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 谁与良宵终老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曾经沧海,覆水桑田 05

    谁与良宵终老曾经沧海,覆水桑田05

    “阿城!”

    纤细的指尖触上门把,一直站在吧台的慕思贤忽然喊住了她。舒悫鹉琻

    “别跟我说话,至少现在。”

    没有回头,阿城背对着他,瘦弱的背影挺直,是她一直持有的倔强。

    慕思贤眼里掠过一丝惊诧:“我只是想告诉你,今晚的事情,我不会告诉顾謦宵。钏”

    “谢谢!”

    余音落下,人却已然走远……

    望着阿城的背影消失在人群中,许久,慕思贤才转回头,心不在焉地看着咖啡机糅。

    忽然,一个人推门而进,原本填满咖啡醇香的空气多了一抹白玉兰的清香。

    “阿贤,我们聊聊吧!”

    望着男人的背影,有几分落寞,苏七七沉眸,终是开了口。

    慕思贤缓缓转过身,眸光微黯,点头转身进了往常的休息室。

    “喝咖啡吗?”

    推门,苏七七在沙发上坐下,慕思贤倚在门口,思忖,开口问。

    “不了!”苏七七摇头,紧接着又开口:“大晚上,我不想失眠。”

    闻言,慕思贤莞尔点头,之后,视线落在地面上,开始沉默。

    “阿贤。”

    “你想好了没?”

    明亮的美眸直直望着他,苏七七咬牙,终究还是要狠下心肠。

    “七七……”

    冗久,慕思贤抬眸,视线对上她。

    “不离婚,可以吗?”

    他说话时,声音很轻,若不是这里安静无他,七七怕是听得不真切。望着他,七七心头忽然一股难受,堵塞在胸口。

    眼前拉拢低头,卑微如斯的男人,竟然是慕思贤,那个骄傲狂妄自大的慕思贤啊……

    “阿贤,已经八年了。”

    不错,已经八年了,她害怕继续做戏,更害怕这样下去,终有一天会爱上他。

    所以,她下了狠心。

    这段婚姻,她累了,而他也倦了。没有梁恒,没有之前的纠葛,他们依旧无法执手终老。

    “嗯,八年了。”

    良久,慕思贤一声深叹。“七七,你害怕习惯吗?”说着,慕思贤微微一笑,凝眸望着她,闪烁着明亮。

    “以前顾謦宵总跟我说,习惯是一样很可怕的东西,它能在人不经意之间,将人侵蚀。我一直没懂,直到我们的问题爆发,住在咖啡馆的这段时间,我终于明白了顾謦宵的那段话。”

    慕思贤缓缓垂眸:“当一段漫长的岁月长成习惯,想要剥离,那得多痛……”

    “我不是阿城,你也不是顾謦宵,我们不是他们。阿贤,放手吧,我已经决定回中国了。在伦敦的这八年,我觉得自己一直在漂泊,没有家,没有依靠。我撑得好累,所以拜托你,在我失去力气,掉进水里之前,让我放下包袱好不好?”苏七七望着他,眼里是决然。

    “让我再想想……”

    最终,慕思贤依是心疼。

    “三天后,我等你!”

    苏七七执起包,从他身旁走过,留下一句话。

    夜色悱糜,红色的巴士穿梭在灯火华丽的伦敦城。阿城坐在顶层,双手伏在护栏,晃神地望着这座城市。

    绕了很久,连她自己都忘了时间。最后,还是一位好心的老大叔在下车前提醒她到了终点,并且是末班车,阿城才急急忙忙抓起包下了车。

    穿过小巷,远远便看见院子门口屹立的身影,阿城走近,一股烟味刺入鼻息。低头,一地的烟头。

    “顾謦宵,这么没公德心,当心警察抓你!”

    压下情绪,阿城焕然一笑,一声嗔责。

    正低头抽烟的顾謦宵闻言,抬头错上她的目光,闪躲不及,俊彦上掠过一丝尴尬。

    “我说,你什么时候变成大烟枪啦?”

    阿城走了过去,从他手里夺走燃了一半的香烟。熄灭,丢进垃圾篓。转身,强而有力的臂弯伸了过来,娇小的身子猝不及防掉进他怀里。

    “松开,满身的烟味,臭死了。”

    阿城挣扎,想要挣脱。那厮却来了劲儿,一双手臂将她牢牢的扣住,动弹不得。

    “我站了很久,打你手机没接。然后,心慌地站在原地,忐忑却又只能是等。”

    他下颚抵在她的发顶,声线沙哑低沉。阿城停下挣扎,静静地靠在他怀里,脸颊贴在他胸膛,聆听强而有力的心跳。

    “顾謦宵,这样撑着,很累,对不对?”

    良久,她湿了嗓子。

    从之前赵谙谂的态度,再到今晚见了吴静之后,阿城深知,顾謦宵这些年并不好过。顶着华丽的光环,却要时刻提防自己的亲生母亲与曾经的好兄弟。

    甚至,明明知道他们设局陷害,却只得硬着头皮往里面跳。

    视线有些模糊,阿城仿佛看见他们嘲笑的嘴脸。耳边萦绕着尖锐的笑声,他们都在说:顾謦宵,你是有多傻,明明知道他们设计陷害你,却依旧往陷阱里面跳。

    那股子傻劲儿,也就只有他,再无其他人了。

    顾謦宵眼里掠过一丝异样,稍瞬即逝:“不累,只要他们不再把苗头对准你。”

    没错,只要他们不再将她视作眼中钉,他做什么,都无所谓。

    “可我心疼啊。”

    阿城从他怀里挣开,闪烁明亮的眼眸直直对上他:“他们不知道,这样随意践踏的,是别人的心头宝。”

    顾謦宵动容,紧接着,阿城又开口:“顾謦宵,你不要再顾及我,别做第二个謦铭哥。”

    “阿城……”

    “很晚了,回去吧。”

    顾謦宵刚想开口,阿城却猛然推开他,隔开一段距离。

    “这几天我们都累了,早些休息吧。”

    “可是……”

    “明天见!”

    阿城强撑起一抹微笑,表情比哭还难看。然后,不等顾謦宵开口的机会,从他身旁越过,将他锁在门外。

    望着屋子里亮了灯,久久的,顾謦宵才转身离开。

    把握着方向盘,他一直冥思苦想,阿城的那一句“明天见!”……或者,还有另一个深层的意思。

    只是,他现在一时想不透彻。

    没有回謦泞的公寓,顾謦宵直接把车开到了郊外,暗黄的灯光闪过,良园二字倒映夜空。

    翌日,庄严肃静的会议室,顾謦宵随后来到。入眼,吴静与赵谙谂对立而坐,两人面容含笑,温和有礼。

    目光不动声色地扫过周围,后半排全是白人面孔,错上赵景郗视线时,顾謦宵瞳孔收紧,抿着唇,不动声色坐在了主席位。

    “这么早开会,是有什么重要事情要公布吗?”

    刚坐下,赵谙谂便开口问道,儒雅的面容噙着微笑,顾謦宵却看见了他眼底的冰冷。

    直觉,他定然知晓些什么……

    吴静双手交叠胸前,凝笑不语。

    顾謦宵勾起唇角,“等等吧,我也不清楚。”

    “不好意思,让各位久等了!”

    顾謦宵话音刚落,史密斯夫人洪亮的声音隔远传来,众人均是一惊,纷纷抬眼望了过去。

    史密斯夫人领着一群人,浩浩荡荡地走进会议室。

    “阿城?”

    当史密斯夫人走了进来,看清她旁侧的面容时,赵景郗忍不住惊讶出声。

    赵谙谂眸一沉,冲着赵景郗凌厉地使了个眼色。那厮只得撇撇嘴,安静地坐在位置上。

    “真是有趣!”

    一直沉默的吴静勾了勾唇,轻笑着冷哼。

    顾謦宵凝眸,瞬间明白了,为什么昨晚阿城会忽然对他说:“明天见”……果然,真是明天见。

    “夫人,敢问,您这是……何意?”

    良久,不见顾謦宵开口,赵谙谂扬起微笑,替他开了口。

    史密斯夫人看了他们一眼,从坐立不安的赵雨歆面前扫过,领着阿城走到顾謦宵面前:“顾先生,她叫良城,是我聘请的iva主设计师。”

    “史密斯夫人未免也太过儿戏了吧,随便从大街上拉个人,就说要当主设计师?”

    未等顾謦宵开口,吴静抢先,语气尖酸刻薄。

    赵谙谂闻言,微笑微低着头,并不打算再参与其中。

    “那依照吴理事的意思……”史密斯夫人说着,目光落在赵雨歆身上:“难道,应该要选用一个剽窃别人作品的人当设计师?”

    “你……”

    话音刚落,吴静气结,瞪着眼睛无力辩驳。

    “我没有……”

    赵雨歆拉拢低下头,无地自容。

    又是凌晨一点半,赶脚是用生命在码字....然后,也没几个人在看,最忧伤。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