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 降妖梦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52章 上一章 是更新

    点开看见此章的小天使,某年不得不告诉你们,此乃防盗章也,下边的内容是这本书的前传的节选部分,其实就是一个失败的小短篇……本章会在今天正常更新时间替换,订阅了本章的小天使,也请不要方张,因为替换之后字数肯定会超过两三百,不会要求重新订阅,不亏啦!届时电脑与网页版小天使刷新页面就可以看到替换后的正文,用手机app的小天使可能刷不出来,需要点开系统设置清理一下缓存……我明天试试看我这里后台清理缓存能不能避免这个现象,如果小天使们太麻烦了说不定我就取消这个防盗章的计划了,反正盗文网之后也会盗走3心疼自己三秒钟。注:本书独家发表于晋jin江jiang城

    我站在一处高台上,看着城楼下绚烂地景象,那是一位妖王和一名降妖师的战斗,震耳欲聋的爆裂声不断响在耳畔,接着便是大片大片的土石纷飞开来。肩上一团银白动了动,小小的狐妖转动它的脑袋磨蹭我的脸颊,它似乎也感受到了我心中的苦闷和无奈。

    和妖王一比,那降妖师却是弱上几分,稍占下风,几个回合下来,黑豹妖王放出的妖术击中降妖师的肩膀,那红衣的降妖师眼看便要落败。这个时候,我还是忍不住出手了,黑豹瞪大了眼看着我,满脸的不可置信,我手中的玉箫轻轻靠在他的胸口上,但是他的内腑尽数破碎。

    “你是谁?”

    略显疲惫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我没有回头,原本一直待在我肩头上的小狐妖早已钻进我怀里。多久了?十年还是二十年,我已经不记得了。我不知道,如果我转过头去,她是否就能认出我。

    一时间,气氛冷清了下来,我终是没有胆量回头,或许,是我心中还残留一丝微不可查的幻想,我希望,在她心里,我永远只是那一只无家可归的小妖兽。狠下心来的我将她抛在这隆冬的城墙下,朝着漫漫的荒野迈出步伐。

    “咳咳……”

    身后传来一阵剧烈的咳嗽声,让我原本淡漠的心瞬间揪痛起来,顾不上再去考虑什么,在回身的同时我已经来到她身旁,那瘫软在雪地上的火红,脆弱如凋零之花,刺痛了我的双眼。

    急迫地将她拥进怀里,心中焦躁不安的我,失去了一贯的冷静,飞快掠过低矮的茶舍,寻到这小城中最大的一处庭院,将这倔强而苦命的女子安顿下来。

    坐在窗边,我远远望着安静躺在床榻上的女子,脸色苍白,却仍能看出年少时的样子,紧闭着眼睑,收敛了淡漠的冷光,多了一份悲伤和凄绝。我惶恐地将视线转向窗外,内心中不断翻涌着阵阵酸楚,是我,让那双善良澄澈的眸子染上了仇恨和痛苦。

    “一直以来,都是你,对不对?”

    略显虚弱的声音从床榻的方向传来,不知何时已经睁开眼睛的绝色女子,目不转睛地望着我。

    我脸上露出一丝苦笑,原以为自己隐藏地很好,却不料她一眼便发现了我。我从未离她太远,每当她遇见难以解决的事情,我总会不由自主地出手,将她护住。

    “你到底是什么人?”

    她终究是没能认出我,我不知道该是庆幸还是难过,自嘲地摇了摇头,嘴角强扯出一丝笑容,回道:

    “我是妖。”

    闻言,她惊愕的表情映照在我的瞳孔上,半晌,在我以为她会就此拂袖离开,我们再无任何关系的时候,微冷却带着淡淡柔和的声音再次响起:

    “我不信,妖怎么会像你一样善良。”

    我微微一愣,这一刻心中翻腾的五味让我无法开口辩驳什么,第一次,我从她口中听到了疑似赞美的话,却为何令我心中那么难过。

    或许,我依旧是恋着她,所以才会允许自己如此不堪地留下。

    她接手一个又一个降妖的委托,辗转在四方,而我陪在她身边,小小的白色狐妖,被我放回了天山上。她未曾询问我来处,也不探求我的归路,我们彼此默契地做着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

    清晨的雾气,微微可以沾湿衣襟,我穿过小院的幽径来到青石的凉亭,她已经坐在那里,依然是湛湛的红装,一如我记忆中的样子。她回头看了我一眼,我恍惚见着其间有一丝笑意,却在我未曾回神的时候,她便开口:

    “我要去天山。”

    这突如其来的话令我有些无措,我不明白她做出如此决定的理由。

    “为什么?”

    “因为妖王临空在那里。”

    彻骨的寒从心底翻涌上来,令我惶恐不安,我急迫地双手按住她地肩膀,声音近乎咆哮:

    “你疯了!你明明知道,临空是妖王之皇,又岂是你可以降的了的?!”

    或许是未能明白一相泰然自若的我为什么今日如此失态,她的脸上划过一丝迷茫,但随即就被刻骨的仇恨淹没:

    “我是降妖师,为此我可以付出所有。”

    我心中凄然,兀地伸手将她紧紧拥在怀里,我看见她脸上有一丝仓惶无措,但我已经无从理会,开口将心中埋藏已久的话全盘托出:

    “我不想失去你。”

    原本还有些挣扎的她安静下来,然后,我能感觉到她伸手抱住我。

    “不要去寻那迷尘了,我带你走,从此浪迹天涯,好不好?”

    我的声音,近乎哀求。

    她环住我的双臂紧了紧,似是挣扎,然后,我听见了她的声音:

    “待我归来,定要你娶我。”

    闻言,我的心几近冰封。

    “但是……”

    这沙哑的挣扎,几乎剥夺了我的理智。

    她伸出手指按住我唇,然后,脸上露出如花笑靥,这么多年,再次看见这笑容,令我绝望地近乎落下泪。

    “我知道,你会保护我的,对不对?”

    她的眼中,满满的全是信任和期盼,无尽的言语都为此堵在喉咙里,只剩下一片静默,我终究还是点了点头。

    天山,那是妖的世界,而天山最深处,住着名为临空的妖王。

    我和她踏上了天山之巅,看着她脸上的执着和眼中的恨,我心中无力而颓唐,我不知道该作何选择。

    在幽幽的雪峰上,迎接我们的,是一名白衣胜雪的男子。剑眉星目,苍颜薄唇,俊美近乎妖媚,一头银白发丝工整地绾在脑后,风度翩翩,全然没有一丝妖气。

    “临空。”

    女子的声音清冷若隆冬的幽泉,刺骨。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她,这份冷漠,让我仿佛回到了数十年前的那个无月之夜。

    几乎没有更多耽误,这场战斗,延迟了这么多年,终究还是拉开了序幕。华丽的光影明灭,妖冶的符火爆裂在雪峰上,那优雅的男子,却是节节败退。在我未曾觉察的时候,原来她已经成长到无需我保护的地步。

    终于,白衣男子被重伤,眼见着那古旧的桃木长剑,潇洒而飘逸地划过长空,即将落在那男子身上,那么,今日,我们,是否都可以心安?

    终究是输给了懦弱的自己,我做不到再次将她抛弃。那刻画着沧桑的桃木长剑,在红衣的女子惊诧的目光下,稳稳穿过我的胸膛。这一瞬,我心中堆积了这么多年的悔恨和愧疚,都如天山上的迷蒙薄雾,在风中消散。

    一缕温热从嘴角滑落,我脸上,应当是带着笑,这样,我是不是就可以偿还对你们欠下的债。红衣的降妖师,我心爱的人,目光中满满的是诧异和迷惘,她那么不解,脸色苍白,我甚至能看见她那双漂亮的眸子蒙上了一层雾气。

    “为什么?”

    她的声音那么无力,一如天山下的我。我努力保持清醒,唇角带笑,轻轻吐出真相:

    “因为,我的名字,是临空。我就是你,寻了那么多年的人。”

    身后的白衣男子,在此刻幻化成银白长发的女孩,脸上挂着断了线的泪,仓惶地奔到我身边,澄澈的声音带着浓浓的哭腔:

    “姐姐!你为什么这么傻!”

    艳丽的红装,在苍茫的雪地上,显得那么荒凉。我回想起来,我与她的初识,也是在这样隆冬的时节,那个古老的小镇,成了我回不去的旧梦,或许,这就是我最好的归处。

    我的意识,就这样,沉入无边黑暗中。

    从此,妖皇临空与最强的降妖师一起湮灭了踪迹,多年以后,有人说,在经过天山的时候,常看到这样的景象。

    红色衣衫的少女独坐在峰顶上歌唱,声音清澈,却带着满满的愁思,传言她是灵狐的少女,银白色的小狐妖趴在她的肩头,而黑色的小妖兽,静卧在她怀中。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