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 谁与良宵终老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正文 107.密锁的心结07

    良城特意看了一眼浴室,才接电话。

    “念念睡了?”她一边听着电话那端的简默嗯了一声,一边推开窗台的玻璃门,微凉的夜风扑面而来,她实在懒得回屋拿外套,索性躲到窗门后面。想起今天分别时,念念对她的依赖,良城忍不住抬手按住眉心,“简默,她还是没有消息吗?”

    “茫茫人海,有心要避开的话,哪儿那么容易找得到?她当年把刚出生没几天的念念弃在医院,是铁了心不要她,否则天底下有哪个母亲狠得下那个心?”简默冷笑,他刚拿出烟准备点火,想起房间里好不容易哄睡着的良念珺,终究还是把烟扔回茶几上,他懒懒的靠在沙发上,嘴角噙着笑,目光微凉。

    “良城,但凡还有别的办法,我绝不会把念念带回国。”简默吐了一口气,沉吟片刻,又说:“不怕跟你说句矫情的话,如果没有念念,我大概到现在还是浑浑噩噩的苟延残活着,或者已经死了,我甚至比你更不愿意把她还给顾家。可是,有什么办法呢?跟她的命比起来,这算不了什么。”

    “简默…”良城咬住拇指,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

    “我知道你还没有准备好,我不逼你。但是阿城,可以的话,让顾磬箫跟念念做个配型。”少顷,简默几近哀求的说偿。

    良城握住手机,整个人陷入沉思。

    简默临挂电话之前,似有若无的感慨,如果当年他们没有因为一己之私将念念带去纽约,而是送往顾家,或者,一切都会改写,而念念,现在也不会置身在死亡的边缘苦苦挣扎……

    良城闭了闭眼,对念念又多了几分愧疚。

    “怎么站在外面,不冷吗?”顾磬箫边擦头发,看见良城衣着单薄的站在阳台外面时,不禁蹙眉,他伸手去拉她:“快进屋。”

    良城愣愣的跟着他进屋,看见一身清爽的顾磬箫,脑海里浮现念念被病症折磨得苍白无血的面容,她眼睛一酸,一时没忍住,泪水夺眶而出。

    顾磬箫一惊,忙走到她身边,将她纳入怀里,柔声问:“阿城,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良城抚着脸,摇头。

    “那你哭什么?”顾磬箫一阵好笑,伸手将她的发丝挽到耳后。

    “顾磬箫。”良城眨了眨眼,简默说得对,她不能自私的只想到自己,念念等不到她计划的那个时间……她咬牙,直截了当的问他:“你知道,念念的存在,是吗?”

    顾磬箫眸光一沉,淡声说:“轻轻跟我提过。”

    良城抬头望着他,“你没有疑问吗?”

    顾磬箫沉吟片刻,“阿城,每个人都有过去。”

    “所以,你选择沉默?”

    “如果你想说,自然会告诉我。”

    良城觉得好笑:“是不是我不主动提起,你就一直沉默到底?”

    顾磬箫默然的望着她,目光复杂。

    良城深呼吸了一下,心中思量顾磬箫到底知道多少。少顷,她只当他是听说了那些虚无的传言,温淡了语气:“我不管你信不信,我跟简默,从来都只是好朋友。还有赵君约,也是。”

    “我知道。”顾磬箫点头。

    良城怔怔的看着他:“你就那么相信我?”

    “我不应该相信你吗?”顾磬箫温和的笑笑,“我不问,是不想触及你的伤口。在伦敦的时候,我跟简默见过面。”顾磬箫说着,定定的望着良城,搂在她腰际的双手渐渐苍白:“他告诉了我五年前的那桩事故。”

    “原来,你都知道……”良城的目光骤然变冷,她声音有些抖,有些沙哑:“念念是你大哥的女儿,你也知道?”

    顾磬箫脸上的笑容兀的僵掉,他松开了良城,不可置信的望着她。

    良城没有理会顾磬箫的表情,不急不缓的开口:“那个女人生下念念,把她遗弃在医院人就消失了。我没有见过她。念念是牧宁和母亲刚巧路过,见医院的人要把她送往福利院,一时不忍就抱回了良家。刚巧,简默的女儿不幸夭折,他便央求母亲把念念交给他抚养。当时,光我的事情已经叫父母心力交瘁,母亲思量再三,终于还是让念念跟着简默去了纽约……至于她的身世,是后来牧宁调查那个女人之后告诉我的。”良城说着,顿了顿,她几乎不敢抬头直视他的眼睛,静得窒息的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人的呼吸声,良城不用看,也能感受到此刻顾磬箫所受到的震撼。她短暂的停顿后,继续说:“至于后来没有把她送回顾家,一来,是念念已经把简默当成亲人,也习惯了纽约的生活二来,我们都觉得没有必要……”

    “没有必要?”顾磬箫睁大眼睛,有些发狠的看着良城,她还没说完,便冷声打断。他重重的呼吸着,半响说不出一句话来。

    “是的,没有必要。”良城咽了咽口水,面无表情的说:“你大哥去世之前身家清白,突然无故出来一个女儿来认亲,算怎么回事?”

    顾磬箫闻言,缓缓的转身,背对着良城。“你们……”他咬牙。

    一次性挑明,良城反而舒了口气,“我知道我们很自私,可是顾磬箫,我可以很坦白的告诉你,就算你们现在知道了念念的身世,我也没有让她回顾家的打算。”

    顾磬箫回过头,目光凌厉的望着她:“你凭什么?”

    良城毫无畏惧的迎上他的目光:“凭她现在姓良,凭我是她名义上的母亲。”

    顾磬箫哑然失笑,“那你现在为什么又告诉我她的身世。”

    “我需要你的帮助。”

    “什么?”

    良城敛了下眸,有些沉重的说:“念念三岁的时候查出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我需要你和她做配型。”

    顾磬箫心口猛然一滞,今晚所受到的震撼,几乎把他这些年经营的忍耐销毁殆尽,他沉声问:“这就是你让她回国的原因?”

    良城摇头,“我从来没想过让她回来这里。哪怕,这里有她血缘最亲的人。念念的主治医生告诉简默,如果还没有合适的骨髓的话,念念的病情很有可能会急速恶化,撑不过半年。”

    “所以,你们想到了顾家?”

    “我们尝试过找那个女人,可是……我们实在没有别的办法。”良城眼中再次起了泪花,见他仍是背对着自己,很是卑微的说:“顾磬箫,算我求你,救救念念,她还那么小……”

    顾磬箫沉着眸,抿着唇,良久,迅步离开了卧房。

    良城望着不远处的登机口,有些心不在焉。

    简默让安宁跟着助理先去候机室等他,看着良城恍然走神的模样,微微莞尔。“你跟他说了?”简默问。

    良城抿了下唇,点了下头。

    “他拒绝了?”简默眉宇间有些许冷意。

    良城沉吟了下,摇头:“不知道。”

    简默皱眉:“什么意思?”

    “昨晚跟他说完之后,他没有当即回应,直接走了。我今早下楼的时候,顾轻轻只说他去公司了。”良城说着,无奈一笑:“或者,我们真的错了。他当年敢一把火烧死我,怎么会心疼念念?再说,念念只是他大哥的女儿……”

    简默听后,只是轻轻拍了下良城的肩膀。

    良城强忍住眼中的酸涩,推了简默一把,“快去吧,念念还在等着你呢。”

    简默站着没动,目光深沉的看着良城,“阿城。”他斟酌片刻,温声说:“不论如何,我和念念在纽约等你。”

    良城听完,扑哧一声笑了。她眼中凝着一层冷意:“放心吧,我是良城,不是梁城星,当年的蠢,我决不会再犯第二次。”

    简默突然拥抱住她,认真的道了声:“保重。”

    ……

    良城看着简默的背影消失在人流中,好久,才转身离开。

    “良城?”

    突然,有人叫住她。

    良城闻声望去,不远处站着一名身材高挑、打扮艳丽的女子。当看清女子身后跟着的温浅伊和傅宴时,良城心里一阵冷笑。

    赵雨歆摘了墨镜,笑容清冷。她迈着步子走到良城面前,“我们以前见过。”

    当然见过!

    她们之间的交集,良城可谓永生难忘。

    尽管心里对赵雨歆痛恨到了极点,但良城脸上始终保持着波澜不惊。她冲着赵雨歆歉意的笑笑,“很抱歉…”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