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侦探推理 > 第一皇商,极品太子妃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240章 :真正的夏侯青

    “现在看清他的真面目,也不算晚!”正默默流泪的夏侯紫冷不丁在自己的房间听到异样的声音,吓得她面色瞬间一白,惊恐的从地上爬起来,连看也不看对方究竟是谁,就要去抠门栓……

    “怎么?才几年不见,姐姐竟然连妹妹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吗?”那道声音漫不经心的响起,直接将正与门栓做斗争的夏侯紫震得身躯猛然一僵,紧握着门栓的手突然收紧,脑海里不断回放着刚刚的那句话,突然,她左腿一软,用尽全身力气稳住自己的身形后,才缓缓转过头,看到那抹斜靠在软榻上,虽身着丫鬟服侍,却散发出强大气场的女人时,瞳孔猛然一缩:“青儿?不,不可能,我的青儿早在七年前就已经死了,死了!”

    软榻上的女人忽然抬起头,露出属于夏侯青面若冰霜的美丽容颜,“姐姐,你看看清楚,这张脸,可是假的?”

    夏侯紫犹豫了一下,一步步的走上前,在距离夏侯青一米远的地方停下,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这张已经算不上熟悉的脸庞,呐呐的道:“你,真的是青儿?”

    软榻上的女子突然翻身而起,不冷不热的抬眸,冷冷的勾唇:“姐姐需要验明正身吗?还是说,秦王府的生活,已经让你忘记你自己的妹妹长什么模样了?”

    夏侯紫身体一颤,被夏侯青那双冰冷慑人的眸子看的有些发虚,联想到记忆中那个刁蛮任性的野丫头,着实无法与眼前这位散发着凛然气场的女人放在一起,她看着她,仍然掩饰不住自己内心的质疑:“你真的是我的妹妹,夏侯青?可,可她明明已经在……。. ”

    “呵……。”夏侯青冷冷的勾唇,似笑非笑:“原来姐姐已经知道我已经在七年前死了,这么说来的话,你知道我是怎么死的了?既然知道,你还心安理得的住在这里?夏侯紫,你可真是我的好姐姐。”

    “你,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以前的你不是这样的?”那个时候的夏侯青虽然刁蛮,虽然任性,但是却从未这般犀利过,面前的这个女人,浑身上下充满着强烈的敌意,那双冰眸恨不能将你看穿,这种感觉有些渗人,让夏侯紫很不舒服。

    “我为什么不能变成这样?以前?原来你还记得我以前什么样,我以为秦王已经将你迷得不知道自己姓谁名谁了,不过是一个刚进门的墨澜,就能把你折磨成这个样子,夏侯紫,你可真让我刮目相看,越活越窝囊,丢人!”

    “你闭嘴,你有什么资格来质疑我?你懂什么?你根本什么都不懂!既然你活着,为什么不回来?”

    “回来?呵呵,你以为我不想回来吗?可也得回得来吧?难道殷王府的那个,不是你的妹妹吗?我怎么回?我拿什么回?”

    姐妹俩一浪高过一浪的声音立刻引起外面的注意,当白芍前来拍门的时候,夏侯紫声音猛然一滞,毫不留情的怒声叱道:“干什么?”

    “主子,您没事吧?您在跟谁说话?快点开门,主子,您可千万不要想不开啊,主子!”白芍的声音有些急切,外面隐隐约约还传来白露要去请王爷的声音,夏侯紫心中一紧,朝夏侯青使了个眼色:“你先躲起来,我出门看看。”

    夏侯青轻哧一声:“真是活得窝囊。”而后不以为意的撇撇嘴,走到了屏风后。

    夏侯紫懒得跟她口舌之争,胡乱的抹了抹脸上的泪水,快速走到门前把门打开,冲着白露的背影就是一声吼:“你们都给我回来,好好的去找他做什么?我有什么事?我在自己的房间里发发火都不行吗?什么想不开,我有什么好想不开的?”

    “主子,您真的没事?”

    “难不成你希望我有事?”此话一出,所有人面色俱是一变,倏地跪了下去:“奴婢不敢,奴婢不敢。”

    夏侯紫冷冷的横了她们一眼:“守在门口,哪里也不许去,将大门关上,今天谁也不见。”

    “主子,那王爷……。”秦嬷嬷刚刚起了个头,就被夏侯紫死死的瞪了回去,或许是受了夏侯青的影响,也或许是惦记夏侯青好端端的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夏侯紫连带着对蔺沧海也恨了起来:“他那么忙,怎么会来我这里?不管是谁,今天统统不见,听明白了吗?”

    “是,主子,奴婢们明白了。”夏侯紫大手一挥:“明白就全部退下,谁也不许打扰我。”

    夏侯紫关上房门绕道屏风后时,夏侯青正躺在她的chuang上大摇大摆的啃着苹果,对于这个多年未见的妹妹,以及当了她多年的假夏侯青,夏侯紫说不出来的怪异感觉,尽管心里有太多的疑惑,但是她也不傻,能看出来,眼前的这个人,真的是她的妹妹,那个失踪了整整七年之久的夏侯青。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夏侯紫理了理情绪,紧挨着她坐了下来,语气中透着浓浓的关切之意。

    夏侯青冷冷的横了她一眼,继续‘吧唧吧唧’的啃个没完,直到要将夏侯紫的耐心消耗殆尽时,她才将苹果核一丢,单手支这额角,凉凉的道:“怎么,听你这意思好像不大欢迎啊,既然如此,我还是走吧,免得惹你不快,反正现在咱们这一大家子也散了,走哪儿不是家?”说着说着就要起身,夏侯紫重重的叹了口气,无奈的看着她:“青儿,你到底想要怎样?”

    “我想怎样?应该是你想怎样吧?你好好看看你过的是个什么日子?这就是你心心念念要嫁的人?你看看他身边的这些女人,哪一个不比你有权有势?就算他曾经是真的喜欢你,现在,在利益面前,他还是选择了别人,你得到了什么?除了那些个女人的羞辱外,恐怕就只剩下芝麻大小的安慰了吧?这是你要的生活吗?这还是你曾经幻想过的生活吗?”夏侯青连珠炮似地问话,噎的夏侯紫半天找不出一句话来反驳,临了,她不甘心的看着她:“那你呢,你不也一样爱着他?”

    夏侯青一双清眸瞬时暗了下去,最后扯出一抹嘲弄的笑:“你说得对,我不也一样的爱着他。是啊,即便过了这么多年,即便他派人杀我的时候,我还天真的以为这不是他的命令,甚至于当我恨了他整整七年之后又重新来到他身边时,我依然放不下他。可笑吧?真真的是可笑极了,这样一个为了名利可以牺牲所有的男人,究竟,有什么值得我爱的呢?我明明恨他恨的要死的,可他的音容相貌却至始至终盘旋在我的脑海中,姐姐,你说得对,我根本就没有资格质疑你,因为,我自己又何尝不是一个可怜的人?”

    “他,他承认是他杀了你,可是青儿,为什么,为什么你还能好端端的站在这里?”夏侯紫的追问,让夏侯青原本有些混沌的大脑瞬间清明了许多,联想到自己此次来的任务,不由有些懊恼自己的不争气,为了让自己能够清醒一些,她毫不犹豫的赏了自己一巴掌,这一突如其来的动作,直真的夏侯紫瞠目结舌,半晌说不出一句话。

    夏侯青在看到她的表情后,却淡淡一笑:“没什么,我只是想让自己更清醒点罢了。至于我为什么活着,其实很简单,有人恰好路过,救了我罢了。而那些杀手,因为失利,自然也不敢向上禀告,所以,他并不知道我还活着的事实。”

    “那你今天来,难道是要报复他的?”夏侯紫听到这里,紧张的站了起来,“青儿,就凭你单枪匹马的一个人,你怎么会是他的对手?听姐姐的话,你回去好吗?这趟浑水,你别进来,千万别进来,如果让他知道你还活着,他不会放过你的,七年前不放过你,七年之后同样不会放过你,青儿……。”

    “行了,你别说了,我只问你一句,要不要跟我走。”夏侯青淡淡的看着她,声音低暗。

    夏侯紫有些反应不过来,她诧异的看着自己的妹妹,呐呐道:“你什么意思?跟你走?为什么要跟你走?”

    “如今天照形式不明,未来,你要沦为阶下囚吗?你知不知道蔺沧海这一战若是败了,你们这些女眷会凄惨到怎样的地步?你如果愿意跟我走,我有办法让你光明正大的脱离秦王府,我们姐妹两个去找爹爹,回头……。”

    “青儿,你到底是什么身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能力?且不说如今天照的未来会怎样,你凭什么认定秦王一定会输?如果他赢了呢?那我就是未来的妃子。爹爹已经不要我们了,为什么还要回去找她?母亲现在在哪里我们都不知道,如何一家团圆?还有,你有什么办法能让我脱离秦王府?”看着眼前执迷不悟的夏侯紫,夏侯青重重的叹了口气,眉宇之间尽显苍凉:“我早该知道你不会同我一起走的,不到最后一秒,你永远不知道未来会是怎样的结局。罢了,你若是当你的妃子就去当你的妃子吧,就当,就当我今天没有来过!”

    话到这里,夏侯青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就准备离开,夏侯紫猛的醒过神儿来,一把拽住她的胳膊:“等等,你先把话说清楚,你如今是什么身份,怎会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我的房间?”

    夏侯青目光湛湛的盯着夏侯紫,突然间笑了:“真是难为姐姐了,到现在才反应过来,你与我既然立场不同,我告诉你也是枉然,总之,现在咱们各为其主,各找各娘,如果将来你落魄了,妹妹我也不会见死不救,你放心,我一定会救你出去的。噢,对了,忘记告诉你,殷王府里的那个夏侯青,真实的身份是杨家的庶出八小姐杨馨儿,她生下的小世子,其实是——秦王的!”

    “你说什么?”夏侯紫豁然抬首,目光如钢针一般射向夏侯青:“你是怎么知道的?你究竟是什么身份?你倒是说啊,告诉我,你究竟是什么身份?”

    夏侯青冷冷一笑:“今天我来找姐姐,并不是来揭身份的,而是来救你的,可惜的是,你已经深陷沼泽,我既然拉不回你,就只能等你彻底信服的那一天。别找我,你找不到我的!”撂下这句话,夏侯青神态自然的从怀中掏出一张面具,当着夏侯紫的面画好了妆,意味深长看了她一眼,打开门,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只看得守在门外的白芍与白露瞠目结舌,小姐的房间里,什么时候进去了一个丫鬟?

    两人正欲上前,却被夏侯紫扬声制止:“让她走,白露,送她到大门口,看着她离开,你再回来。”

    “是,主子。”纵然白露心中有千万个疑惑,却也不敢询问主人的心事,只得小心翼翼的跟在夏侯青的身后,直至她离开秦王府,才折了回去。

    而夏侯紫,则在夏侯青离开之后,拧着眉,陷入自己的沉思中……

    夏侯青大摇大摆的出了秦王府后,七拐八拐,直到确定没有人跟踪,才辗转找到一家成衣铺,换掉一身侍女装,从后门离开,回到了太子府,刚刚进门,就被雷音堵在了门口,相对于前者的云淡风轻,雷音却是急的火烧眉毛:“这几天你去哪儿了?为什么到处寻都寻不到你?”

    夏侯青面具下的脸一黑,冷冷的横了他一眼:“我去哪儿主子知道就行了,需要向你报备?你杵在这里做什么?不用进宫保护皇上?让开,我还要去见主子!”

    雷音上前一把拽住她的手,拉着她就往府里面走,夏侯青对他又是踢又是拧,也丝毫影响不了他的步伐,直气的夏侯青要骂人:“你这个混蛋,放开我,光天化日之下你若再敢动手动脚,信不信我废了你?”

    二更送上,今天八千字更完,明天再见,么么哒!

    第一皇商,极品太子妃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