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动漫 > 花与剑与法兰西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49章 别祖霍夫(五)

    在看到伯爵夫人到来之后,父女两个终于停下了争吵,重新愤愤不平地坐了回来,不过虽然努力想要装作平静,但是他们刚才的怒气冲冲自然也不会毫无痕迹,伯爵现在的手还在颤抖,而娜塔莎的脸也残留着红晕。壹

    “你们两个到底怎么回事呀?为了小事至于吵成这样吗?”伯爵夫人当然不至于看不出这样的异常来,她埋怨似的看向了自己的丈夫,“你真是的,都这样的年纪了还跟儿女吵架,这样像话吗?他们现在一年到头都难得回来几次,你还要和他们置气!”

    “这下娜塔莎要留下了陪我们很久了。”伯爵没好气地说。“她现在生病了,需要静养。”

    “什么?”伯爵夫人大惊失色,然后转头看向了女儿,“娜塔莎,你出什么事了?!”

    说完她就向娜塔莎走了过去,似乎想要确认一下女儿到底怎么了。

    “妈妈,我没病,身体好得很”娜塔莎苦笑了一下,“只是爸爸想要我留下来陪伴他,所以我就留下来而已。”

    “是这样吗?那就好可吓死我了。”伯爵夫人这下才惊魂稍定,然后她又满面怒容地看着自己的丈夫,“你疯了吗?居然咒自己的女儿得病?有你这样的父亲吗?还有,娜塔莎都这个年纪了,你不为她的婚事着急,反倒一心想要把女儿留在身边,你这样像话吗?”

    在妻子的呵责之下,别祖霍夫伯爵变得更加恼怒了,他瞪了妻子一眼,又瞪了女儿一眼,手颤抖着想要拍桌子,但是最后还是忍住了。

    “谁说她没病?她脑子病得不轻,已经完全坏掉了!”最后,

    他冷冷地骂了一句,然后然后苍白的脸直接转向了餐桌上的食物,“吃饭吧!不要再浪费时间了!”

    因为他的强行命令,伯爵府邸上的晚餐总算开始了,芙兰和玛丽已经饿了很久了,刚才胆战心惊地看着父女之间的争吵不敢做声,现在已经饿得不行了,现在听到了伯爵的话之后只感觉如蒙大赦,马上开始用餐。

    不过因为这家人之间争吵的缘故,所以气氛十分不好,她们两个外人更加不敢说话,只顾着垂头吃饭。

    若不是因为有精心烹调的菜肴,这顿沉闷的晚餐恐怕早就让芙兰大倒胃口了。

    不过芙兰有些奇怪,今天的菜肴都十分具有法式的风味,简直和她在巴黎吃到的食物差不多。

    “您多尝尝吧”也许是为了活跃气氛,安德烈别祖霍夫一边吃完了自己面前的炖贻贝,一边摊手向芙兰推荐,“这都是法国厨师做出来的食物,味道绝对和您在国内餐厅一样正宗。”

    “法国厨师?”玛丽有些奇怪。

    “是啊,我们家一直都请的是法国厨师,而且我们从小都是法国家庭教师带大的。”安德烈别祖霍夫耸了耸肩,“我爸爸早年是在法国度过的,所以他对法国十分有感情,不幸的是他还很有钱所以我们从小大概就是过着法式生活。”

    “这样啊”玛丽点了点头,感觉自己算是开了眼界,“难怪您父亲这么想要改造国家。”

    自从18世纪的历代沙皇开始,虽然俄国时不时就和法国交战,但是俄国人对法国的文化却十分仰慕,趋之若鹜。这些俄国贵族们从小就学习着法语,过着和平民不同的生活,甚至连本国的话都说不大好,所以对这些贵族精英来说,只有西化到什么地步的问题,没有要不要西化的问题。

    一部分人过着西方式的生活,但是又想要保持现有的体制,希望自己和子孙一起享有在本国内的一切特权而另一部分则希望连整个国家一起西化,摆脱掉就有制度的桎梏,成为一个西欧那样的开化的文明国家这恐怕是他们之间唯一的不同。

    如果理解了这个背景的话,恐怕就不会对皮埃尔别祖霍夫伯爵和他的一大群同党们的想法感到惊奇了。

    “这时候我又想起了巴黎的那些餐厅了,要是现在能在那里痛饮几杯那该多好啊。”这时候安德烈叹了口气,“老实说,在法国待久了,我真的不想回来了。”

    “很多俄国人都这样。”芙兰笑了笑,“作为我们的朋友,您到时候想要在法国住多久都行。”

    “希望如此。”安德烈拿起了酒杯,然后冲芙兰示意了一下,接着直接喝了一大口。

    然后,他突然又笑了起来,“不过,好不容易来到了俄罗斯,如果我们尽给您送上一些法国餐,那您岂不是白来了?您静等两天吧,到时候我们会安排好,给您一次地道的俄罗斯美味享受。”

    “您是指什么呢?”芙兰有些好奇。

    “当然是鱼子酱了。”安德烈故作严肃地说,“难道在俄罗斯,我们还有更好的食物去招待您吗?而且您放心,绝对会让您一辈子都忘怀不了那种滋味儿。”

    “真的吗?”芙兰倒被他说得有些期待了。

    “绝对不会让您失望。”安德烈将酒杯当中的酒一饮而尽,“而且,我们将会使用里海最好的鲟鱼产下的卵,这种鲟鱼卵一年的产量也不过十几公斤而已我们家在里海海滨也有产业。”

    “那我就静待那一天的到来了!”芙兰禁不住笑了出来。

    这家人不愧是俄国有数的富豪,生活过得这么惬意奢侈,有数不清的产业在手里,还有十几万农奴如果不是非要去和沙皇为敌的话,恐怕不知道能够过得多轻松呢。

    在他们的闲谈之下,餐厅内的气氛好歹宽松了一点,这顿晚餐也终于告一段落了,因为不想再看到父女之间的争吵,再加上旅途劳顿,所以芙兰和玛丽马上离席打算回房间去休息。

    “特雷维尔小姐?”

    然而,当她们走出餐厅,来到二楼的走廊上的时候,她们两个却被人追在后面叫住了。

    芙兰停下了脚步,然后略微戒备地看着娜塔莎。

    “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然而,娜塔莎却没有正面回答,而是面带笑容地看着她,好像在打着什么主意一样。

    “特雷维尔这个姓氏,我听过。您是夏尔德特雷维尔先生的什么人?”

    芙兰微微滞涩了一下,不过她原本就没打算瞒过别人,所以干脆地说了真话。

    “我是他的妹妹。”

    “哦,难怪!难怪您被派了过来。”娜塔莎依旧满面笑容地看着她,然后突然提起裙子向她行了个礼,“那么,我像您致敬,尊敬的德特雷维尔小姐。”

    “谢谢。”芙兰虽然满心疑惑,但还是同样行了礼。

    “这下我就全明白了,原来爸爸之前秘而不宣的合作者,居然是那位特雷维尔先生难怪他最近那么高兴,也对啊,如果法国和俄国打起来的话,那么一切就该如他所愿了啊!我终于明白了。”娜塔莎笑眯眯地抬起了头来,看着对面和自己差不多同龄的美丽女子,“我们不要在这里说话了,找个安静的地方?”

    “我想还是不用了。”芙兰马上婉拒了对方,“我们有些累,需要休息。”

    “那我们就上您那儿吧,想必他们已经给您安排好了房间了。”哪知道娜塔莎却一点也没有退让的意思。

    “难道您就看不出来,我们并不想和您多谈吗?”玛丽忍不住了,直接回绝了对方。

    “真是不客气啊,好歹我也是这里的主人吧?”娜塔莎耸了耸肩,笑容却没有敛去,“那好,我就在这里说吧刚才您已经见证了我和爸爸的争吵了,那么对于我的立场,想必您已经有所了解了吧?您怎么看我的话呢?”

    “我对您的立场并没有什么意见。”芙兰貌似礼貌地回答,“您的自由意志,我并不想要干涉,更加不想介入到您和您父亲的争吵当中。”

    “这不是立场问题!”娜塔莎有些急了,“难道您看不出来吗?如果让我父亲遂了愿,那么一场大战就难免爆,会有很多人,很多青年人被送上战场见鬼,什么战场啊,那就屠场!那时候成千上万人就会死去,多少母亲将会在悲痛当中哀嚎难道您不觉得这样的场面太凄惨了吗?您能想象一大群人失去肢体躺在地上静静等死、血肉把整个草地染红的场面吗?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的话,这就将成为现实,而这只是为了满足一个老人的梦想!”

    “确实很可怜。”芙兰试着想象了一下,然后被那个场面给震骇了。“上帝啊!太可怕了。”

    “既然这样的话,那您怎么能袖手旁观,甚至参与其中呢?”娜塔莎满怀希冀地看着芙兰,“难道您不觉得这一切都应该被避免吗?”

    “不,非常抱歉,您还没有听我说完,小姐。”芙兰突然抬起头来,打断了她的话,眼中似乎满是悲伤,“这样的场面确实十分骇人十分可怕,但是如果这是我哥哥希望看到的话,那么,我会静静地看着它变成现实的。虽然虽然他们很可怜愿上帝拯救他们!”

    如此奇怪的回答,让娜塔莎顿时惊呆了。

    面前这个美丽之极的女子,竟然能够一边悲天悯人为别人的未来悲伤,一边却满不在乎地说自己一定会做下去。

    可怕的人。她心想。未完待续。s、、,

    ...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