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 谁与良宵终老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曾经沧海,覆水桑田 03

    谁与良宵终老曾经沧海,覆水桑田03

    听言,阿城仰头望向那片漆黑。舒悫鹉琻

    “顾謦宵。”

    阿城动容,更多,却只能是沉默。

    忽然,一抹光刺入幽暗,阿城有些睁不开眼,用手挡在前面。动作扯开伤口,又忍不住皱眉,瘦小苍白的脸颊写满了痛楚。

    “啊……盥”

    “阿城!”

    骤然,嘶裂的声音从园子传出,灰霾的天空声声回荡着……

    泸

    睁眼醒来,眼前苍白一片,阿城双手吃力地坐起身,有些茫然地望向周围。没有刺鼻的药水味,更不是单调的白色,陈旧整齐的摆设,阿城确定这里不是医院。

    阿城疑惑着,隐约之间,门口处好像传来争执声,再静心仔细,争吵的是一对男女。

    “顾謦宵,你现在四面楚歌,腹背受敌,拿什么保护她?将她带回身边,别说赵谙谂,仅是一个吴静,你就对付不了了……”

    房间外,面对失了冷静的男人,ita气得满脸通红。

    男人抿深了唇,冷然地扫了一眼ita,带着几分凌厉:“至少,我可以提防身边的人。”

    “你……”ita气结,瞪着他,自知理亏,憋着一口气。事实上,她只是看他们那样,想帮他一把而已,根本没想到那里会有那些不干净的东西。

    “行,你爱怎样就怎样好了。如果吴静再跟赵谙谂合作,那也是你活该!”

    过了一会儿,ita被他那副豁出去的淡然给气得跺脚,再也忍不住冲着他大吼。

    “老顾,这次是意外,阿城没有什么大碍,就原谅ita这次,算了吧。”旁边沉默的慕思贤看了一眼房门,上前细声劝慰。

    “你们这样吵下去,待会把阿城吵醒了……”

    瞧着他们那副剑拔弩张的模样,谁都不肯让步,慕思贤无奈的摇摇头。

    “记住,里面的那个是我的命,你们看着办!”

    慕思贤正准备喊阿城出来缓解,不想被顾謦宵那厮抢先了开口,抛下一句话,甚至没有再看他们一眼,转身进了屋。

    ita瞪着那两扇紧闭的房门,一双美眸填满了泪水,贝齿死咬住唇瓣,死死隐忍着。瘦弱高挑的身体微微颤抖,只有倚着墙壁才能支撑下去……

    慕思贤转回头,目光撞上苏七七,无言愧疚,他连忙低头转向另一个方向,仓惶而逃。

    “ita……”

    苏七七望着背影消失的方向,心底无奈。抬眸,错上ita满脸的失落,纤细的手轻拍了拍她的肩膀。

    “七七,他说,那是他的命。”

    良久,ita低哑一声。

    顾謦宵的意思,熟知他性格的她又怎会不知。他说给他们听的,无非就是在告诫:阿城,无人能动。

    不论是他们亦或是吴静跟赵谙谂,任何人再动阿城一根毫发,他就是倾尽所有,也在所不惜。

    七七苦笑:“ita,对顾謦宵而言,阿城是最美好的希翼,不是守旧。在长久的岁月里,阿城已经长进了他的生命。要剥离,比拿走他的命还来得痛。”

    ita腥红的双眼望向七七,轻轻蹙眉:“不懂。”

    “等以后,你遇上一个像顾謦宵对待阿城那样对你的男人,你就会懂他们俩的感情了。”……苏七七说完,看了一眼身后,轻叹一声离开。

    木然,ita站在门外,思忖了很久七七那番话……

    房间内,四目相撞,静谧无声。

    “嘶……”

    良久,阿城终于忍受不住,闪躲着岔开他的炽热,不想扯动了伤口,痛得她整张脸皱成一团,嘴里嘤嘤凄凄的声音。

    空气中一声轻叹,夹着无奈。眨眼,修长的身子蹲在她面前,温柔地将她的腿挪到床上,仔细地检查了一遍伤口。

    “伤口有点深,不过没什么大碍,等过两天结了疤,就没那么疼了。”过了一会儿,男人性感醇厚的声音打破了沉静。

    阿城低眸,像做错事情的孩子似的点了点头。

    其实,刚才醒来的时候,她也知道伤口不算太严重。否则,以着顾謦宵的性格,她这会应该躺在医院里了。

    只是,她从小怕疼,哪怕只是一处小小的伤口,都能让她嗷嗷大叫半天。

    这点,顾謦宵是再清楚不过了。

    正想这出神,忽然,宽厚温暖的手掌覆了过来,阿城错愕的抬头。

    “以后,别相信任何人,除了自己。”男人望着她,无比认真,是阿城从未见过的样子。

    阿城眨了眨眼睛,心里有些抵触。

    “连……连你,也不可以吗?”

    “嗯。”

    话音刚落,男人毫不掩饰地默认:“如果不想再受到伤害的话。”

    “那念念呢?”

    清澈的美眸直直凝望着他,阿城忽然一阵酸涩:“你们要抢走念念?”

    “她本来就属于顾家!”

    “顾謦宵,念念她是我的命,没有她,我活不下去!”

    “可她是大哥的女儿,是我妈的命”薄唇吐出冰冷无情的字眼,手却紧紧地握住,不许她挣开。

    阿城垂下头,气质卑微:“可我,不能没有了念念。”

    “真的,不可以失去她。”过了一会儿,细小的声音轻喃。

    “阿城,没有了念念,但你还有我……”

    “在一起”那三个字,顾謦宵不敢说,因为他害怕,很害怕阿城会跟他说不。所以,他说,没有了念念,但你还有我。

    闻言,阿城微怔望着他:“为什么?”冗久,她问道。

    “我害怕,阿城。”

    深邃的眼眸填了痛苦:“当你像念念那样,鲜血染红了我衣裳,在我怀里一点一点的失去意识……阿城,我害怕,再推开你,终有一天,我怕真的会失去你,再也寻不回。”

    “我没有勇气,面对失去你。”末了,顾謦宵又开口道。

    “顾謦宵,我想抱抱你!”

    凝眸望着他好久,晶莹的泪水滑过她脸颊,掉在他的手背,滚烫而炙热。

    将脸埋入久违的胸膛,呼吸着他的气息。原本,阿城以为,当他亲口说出这番话,她会像孩子似的激动。

    可是,都没有,所有的都没有……

    第三天,天际湛蓝。赵景郗再次来到偏僻的园子,看着紧锁的大门,黯然神伤。

    高大的身子坐在石阶,所有的重量靠在了篱笆上。目光扫过周围,探向小巷路口,还心存希望地期盼着……没有去医院,摆摊的地方也没看见踪影。打探之后,才知道她已经好几天没有去那里了。

    难道,她就这样凭空消失了?

    “扑哧!”

    忽然,赵景郗自嘲地笑起来。

    念念在这里,就算是失踪了,她也会回来的。

    “谢谢你送我回来!”接近家门口,阿城停下脚步,转过身面对着顾謦宵。

    顾謦宵莞尔,眼底掠过一丝尴尬:“记得,伤口还没好齐之前,不许乱跑。”

    “怎么像个老公公!”

    阿城岔开视线,笑。

    “老公公,只属于老婆婆……”顾謦宵并未介怀,声音无比温柔。

    赵景郗愕然,愣愣地看着他们,尴尬地忘了躲开。

    顾謦宵率先看到了他,没有开口,眸却是一紧。

    “景郗?”

    阿城轻轻蹙眉,顺着顾謦宵的目光,落在了赵景郗身上。看见他的时候,脸上也写了惊讶。

    “你怎么在这里?”

    说着,阿城冲着顾謦宵尴尬的笑笑,转身走向了赵景郗。

    顾謦宵只是看着,并没有说什么。

    “哦,路过,想看看你在不在家。”

    赵景郗有些心虚躲开顾謦宵目光,冲着阿城笑得呆傻,手还尴尬地挠了挠后脑勺,看着满是局促。

    “只是顺路?”

    阿城探头,看着他另一只手拿着的塑料袋,笑得明媚。

    “我……”

    赵景郗口结,一时接不上话。

    “阿城!”

    适时,站在前处的顾謦宵开了口。

    “我先去医院看念念。”在阿城转过头之际,他才轻轻地开口,目光落在她腿上:“记住,不可以乱跑。还有,等我电话。”

    话落,不等阿城回话,转身大步离开,一秒没有多逗留。

    “这性子……”

    阿城凝眸,摇头。其实,她想冲着那骄傲的背影大吼:“装什么装,破德行还是没变。”

    忽然,她嘴角弯起弧线。

    嗯,在一起了,可以大结局了!鬼才相信我.....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