天闲笑笑,“我现在更期待她早些出现,毕竟变强的不只是她一个,而且我们已经掌握了足够的信息,相信会有用的。”

    露娜一叹,“是啊,我们可是准备了很多,但是……她忽然消失了,这是为什么。”

    “如果的确是巴巴洛特搞鬼,那么她一定会出现的,不用担心。”

    又过了三天,龙渊帝国看准了圣灵殿不敢出战,每天骂战,从早到晚,圣灵殿依旧坚守不出。

    古恩再一次黑着脸出现在火叶城里,这次显然有些兴师问罪的架势。

    “那个家伙出现了?”天闲问。

    “没有。”

    “那着急什么!”

    古恩心里这个气啊,“尊敬的大公,她出不出现不是问题的所在,教皇大人现在十分急切的想知道我们的战士到底是为什么牺牲的,我们不能让我们的战士白白去送命。”

    天闲眼神微微一凝,“我也不会让他们白白送命,只是……她还没出现而已。”

    “难道要等她出现了才可以找到原因!?”古恩顿时火了。

    其实天闲也没想到对方这么久不出来,已经做了完全的准备守株待兔,结果等到的全是西北风。

    “嗯,不知道能不能求您一件事呢?”天闲问。

    古恩眼角直跳,上次看手的事情现在还弄不明白,每每想起来都觉得厌恶,这次居然又来!

    “尊敬的大公,我是代表教皇站在这里的,希望您能明白。”

    天闲笑笑,歪着头说:“那么尊敬的教皇大人,我是代表灵官大人在说话,希望您能明白。”

    古恩顿时一愣,“灵……灵官大人?”

    哪有什么灵官大人,但是谁敢去直接问灵官,现在天闲说黑就是黑,白的也是黑,天闲不由嘿嘿坏笑。

    “明天,请您亲自出阵,挑战龙渊帝国的战将,没问题吧?”

    古恩很怀疑天闲的话,不过别说以他的身份,就算是教皇都没有质问灵官的能力,这种事真是不信也得信。

    谁叫灵官他老人家就一门心思呆在了火叶城,竟然连圣灵殿都不回,还把暗金教典给了这个小贼!

    “这难道是大公您调查的必要条件吗?”

    天闲摇头,正色说道:“不,这不是条件,算是我个人的请求,我觉得有了之前的战斗,您一定能将对方引出来,当然这是有危险的,请您自行定夺。”

    “只要见到她,您就能查出原因吗?”

    天闲本想一口答应,但看了看古恩的双眼,还是改口:“十分有可能,没有一定的把握,但这是必要的途径。”

    虽然不喜欢古恩,但他毕竟是有信仰的战士,战斗是战士的荣耀,天闲并不想侮辱这种荣耀。

    古恩略有意外的瞧瞧天闲,原来偶尔也有两句像样的话。

    “明天我会出战!”

    留下这句话,古恩直接离去。

    “真是少见的老头子,人类到了这个岁数还这样精神奕奕的,简直是怪胎了。”露娜不由感慨。

    天闲一乐,“有机会我带你去瞧瞧塞纳的爷爷,那位老爷子才叫精神呢。

    这大陆上,估计找不到比黑德尔老爷更精神的老头儿了,要不是亲眼所见,天闲自己都不信,一个征战沙场数十年,浑身大小伤痕几十处,七十余岁还自己骑着战马四处打猎,舞枪弄棒大气都不喘的是个活生生的人!

    当然,古恩也不含糊,受了重伤痊愈后立刻返回战场的老将,无论如何都是受到尊重的。

    第二天,圣灵殿比龙渊帝国更早的打开了营门,古恩全身披挂,却没带战盔,背着自己的大剑冲出了营门。

    一人一骑。

    战鼓声冲天而起。

    天闲在城头望着战场上的古恩,不由暗暗伸出大拇指,真大将也!

    风吹黄沙,古恩一头雪白短发根根直立,胯下战马奔腾嘶鸣,一个人站在阵前,气势丝毫不弱与千军万马。

    “从前,他也曾经统军征战,只是后来敢和圣灵殿发动的战争的势力都消失了,他才转入了西殿。”古丽小声的说,话语里不乏敬意。

    虽然被古恩无情舍弃,但从小生在西殿,古丽对于古恩还是十分钦佩的。

    龙渊帝国接连叫骂了好多天,今天圣灵殿居然头前里冲了出来,战鼓喧天的反压了一头。

    营门瞬间大开,乌压压的士兵冲了出来,迅速摆开阵势,一个黑色身影越众而出,直奔古恩冲去。

    这又是一个黑甲统帅,这次战争龙渊帝国上上下下,能看到的统军将领清一色全是这种黑甲统帅,原来的将领们似乎全消失了。

    古恩也不搭话,提起大剑一催战马,怒而迎上。

    晨光初放,黑夜的残沙还覆盖着大地,两道黑影极速撞向一起,那黑甲统帅的长毛当先抬起。

    古恩的大剑微微一扬。

    “吼————!”

    一声惊天怒吼平地炸开,古恩的战马人立而起,那黑甲统帅的战马则被怒吼声震的脚下一软,直接扑倒下来。

    宽大的巨剑在晨光中犹如死神黑色的巨镰。

    一剑两段!

    马踏前蹄,直踩在那黑甲统帅的半截身体上,生生将他踩在了地面上。

    “扑通”另外半边身体和那匹战马同时摔在地上,滚热的血泼了一地,在冰冷的沙子上蒸起一层热气。

    古恩甩掉剑上的血,拨转马头就走。

    圣灵殿的士兵们欢声雷同,战鼓声更是震天价的响了起来。

    天闲在城头上不由直瞪眼,“这……这老先生是不是过于勇猛了。”

    一声怒吼震倒了对手战马,一剑斩杀敌手,没有一个多余的动作,一气呵成,流畅的好像和对方演练过无数次一样。

    “这个老家伙可是很厉害的……”露娜耸耸肩膀,“只是……现在你们这些家伙越来越接近于怪物,所以察觉不到罢了。”

    “啊?”古丽愣了愣。

    “别看我,我说的也包括你。”

    古丽顿时有点说不出话来。

    “好像出来了。”忽然屠戈说。

    大家神色微微一紧,向龙渊帝国战阵望去,果然,一个纤细的身影正骑在战马上,缓缓从战阵中走出。

    “终于来了!”天闲顿时双眼放光。(未完待续。)<!--over--></div>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