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_分节阅读_39

    ,那牙齿,那牙齿也忒锋利了些!!!

    我被他这么天时地利人和地使力一压,全不能反抗。他气息沉重,唇舌在我脖颈间缓缓游走,我心中一派清明,身体却止不住颤抖。莫名的情绪扑面而来,一双手越发地想挣脱,可挣脱却并不是为了推开,隐约,这一双手像要脱离我的掌控,紧紧地搂住他。

    脑海中隔了千山万水响起一个声音,飘飘渺渺的,他说:“若我什么都没了,你还愿意跟着我么?”立刻有女子轻笑回道:“除了墙角里那把剑,你原本就什么都没有,便是那把剑,除了劈劈柴烤烤野味也没什么旁的大作用,我不也没嫌弃你。”

    这没头没脑的一字一句将我原本清明的灵台搅得似一锅浆糊,从头发尖到脚趾尖都不是自己的了,心底里溢出仿佛等了千百年的渴望,这渴望牢牢锁住我,令我动弹不得。他一只手打开我的前襟,滚烫的唇从锁骨一路移下来,直到心口处。因喂了墨渊七万年的心头血,我心口处一直有个寸长的刀痕,印子极深。他锁住我双手的左手微微一僵,却锁得更紧,嘴唇一遍又一遍滑过我心口上的伤痕。我仰起头来闷哼了一声。他吻的那处却从内里猛传来一阵刺痛,竟比刀子扎下去还厉害。

    这痛牵回我一丝神智,全身都失了力气般,整个人都要顺着柱壁滑下去。

    他终于放开手。我一双手甫得自由,想都没想,照着他的脸先甩了一巴掌过去。可叹这一巴掌却未能甩到实处,半途被他截住,又被拽进他怀中。他右手探进我尚未合拢的衣襟,压在心口处,脸色仍是纸般的苍白,一双眼却燃得灼灼。

    他道:“白浅,你这里,可有半点我的位置?”

    他这一句话已问了我两次,我却实在不知如何回他。他在我心中自然有位置,我却不知,他说的位置与我说的位置,是不是同一回事。近两日,私下里我自己也在默默地思量,他在我心中占着的这个位置,到底是个什么位置。想来想去,却总是头痛。

    他贴在我胸口的滚烫的手渐渐冰凉,眼中灼灼的光辉也渐渐暗淡,只余一派深沉的黑,半晌,移开手掌,缓缓道:“你等了这么多年,不过是等那个人回来,既然那个人已经回来了,你这里,自然不能再给旁人挪出位置来,是我妄想了。”

    我猛地抬头看他:“你怎么知道墨渊回来了?”虽则不大明白他说这一段话的意思,墨渊是墨渊他是他,墨渊回不回来与他在我心中占个什么位置全没干系的。可墨渊回来这桩事,按理说也只该折颜四哥和我三个人晓得,了不得再加一个迷谷一个毕方,他却又是从哪里听得的?

    他转头望向殿外,淡淡道:“ 回天宫前那夜,折颜上神同我提了提。方才去青丘寻你,半途又遇上了他,同他寒暄了几句。我不仅知道那个人回来了,还知道为了让他早日醒来,你一定会去天宫借结魄灯。”顿了顿,续道:“借到结魄灯呢,你还准备要做什么?”

    看来该说的不该说的折颜全与他说了。我撑着额头叹了一声,道:“去瀛洲取神芝草,渡他七万年修为,让他快些醒来。”

    他蓦地回头,那一双漆黑的眼被苍白的脸色衬得越发漆黑,望着我半晌,一字一字道:“你疯了。”

    因每个仙的气泽都不同,神仙们互渡修为时,若渡得太多,便极易扰乱各自的气泽,凌乱修为,最后堕入魔道。而神芝草正是净化仙泽的灵草,此番我要渡墨渊七万年的修为,为免弄巧成拙,便须得一味神芝草来保驾护航。将我这七万年的修为同神芝草一起炼成颗丹药,服给叠雍食了,估摸不出三月,墨渊便能醒来。

    因神芝草有这样的功用,当年父神担忧一些小神仙修行不走正途,将四海八荒的神芝草尽数毁了,只留东海瀛洲种了些。便是这些草,也着了浑沌、梼杌、穷其、饕餮四大凶兽看着。父神身归混沌后,四大凶兽承了父神一半的神力,十分凶猛。尤记得当年炎华洞中阿娘要渡我修为时,阿爹去瀛洲为我取神芝草回来后那一身累累的伤痕。似阿爹那般天上地下难得几个神仙可与他匹敌的修为,也被守神芝草的凶兽们缠得受了不轻不重的伤,我这一番去,他评得不错,倒像是疯子行径,估摸许得捞个重伤来养一养。

    他与我本就只隔着三两步,自他放开我后,我靠着那硕大的柱子也没换地方。他不过一抬手便将我困在柱子间,一双眼全无什么亮色,咬牙道:“为了那个人,你连命也不要了么?”明明我才是被困住的那个,他脸上的神情,却像是我们两个调了个角儿。

    他这话说得稀奇,若我实在打不过那四头凶兽,掉头遁了就是。全用不着拿命去换的。左右取不回那神芝草,我便再守着师父七八千年罢了。

    但瞧着他那苍白而又肃穆的一张脸,我却突然想起件十分紧要之事。照我平素修行的速度来看,这么又是重伤又是少七万年修为的,少不得须耗个两三万年才缓得过来。这两三万年里,便自然没那个能耐去受八十一道荒火九道天雷的大业继位天后,从未听说过哪一任天帝继位时未立天后的,若再让这婚约将我同他绑做一团,也终是不妥。

    我咳了声,仰头望着他道:“我们这一纸婚约,还是废了吧。”

    他晃了晃,道:“你说什么?”

    我拨开他的手,摸索到旁的案几上灌了口茶,听到自己的声音干干的:“这同你却没什么干系,原本也不过是当年桑籍做错了事,令我们青丘失了脸面,天君为了让两家有个台阶下,才许了这么个不像样的约。此番便由我青丘来退婚罢,咱们各各退一场,这前尘往事的,便也再没了谁欠谁。”

    他半晌没有动静,背对着我许久,才道:“今夜,你来我房中一趟吧,结魄灯不在天上,在我这里。”话毕,仍未转身看我一眼,只朝殿外走去,却差点撞上紧靠着殿门的另一根水晶柱子。

    我干巴巴道了声:“当心。”

    他稳了稳身形,手抚着额角,淡淡道:“我一直都在妄想罢了,可我欠你多少,你欠我多少,命盘里怕早已乱成一团理不清了。”

    他那一幅修长的背影,看着甚萧索。

    第十九章(1)

    我在殿中茫然了半晌,心中有些空空荡荡。

    端起一旁案几上的冷茶再喝两口,将有些干涩的嗓子润了润,才踩着飘忽的步子出了殿门。

    殿外立成两列的西海小神仙已撤了一半,想必给夜华开道去了。剩下的这一半正呼啦呼啦朝西海水晶宫正宫门方向移。

    看这光景,倒像是又有客至。

    我逮住一个扫尾的随便问了两句,扫尾的仁兄苦着一张脸果然道:“有客自远方来,水君着臣下们前去迎一迎。”

    看来西海水君今日很有几分迎宾待客的缘分,即便此番是西方梵境莲花座上的佛祖驾到,我也绝不会诧异了。西海两代水君都低调,没怎么得着我们这些老辈神仙的垂怜关怀,今日能连连迎到几位贵客,长一长他的脸面,这么挺好。

    结魄灯既在夜华处,自然用不着我再到九重天上走一趟,省了不少的事情,可怪的是我这一颗心却并不觉松快。方才夜华那副萧索的背影在我眼皮跟前一阵一阵晃荡,晃荡得我一颗狐狸心一阵一阵紧。

    片刻前领我过来的一双小仙娥恭恭顺顺地再将我原路领回去。因叠雍那副同墨渊甚不搭的容貌势必要令我看得百感交集,过扶英殿时便也没推门进去瞧他一瞧,着小仙娥直接将我领去了扶英殿近旁暂住的小楼。

    西海水君在起名字这一点上委实有些废柴,远不如东海水君的品味。譬如说扶英殿近旁一左一右的两座小楼,一个楼底下种海棠花红艳艳的,便称的红楼,另一个楼底下种芭蕉树绿油油的,便称的青楼。

    本上神不才,住的正是这青楼。

    大抵为了不辜负这个名字,这青楼中从床榻到椅子一应用的青杠木,矮凳上的花盆桌上的茶具一应用的青瓷,就连上下伺候的小仙婢们也一应穿的青衣,抬头一望,满目惨绿,瞧得人十分悲摧。

    因那一堆绿油油的小仙婢在楼中晃得我头晕,便一概将他们打发到楼底下拨草去了。

    一时间楼中空得很,连累我心头也越发空空荡荡起来。

    正空荡着,背后的窗扇吱呀一声,我略略一抬眼皮。唔,方才累一半的西海小神仙翻滚着脚底板前去相迎的那位贵客,看来并不是西天梵境莲花台上的佛祖。

    我倒了杯冷茶,朝着探头跳进来的人打了个招呼:“哟,四哥,喝茶。”

    他一双眼将我从头到脚扫个遍,端起茶杯来饮了口,拧着一双眉道:“明明是姑娘家,怎的扮成个男子的模样?”

    我望了一回房梁,诚实道:“折颜让扮的。”

    他一口茶喷出来,拿袖子擦了擦嘴角,面不改色道:“你这么真好看。”

    四哥往常三番两次来西海,皆为的是找西海二皇子苏陌叶喝酒。

    此番他这么巴巴地跑过来,却据说并不是来找苏陌叶喝酒的,乃是为了来看他的亲妹妹本上神我。

    说他原本要跟着折颜一同上九重天来寻我,却被折颜止住了。在床榻上躺了半日也没等着折颜回去,想着折颜多半是将我直接送来了西海,便奔过来瞧一瞧我,顺便同苏陌叶打个招呼。

    他坐在青杠木的靠背椅上,大约嘴巴里没咬一根狗尾巴草有些不惯,略略偏了偏头,道:“我原本不过来看一看你在这西海安顿得好不好,嗯,折颜办事忒令人放心了。不过,你这脸色是怎么一回事?煞白煞白的,莫非墨渊回来了你竟不开心么?”

    我抬手摸了摸脸,欢喜状道:“开心,我一直都开着心,默默地开着心。”

    他皱眉道:“那做什么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

    我揉了揉脸,干干一笑:“大约是方才用了追魂术,一时没缓过来。”

    他目光如炬紧盯着我。

    我再干干一笑:“加之早上同夜华呕了两口闲气。”

    四哥看得不错,此番我确然有些魂不守舍。但这魂不守舍的根源却并不是九重天上同夜华的那两句口角,而是方才大殿中一番说不清道不明的纠葛。然这桩事若捅出去给四哥晓得,折颜迷谷毕方估摸便都该晓得了。

    同折颜处得久了,在挖人八卦这个事情上,我的四哥白真很不长进地练成了一把好手;在传人八卦这个事情上,更是青出于蓝,乃是一把高出折颜这把好手许多的好好手。

    我同夜华因团子而生的那场闲气说来也算不得个八卦,不说怕被他烦恼一下午,随便搪塞一个同他说了便图个清净。一番计较后,我喝了口茶水润嗓子,挑拣挑拣将九重天上的这趟口角与他全说了。

    他歪在靠背椅上竖起耳朵来切切听着,待我说完后,半晌,抬头望着我古怪一笑,道:“你一向觉得自己年事高辈分老,即便真有不懂事的小辈得罪了你,也不屑同他们计较。你同夜华的这桩事,听你这么一说,谈感情我自然站在你这一边,但义理上倒也并不觉得夜华有什么错。那阿离才多大一个娃娃,你给他喂了那么些酒,醉得七八个时辰没醒来,也不派个人报夜华一声。他们天上的龙族打架打得好,医术却向来不佳,猛然见着自己的宝贝儿子醉到这个境界,也不晓得有没大妨害,你这个当后娘的还不知去向,他心中若还能无半点起伏,那委实也是个人才。”顿了顿,探过半张桌子揉了揉我脑袋道:“照你的性子,寻常遇到这个事情不过当个笑话笑一笑,今次却陪尽一身的风度,还端出来他的那位侧妃卯足了劲头刺激他,唔,诚然你这一番作为令做哥哥的很激赏,但撇开这个不说,你这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