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 谁与良宵终老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曾经沧海,覆水桑田 06

    谁与良宵终老曾经沧海,覆水桑田06

    顾謦宵别有深意地看了雨歆一眼,有些凌厉,收回目光时,无意错上阿城,不动声色地挪开。舒悫鹉琻

    只是那样轻轻一瞥,云淡风轻,仿佛从来没有过一样。

    赵谙谂沉眸,勾了勾唇,有些阴冷绪。

    这场游戏,正式从伦敦拉开帷幕……

    “夫人,这个决定,有些突然。”少顷,顾謦宵说。

    史密斯夫人微微莞尔,神色带着骄傲:“顾先生,rystal是作为raff派任到iva的设计师,她不属于盛世。”说着,美眸扫过周围。

    “所以,我做的这个决定,也不需要征求在座各位的意思,只需知会一声,便可!”

    话落,沉静的会议室一声轻笑。

    赵谙谂双手拍着单调的掌声,修长的身子站起,走到阿城身旁,噙着笑意的眼眸望着阿城,一如既往的温柔患。

    “能得夫人如此厚爱,阿城,压力不小!”说着,对她伸出右手,一副向她道贺的模样。

    阿城笑笑,做戏,她也会!

    下一瞬,伸手,礼貌地与他轻轻一握。“iva是一个很好的平台,我们彼此需要!”言简意骇的话,却是说给在座的所有人听。

    “确实是一个好平台!”吴静冷笑,缓缓抬眸,带着几分轻蔑:“不过,别被某些东西迷惑,分不清南北。”

    乱,怎一个乱字了得。

    顾謦宵扯了扯嘴角,额角两边跳个不停,有些烦乱。他的阿城,总是这样任性。这一次,更是出乎他的意料……

    闻言,赵谙谂微微点头,转身看向顾謦宵。

    “真好,你们又可以在一起了。”

    顾謦宵抿唇,不语。

    他从来都知道,赵谙谂不可能祝福,特别是他跟阿城……

    史密斯夫人瞥了一眼气愤不已的吴静,扬起胜利者的微笑。“iva首季珠宝发布会定在初冬,由rystal全权负责。”说着,转向阿城,目光里尽是赞赏之意:“rystal,好好努力,不可掉以轻心,让大家看看你的实力。”

    说到最后,史密斯夫人直直将目光落在了吴静与赵雨歆身上,凌厉刺骨,仿佛一把无形的利刃,下手快很准,不留退路。

    史密斯夫人话音刚落,雨歆头拉得更低,恨不得地下挖个洞钻进去,叫所有人都看不见她……可是,她不能。逃不掉,位置上的两个哥哥插足不得,而她又不能戳瞎在场所有人的眼,只得硬着头皮坐在位置上,任凭那尖锐的目光,将她残余的自尊践踏,分毫不剩。

    “雨歆,我们走!”

    被史密斯夫人呛得无话的吴静再也待不住,喊上赵雨歆拂袖而去。

    看着雨歆被带走,一直沉默无言的赵景郗总算松了口气。而后,他的心思又放在了突兀闯进的阿城身上。

    目光流转在大哥跟他们之间,不知为何,他有一种错觉。他们温暖的笑容背后,带着一把刀。

    随着吴静的离席,赵谙谂与他们寒暄了几句,也领着几个人浩浩荡荡地离开了。一时间,偌大的会议室变得空旷。赵景郗依旧坐在位置上,保持原来的姿势,目不转睛地看着阿城,剑眉深锁。

    久久的,一言不发地起身,几步出了会议室,甚至连招呼都不曾跟他们知乎一声。

    “顾先生,我不知道你们之间的关系有多复杂,但是我把rystal带到这儿来,并非儿戏。iva的首秀发布会,不容有任何差池。这是我以及raff最后的要求。”

    冗久,史密斯夫人无比严肃的说。

    “那是自然!”

    在母亲愤然离开之后,顾謦宵神色已经恢复淡然。两人低声交谈了几句,在阿城恍惚之际,史密斯夫人早已离开。

    高修适时离开,大门关上的一瞬,会议室里面仅剩他们二人。

    一道黑影覆了过来,阿城才猛然回神,瞪大着双眼对着眼前的男人。

    某人脸色黑得难看,不知是因为她的擅做主张还是因为刚才赵景郗看着她的眼神。

    下一瞬,他忽然发力,将她抵在门上,狠狠的,像是在生气。

    “呀!”

    “顾謦宵,你干嘛?”

    阿城被突如其来的霸道恪得她背夹生疼,想挣扎,却又被他过分的力道压得动弹不得。

    男人并不理会,温热的气息呵在她脸颊,很生气,更多却是无奈。

    “阿城,他们岂是你能应付的……”

    “那你又能应付?还跟他们周旋了这么多年!”阿城脸红,瞪着他反驳。

    这人,霸道的性子还真是一如往时,半点没变。

    顾謦宵黯然:“我不同。”

    阿城恼了:“有什么不同?”

    “过去的那些时候,他们有因为你是顾謦宵而心慈手软了吗?”说着,阿城一霎红了眼眶。

    想起他

    tang们当初的被迫分离,想起赵谙谂与吴静的卑劣手段,想起他们的无力反抗……所有的所有,逼得她无路可退。

    只得,只得让自己变强。只有这样,才可以守住身边的人不被夺走,不用再忍受分离。

    “阿城!”

    顾謦宵无力地喊着她的名,那样的苍白。

    阿城声音变弱:“顾謦宵,我不想再像以前那样软弱。最少,可以不用你分心顾及我……”

    扶在她腰际的手,抚上她的后背,无声的,紧紧的将她抱紧。

    星光点点,阿城才拖着疲倦的身子回家,走出路口,远远便看见门口落寞的黑影。想起白天,阿城低头走了过去。

    “吃过晚饭了吗?”

    赵景郗抬头,有些愕然:“你回来啦?”

    话出口时,连他自己都觉得尴尬。或者,他以为今晚会是一场空等待。

    阿城跟顾謦宵……想到他们的关系,赵景郗便忍不住燥乱起来。

    犹记得阿城对他说过:她曾经爱过一个人,成了年少轻狂的刻骨。

    很简短的解释,可赵景郗知道。固执的人会因为一份年少轻狂,往后再遇见的人都成了路人甲乙丙。

    而阿城,就是一个固执的人。

    莫名的,他不想当这个路人甲乙或者丙。

    “嗯,一整天都泡在工作室,想尽早熟悉起来。”

    阿城点头,手里的钥匙开门。今天他那样子离开,阿城就知道,他一定会再来找她,即使什么也不问。

    走进屋子,放下手里的包,娇小的身子直直冲进厨房,有些迫不及待,又似乎在逃避。

    “三明治,吃吗?”

    看了一眼冰箱,阿城拿着一把生菜跑出厨房,对着赵景郗扬了扬。

    “都好!”赵景郗莞尔,笑容有些牵强。

    阿城微笑,转身进了厨房。

    赵景郗独自站在客厅,没有坐下,目光落在厨房忙碌的背影之上。娇小又倔强。没由的,赵景郗忽然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那时候,她追在念念后面,狼狈到毫无形象可言。可只是一眼,他便记住了她皎洁的面容,哪怕不施粉黛,也美得叫人无法忘怀。

    后来重遇,相处的日子里,一直一直,赵景郗都弄不懂自己。形形色色,甚至比她美艳几分的女人他也见过不少。

    可只有她,这样一个粗鲁满口脏话的女人,挑动了他的情绪。

    “好啦!”

    恍惚间,阿城端着两个盘子出来,摆着刀跟叉子。

    低头看了一眼,小番茄与生菜红绿交错,黄色的蛋黄成了点缀。赵景郗弯起嘴角,这样看着,还真挑起了几分食欲。

    “你该不会在我家守了一整天吧?”

    看着他有些狼咽,吃得急促,像饿了整天,阿城不禁问道。

    赵景郗默然,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看着,很美很有食欲。可吃起来,味道真不怎么的。早知道,我自己动手了……”少顷,那厮咬完最后一口,却在阿城准备把自己的那份也给他的时候,说出这样一句极度招仇恨的话。

    阿城用力地将盘子放下,冲着他猛翻白眼。

    “赵景郗,你能在吃之前说这话吗?”

    那厮伸手抽了张纸巾,抹抹嘴角,笑容憨厚可鞠:“那不能,被扫地出门也要先填饱肚子啊。”

    “滚丫的!”

    阿城暴怒,手里的叉子狠狠地扎在三明治上,发出刺耳的声音。

    没错,我就是屁颠屁颠滚回来还债的!!!到底欠了多少我也不知道,写多少是多少吧......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