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 谁与良宵终老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曾经沧海,覆水桑田 04

    谁与良宵终老曾经沧海,覆水桑田04

    赵景郗望着顾謦宵离开的方向,眸色微沉,平坦的眉逐渐皱成一个川字。舒悫鹉琻再转头,身边的女子笑容明媚,是他从来没有看到过的样子。

    “阿城。”

    心口一顿压抑,一股说不上来的感觉。赵景郗很抵触,每次看见她时,心头那种无法言喻的感觉,可偏偏,就是挥之不去。

    “哦!”

    “走吧,进屋。钋”

    阿城恍然,猛的抽回目光,对着赵景郗莞尔一笑,转身推开院子的小铁门,丝毫未觉得尴尬。

    望着那抹消瘦的背影,赵景郗无言深叹,最终跟着她的脚步进了屋。

    “腿怎么受伤了?罴”

    一只脚刚踏过门槛,抬眸看见阿城坐在沙发,长裙挽起,仔细又小心的检查腿上捆绑的纱布。

    赵景郗三两步走了过去,在她旁侧蹲下,低头细看,才看见纱布上隐隐的血红。

    “前几天走路,不小心摔了一下。”不等他开口责备,阿城撅着嘴,低着头主动承认,像个做错事情的孩子。

    “所以,这几天都没有出去摆摊?”赵景郗问,他早该想到,若非不得已,她怎么可能断了收入的根源。

    特别是,念念还在住院的时候。

    “嗯!”阿城点头。

    赵景郗望着她,深邃的眸里,怜惜又无奈:“是因为念念的事情吗?”

    阿城摇头。

    “景郗,念念的事情,即便我再担心烦恼也是无用,顾家的权势,我争不得,也斗不过。”过了一会儿,她说。

    “这是我的事情,你不要插手。”看着赵景郗薄唇微张,阿城抢先打断:“还有,我不希望你因为我的事情,而跟顾謦宵还有顾家发生不愉快……”

    “阿城……”

    “别说了,就这样!”

    阿城微笑,低头,纤细的手指戳在腿上,黛眉一皱:“嘶!”

    “靠,还真痛。”

    赵景郗看着她,好笑极了:“你笨啊,这么大块伤口,能不痛吗?”

    “也就那样摔了一下,鬼知道会这么严重!”阿城挺着腰,脸红地吐吐舌尖。

    “下次再扑街,麻烦事先跟我说一声,害我好找!”

    “你才扑街呢”

    “赵景郗,你丫怎么说话的!”

    赵景郗话音刚落,阿城手肘一下撞在他胸膛,赵景郗吃痛,捂着胸口瞪着她。

    “难道我有说错?”

    “明明是你自己说的,在大街上扑了一下……”在阿城威胁的目光之下,赵二爷依旧坚持自己,却在她拳头砸下来之前,弹跳着跑开。

    妈的这混蛋!

    “赵景郗,等我腿好了,一定叫你知道什么叫扑街!”

    阿城咬牙,瞪着门槛上笑得花枝乱颤的俊美男子,愤然不已……

    “等你好了再说!”

    赵景郗罢了罢手,压根没把她的话当回事儿。因为他知道,等她腿好了,说过的话早忘了……

    阿城拿起沙发上的抱枕砸了过去,狠狠的:“滚滚滚,从哪儿来的滚哪儿去,不想对着你!”

    “丫的就不能把我当伤患啊!”她嘴里骂道。

    赵景郗双手接住枕头,止了笑,目光温柔。

    “成,扑街的伤患。饿了吧,小爷给你做好吃的!”说着,长腿迈了过来,抱枕还给她,弯腰执起桌面上的自己带过来的塑料袋,转身进了厨房。

    “别烧了我厨房啊!”

    阿城得逞地笑,冲着厨房大喊。

    “要不你来!”

    “我不,我是伤患!”

    赵景郗微笑,拉开冰箱开始折腾。

    夜晚,送走赵景郗之后,阿城在自家门院前坐了好久,望着清冷的月光,说不出欣赏。

    一拐一瘸地回到房间,从抽屉里取出一本厚重的相册,纤细葱白的手指一页一页的翻过,里面记录了五年以来,念念跟她的所有点滴。当然,少不了那个缺席的人。

    最后,目光停在一张拼凑不齐的照片,明亮的双眸忽然一阵酸涩,阿城低下头,安妥地放回抽屉。

    这是念念四岁生日时,她们一起照的全家福。

    后来,在一期人物周刊里面看见关于他的专访,很难得的一次,那人破天荒让记者放了一张照片。

    于是,她小心翼翼地将它裁了下来,与她们拼凑一起,这是他们的第一张全家福。

    阿城想得出神之际,桌面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看着屏幕,阿城轻轻蹙眉,心口扑通扑通地跳,一种不好的预感。

    “喂!”

    阿城小心地接起,声音带着几分颤抖。

    少顷,手机从她手里滑落,掉在地上,发出清脆又闷阀的声音。

    迎着夜色,阿城脚步匆匆赶来,步伐拉扯的疼痛,她额上渗出了一层薄汗。走进咖啡馆,慕思贤迎面走了过来。

    “阿城,你怎么来了?”

    说着,目光落在她的腿上:“腿受伤了,不是应该待在家里养着吗?”

    “这样子跑出来,顾謦宵他知道吗?”

    慕思贤噼里啪啦问了一大通,阿城均没有理会,目光扫过咖啡馆周围。果然,吴静已经坐在那里,动作优雅的品着咖啡。

    感觉到她目光时,转过脸,冲着她微微莞尔点头。

    “她约了你?”

    慕思贤顺着阿城的目光,看向吴静,心头一紧。

    这个老妖婆,她不是恨死了阿城吗?这样子约见她,定然又有什么动作了。想着,慕思贤不动声色地挪了挪脚步,准备在阿城走过去之际,冲到吧台通知顾謦宵过来。

    “阿贤,别告诉顾謦宵。”

    阿城轻轻跟慕思贤说了一句,抬步朝着吴静的位置走了过去。

    “你……”

    慕思贤无言,干瞪着她的背影。

    “坐!”

    刚走近,吴静放下手中的杯子,目光落在对面的位置,轻轻佻眉。

    阿城点头,忍着腿上的疼痛走了过去坐下。

    “您找我,有什么事?”

    不想绕弯,阿城直接明了地开口。

    “很好,直截了当,谁也不浪费时间。”

    阿衡沉默,不语。

    吴静勾了勾唇角:“今天,謦宵支开轻轻跟念念,跟我单独聊了一会儿。”

    “你们母子之间聊天,实属平常,并没有不妥。”她话刚落,阿城接了下来。

    事实上,接到吴静电话时候,她就乱了阵脚,此刻,完全只想快些打发她,早些离开……

    “母子之间的家常话,确实没什么不妥”吴静说着,目光落在阿城脸上,温柔慈爱:“不过,他接下来的话,可就真让我不妥了。”

    阿城咬唇,倔强地对上她的双眸。

    “他说了什么?”

    吴静一声冷笑:“他说,他要跟你重新在一起,哪怕,你杀他大哥。”

    闻言,阿城微微低下头,双手紧紧扣在一起,泛白地用力。

    “你说可不可笑,我这个傻儿子,竟然要跟一个杀人犯在一起,还是杀死自己亲大哥的杀人犯。”

    吴静望着她,目光凌厉而冰冷。

    阿城拧眉:“我没有杀人!”

    “呵”

    吴静伸手端起那杯早已冷却的清咖,凑到唇边:“我今天找你来,可不是为了听你解释什么。”

    “那你想说什么?”阿城岔开实现,落在玻璃窗外,城市的繁华,此刻在眼里,看到却是悲凉。

    “很简单,表明你的立场,跟当年一样。”吴静小酌了一口,简单明了地要求道,没有一丝一毫的废话。

    阿城深呼了口气:“如果我不呢?”

    吴静低头看了一眼腕表的时间,目光瞥了她一眼,拿起旁边的手袋。

    “无妨,你可以试试”

    说着,吴静站起身。

    “如果你想看着顾謦宵从现在那个高高在上的位置摔下来的话,尽管说不!”

    “当年,我可以毁掉你。如今,我就可以毁掉顾謦宵!”

    说完,不理会阿城,转身离开。

    “他是你儿子,你怎么能那样对待他!”

    忽然,阿城蹭一下站起身,冲着吴静的背影大吼。

    远处,慕思贤满脸错愕,愣愣地望向她们……

    吴静停下脚步,笑容阴冷。

    “为了一个杀人犯而背弃整个顾家的儿子,不要也罢!”说完,用力拉开门离开。

    阿城望着她,车子消失在悱糜的灯光尽头,久久的,还未缓过神来。

    嗯,准备让阿城强大起来,你们怎么看?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