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 王爷,汪汪汪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四十一章 嘿嘿嘿

    李怀远的病好了,也不知道是舔了一下的缘故,还是惊出一身汗的缘故,反正就这么好了。

    身上的病好了,心里的病又犯了。他这些日子做的事全都前功尽弃,主人不但没有好感,反而对他有恶感。这让人如何是好?

    李怀远低着头,溜着墙根回到赵家后,开始为自己一时的冲动收拾烂摊子。

    他垂头丧气地问道:“你们说这事如何善后?”

    金钟双目无神:“道歉吧。”

    银哨有气无力:“赔礼吧。”

    李怀远长叹一声,赔礼道歉是应该的,可是该怎么赔呢。真是让人为难。

    第二天,李怀远亲自去道歉。

    杨青叶把他骂了出来。

    街坊邻居见李怀远灰头灰脑的出事,便有好打听事的上前打听。

    李怀远本为以为大家都知道了,一看这样子,原来自己还没暴露。可是这么丢脸的事他也不说,打死也不说。

    他越是不说,众人越是好奇。

    李怀远被缠得无法,只得无奈地说道:“我跟她家的狗打了一架。”

    众人大失所望,还以为是什么呢,原来是这个。

    第三天,李怀远又去赔礼,还是被拒在门外。

    金钟和银哨见自家王爷这么憋屈,便自告奋勇代他赔礼。李怀远本来对他们不抱希望,没料到这两人竟然成功了。

    两人喜滋滋地说道:“公子,杨姑娘接受我们的赔礼了。”

    李怀远又喜又惊,赶紧问道:“我们两个是怎么说的?她是怎么回的,快快告诉我。”

    两人面面相觑,一脸为难。

    他们越这样,李怀远心头疑云越浓。

    金钟为难地问道:“真的要说吗?”

    银哨也道:“不如不说的好。”

    “说,必须要说。”谁知道这两个蠢货出卖了他的什么秘密才换得青叶的原谅?他们不会暴露自己的身份了吧。李怀远越想神色越严肃。

    金钟和银哨互视一眼,这种时候不想说也得说了。

    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最后银哨先开口道:“公子,千万别怪金钟,小的觉得只有这么说杨姑娘才会原谅公子。”

    金钟哭丧着脸说道:“这话确实是我想到的,小的对杨姑娘说,说公子犯这毛病不止一回了,上次在府里还舔了一个大夫的手。”

    李怀远觉得一口老血在意念中喷了出去了。

    这两个蠢货。怎么能把这件他羞于提及的糗事拎出来呢。

    他真想仰天长汪,不,是仰天长啸。

    他双目放空,喃喃说道:“完了,本王留在她心中的高大形象崩塌了。”

    银哨委婉地提醒道:“可是公子,身材高大跟形象高大是两回事。”

    金钟一针见血地道:“公子,发生了这样的事,您在杨姑娘心中还有形象可言吗?”

    李怀远眼风一扫,两人吓得抱头鼠窜。

    杨青叶是原谅了李怀远的冒失行为,便不代表她完全不意。大概可能是为了他再做出类似的举动,她从那天起开始疏远李怀远。

    李怀远经过上次的事情,见到杨青叶再不敢神思恍惚,一看到就打起精神、小心翼翼地应对和讨好。但杨青叶仍旧不理他。这委实让人难过。

    金钟和银哨见状,一人一句轮流劝慰:

    “公子千万别急,俗话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是的,您千万别急,狗急它也吃不了肉包子。”

    李怀远的心情很不好,老天爷的心情也不好,这些日子晴的时候少,下雨的时候多。李怀远一天到晚地闷在家里,他闲得无事只好。金钟和银哨暗地里都说这是王爷最用功的一段时期。

    李怀远突然又想到,他好像还有一件事没做。

    对的,就是曾经救过他的那个小姑娘。他一心一意地想着主人,竟然把她给忘了,真是惭愧。李怀远一想起这事,就立即吩咐金钟去帮他寻找一个人。

    他根本不记得那个村庄的名声,只记住了几处关键的地方和景致,反正离此地不远,只要用心访查还是能查得到的。金钟奉命去找人。李怀远和银哨在家等待消息。

    然而,李怀远没有等到好消息,却等来了银哨带回来的坏消息。

    这日中午,他吩咐银哨去买包子。然后银哨哭丧着脸回来说:“公子,咱们吃点别的,包子卖完了。”

    李怀远断然道:“不可能!我明明看到你是第二个进去的,怎么会卖完?”

    第一个是孟清源。

    银哨说道:“那个姓孟的一口气买了三十个。他说他同窗今日来聚会。”

    “可恶,实在可恶,连包子也跟我抢。”

    李怀远骂完,又觉得不对:“怎么今日才做三十个,以他的经验主人每次都蒸好几屉。”

    李怀远的疑惑很快就有了答案,因为赵奶奶早早地就回来了。两家的院墙不高,李怀远的耳力又好,而且老两口因为耳背,说话又大声,隔墙的李怀远将两人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赵爷爷惊讶地问道:“怎地这么早回来了?”

    赵奶奶答道:“这几日老是下雨,面不够了,恰好送面的那家铺子又有事关门了。只能早早回来喽。”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赵奶奶只是随口一说。李怀远却起了别的心思。主人家有了小小的困难,这不正是他施展身手的机会吗?

    李怀远决定去帮杨青叶买面,而且要亲自去买。银哨想替代,他都不让。

    “我亲自去跑腿才能显出我的诚意。”

    银哨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心说,诚意不诚意地就罢了,您可千万别再惹出乱子就行。

    李怀远带着银哨,两人换上一身干净合体的衣服,骑着高头大马,骑了三条街,终于找到了一家卖面的铺子。

    铺子的老板是个精瘦的中年人,一双精明的眼睛骨碌碌地在李怀远身下那匹膘肥体壮的马上流转。

    李怀远进去说道:“我买五十斤白面。”

    老板的眼珠一转,满脸堆笑道:“有好的有次的,您要哪一种?”

    李怀远一挥手:“当然要最好的。”

    老板说道:“最好的,十二文一斤。”

    “装上吧。”李怀远说道。

    老板心里乐开了花,赶紧让伙计帮忙抬上去,用绳子系紧,李怀远骑上马带着银哨一阵风似的回去了。

    李怀远在杨家门口下了马,但并没有立即上前敲门,而是先整整衣裳,深吸一口气,再转身正色对银哨吩咐道:“一会儿要有眼色些,别说杨姑娘不爱听的话。”

    银哨嘴里连声答应,心里却想,乱说的可不是我。

    李怀远站在院门口踌躇了一下,人家是近乡情怯,他是近主人心虚。

    他郑重心事地敲了两下门,没人开,他又敲了几下。

    终于有人应了。

    杨青叶打着哈欠问道:“谁呀?”

    “送面的。”

    杨青叶开了门,眯着眼打量着李怀远,李怀远对她笑道:“嘿嘿嘿。”

    杨青叶:“”

    银哨不忍看到自家王爷这副样子,只得转过头装作没看见。

    她站在安全距离外,一脸防备地问道:“你干吗?”

    “送面。”

    杨青叶低头一看,地上确实有一麻袋面。

    杨青叶没说话,走过去打开袋子查看,李怀远用期待的目光看着她,这一次她肯定会彻底原谅他。

    杨青叶用手抓了一把面分仔细一看,眉头不由得一蹙,问道:“这面在哪家买的?多少钱一斤。”李怀远如实回答。

    杨青叶看了他一眼,也没有多说,只吩咐道:“抬上马,送回去。”

    “啊?哦哦。”

    李怀远乖乖地和银哨又把袋子抬了上去。因为有杨青叶在,两人也没有骑马,就这么牵着马走过去。

    一路上,他千方百计地想找话说,但杨青叶很明显懒得理他。他怕招她烦也只好噤声不言。

    走了一会儿,便折回了那家卖面的铺子。

    那个精瘦老板一看到李怀远去而复返,便有些心虚,再看到杨青叶心更虚了。

    精瘦老板依旧满面堆笑地走上前来,对两人拱手:“这位官官您还要什么?哟,杨老板,哪阵香风把你给吹来了?”

    杨青叶不拿正眼瞧他,只是指着麻袋说道:“金老板,这是面是我亲戚帮我家买的,你自个儿看着办。”

    “啊,原来是这样。怎么不早说呢。”金老板说着让伙计抬下麻袋,打开看看了面,又问了价钱,然后假装惊讶地说道:“哎哟哟,这肯定是新来的伙计卖的。把好面次面弄混了,我再重新给你们称。”

    金老板当面退还李怀远二百十五文钱,另外又多加了八斤面。

    李怀远不觉有些傻眼,他怎么这么笨,竟然被人坑了。被坑也没什么要紧,可是不该当着主人的面坑他。他想吼那个老板一声,但又觉得没风度,最后冷哼一声道:“下次再有这种事,本、本公子让人把你的店关了。”

    李怀远人高马大,严肃的时候确实有几分气势,他这么一说还真把人给震住了。金老板再三道歉和下保证没有下回。

    李怀远揣着一颗沮丧和受伤的心跟着杨青叶回去。到家后,杨青叶把钱补给他。他本不想收,杨青叶却道:“不收,就把面扛回去。”

    李怀远说道:“我扛回去干什么?”

    杨青叶淡淡地说道:“掺点水,搅浆糊。”

    “我家没人做稀饭。”

    “谁让你做饭了,给你洗脑子用的。”

    李怀远知道自己又被讽刺了。

    他很老实没有还嘴,只是耷拉着脑袋站在那儿虚心接受批评。

    杨青叶看着他这副样子,不知怎地,突然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