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 谁与良宵终老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丢了你,锁了心 08

    谁与良宵终老丢了你,锁了心08

    “阿城,我真的不知道是雨歆把顾伯母给招来伦敦的……”

    赵景郗追上阿城,不断地重复解释深怕刚才謦泞的一句话,让她误会什么。舒悫鹉琻

    阿城听得烦了,从背包里翻了一个面包出来,塞到他嘴巴里。

    赵景郗猛然愣住,望着她,眨了眨愕然又带着些许疑惑。

    “姐赏你的,不用谢!罘”

    说完,没有理会他,大步离开。

    这几天,一直在医院照顾念念,唯一算得上走出医院的,应该就只有昨晚了,还是被顾謦宵硬拖了出去。

    想到昨晚种种,阿城甩了甩头飙。

    赵景郗拿下嘴里的面包,愣愣地看着那抹倔强的背影。

    阿城呀阿城,明明难过得要死,却要那样死死地撑着……

    “嗤!”

    想起刚认识时的种种,情绪一时失控,赵景郗忍不住笑出声。难怪七七喊她女汉子,用在她身上,再合适不活了。

    张口咬了一口面包,“喂,这么好吃的面包,你在哪儿买的?”叫嚷着,赵景郗又去追阿城的脚步。

    “神经病赵景郗,受虐狂!”

    身后不远处,謦泞咬唇,瞪着赵景郗的背影,咬牙切齿地骂。

    “跟个傻子似的!”

    最后看着他们的身影融入了人群,謦泞转身,车门用力一甩,以此发泄心中的怒火。

    高修发动车子,抬眸看了一眼后镜。

    首发,请支持正版

    夜幕,华灯初起,万籁俱静。

    回到家,阿城把自己锁进了房间,随后跟来的赵景郗吃了闭门羹,在门外没有多久就离开了。

    很久,直到肚子不满的叫嚣抗议,阿城才从房间里出来。

    走回客厅,桌面上平静地摆放一张字条。

    刚转身,手机铃声响起,阿城拿起,看到屏幕的来电显示时,不禁拧深了眉。

    “梁恒。”

    接起电话,阿城走出屋门,坐在门廊上,手里多了一罐啤酒。

    “阿城。”

    梁恒刚从队友的庆功宴回来,一行人喝掉了好几瓶白干,还没走进屋门,晕眩地东歪西倒,最后倚在自家大院的竹椅上。

    仰头望着漆黑的天际,一声深叹。满脸的胡须渣滓,刚毅的轮廓线条,让他看起来不显邋遢,反而有一种成熟的味道。

    “阿城,我的妹妹。”

    重重复复了几次,却没有接下去说,梁恒扶额,似乎真醉了。

    “梁恒,你他妈到底喝了多少酒?有完没完啊?”终于,阿城忍耐不住,咬牙啐骂了句。

    许久,电话那头传来笑声,断断续续:“阿城,我只是想你罢。”

    闻言,阿城沉默,一时无话。

    “不过,阿城,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你好歹是一个女人,成天满嘴的脏话,像啥样儿呀,啊?”半响,梁恒酒劲上来了,又开始逮住阿城没完没了了。

    “你说说你,以前多好一孩子,变成一个山村野妇……都跟你说了,别住平民窟,钱不够,哥去赚。那地方,长远住下去,保不准连我外甥女也给污染咯。”

    “污染你大爷!”阿城猛灌了一口啤酒:“梁恒,你丫的到底有完没完啊?你打这么贵的漫游电话过来,就为了跟我说这些?这话题,从八百年前你就开始唧唧哇哇了,成天像个老太太似的,也不知道像了谁。”

    “算了,我不说你。”

    “别生气。”

    梁恒垂下头:“她……还好吗?”

    冗久,他犹豫着开口问道。

    “死醉鬼,我肚子饿了,你他妈给我滚边儿去。”

    说完,阿城不再理会他,直接挂了机。

    这厢,梁恒望着手机屏,吃吃地笑。

    “死丫头,本来还想关心关心你来着。”说着,眼里的光暗淡了下来:“可是阿城啊,我是真想你了……”

    手机放在石面,阿城望着天际很久。

    “梁恒,不是我不告诉你她的状况。而是有些东西,一旦失去了,就没有再挂念的必要了。”

    “扑哧!”

    阿城忽然忍不住笑了,这个道理,她总能用去跟别人说教,自己却从没做到过。明明已经失去了顾謦宵,却固执守着不愿放手。

    夜沉微凉,阿城才回到屋里,没有大灯,只点了一盏小台灯,光线有些昏暗,她却丝毫未收影响,执起画笔,专注而认真。

    医院,顾謦宵挺拔的身姿立于窗台,皎洁清冷的月光倾泻而下,被拉长的身影,异常落寞。

    很久。他转过头,望着念念安稳的睡着,心头一股暖流。“大哥,放心吧,但凡有一点希望,我都不会让念念出事。”

    想起强势的母亲,顾謦宵眉间添了一抹愁容。

    出了病房,顾謦宵随手拿出香烟,正准备点火,ita站在不远处,望着他,佻眉轻笑。

    “你怎么来了?”

    天台上,湿冷的夜风迎面袭来,周围漆黑静谧无声。顾謦宵点燃了根烟,开始吞云吐雾。

    ita捂着鼻,用手拍了拍袭来的白烟,瞪了他一眼:“我说顾先生,这样子抽烟法,你不怕得肺癌啊?”

    顾謦宵轻笑一声,修长的手指弹了弹烟灰。

    “没公德心。”

    看了眼飘散的烟灰,ita满脸嫌弃。

    “不是说很忙吗?怎么还跑来医院?”过了一会儿,顾謦宵悠悠地问道。

    ita冷哼一声,高挑的身子坐在护栏上。

    “听说你家老妖婆来伦敦了,特地过来瞧瞧。”说着,烈火般红艳的唇挑起弧线:“当然,最大部分原因,是想来打探一下,你是否还活着!”

    说完,笑意更浓。

    “怎么说?”

    顾謦宵凝笑,跟着靠在栏杆上。

    “很简单,吴静只要孩子不要妈。而你,怎么可能会舍下阿城?所以,这次定然不会听她梭摆。然后,你们俩就互掐呗。”ita转头看着他,分析得句句在理。

    “一半一半吧。”

    顾謦宵默然,又点了一根烟。

    “喂,你能不能顾忌一下我啊?”ita看着他的动作,大叫。

    顾謦宵冷冷地白了她一眼:“顾忌什么?你自己本身也是一个大烟枪!”

    ita气结:“你妹的!”

    “这么问候顾轻轻,当心她知道,扒了你的皮!”顾謦宵扫了她一眼,轻笑道。

    “不过,你打算怎么办?”ita瞪了他一眼,随后又想起刚才还未说完的话题,又绕了回去。

    “凉拌。”

    没有半点犹豫,顾謦宵丢出两个字。

    ita无语:“我没有在开玩笑。”

    “我也没有。”

    “那阿城怎么办?”ita脸上有些愤然:“如果吴静把念念从她身边夺走了,要她怎么活?不论她有多坚强,归根究底,只是一个普通母亲罢。”

    顾謦宵笑容猛然僵住,是啊,arry跟他说过,他怎么忘了。

    虽然不是亲身所生,但是五年时光的相处,生活的点点滴滴,她们定然把对方看得重要,特别是阿城。

    不说别的,她偷赵景郗钱包还有念念摔倒发病的那次,足以看出她的脆弱。

    “ita,可以不可以帮我一件事?”

    许久,顾謦宵开口……

    原宝分割线

    翌日,阿城早早来到医院,手里拿着平日念念爱吃的早餐。刚进电梯,迎面便是那个女人冷漠的面容。

    阿城尴尬,微微点头。

    “你来做什么?”

    吴静挑眉看着她,语气尖锐。

    阿城捂着怀里的东西:“我来看念念。”

    闻言,吴静扬起笑容,异常讽刺。

    电梯门开,阿城跟着吴静走了过去,刚准备跟进病房,魁梧的大汉挡在了前面,堵了她的去路。

    “你们……”

    阿城气结,视线投向前方:“顾夫人!”

    吴静挺下脚步,余光瞥向她。

    “我只想见见念念而已。”

    闻言,吴静轻笑出声:“笑话,我的孙女是你随便能见的?”

    “你……”

    “你怎么能这样?”

    阿城血色苍白:“我好歹……我是念念的妈妈!”

    “杀死她父亲的杀人犯,这样的母亲,念念不需要!”吴静有些恼怒,瞪大着瞳孔,咬牙切齿:“把这个女人给我轰出去,从今以后,不许她踏进医院大门一步。”

    “你……”

    “你不能这样。”

    阿城挣扎,纸袋子掉在地上,里面的牛角包掉了出来,她气愤又无奈。

    吴静冷冷地扫了一眼,“连着东西,一起丢出去。”话落,人闪身进了病房。

    “喂!”

    “你们松开我!”

    阿城刚反应过来,粗壮的大汉驾着她,没有半点怜惜之情。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