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 谁与良宵终老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丢了你,锁了心 06 (万更)

    谁与良宵终老丢了你,锁了心06万更

    顾謦宵推开病房门,小心翼翼地潜入病房。舒悫鹉琻床上,念念呼吸均匀,睡容安稳。望着,顾謦宵嘴角扬起一抹微笑,不禁松了口气。

    转头,阿城卷在沙发上,婴儿的姿势,紧皱着眉,睡得并不安稳。

    顾謦宵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修长的身子缓缓蹲下。一行清泪从阿城眼角溢出,滑过鼻梁,落进了发脚。

    “既然难过,为什么还不愿醒来?出了梦境,就不难过了,我的傻阿城。”宽厚的手掌轻抚她的发,眸里染了复杂。

    他的城,还是那么的倔强盥。

    翌日,阿城醒来,顾謦宵还在。arry正在给念念检查身体,他站在旁边,一脸紧张严肃。

    “叔叔,smile!”

    念念盘腿坐在病床,挂着药水的手在脸上比划,递给顾謦宵一个灿烂的笑容泷。

    “别太紧张,你看,连念念都看不下去要打趣你了!”看着顾謦宵,正捧着本子刷刷写字的arry也忍不住打趣。

    顾謦宵俊颜掠过一丝促狭,尴尬地笑笑。

    “阿城大懒猫!”

    忽然,眼尖的念念瞥见阿城起来,尖锐的声音填满整个病房。

    “跟杰克家的滚滚一样,大懒猫!”

    阿城脸红,狠狠地蹬念念:“良念珺,做人不可以没良心,昨儿晚上,是你缠着我讲故事来着!”

    “可是我没有赖床,我跟叔叔是好孩子!”说着,念念大笑,冲着顾謦宵佻眉。

    “大滚滚阿城!”

    阿城气结,咬牙瞪着她:“念念,你个熊孩子!”

    “扑哧!”

    顾謦宵忽然笑出声。

    视线相撞,四目相对,阿城两腮脸颊越加滚烫通红。暗沉幽深的眼眸,阿城心头一颤,连忙弯腰穿上鞋。

    “不理你,我去洗把脸!”

    话落,人已经夺门而去,步履仓惶。

    望着半掩的门,念念努了努嘴角,微低着头,满是失落:“阿城是胆小鬼!”

    “真是个小大人!”

    arry搁下手里的东西,抚了抚念念的发端,临走前,目光别有深意地扫过顾謦宵。

    稍瞬,原本热闹的病房安静了下来,顾謦宵抽回目光,仿若无事。抬眸,视线迎上念念。

    清澈干净的眼瞳冲着他眨眼,人小鬼大的模样。顾謦宵温和一笑,修长的身子坐在了病床边。

    “有话说?”

    “你……是不是真的不要我跟阿城啦?”话落,一双大眼直直望着他,忐忑又期待。

    顾謦宵闻言,笑容黯淡了下来。

    该怎么说?

    过去,他将那个叫梁城星的女人视作生命。而现在,多了一个人……

    “念念,我们是一家人,家是不可分割的。”良久,顾謦宵声音哑哑地说道。

    “那,我可不可以有一个请求?”

    顾謦宵神色微愕:“什么?”

    稚嫩的小手小心翼翼地抓住他,乍看,小丫头竟红了眼眶:“不要让阿城一个人。”

    话音刚落,顾謦宵哑然开不了口。

    “拜托你。”念念抓紧他的手,近乎哀求。

    顾謦宵动容,扯了念念入怀。

    病房外走廊,阿城买了早餐回来,目光微滞地望着前处不远男人挺拔魁梧的身姿,不觉用力捏紧了怀里的纸袋子。

    赵谙谂察觉,转过脸,嘴角勾起微笑。

    少顷,光亮的皮鞋映入阿城眼底。

    “好久不见,阿城!”

    闻言,阿城缓缓抬眸,对上他如日光般温暖的笑容。

    “赵先生!”阿城站在那,不卑不吭。

    赵谙谂莞尔:“怎么这样生分了?以前,你都是喊我谙谂哥哥。”

    忽然,高大的身影覆盖了过来,一种无形的压迫,阿城咬唇,忽然觉得空气稀薄,连呼吸都困难。

    “日过竟迁,我已经不是梁城星了。”……没有了过去那个身份,那一声谙谂哥,她再也喊不起了。

    “啊……”赵谙谂眸先一眯,而后恍然大悟:“我忘了,你现在是良城,不是梁城星。”

    阿城扯了扯嘴角,沉默,眼里掠过一丝嘲讽。

    良城这个身份,明明是他给的,记性再差,也不至于能忘了吧?装,赵谙谂你继续装阿城心里小声鄙视。

    “一个名字罢,本没有什么……”少顷,阿城温柔的开口道。

    “阿城,不论是赵先生或者是谙谂哥,我都不会变!”

    赵谙谂薄唇轻抿,目光扫过周围。

    “这里不方便说话,我们到天台。”话落,修长的双腿率先迈出,不多时,空荡徒留下一抹孤寂。

    阿城回头,目光顿在那扇门上,随后跟了过去。

    推开门,阿城脚步停在了门栏。赵谙谂双手插着西裤口袋,背对着她。一袭白色西装,整齐笔直。温暖的阳光下,阿城视线有些恍然。

    时光,好像回到了过去,第一次见面的场景。只是,那时他身旁跟着一个男子……淡薄沉默,一个叫人心疼的男子。

    “阿城,你还是这样,喜欢发呆,对任何人都没有戒心。”

    不知道何时,赵谙谂转过身来,明亮深沉的眼睛直直凝视着她,目光清冷。如今,连平时待人那套温柔,他也不愿虚伪地施舍给她。

    阿城回神,抬步走了过去:“一些习惯,即使过了时间,变了名字,换了位置,它依旧稳妥的存在着,生命顽强!譬如你,或者我和顾謦宵……”

    赵谙谂闻言,轻轻弯起唇角,佻眉。

    阿城微低着脸,纸袋子捧在怀里。“你找我什么事?”她心里提了警备,刚才病房前看见他的一秒,便清楚的知晓,他来找,不会是叙旧。

    再者,他们本就无旧可叙……

    “听说你女儿病了,过来瞧瞧!”视线眺远,赵谙谂嘴角的笑意渐浓。

    “她很好,不劳挂心!”

    赵谙谂转过脸,似笑非笑的冰冷:“顾謦宵亲自照顾,哪能不好,你说是不是?”

    阿城心头一颤,连最后的微笑也撑不起。

    “你想说什么?”

    赵谙谂朝着她走近,目光凌厉:“念念,不是顾謦宵的孩子。”

    阿城勾起唇角轻笑:“我从来没有说过她是。”

    “那为何不跟他坦白?还误导了謦泞跟七七她们……”看着阿城云淡风轻的样子,赵谙谂眸一冷,隐约有了怒意。

    阿城仰头,目光迎上他。“我说过了,可他不信,她们更不信,态度很坚决。”说着,她笑了笑,紧接着又开口:“从他开始一昧认定念念是他女儿的时候,我就清楚的强调过,孩子跟他,跟顾家都没有任何关系。可偏偏,他不信,犟得跟头牛似的。”

    “你说,假如你当时给我的不是毒品,而是几个男人,他或者会不会就相信了?哦,不对,如果那样的话,他根本不会把念念和他联系在一起......”

    “够了,良城!”

    阿城话未完,还准备说什么的时候,赵谙谂忽然吼着打断她。“事情已经过去了,就没有再提起的必要!”

    话落,余光瞥向入门处。

    阿城眸光微黯:“提了,也没什么,不是吗?……”如今这样既定的事实,不可挪移的位置,他们几个人,已经完全定格了关系。再提,徒添伤感罢。

    啊,不对,伤感的人,从来只有她一个人而已。

    “阿城,如果想留念念在身边,最好坚定你的立场。记住,这一次,我绝不会再心慈手软。至于顾謦宵,很快,你们就不会再见面了。一会儿回去,好好道个别……”

    走了几步,赵谙谂停顿了下来:“五年前没能好好道别,今天,我给你们一次机会。”

    阿城反应过来的时候,天台早已经没有了赵谙谂的身影。良久,瘦小的身子无力蹲在地面,晶莹的泪水瞬间喷涌而出。

    “顾謦宵,我想回家!”

    哭哑了嗓子,阿城站在天台,对着天边的那边湛蓝大喊。

    是的,在外漂泊了五年,她累了,倦了,好想好想回家。回到那个庄园,那个少年亲手给她筑造的家良园。可是,现在,她有了念念,他有了稳定的红颜知己,他们的名字再也无法拼凑在一起。

    日过竟迁,斗转星移。

    阿城仰头,回忆当年的那一片蔚蓝。“顾謦宵,我终于,失去了幸福的资格……”

    咔嚓一声,阿城推门回到病房,念念午睡,睡颜恬静。阿城愣愣的,神色有些恍惚,抬步走了过去,在病床边坐下,望着念念,噙笑,目光温柔。

    顾謦宵从书本里瞥了她一眼,当看见她红肿的双眼时,啪一声,书合了起来。

    刚想开口,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凝眸看了她一眼,没有顾忌接了起来。

    “嗯!”

    对着手机应了一声,目光却变得阴冷,继而落在了阿城身上……

    “我马上下来!”

    简短地回了一句话,深深看了阿城一眼,顾謦宵转身出了病房,没有一句交代。

    良久,阿城才缓缓转过头,望着那紧闭的房门。所以,赵谙谂找他了,是吗?……心口涩痛的同时,阿城莫名可怜起了赵雨歆。

    医院大门,顾謦宵远远看见那台黑色的商务奥迪,沉稳不张扬,十分符合赵谙谂的作风。

    凝眸,他抬步走了过去。

    坐进车厢,赵谙谂侧过脸望着他,浅浅微笑。

    “开车。”

    对着前面驾驶座的司机交代一声,赵谙谂双手交叠放置腿前,闭目养神,由始至终没有跟顾謦宵说过一句话。

    顾謦宵虽然心里疑惑,却也没主动搭腔,视线转到窗外,古老的街道,纯朴的民风,脑海掠过那张倔强的面容。

    忽然,深邃的眼眸眯成一条线,顾謦宵忽然想起,刚才进来时,她好像哭过,一双眼睛红肿不堪。

    平静的心一瞬间浮燥了起来……“绕这么远,到底有什么事?”看着车子过了伦敦桥,顾謦宵微微蹙眉,不禁出声。

    想到她此刻一个人,孤助无援,苦苦撑着,还要对着念念强颜欢笑。顾謦宵恨不得立刻结束这里,赶回医院。

    赵谙谂依旧闭着眼睛:“我们很久没有一起坐下来说说话了。”

    “呵,我们什么时候有话说了?”顾謦宵轻笑,冰冷讽刺。

    闻言,那厮才缓缓地睁开双眼,目光转到他侧脸。

    “怎么?你还想跟阿城在一起?”半响,他才施施然问道。

    顾謦宵并不否认:“你如此千方百计让我知道念念的存在,不就是为了让我们重新在一起吗?”

    赵谙谂咬牙:“你想太多了!你们根本不可能。”

    “那什么是有可能?”……顾謦宵目光迎上他,毫不示弱:“不是阿城,难道我跟你吗?”

    赵谙谂岔开视线,沉默。

    “赵谙谂,我不喜欢男人,况且,你太脏了。”

    顾謦宵话音落下,赵谙谂瞪大了双眼,填满愤怒。

    “我肮脏?顾謦宵你自己又干净得到哪里?”良久,赵谙谂红了眼:“你跟ita那样,保持了五年的关系。就算有你们重新在一起了,阿城会容忍一个ita横插在你们之间?”说着,高扬起嘴角笑。

    “顾謦宵,我们都是一类人。所以,不要说那么分外的话。”

    闻言,顾謦宵凝眸浅笑,习惯的把玩左手的那枚尾戒。

    忽然,车子停在皇家咖啡馆门外。

    “下车,有东西要给你。”

    赵谙谂冷冷抛下一句话,不等司机打开车门便径自下了车。

    顾謦宵按下车窗,目光落在前处,慕思贤亲自站在大门外,正似笑非笑地望着他这边,似乎早有准备。

    半响,直到司机提醒,顾謦宵才推开车门下车。

    “进去吧,给你准备了爱喝的摩卡!”

    慕思贤走了上来,抬手拍了怕顾謦宵肩膀。话落,目光有意无意地看着不前处的赵谙谂。

    顾謦宵扯了扯嘴角,道了声谢,与赵谙谂一同进了别间。

    医院病房,在arry进来之前,阿城总算止住了眼泪。对上arry错愕的眼神,阿城笑得尴尬。

    这段时间,自从与顾謦宵重逢相遇开始,她似乎不似过去五年那般坚强刚硬了。譬如现在,动辄就管不住自己的眼泪。

    想着,阿城脸色越加尴尬。

    “rystal。”arry轻喊了她一声,看了一眼念念,眼神示意她出去外面说话。

    看着arry沉重的脸色,阿城心情也变得沉重。她知道,arry找她,定然跟念念的病情有关……

    果然,刚到医院的咖啡小馆坐下,arry就递给她一份报告,密密麻麻的专业术语,看得阿城头晕脑胀。

    “arry!”

    忽然,看到一张骨髓配型报告,阿城呆愣地望向对面,淡然饮着咖啡的女子。

    “念念入院第二天,顾先生找到了我。”arry轻叹一声,手里的咖啡杯放下,抬眸望向阿城。

    “他说,他想要念念活下去,像普通孩子那样健健康康。”

    “所以,你给他们做配型?”阿城嘴角轻喃。

    arry点头,“可是,我没想到,他竟然不是念念的亲生父亲……”

    “rystal!经过这一次,念念的身体状况,要比从前更危险。”arry情绪有些波动,这个结果,显然让她措手不及了。

    “嗯,可是他不是啊,我该怎么办?”

    阿城点头,报告拿捏在手中,病情加重,作为跟念念最亲近的人,她又怎么会察觉不到呢。虽然现在她每天活泼好动地跟他们说话,玩闹嬉戏可那一双灵动的大眼,早已经失了昔日光彩。

    “那,你知道念念的父母到底在哪儿?”arry紧张的问道。

    “我不知道。”阿城摇头。

    倘若,或者早在念念第一次发病的时候去找他们了……随着时间,念念越发长得像顾謦宵,倘若没有这份报告,连她自己都以为,念念就是顾謦宵的孩子。

    所以,这些年,她过得恐惧不安,深怕哪天顾家发现了念念的存在,硬生生将她从身边带走。

    arry望着她,紧皱的眉头一刻也没松开过。

    下午,阿城浑浑噩噩地回到病房,隔着门,里面传出嬉笑声,葱白的手指轻轻地推开房门,謦泞坐在床沿边,跟念念玩得正高兴。

    “阿城,你回来啦!”

    念念眼尖,看见阿城兴奋地冲着她大喊。

    阿城挤出一抹微笑,抬步走了进去。

    “我哥呢?”謦泞看着她,探头她身后:“该不会又趁机偷懒了吧?”

    阿城尴尬,连忙摇头。

    “没有,他只是有事出去了而已。”说着,走到桌子前倒了杯水,心不在焉地小口喝着。

    “阿城。”

    謦泞双眼直勾勾地打量着她,低头与默不作声的念念对视了一眼。

    “难道,你们吵架啦?”

    “咳咳!……”

    謦泞话刚落,阿城呛得猛咳嗽,脸颊一片通红。

    “看来,真是吵架了!”

    念念人小鬼大,对着謦泞,一脸无奈。

    看着她们,阿城直接转身,没有解释也没有再理会。

    坐在角落,阿城看着又重新玩做一团的大小孩,眉头深锁。原本,她想跟謦泞说,以后都别来了……可是,念念已经认定了他们的身份,潜意识跟他们熟悉起来,她好像无从开口,也无力开口。

    如果没有合适的骨髓,念念的生命也就这两年了……想到,阿城忍不住红了眼眶。

    皇家咖啡馆,别间是慕思贤用作休息的房间,很普通的欧式装饰,内置却是豪华。平常只有他们几个人偶尔过来,喝喝咖啡,谈笑风生。

    顾謦宵与赵谙谂面对面而坐,慕思贤亲自端了咖啡进来,别有深意的看了顾謦宵一眼,放下咖啡便安静地离开。

    一时间,偌大的空间,只有他们两人。

    “有什么事?说吧,我还要赶回医院。”

    顾謦宵将手机随手丢在桌面,毫不掩饰自己的想法。随手端起咖啡轻抿了一口,神态慵懒,仿佛不久前车厢的争执从未发生过似的。

    “你果然变了,从前你只喝黑浓寡涩的美式。”

    赵谙谂看了一眼他那杯花哨的摩卡巧克力,再看向自己的黑清咖,不觉讽刺。

    顾謦宵轻轻端起,抿了一口,醇厚的香味夹着咖啡,齿颊留香。“切入主题吧!”

    “我不喜欢浪费口舌。”

    对于眼前的这个人,顾謦宵提不起兴趣,更不想,成为过去大哥的样子……

    “嗤!”

    忽然,那厮轻笑出声。

    “时间久了,你们连习性都变得一样了!”

    想起不久前与阿城的见面,他们之间,连皱眉时的表情都相差无几。换做从前,他或者能笑着对他们说祝福的话,可如今,他恨他们,比任何人都要恨得刻骨……

    顾謦宵放下杯子,抬眸:“你见过阿城?”

    “嗯,在来见你之前!”

    “你跟她说了什么?”顾謦宵瞳孔收紧,在赵谙谂开口的一瞬,霎时明白了她眼睛的事情。

    “说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

    赵谙谂慵懒地靠在椅子,目光在一瞬变得阴沉。少顷,他取出一份文件,放在桌面上缓缓推至顾謦宵面前。

    “孩子的父亲,不是你,是謦铭。”

    顾謦宵目光扫过文件,最终落在赵谙谂温润儒雅的面容上:“有意思吗?你已经把我们分开了五年,还不够?”

    念念是他的女儿没错,高修给他资料里面,阿城报小了她的年纪。算时间,应该是五年前大哥出事的那段时间……

    所以,他不受他的挑拨。

    赵谙谂恢复以往温文的微笑,并没有再被顾謦宵挑起怒火。“她亲口跟我承认,念念不是你的孩子!而且,我已经核实过。不然,也不会跟你坐在这里……”

    “顾謦宵,她一定有跟你坦白过,孩子不是你的。”说着,赵谙谂唇角勾了勾:“还有,其实你自己也猜到了是不是?只是不愿意接受,那个男人是你大哥这个事实。”

    “够了!”

    忽然,顾謦宵冷声打断她。

    “赵谙谂,我跟她之间的事情,不需要一个外人来管!”

    话落,顾謦宵拿起桌面的文件,凝笑。只听见纸张撕碎的声音,当着他的面,慢条斯理地将那份报告书撕成碎片,由始至终都没有翻开看一眼。

    “不论孩子是谁的,我只要她是我的阿城,就已经足够了!”

    夜幕降临,顾謦宵早已经离开那里,徒留下赵谙谂一个人,桌面的咖啡早已冷却,还是满杯,他没有喝两口。

    “哈哈,你的阿城?”

    空荡的屋子回应着赵谙谂的笑声,忽然,他止了笑,眼里的明亮变得阴沉。

    “她还是你的阿城?!”

    “顾謦宵,假如她不是阿城了呢?”

    那样子,你也无所谓吗?……想着,赵谙谂俊颜上多了一抹狠戾。

    吱呀一声,黑色的捷豹跑车停在医院大门外,男人从车上下来,不理会身后保安的叫嚷,直直冲进医院大楼。

    砰一声巨响,把里面的人惊了一跳。

    “哥,你抽什么风,吓着念念了。”謦泞搂着念念入怀,当看清门口处,挺拔而立的顾謦宵时,不禁责斥。随后,满目担忧落在阿城身上。

    顾謦宵没有理会謦泞,抬步走到阿城身边,在她错愕之余,拖着她往外走。

    “顾謦宵,你做什么?”

    虽然已经猜到几分,但男人铁黑的脸色,阿城不觉有些心慌。他这个样子,连当年顾謦铭去世时都从未有过……

    “哥!”

    “阿城!”

    謦泞与念念同时喊住他,顾謦宵停顿了脚步,却没有松开阿城分毫。

    “照顾好念念!”

    话落,硬拽着阿城离开……

    “顾謦宵,你疯了?”

    阿城被他塞进车厢,一双美眸恼怒又忐忑,错上他视线时,一股寒意,阿城缩了缩脖子,一下子没了话。

    顾謦宵粗重地呼吸,满是浓浓的酒气,看着她眼里闪烁的光,瞳孔收紧,反手关上车门。不多会,高大修长的身子坐在了驾驶座,油门一踩,车子呼啸而出。

    “顾謦宵!”

    车子出了城市,路况有些崎岖,没有路灯,只有那清冷漆黑的夜色。凝眸前方,阿城越加不安。

    即使周围黑暗无边,她也记得这一段路,脑海里无比清晰。

    顾謦宵并没有理会她,阴冷着脸,继续开着车。

    终于,车子停在了一处庄园,几许清灯,暗黄朦胧的光,隐约能看清园子的别致。阿城双手紧紧揪着安全带,整个人像灌了铅,动弹不得。

    顾謦宵转过脸望向她,目光凌厉,仿佛要将她穿透。

    “到了!”

    半响,他声音宛如夜间的修罗在她耳边响起。

    “顾謦宵,我们走吧。”

    阿城转过脸,巴掌大的小脸惨白无血,她从未想过,会以这样狼狈的姿态回到这里。

    “我……不想来这里,我们走回去好不好?”

    顾謦宵凝眸,轻笑。

    “下车。”

    冷冷地丢下两个字,顾謦宵率先下了车。

    阿城压低着脸,泪水涌了上来,倔强的咬着唇。

    一阵冷风袭来,顾謦宵已经拉开车门,看了她一眼,伸手弯腰解开她的安全带,硬扯了她下车。

    “顾謦宵,我不要!”被迫下车的阿城奋力挣扎,十分抵触,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地面留下两条长长的拖痕。

    她的手腕,红得像溢了血,可那厮却狠下了心肠,冰冷地漠视了她的所有,也不管是否弄疼了她,硬拽着她走向那个地方。

    越来越近,阿城越加脸色苍白如纸,越加不顾一切的挣扎。“顾謦宵,放我离开,求你!”阿城嘶声呐喊,企图唤回男人一丝理智。

    这个地方,她曾经发过誓,死也不会再踏进一步……

    砰

    顾謦宵用力踹开大门,一手钳住长发凌乱,狼狈不堪的阿城。酒精的推动下,他第一次失了冷静,不顾她的哀求与意愿,一同踏进久违许久的地方。

    二楼,暗处一双明亮紧紧地打量着楼下。

    “顾先生,您怎么回来了?”

    当看清来人的面容,以为遭贼的ohn从暗处走了出来,手里的斧头砰然掉在地板,满脸错愕地望着眼前。消失五年的男主人,带着一个狼狈不堪的疯女人回来了……

    顾謦宵凝眸,不作声,回头瞪着低泣的女人,目光冷酷冰冷。

    “顾謦宵,你放手!”

    忽然,偌大的空间,失了他们的身影,空气徒留一声尖锐。

    “这……”

    ohn愣愣地望着那扇紧闭的木门,很是为难。

    “唉”

    亲眼目睹他们双双进了屋,忽然想起往时那个温柔的女主人,ohn一声深叹,转身进了走廊深处。

    进了屋,顾謦宵手用力甩开,阿城不稳,踉跄摔倒在地上,猩红的双眼怒瞪着他。

    “顾謦宵,你到底想做什么?发酒疯的话,拜托你滚远点……”

    阿城不想挪开目光,这里面的摆设,任何一样都能将她刺得血流不止,体无完肤。

    “呵呵……”

    目光望着她,顾謦宵忽然扯了嘴角笑出声,一尺深眸,沉不见底。

    无处可逃,阿城只有搂紧了双腿,卷缩一团,像婴孩似的无助。

    “阿城!”

    顾謦宵走了过去,单膝半跪在她面前,粗重的呼吸带着酒气打在她脸颊。

    “顾謦宵,我恨你!”

    阿城岔开视线,忽然疲倦,连与他面对面的勇气都没有了。这一句“我恨你”连她自己都分不清,是恨亦或是爱了。

    “恨?”

    “阿城,我才是最有资格说恨的那个人……”

    冗久,顾謦宵总算冷静了下来,沙哑地开口。

    恨,多么沉重的一个字,她怎么能那样轻易说出口?明明,最该恨的人是他.....可她,却说得那样的理所当然,直叫他无力反驳。

    “阿城”

    “真是可笑!”

    顾謦宵忽然笑得讽刺,原来,他的阿城,跟所有人一样,不懂他。

    在过去的五年里,他活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下,手段狠辣,力排众议登上盛世当家的位置,冷眼看着别人对他艳羡不已。

    没有人知道,华丽光环下的悲哀。

    进公司的第一天,向来温柔的母亲忽然变得陌生,当着几个股东的面,漠然地叫他心寒。“儿子,想要强大,首先你得打败我,不留余地。”之后,母亲丢给他一句话,众人拥簇着离开。

    大哥过世后,他将赵谙谂视作大哥,可有一天,信任的人忽然变了脸说:“顾謦宵,所有的一切,我都要得到。”

    雷厉风行的母亲与狼子野心的赵谙谂,他没有退路,只得向前,独自一人孤军奋战。所有人都说他心狠手辣,只有顾謦宵自己清楚,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为了让那个叫梁城星的女人回家……

    后来的种种,一次一次,逼得他无路可退一步一步,将他推进了那个孤独的世界。从此以后,他再不相信何人。

    耳边响起那些尖锐的话语,顾謦宵心口一滞,酒醒了不少。

    “阿城,我恨你!”

    良久,顾謦宵咬牙,牙关里挤出冰冷的字眼。

    阿城愕然,凝着光的眼睛望向他。平息的泪水再次涌出眼眶,打湿脸颊,阿城忽然觉得可笑。过去六年的感情,抵不过别人一句诬陷。

    “顾謦宵,是不是我们爱得不够深,所以才会有这样的折磨?”

    闻言,顾謦宵缓缓抬眸,嘴角依旧噙着笑。

    “梁城星,我没有爱过你,从来。”

    “嗤!”

    阿城破涕为笑,不住地点头。随后,艰难地爬起身,朝着门口走去。

    原来,他费尽力气,将她带来这里,就是为了告诉她,他从来都没有爱过她……

    也对,梦开始的地方,醒来,也应该是这里。

    葱白的手指触上冰凉的门把,阿城忍不住哽咽出声。

    如果,她的生命里从来没有出现过一个叫顾謦宵的男人,多好……可偏偏,就是遇上了,还成为了她纠缠不清的后半生。

    对啊,我不爱你。可……

    “为什么是大哥?”

    正当阿城欲夺门而去时,顾謦宵兀然冲了上来,反手将她抵在门上,嘶声大吼,儒雅的面容写了狰狞……

    阿城睁大着眼瞳,望着近在咫尺的俊彦,忽然没了反应。她的眸,怔怔无神,瞳仁的光在他冷冽的注视下,点点消失。

    “为什么?”

    他依旧不肯放过她,扣住腕子的手加大了力道,恪得人生疼。阿城缓缓抬眸,看见他眼里的痛苦,葱白的手抚上他的脸颊。

    “顾謦宵……”

    她的唇颤抖着,低声哽咽着,倾片世界,猛然掉进了漆黑........

    写得好纠结,求首订啊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