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 谁与良宵终老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曾经沧海,覆水桑田 08

    谁与良宵终老曾经沧海,覆水桑田08

    “跟你哥说一声,晚上我不在的时候,可以带她过来。舒悫鹉琻”

    吴静虽然手腕厉害,却也是真心疼念念。特别是她那一双清澈干净,仿佛能透彻一切的眼睛,每每看着,是越看越像过世的大儿子。

    所以,她再怎么样不待见阿城,为了念念,也得服软。

    “谢谢妈!”

    謦泞扬眉,笑容里却掺杂了一丝黯淡罘。

    或者,这就是血缘吧。母亲再怎么雷厉风行,再怎么阴狠手辣。归根究底,她只是一个普通的母亲。

    “但是,有她在,你哥就得回避。否则,别怪我心狠。”

    过了一会儿,吴静留下一句话,抬步离开,留给謦泞一抹背影殳。

    謦泞深叹一声,“终究,还是过不了心里那道坎。”

    看着吴静的背影消失,良久,謦泞才转身回到病房。

    房门合上,謦泞没有松手,依旧扶着门把,整个身体的重量靠在白色的木门之上。眼前,念念躺在病床上,失了童真,长长的睫毛还挂着泪珠。

    床沿,顾謦宵手里捏着手机,正柔声地给她讲故事。

    多么慈爱的画面,可独独,缺了一个角色。

    冗久,念念等不来阿城,在顾謦宵编凑的故事中沉沉睡去。望着那张苍白无血的脸颊,顾謦宵深邃的眸里添了一份复杂。

    站起身,抬眸看见謦泞靠在门上,视线落在一角,失了神。

    “轻轻!”

    “哦!”

    闻声,謦泞猛然回神,娇俏的面容掠过一丝尴尬。

    顾謦宵凝笑,目光扫过她的脸:“在想什么?这么出神。”

    “刚刚看你哄念念,想偷师!”

    “死心吧你”毫不留情地打击,顾謦宵微笑着转头,视线落在病床的念念身上,薄唇开口:“许是跟着阿城生活久了,念念竟然学了她的脾性,犟得很。认定的东西,绝不肯轻易妥协。说了那么久的故事,还心心念念着阿城……”

    “那你打算怎么办?妈一直不让阿城靠近病房。”

    “怎么办啊?”

    顾謦宵仰头,思忖过后,怀着痞笑看着謦泞:“我也不知道。”

    “你……”

    謦泞气结,看着他那张散淡不桀的脸,恨不得一巴掌呼过去。若不是看在阿城跟念念的份上,她才不会咬牙忍着呢。

    “呵!”那厮才不管她脸上的气恼,抿着唇吃吃地笑。

    “算了,懒得理你,跟个神经病似的。”

    随后,她又懒得理他了,这破德行,恐怕也就只有阿城才能忍得了他。想着,謦泞狠狠剜了他一眼,走进里面拿起手袋跟几本书。

    走到顾謦宵身旁,暗忖了几许,最终还是败给了他:“刚才妈妈答应了让阿城见念念,不过,你得回避。”

    闻言,男人眼睛眯成一条线:“你求她了?”低哑的声音,隐约带着些许不悦。

    “没有!”謦泞摇头。

    “毕竟血浓于水,再怎么样心狠,也有一时不忍的时候。偶尔的时候,你也别跟她对得太僵,毕竟,阿城跟念念夹在中间。”

    “当然了,除了她们,还有我……”

    说完,謦泞拿着东西出了病房。

    病房打开又闭上,眼前恍惚的只剩下白色,顾謦宵薄唇紧抿,沉眸凝思。

    晚上,顾謦宵车子刚在医院大门外停下,阿城已经推开车门,娇小的身影匆匆忙忙,不等他泊好车子,人影消失在暗黄的灯光里。

    “真是个急性子。”

    顾謦宵透过车镜看着,扯出一抹无奈的笑。

    叩叩叩。

    恍惚之际,有人敲了他的车窗。

    顾謦宵抬眸,是多日未见得ita。这是自从那次阿城的事情之后,他们第一次见面……车窗落下,黑框墨镜露出一双大眼,带着几分勾人的风情。

    “喝一杯怎么样?”

    不多时,ita已经大大咧咧坐进车厢,就在还带着阿城余温的位置上。顾謦宵沉眸,目不转盯地看着。

    “怎么了?”

    ita用手晃了晃他的眼,黛眉微蹙。

    “哦,没什么。”

    顾謦宵修长的手指敲叩着方向盘,久久的,并没有发动的意思。

    “喂。”

    低头看了一眼手表,ita终于按捺不住。

    “我跟阿城说一声。”

    说着,顾謦宵拿起手机,修长的手指迅速在桌面上敲了几个字发了出去。

    ita看在眼里,妩媚的笑容僵了僵,一闪而过。

    不多时,车灯亮起,没有多久便消失在悱糜的夜色中。

    阿城躲在角落,木讷地看着车子上谈笑的男女,篡紧了手机,用力……

    转身,对上赵谙谂温和浅笑的儒雅面容。阿城瞳孔收紧,后退了几步。

    “好巧,我们又见面了。”

    赵谙谂不动声色地将她细微动作收入眼底,笑得意味深长。

    巧?

    果真是巧!

    阿城扯了扯嘴角,若有若无的笑:“夜深了,我先回去。”说着,脚步有些匆忙,从他身旁走过。

    忽然,一只手有力地扣住她的腕。

    赵谙谂保持着那千古不变的虚伪笑容:“不是来看念念吗?那么急着走。”

    “已经看过了,我明天还要上班,先走。”阿城拧眉,伸手想要掰开他的手,那人却越发的用力。

    “啊……”

    猛的,那人反手,将她压在圆柱上,高大的身影覆了过来,恰好完全挡住了她。

    “赵谙谂,你到底想做什么?”

    阿城愤怒,凝着水雾的眼眸瞪着他。

    “阿城。”赵谙谂眸色微沉,抓住她腕子的手不断地用力,恨不得将她捏碎似的。“应该是我问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不懂你的意思。”

    阿城强忍住疼痛,心里只祈求,这丫的神经病能残留一点点理智,别伤了她的手。

    赵谙谂咬牙,缓缓地凑近她。

    “说,为什么忽然答应史密斯夫人?”

    “我那天已经解释过了。”阿城抬头,毫不畏惧地迎上他的视线:“我跟iva彼此需要!”

    “iva有雨歆一个就够了。”

    忽然,赵谙谂恼羞成怒。

    阿城勾了唇角,冷笑:“呵,真是感人啊,原来是替妹妹出气来了。”

    赵谙谂默然,一时无话。

    “不过,若真是替妹妹出气才好。可别……另有居心。”

    “你……”

    赵谙谂再次被她的话挑怒,眼里再不见半点笑意,扣住阿城的手发狠地用力,死死地将她抵住无法动弹。“阿城,我说过,别轻易挑战我的话。否则,就会像当年……”

    阿城无力,一双美眸怒瞪着他,唇瓣被气得发抖。

    “哥,你在做什么?”

    忽然,赵景郗站在不远处,愣愣地看着失了冷静的赵谙谂,神色愕然。

    赵谙谂努了努嘴角,缓缓松开阿城,却又在一瞬,大衣挡住了她的容颜,将她横腰抱起。“别出声!”低声对着阿城交代,赵谙谂匆忙地从赵景郗身旁走过。

    这次,阿城倒是听话,双手勾住他的脖子,咬唇不吭声。

    “哥,她是谁?”

    赵景郗拧眉,总觉得,那个女人有些熟悉。

    停下脚步,赵谙谂微微侧过脸,当感受到阿城略带嘲讽的目光时,咬唇。

    “你别理太多。”

    说完,不理会赵景郗的疑惑,大步走进车子。同时,也将阿城塞了进去。

    “景郗。”

    “怎么会去医院?”

    阿城大口喘着气,三两下丢开他的大衣。刚才衣服带着的余温还有气味,只叫她觉得恶心……

    赵谙谂斜着目光,瞥了她一眼,靠在车窗,凝眸不语。

    “路口停下,我要下车。”

    过了一会儿,阿城稍稍冷静下来,冲着司机大吼。

    司机为难,后车镜看了赵谙谂一眼。

    “还是送你回去吧,你若出了什么事,顾謦宵定然把帐算我头上。”

    赵谙谂双手交叠胸前,闭目养神。

    “不必。”阿城冷声拒绝。

    “靠边停。”

    见她态度坚决,赵谙谂并不勉强。刚才被景郗撞破的一幕,但愿他别认出阿城才好。这些年以来,跟他们的恩恩怨怨,他从不挑破,更多一层,是不想让赵景郗接触到他们这层脏乱不堪的关系。

    车子嘎然停下,赵谙谂保持着原有的姿势没变,甚至连眼皮都不曾睁开。

    听着阿城下车的声音,车子重新驶动。良久,那厮才缓缓睁开眼,目光落在后车镜,那抹消瘦的身影越来越小,归成圆点,最终消失。

    uleroom

    ita亲自醒了酒,分别倒入高脚杯,一杯顺着桌面推给对面的顾謦宵,另一杯留给自己。纤细的手指按住杯脚,轻轻晃了几下,捏住杯柄,举在两人面前之间。

    “我干了,你随意。”

    话落,仰起头,一饮而尽。

    顾謦宵抬手,静静地扶住高脚杯。抬眸,洁白的颈脖喉结蠕动,霓灯下有些恍然。

    “怎么忽然想喝酒了?”

    心里暗忖了许久,顾謦宵低哑地问。

    “啊!”

    “真是好酒!”

    又是一杯干,ita绯夹起了红晕。因为酒精,清明的眼眸逐渐变得浑浊。

    顾謦宵抿深了唇:“ita”

    “老顾啊,一眨眼,我们竟然认识了十二年啊。”过了一会儿,ita又往酒杯里添了酒,望着那暗红的液体,眉目难掩黯然。

    闻言,顾謦宵心头一紧,好像想起了什么。

    “想起来了吗?”

    ita抬眸,看着他,仰起嘴角,笑容性感妩媚。

    顾謦宵莞尔,笑着拿起桌面的酒杯。

    “记得,那是我第一次逃学。”那年,他们才十八岁,在通往悉尼的火车上,由相互不对眼,到后来结伴同游。

    后来,他们脚步踏过半座悉尼城。直到家长找到他们的时候,还怀揣着要吃遍全世界的宏伟梦想。

    “我也是好不好!”

    ita娇嗔地瞪了他一眼,明亮的眸泛起水雾:“若不是我贪玩,也不会错过了最后见母亲的机会。”

    闻言,顾謦宵多了一份凌厉:“放心吧,总有一天,我会让赵默到你母亲墓前忏悔。”

    葱白的手指把玩着酒杯,忽然忍不住轻笑。

    认识顾謦宵的同年,母亲忽然暴毙。当时她赶回国,却只能看见母亲的骨灰盒,还有一个自称是她父亲的男人赵默。

    “赵谙谂藏得太深,不好对付,你凡事小心点。”

    过了一会儿,ita说完,一杯又一杯地酒往嘴里灌。

    又开了一瓶拉菲,看着她已经起了醉意,顾謦宵忽然按住她的手,止住了她的动作。

    “够了ita。”

    ita不以为然地扯出一抹笑,握住他的手不放。

    “今晚,让我喝个痛快!”

    心力交瘁,终于写完了四千字。今晚万字更,你们都继续潜水吗?我哭去了.......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