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 谁与良宵终老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曾经沧海,覆水桑田 07

    谁与良宵终老曾经沧海,覆水桑田07

    “嗤!”

    赵景郗看着她泛红的面色肌理,没忍住笑了起来。舒悫鹉琻

    “逗你玩儿,挺好吃的,比上一次进步多了。”少顷,他补充。

    阿城狠狠地刮了他一眼,又低头看了一眼盘子里的食物,忽然想起了什么,没有了胃口。

    她轻叹一声,手中的叉子放下患。

    “今天我跟史密斯夫人出现,那样子对雨歆……”说着,阿城目光转投赵景郗身上:“对不起,让你为难了。”

    阿城忽然想起,她太没顾及赵家的面子了。以及,赵景郗这个朋友绪。

    今天的那个局面,以着雨歆的性子,定然会跟赵谙谂闹不停。再何况,作为她二哥的赵景郗就那样一直坐着,由头到尾都没有为她说过一句话。

    不过,她还有几分佩服雨歆。她那么喜欢顾謦宵,却当着他的面遭受羞辱,两个哥哥以及紧紧依附的吴静谁也没帮她说上半句话。换做是她,怕早就受不住逃离了吧……

    “其实,我才是应该说抱歉的人。”

    赵景郗黯然,手里的面纸被他揉捏成一团,扣在掌心。

    “别傻了,你又没做错事情,道歉干嘛?又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阿城看着他难得认真的目光,忍不住咧开嘴笑,露出一排白牙。

    不似玩笑,赵景郗面色凝重。

    “阿城,我没有在开玩笑。今天,我并非有意不帮雨歆说话。而是因为有你在,我说不出口。”说着,赵景郗越发愧疚,低头望着地面,不敢直视她。

    阿城愕然,望着他。

    “因为,我愧疚。”

    不等阿城问出口,赵景郗沙哑地说。

    “什么意思?”阿城看着他,听得云里雾里。

    见他不语,阿城心头一紧,目光闪躲逃避些什么。“这只是雨歆一时犯错,跟你有什么关系?”

    “有的,跟我脱不开关系。不久前,她用了你的设计手稿,被史密斯夫人一眼看穿了。”良久,赵景郗咬牙,终究还是说了出口。

    阿城焕然一笑:“因为这个?所以,她被冠上抄袭的罪名?”忽然间,阿城有些不认同史密斯夫人了。要知道,在这之前,她经常在网上帮学生设计作品。偶尔的时候,出稿的数量连她自己都记不清。

    那么多的东西,怎么能这样妄下定论判人死刑呢?

    “其实,我在网上倒卖很多手稿。或者,凑巧被雨歆买了去也说不定。”

    “不是,是我拿给她的。”赵景郗说了出口,心里一块石头坦然落地,总算松了口气。

    阿城沉眸,再也跟他开不起玩笑:“赵景郗,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赵景郗默然点头,“还记得我第一次送念念回来的那次,我在你家沙发上过了一夜。”

    阿城不语,明亮的眼眸直直望着他,等着他把话说完。

    “第二天,你跟念念都不在,我醒过来,无意看见桌面的几张珠宝手稿。”说着,赵景郗稍稍停顿了下。而后,又接着开口:“老顾打来电话,我记得他之前因为iva首秀发愁的事情,所以,没有征得你同意,就把那几张手稿拿走了。”

    “那为什么会落在雨歆手里?”

    赵景郗这样说起,阿城倒是有了些许印象。那应该是念念生日前,她随手画的几张图,准备得空买材料自己动手,以后留给念念做纪念……

    这种东西,她每年都会准备一套。却不想,这次倒有些阴差阳错了。

    “是我给她的。”

    沉默了半响,赵景郗低哑地开口。

    “我没有把手稿给老顾,后来看见雨歆在烦。于是,我动了私心……”

    “景郗,别说了。”

    忽然,阿城打断他。

    “我知道,这并不是你的真实想法。”

    将他一席话拼凑在一起,阿城霎时明白,他是想把所有过错都揽在自己身上。虽然相识的时间不长,但赵景郗性格向来坦荡。如今说的这些话,定然全是违心……

    “阿城。”赵景郗伸手,扯了扯阿城的袖角。

    “对不起!”

    阿城抬眸,脸上写满了无奈。

    “赵景郗,你真的别这样,只是几张图而已。我只是忽然有感觉,随便画的。后来找不着了,我直接以为是被念念当废纸丢掉了呢。”

    阿城的话,叫赵景郗越加愧疚难加。

    “喂,你还是我所认识的那个赵景郗吗?”阿城手臂豪迈地拍了拍他的肩:“放心吧,我找不着之后又重新画了一套,比之前的那套要更精致。至于史密斯夫人那里,我明天跟她解释,没事的。”

    “阿城,我该说你什么好?”

    明明他伤害了她,却笑笑地原谅。

    望着她,赵景郗有些恍惚。想起大哥跟顾謦宵的对峙,隐约之间,心头的那股感觉越发的浓烈。

    而且,

    tang他们之间的事情,与阿城脱不了干系。

    “夸奖我的话收下!其他,免去别说!”阿城无所谓地笑,眼里填了明媚的笑。“嗯,假如你真觉得对不住我的话……”说着,她将早已凉透的三明治盘子捧到他面前,笑容诡异:“把它消灭掉!”

    “扑哧!”

    赵景郗一声轻笑,看了一眼里面的辣椒,却还是伸手接过。

    刚才说出了心里隐瞒的话,没有压抑,总算又可以像最初那样跟她相处,赵景郗不觉松了口气。

    “阿城,谢谢你!”

    话音落下,赵景郗毫不犹豫地把沾满辣椒酱的三明治塞进嘴里。

    “喂,我开玩笑的!”

    阿城一声惊呼,已然来不及阻止。

    “赵景郗,你丫个疯子,别吃了。”

    看着他别辣得满脸通红,眼眶里转着泪光,阿城又气又好笑,这个世界怎么会有这样的傻瓜。

    “咳咳咳……”

    赵景郗塞了满嘴,忍不住咳嗽。

    阿城终究是不忍:“服死你了,我给你倒杯水!”

    ……折腾了一番,两人坐在院子里喝啤酒。不知从哪里来的话题,话匣子一拉开,就聊到了深夜。最终,赵景郗是在阿城的催促下离开的。

    望着那道背影消失在巷子深处,阿城脸上的笑容黯淡了下来。葱白的手指紧紧扣住易拉罐,稍加用力,罐子就变了形。

    “景郗,我们一直是朋友。”

    很久,阿城轻喃。

    清晨,顾謦宵来到医院,隔着病房,便听见念念吵闹的声音。哭得有些哑,声音刺得他心疼。

    “念念,你又不乖,闹脾气了?”

    推门而入,屋里的人看见他,顿时松了一口气。

    吴静一声深叹:“你先在这儿陪陪她吧。”

    话音落下,人转身出了病房。

    每次小丫头闹着要阿城的时候,也就只有顾謦宵才能哄得住她。即便是早已熟悉的謦泞,小祖宗也照旧不买账。

    謦铭……

    走出病房,吴静禁不住有些疲倦,往时犀利凶猛的目光也变得散涣浑浊,望着空荡的走廊深处,黑白模糊。

    若不是因为謦铭,她怎么会对一个小丫头千依百顺还允她天天在自己面前挂念那个杀死儿子的杀人犯。

    想着,两边额角跳了跳,这趟过来伦敦,真耗费精力。

    “妈,您没事吧?”

    謦泞随后从病房走出来,望着母亲单薄的背影。想起刚才念念童言无忌的话语,謦泞疾步走了过去。

    “你哥哄定她了?”

    回头一瞥,吴静已然收拾好情绪。

    “嗯,哄了一会儿,估计也累了,就消停了。”謦泞挽上吴静的手腕,回头看了一眼病房。

    “妈,您真的不让她们见一见吗?”

    话音刚落,吴静霎时变了脸色:“轻轻。”

    謦泞面色有些尴尬:“可是,她们毕竟一起在伦敦生活了五年,忽然断了不给见面,我怕会对念念影响不好。”

    “别净拐着弯帮那个女人说话。”吴静闪躲,一声斥责。

    “我没有,您自己想想看嘛。”

    吴静挪开脸,一时语塞,无力辩驳。

    “您看,现在念念每天都在闹,次数一天比一天多。要不是门口两个保镖寸步不离地守着,指不定念念自己跑出去找阿城了呢。”看着吴静有些动摇,謦泞发狠功,不给她喘气的机会。

    “你……”

    两点了,我先睡了,起床再接着写!感觉还不完的债....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