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穷到只剩式神了[阴阳师+综恐]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25章 □□烦来了

    女鬼消失的时候,世界瞬间静止了。

    她感觉不到阴气也感觉不到任何鲜活的气息。风停了,在夕阳中翻飞的灰尘都静止了下来。

    俊雄转身,仰头看着林织。

    有一丝奇异的光芒落到了他的身上,他脸上的伤口消失了,小脸恢复了原本白嫩无暇的模样,就连呆滞的视线都恢复了神采。

    那样成熟却又天真的视线将林织刺得瑟缩了一下。

    “我要走了,妈妈。”俊雄童稚的声音响起,“神乐大人,请照顾好我的妈妈。”

    等到林织点头,俊雄才露出了一丝小小的笑容,身体逐渐透明慢慢消失在了林织眼前。

    那丝笼罩着俊雄的光芒也随之消失。

    是轮回了么?

    林织不确定的在心中自问。

    “裕子!!”

    尖利的女声打断了林织的思维。

    林织发现自己竟然回到了最开始遭遇女鬼的地方,而穿着运动服的裕子则是躺在台阶下昏迷着。裕子的三个朋友已经冲下了台阶,围住了昏迷的裕子。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像是她刚刚经历的一切都是幻觉一样。

    但……

    这又不是幻觉。

    因为她手里还捏着佐佐木裕子的手机,在第一次看到女鬼出现的时候,裕子甚至没有将手机拿出来呢。

    林织打开了手机翻盖,手机内依旧是倒计时界面,时间依旧停留在倒数十五秒的时间。

    “刚才,有发生什么嘛?”林织问陪在她身边的萤草。

    萤草仰头,“什么事情,神乐大人?”萤草疑惑的张大眼睛,就像是林织问了个更奇怪的问题。

    “……没什么。”林织抿起嘴唇,下了台阶走到了裕子身边,“你们打电话叫救护车了么?”

    像是才想到这个问题,围着裕子的三个人这时才手忙脚乱的拿出手机,快速的叫了救护车。

    救护车刚到达急救中心时,裕子的妈妈也赶到了。

    幸好裕子只是膝盖处皮肤被烧伤,昏迷则是受到惊吓的缘故,因此裕子妈妈还算镇定,一一向裕子的朋友和林织道谢。

    等到裕子的朋友们告辞离开,医生说起了裕子有中毒的现象,“大概是身上沾了磷粉,所以静电引起的着火……”

    裕子妈妈吃惊的双手捂住嘴唇,“那孩子怎么会动这么危险的东西。”

    林织沉默的转着伞柄,不知该如何说起裕子那三个朋友的预谋犯罪。

    “不过很奇怪呢,她的衣服完全没有被火烧的痕迹,不知道是怎么灼伤皮肤……”医生的话再次传进了林织的耳朵里。

    因为沾有磷粉的衣服都被烧了扔掉了啊!

    在裕子妈妈呜咽着哭了起来的时候,林织忽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她感觉到了阴气,那个女鬼的阴气,就在这个医院的某个角落。

    林织闭上眼睛,努力寻找着阴气的源头。

    就像是多了一双眼睛,她看到了医院走廊上游荡的鬼魂,看到了病房内即将死亡脱离身体的灵魂。

    然后她看到了,看到了那个女鬼。

    女鬼站在一个病人床前,像是在宽慰那个病人一样弯腰凑近了病人的耳畔,“你看,我送你来医院咯。”

    病人身体抽搐了一下,跳动的心电图瞬间变成了一条直线。

    女鬼露出了天真可爱的笑容,将一颗麦芽糖喂进了病人嘴里,“你真乖,我喂你吃糖,不准告诉妈妈哟。”

    林织猛地睁开眼睛,沿着刚才“看到”的景象跑去。

    那是在医院的重症监护区,那儿也有被这个女鬼害死的人。

    ————

    被害死的人是一个名叫山下理子的女性,年仅二十二岁,是一个聪明却又普通的研究生。

    等林织赶到山下理子的病房时,医生已经宣告了理子的死亡。

    理子的父母难以相信这个噩耗,在病房内抱头痛哭,而理子病床前坐着的一个男人则呆呆看着病床上的理子。

    林织走进了病房,然后看到了被烧得面目全非如同焦炭的理子。

    她快速的瞥了眼病床床脚挂着的铭牌,这才知道了死者的名字和年纪职业。

    她的闯入没有引起理子父母的注意,倒是坐在病床前的男人皱眉看向了林织,但失去所爱的悲痛让他没有精力将林织赶出去。

    他只是扯过白布温柔的盖在了理子的身上,又慢慢的遮住了理子就像是一团焦炭一样的脸。

    病床的床头上放着一部烧焦的手机,看样子这部手机就是理子的手机,也是女鬼杀害理子的媒介。

    林织低声说道:“请问,我能听一下这则手机的留言么?”

    那个男人猛地抬头,十分意味深长的打量林织,随后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猛地抓住了林织的手臂,“你,你是知道什么对吗?”

    林织挣扎了一下没有挣开男人的手,鬼女红叶却已经恼火的想要对男人丢一个红枫了,幸好被林织及时拉住。

    “如果你想了解真相,请对别人客气一点。”林织冷冷的说。

    男人这才察觉到自己的失礼,连忙松手低声说了句抱歉,随后拿起那部被烧焦的手机大步走出了病房。

    林织微微叹息一声,跟着男人走了出去。

    ————

    男人名叫山下宏,是山下理子的哥哥,得知山下理子遭遇火灾的噩耗后一直萎靡不振,也在山下理子躺在病床上的时候想要找到害他妹妹的凶手。

    那则由他妹妹手机打给他妹妹的留言就是他深深怀疑妹妹是被害死的证据。

    他将手机递给了林织,“所以请问你到底知道些什么?”

    “我知道的不多,但我要封印这个害人的恶鬼。”林织收听了留言。

    那是一则在刚才理子死亡时打出的电话留言,而收听时间则是好几天以前。

    先是短暂的电流声,然后是一个女声,“……是的,我真的是要去图书馆啦!啊——”

    凄厉的尖叫声还有粗重痛苦的呼吸声混杂在一起,林织甚至能听见火烧过皮肤的让人头皮发麻直犯恶心的声音。

    “听闻这个恶鬼是通过电话簿里的电话选定下一个受害者的。”林织将手机还给了山下宏,又扬了扬自己手里裕子的手机,“这个手机的机主佐佐木裕子也是被选定的受害人,不知道这个手机里是否存有她的电话呢?”

    山下宏立即明白了林织的意思,他将妹妹的电话告诉了林织,看着林织拨通电话后低头看了看响铃的手机,“显示的是号码,也没有通话记录。我妹妹不认识这个人。”

    她确定了,所谓的电话簿选择杀人是假的。

    “谢谢你。”林织向山下宏道谢,随后越过山下宏走下了天台。

    在林织走到安全梯前时,山下宏忽然追了上来,“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知道我妹妹这件事情?”

    “我是……阴阳师神乐。”林织简短介绍,她回头看着面前高大的男人,“因为我是阴阳师,需要封印这样随意杀害人类的恶鬼。”因为把自己说得太高大上了,林织有些尴尬的跑下了楼梯。

    佐佐木裕子预告的死亡时间过去她却并没有死亡,这似乎也就预示着佐佐木裕子不会在受到死亡的威胁,但林织的悬赏封印任务并没有成功。

    因此,极有可能那个女鬼会再来一次时光倒流。

    在林织走出医院去往佐佐木裕子的学校的路上时,阴阳师界面又一次跳了出来,委托人佐佐木裕子旁边站着一个身材高挑的长发女性,年纪看起来二十岁左右,穿着浅色的针织衫和一条半身长裙。

    这位委托人同样接着电话,呆滞的看着天空。

    委托人叫小西夏美,因为她今天去东京大学拜访吉田真一的时候,曾经在学校告示栏上看到过小西夏美的寸照——小西夏美是东京大学学生会成员。

    林织看着已经彻底昏暗下来的街景,长长的叹了口气。

    这一天时间居然就这样过去了啊!她现在还是一无所获呢。

    林织的多愁善感还没发泄完,已经重新恢复活力的九命猫早就冲向了一旁卖关东煮的小摊前。

    大约是林织的教育终于有了那么一点点效果,九命猫只是凑近关东煮的小锅,没有立即伸抓动摊位上的东西。

    “神乐,本喵要吃这个喵!”九命猫喵呜呜的说道。

    林织走到摊位前,买了些关东煮跑到了一个僻静的角落,这才招呼自己的式神们用餐,“现在,请用吧!”

    鬼女红叶靠着林织坐着,就像是没骨头一样依在林织身上,“神乐,为了我的美貌给我吃一口吧。”

    正举着一串海带的林织试探的将海带递到了鬼女红叶嘴边,“吃吧。”

    “人家想要吃的不是这个啦。”鬼女红叶撒娇,她的鼻尖在林织的脖颈上轻轻一蹭,随后咬住了林织的脖子。

    没有用上力道,但冰冰凉凉湿润怪异的触感还是让林织不适的想要推开鬼女红叶,“啊,红叶你就不能别开玩笑……”

    “砰!”

    一声巨响,巨响引起的震荡竟然将坐着的林织掀了起来。

    林织揉了揉因为巨响耳鸣的耳朵,看向了不远处硝烟弥漫的位置。就像是大爆炸后的寂静,整个世界的人都彻底安静了下来。

    正是这种安静,让林织听到了一个中二感爆棚的声音,“作为人类来说,你也挺强的嘛。”

    强大的妖力和鬼气从那片烟雾中散发出来,甚至连附近的电力都受到了影响。

    亮起的灯光闪烁了起来,只是一瞬间便彻底熄灭,就像是整个世界都陷入了昏暗一样。

    “是那个讨厌鬼的跟屁虫的味道啊。”鬼女红叶悠闲的说道。

    受到惊吓的山兔已经藏在了林织身后,小手抓着林织的袖子,“神乐酱,我们快逃走吧!”

    “神乐大人可是阴阳师,她怎么会逃走!”山蛙接口。

    正准备远离危险再做打算的林织,“……”

    “……红叶认识那个妖怪么?”林织小心翼翼的问。

    鬼女红叶用袖子遮住脸颊,用一副羞答答的语调说道:“如果神乐让我吃一口的话……”

    “……”林织再次无语,她坐回位置,将手里的海带吃掉,这才愉快的做出了决定,“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强大的妖力,我们还是静观其变的好。”

    她可不想再遇到一个莫名其妙发狂的杀生丸。

    “嗯嗯。”萤草靠在林织怀里一边吞着丸子一边点头,她可比山兔和九命猫斯文得多,一颗丸子还剩了大半。

    林织不由摸了摸萤草的头,“所以我们还是吃完关东煮就去抓那个恶鬼吧。”

    不过她的打算很快落空了。

    正在她将垃圾放进垃圾桶时,垃圾桶忽然炸裂,就像是她丢进去的东西是个炸弹一样。

    幸好在垃圾桶炸裂的瞬间,林织被雪女拉远了几步,不然铁定会各种垃圾洗礼。

    “哼,躲得还挺快嘛。”一个声音响起。

    “居然袭击无辜的人类,你这个妖怪看来是堕落了啊!”

    “把我的挚友交出来,不然就没这么简单了!”

    总感觉对话无比熟悉的林织向声源看去却只能看见一团黑影。

    黑影越来越近,最后停在了林织面前。

    穿着铠甲长裤手执长弓的长发男人挡在了林织身前。

    虽然这时的林织暂时只能看到男人的背影,但根据男人的装扮她就猜到了男人的身份。

    ——这突然出现的人居然是源博雅!

    源博雅回头略微看了林织一眼,随后像是发现了什么奇怪生物一样脸色大变,“你是谁,为什么我会觉得眼熟?”

    咦咦咦?源博雅居然看出了她不是真的神乐了?

    “喂,那边那个女人,把我的挚友交出来。”阴影中再次走出了一个高大的人影,那是个穿着铠甲拥有白色长发的男人,他微微抬手,手中便聚集起了混合妖气和鬼气的光球。

    啊啊啊啊!

    是茨木童子啊!快来个人掐她一下,告诉她这不是幻觉!

    有生之年居然能见到茨木小基佬!虽死无憾了!

    “一来就让人家交人,人家怎么知道你要找谁。”鬼女红叶在原地转了个圈,大约是长得好看的缘故,这样简单的动作都像是舞蹈一样。

    她手指翘起,冲着茨木童子甜美一笑。

    而茨木童子居然沉默了,他大概是不知该作何反应了。

    或许是为了转移自己的尴尬,茨木童子注视鬼女红叶的视线移到了林织身上。

    “阴阳师?”茨木小基……童子用一种很奇妙的语调说出了这个词,随后冷冷的笑了一声,“去死吧!”

    otz等等!谁能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茨木童子一言不合就要袭击她这个无辜路人?

    林织连忙放下伞结界,而站在林织面前的源博雅则直接拉起了弓弦,灵力汇成的箭羽正对着茨木童子,“居然想袭击一个人类,我不会放过你这个家伙的!”

    “……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了么!!”

    一脸懵的林织在二人即将再次打起来的时候,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只是打架而已,我最喜欢看别人打架了呵呵呵呵……”鬼女红叶笑嘻嘻的接话,她微微靠近林织,抬起了林织的下颚,“我也会为了神乐和别人打架的,所以乖乖看着就好了。”

    “这是身为美丽的女人拥有的特权哟。”

    红叶姐姐,你是不是把中心思想理解错了!林织推开鬼女红叶的手指,有些头大的吐了口气。

    “哼,你就在我的身后好好待着吧,这种事情不需要你插手。”源博雅回头看了鬼女红叶一眼,眉头紧锁,随后又转回头快速说道。

    茨木童子的看着源博雅,“啊,终于露出了真正的实力了么。那么在找到我的挚友前,就和你再战斗一次吧。”

    “为我的强大惊叹吧!”

    “……”现场听这种话感觉中二感爆棚了,她都莫名为茨木童子感觉羞耻了喂……

    “真是狂妄自大的家伙,来吧!”源博雅倒是被激起了战意。

    林织按住额头,“我们离开这儿吧。”虽然茨木童子是个ssr,可他是个中二病啊,她还是走远点比较安全。

    小心牵着林织手的萤草点了点头,山兔早已经在林织说离开的时候欢快的跑得没影了。

    “神乐大人!这样走掉真的没关系么?”雪女淡淡的问。

    林织恩了一声,“大约没关系的。”反正他们打一阵就会消停了。

    虽然很想了解这两个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但毕竟还是自己的小命重要。所以别怪她在这种时候逃走了。

    不过林织走了没几步,原本战意满满的源博雅居然抛弃对手追了上来。

    “那个……你叫神乐么?”源博雅用一种很迟疑的语气问道,约莫是听到了雪女叫她的名字。

    林织奇怪的看了源博雅一眼,“……恩。”

    “那你知道我是谁么?”源博雅有些不好意思的反手揉了揉头发。

    林织啊了一声,上下看了看源博雅——的确是游戏里源博雅的装扮啊,她难道认错人了?还是这家伙失忆了?!

    “……你失忆了?”林织迟疑的问。

    源博雅不太在意的嗯了一声,“某天醒过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不记得自己是谁了。”

    开玩笑的吧!怎么会睡一觉就失忆了。

    “你失忆了怎么会来问我你是谁?”林织略感奇怪,看样子的确是不认识她的。所以一个不认识她的人怎么会跑来问她这种问题。

    “虽然失忆了,但是脑海里还是有神乐这个名字,所以你应该是我很亲近的人吧。”源博雅看着神乐,两条浓眉紧紧锁在一起,“那么你知道我是谁么?”

    失忆了也记得神乐……

    这么一说她都不好意思以源博雅妹妹的身份介绍自己了otz

    林织正在思考自己该怎么介绍自己的时候,茨木童子的声音再次在他们的身后响起,“喂!快把我的好友交出来。”

    林织瞬间没了和源博雅谈下去的想法,有些恼火的冲茨木童子翻了个白眼,“这里没有你的好友,要找去问别人找!”

    “神乐说得对,要找朋友的话别缠着我们。”源博雅居然赞同了林织的话。

    “你这个弱小的渣滓,竟然敢这样对我说话!”看样子茨木童子是因为林织的态度发怒了。

    想来也是,一个强大得只求一败的战斗狂当然看不上她这种能力弱小的人类。

    “呵呵呵呵……真是和那个家伙一样讨厌啊。”鬼女红叶说道,虽然声音甜美语调温柔,但就是一瞬让人感觉到了她对对面的妖怪的厌恶。

    林织看着茨木童子手中强大得让她有点发毛的光球,悄悄吞咽了一下口水,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一下笑了起来,“你的好友是谁啊?如果也是妖怪的话,或许我可以帮忙的。”

    “我的好友,名为酒吞童子,他是我追求的极致,是妖怪的首领,他是站在妖怪顶点的男人……”茨木童子感慨一样说出了这样的话,带着十分明显的敬佩和骄傲感。

    “……明白了。”林织轻轻锤了下自己的手心,“其实,你大概也感觉到了吧,这附近没有酒吞童子的气息。”

    “我们当然也没有能力将酒吞童子藏起来。”

    “这是自然,如此强大的酒吞童子怎么可能被渣滓藏起来,他只会自己隐匿行踪。啊,不愧是我的朋友,酒吞童子。”居然又莫名陷入了赞美朋友的怪圈。

    被第二次称之为渣滓的林织抽了下嘴角,“所以,如果仅仅为了找到你的朋友的话,我或许可以帮你。”

    林织不怕死的又加了一句,“现在大约只有我能帮你了。”虽然不知道酒吞童子会不会像茨木与源博雅一样突然出现,但在酒吞童子还没以这种方式出现前,他们只能寄希望于抽卡了。

    虽然,她的脸黑得一言难尽。

    “那就立即给我找出酒吞童子。”茨木童子身体迸发出强烈的战意和危险的气息,他手中鬼气妖气混合的光球越来越大,就像是林织不立即叫出酒吞童子就给林织一下。

    源博雅再次将林织挡在了身后,“你这个妖怪,可真是难缠。”

    虽然猜不透这时源博雅的实力,但感觉被源博雅保护也挺不错的。而且大约是受游戏影响,她对源博雅居然十分信任。

    林织清了下嗓子,“可是,我找人需要一个必须的条件。”

    “哦?什么条件?”茨木童子问。

    林织深沉脸叹息一声,“你抓住在京都作恶的恶鬼带来给我,我就有机会帮你召唤酒吞童子。”

    “恶鬼?”茨木童子大约真的在思索抓恶鬼这件事了,他手中的光球消失,左臂也垂在了身侧。

    不远处的民宅屋顶上出现了一个白色的影子,陷入黑暗的东京可以清楚看到天空的繁星和朦胧的月亮。

    而那个白色的影子就像是从月亮上飘下来的人。

    那是杀生丸。

    感觉到杀生丸妖气的林织仰头,看到了杀生丸像是流星一样飘远。

    茨木童子也看到了杀生丸,在杀生丸离开时,他的眼睛里燃起了战意,“看起来是不错的对手,或许可以与我一战。”说完便消失在了几人眼前。

    林织双手捂脸蹲在地上,在骗免费劳力的档口上被人打断的感觉太复杂了!

    “喂,怎么了么?没事吧?”源博雅关切又生硬的声音响起,“不会是被那个妖怪吓得腿软了吧?”

    萤草居然给林织甩了一个治愈之光,看样子也以为林织是受到了惊吓。

    “我没事……”林织站起身,“现在最重要的是封印那个恶鬼。”

    源博雅咦了一声,“什么恶鬼?”

    “一个名叫美、美子的恶鬼,因为害死了很多人类,所以需要封印她。”林织快走了几步,冲源博雅尴尬的笑了笑。

    ————

    大约电力抢修的人到位了,街边的路灯和两旁的商店依次亮起了灯光。

    原本盯着神乐的源博雅抬了下手臂又立即放下,忽然转开了脸。

    瞬间更尴尬的林织转了转伞柄,然后她就透过一旁的橱窗窗子看到了自己的脸,她的脸颊上沾了一点黑色的东西。

    那大概是她给裕子扑灭身上的火苗时粘上的灰烬。

    otz她居然顶着这一团污渍走了这么长一段路?

    林织连忙凑到橱窗前,拿出手帕将那一团东西蹭掉。

    “咳。”源博雅咳了一声,“既然是伤害人类的恶鬼,那我也去帮忙吧。”

    这么热心让人吃不消耶!

    虽然这么想着,但还是立即点头的林织有些不好意思,“不会太麻烦了么?”

    “……”源博雅没有回答,而是忽然大步走到林织面前,挡在了林织面前。

    也就在源博雅挡在林织身前的瞬间,山兔的声音响起,“咿呀呀,好痛好痛……”

    “所以说不能跑这么快的啊……”山蛙的声音随后响起。

    “喂,小妖怪,不能在这些地方乱跑不知道么?”源博雅严厉的说道。

    本来因为忽然撞在源博雅身上头晕目眩的山兔咦了一声,骑着山蛙一蹦一蹦的蹦到了林织身边,“有个看起来好凶的人类,神乐酱,山兔会保护你的!”

    “到底在说什么啊!”源博雅看出了山兔和林织的亲近,因此表情微微缓和了下来。

    可惜就算这样也将山兔吓得藏到了林织身后。

    林织抱歉的笑了笑,“她是我的式神,抱歉撞到你了。”她又轻轻揉了下山兔的脑袋,“快向叔叔说对不起。”

    源博雅快速哼了一声,“下次小心点就好了。”他当然不会因为一个小妖怪撞到他生气,而是觉得自己这种条件反射想保护身边这个少女的行为有些奇怪。

    所以他失忆前到底和这个少女是又多亲近,才会养成这样的身体本能?

    “说起来,你还记得自己的名字么?”林织问。

    源博雅啊了一声,“不记得了。”

    甚至已经到了不记得自己的名字却记得神乐么?林织觉得自己不能依靠游戏剧情来推测源博雅发生什么了。

    她快速眨了眨有点发干的眼睛,“你叫源博雅,其余的我也就不太清楚了。”

    “源博雅么?”源博雅重复,随后露出了不太在意的神情,“叫这个名字也不错。”

    “……你本来就叫这个名字啊。”说得好像是她随便取的名字一样。

    源博雅随意的将弓背在身后,“这些事不必在意,现在去抓恶鬼比较要紧。”

    “你说得对。”林织连忙赞同。

    他们一路边走边说,居然走到了一个非常热闹的广场。

    广场很大,广场上的行人更多,多到似乎连一点缝隙都没有。

    林织看着人潮有些恐惧的吞了吞口水,按照她现在的个头,挤进去肯定想是沙丁鱼罐头里再塞小虾米的节奏。

    正在她准备借用雪女的怀抱飞过闹市区的时候,源博雅的声音在头顶响起,“不走么?”

    “我让式神们带我过去。”林织回答。

    不过她的回答声刚好被掩埋在了一阵音乐声中。

    这个热闹的广场上似乎正在举行演唱会之类的活动,音响声响起的时候根本听不清旁边人在说什么。

    “什么?要过去么?”源博雅微微偏头,他推着林织挤进了人群,小心的护着林织在人群穿行。

    otz本来想用外挂,却瞬间不好意思了。

    林织只能吞下想要自己走之类的话,安静的接受了源博雅的好意。

    源博雅十分高大,在人群中就像是仙鹤一样十分惹眼,他倒没觉得自己古怪,只是抿着嘴唇皱着眉在身侧圈出了一个圈,刚好将浑身写满尴尬的林织护住。

    等到二人穿过了广场,源博雅便自然的放下了手臂,“那个鬼在哪里?”

    “事情的起因是电话诅咒的传言。”林织将放在腰包里的属于佐佐木裕子的手机递给源博雅,“那个恶鬼通过电话的形式预示受害人的死亡,今天我们就遇到了那个恶鬼。”

    源博雅将手机翻来覆去的看了看,随后啧一声还给了林织,“这种东西怎么预示别人的死亡。”他明显是没明白电话代表什么,但也没有任何想要了解的意思。

    林织打开手机调出留言,那条佐佐木裕子的留言便放了出来,直到电话里传来佐佐木裕子的惨叫声,源博雅才奇怪的咦了一声,再次接过手机看了看,“这是什么新的咒术么?可以储存人类的话,不过怎么感觉不到灵力或者妖气。”

    “……唔,反正差不多啦,这个可以和很远的人对话,也能储存别人的声音。”林织不知道怎么解释手机,她将手机放回包里,说出了最奇怪的点,“最奇怪的是,这则留言在两天前就收到了。”

    “而且,就在这则留言发送的时间,那个接到留言的人类就差点死掉了。”

    “我明白了。”源博雅哼了一声,“所以这个恶鬼可以看到未来么?这还真是让人吃惊的能力呢。”

    “的确有点棘手。”林织笑了笑,所以才会让她这么头疼啊。

    ————

    “讨厌,突然下雨了呢。”

    “啊——”

    电话留言里的惨叫声戛然而止。

    林织将手机还给了坐在对面的中村由美。

    中村由美穿着全黑的套装,脸上是难以掩饰的悲痛之色,她忽然伸手抓住了林织的手,“是真的么?是电话诅咒么?”

    “是的,她并非自杀而是被恶鬼杀害的。”林织没有抽回手,她感觉到了中村由美快要崩溃的情绪,但这时候的谎言并没有任何作用。

    中村由美颤抖了一下,不由蜷缩成一团缩在沙发之上。

    她依旧还记得好友死亡时那凄厉惊恐的惨叫,这让她即便参加了好友的葬礼,甚至在警察认定这是一起自杀事故时都难以掩饰自己的恐惧。

    她知道她的好友不会自杀的,一个前一刻还在思考买泳衣的人怎么会突然跳下天桥卧轨自杀呢?

    正是因为这种想法,她在网上找到了一个据说很厉害的阴阳师。

    现在,这个阴阳师坐在她的对面,冷酷的告诉了她实情。

    “那怎么办?”得知实情的中村由美却陷入了茫然,得到了实情又怎么样呢?又不能让警察将真凶抓起来。

    低着头的林织在中村由美的问话中抬起头来,“你和小西夏美是舍友吧?”

    “……是的,怎么了么?”中村由美小心翼翼的问。

    林织眼神飘向手机,“她大约会成为下一个受害者。”

    “哎?”中村由美震惊的瞪大眼睛,随后才明白了林织的话,颤抖着手掏出手机给小西夏美打了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那一头元气有力的声音响起,“由美,是要带什么东西吗?”

    “快点回家,快点!”中村由美说完,手忙脚乱将电话挂断,随后将手机扔到了客厅地板上,就像是手机变成了一个恶心的虫子。

    林织有些无奈的深深吸气。

    就在她和源博雅刚赶往东京大学时,关于东京大学学生卧轨自杀的新闻便成了晚间新闻热门。

    大约是新闻工作者某些不可描述的心态,晚间新闻上还播放了一些警察处理尸体的画面。

    虽然打了马赛克,但死者被切割成几块的信息却依旧准确传达给了观看者。

    随后,她看到了一颗麦芽糖从一团马赛克中滚落了出来。

    在看到麦芽糖的瞬间,林织立即明白过来。

    这个人是美、美子害死的。

    原来那个恶鬼不止选择了一个死者。

    所以这世上每天到底有多少人是被美、美子害死的?

    在确认佐佐木裕子身边没有美、美子的阴气后,林织主动联系了山下宏。

    大约是因为林织确认了是恶鬼还提供了美、美子这个名字,山下宏凭借自己的人脉找到了有关所有名叫美、美子大约十二三岁死亡的档案。

    而符合他们所查探信息且在东京的人,只有一个名叫水沼美、美子的孩子。

    那是一个因为哮喘病发作却没有及时送医死亡的孩子。

    死前大约是受到了极大的折磨,因此才会变成喜欢折磨别人的恶鬼。

    也正是在林织得知恶鬼死前的身份时,中村由美联系了林织。

    林织前来拜访中村由美并保护小西夏美,而源博雅与山下宏则负责了解水沼美、美子生前的事情,以期用这样的方式更快的封印水沼美、美子。

    被中村由美扔在地上的手机忽然震动响铃起来,手机在地板上发出嗡嗡的声音,甚至手机都因此在地板上移动。

    但中村由美没有动,她像是陷入了某种可怕的回忆,双手捂住脑袋瑟瑟发抖。

    林织接通了电话,电话另一头一个女声响起,“健一,健一死了……”

    女声的声音很大,通过手机喇叭传进了屋内两人的耳朵内,原本所在沙发角落的中村由美突然动了,她抢过手机颤抖的回应,“喂,他……为什么他……他会死掉?”

    “……电梯……是电梯事故……”

    “麦芽糖……”

    看样子水沼美、美子又想出了新的杀人招数。

    林织猛地攥紧手掌,站起身在原地踱步。

    该怎么办?

    该怎么办才能阻止水沼美、美子在被封印前继续残害他人的行为?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