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 手撕系统重生后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61章

    乍一听得此等隐秘消息,陆重光面上却并无一丝惊讶之色。他只是望着地上那株刚生出来的柔弱小草,开玩笑般道:“师尊还是别说了,我怕听了这种不该知道的消息,会被纪真君灭口。”

    “没胆子。”易弦眉尾清扬,“就这点而言,你比不上你大师兄何悬明半分。”

    又来了,此等明褒实贬的话,真是自己师尊一贯的路数。想来这人在何悬明面前,定然时常夸奖自己,由此才让自己大师兄恨他入骨。

    那何悬明又何止是有胆子,他想干的事情足以让整个混元派目瞪口呆。他们师徒三人,对那件事心中都是雪白透亮,却独独不说破。

    陆重光甚至觉得,自己的大师兄简直太可怜了。易弦好似一只逗弄着猫的老鼠,只虚虚一拽,就扯住了自己大师兄的尾巴尖,在爪间晃荡来晃荡去,却独独不吃它。

    平白无故碰上这种混账师父,真是何悬明倒霉。

    再倒霉又能倒霉过自己?他莫名其妙栽在那少年剑修手上,为他徒生魔障。纵然那魔障不复存在,却让陆重光越发瞧清了自己的一颗心,倒有一成地方写着“顾夕歌”三个字。

    一成之地不算多,亦不算少,这已然是陆重光所能给予最多的柔情。他对瑟狸与常瑜,都未曾让其名字铭刻在自己心上。

    喜欢归喜欢,依然未到爱慕的程度。

    然而他对那高傲的刻薄的心狠手辣的少年剑修,倒是真的上了心。

    情亦似人。它住陆重光心里,时不时轻轻挠他一爪子,叫他知道他还记挂着一个人。

    这五年来,陆重光尝试了无数种清心断念之法,倒也颇有成效。

    他本已将那少年剑修的名字磨去个七七,只剩一道微薄残影虚虚笼在他心上。

    谁知他十余天前乍一与顾夕歌重逢,一瞧见那双如星般璀璨的眼睛,所有渴慕与挂碍又都死灰复燃熊熊燃烧。它们见缝插针地蓬勃生长,那片草丛纤弱至极,却偏偏无法拔除,一动心就跟着狠狠一疼。

    陆重光倒是不知,他上辈子究竟欠下了什么孽债,才让他对顾夕歌这般惦念,简直无可奈何。

    他自己比赛刚结束,一见大片乌云掩住明宵峰,首先想起的就是那薄情寡义的少年剑修。

    谁都知道五百年前纪钧斩了七位煞灭宗长老的事情,这乌云魔气定是冲着顾夕歌去的。

    然而等他来时,只瞧见纪钧一剑而出斩断明宵峰。此等大能骤然拔剑震怒,却只为蓬莱楼算计他的徒弟。

    且不论纪钧究竟对顾夕歌有没有其他心思,这等拔剑一怒只为徒弟的气魄,就叫陆重光敬佩不已。

    和纪钧比起来,他那点情思与惦念,简直有些卑劣不堪。

    易弦半点也不在意自己徒弟正在走神,他依旧悠悠道:“他们万衍洞虚一脉,向来一脉单传。几十代洞虚殿主大多一辈子只收一个徒弟,由此便滋生出许多有趣至极的事情。”

    “就好比上代洞虚殿主太玄真君是个惊才艳绝的女子,却偏偏对自己快要破界飞升的师尊惦念不已。妾有意郎却无情,上代洞虚殿主的师父,毫不留恋破界而去,只留得太玄真君黯然神伤。”

    “痴情人,难得。”陆重光简短评价道。

    “因此她收得纪钧为徒后,便意志坚定让纪钧走无情道,不想他再受自己曾受过的苦楚。太玄真君刚将纪钧收入门内三十载,就死在一处上古遗迹中,一辈子未曾再见她那狠心的师尊一面。”

    “师徒相恋,本来再正常不过。”易弦淡淡道,“九峦界中亦有不少师徒结为双修道侣,然而这事发生在万衍洞虚一脉,却不是一件好事。

    这回陆重光真的来了兴致,他微微转头问:“为何如此?”

    “你想听,为师却不想说了。”易弦笑眯眯抖了抖袖子,似一只洋洋得意的老狐狸,就等着蠢货踏入他设下的圈套之中。

    这可恨至极的师尊!陆重光心中已然转着无数个念头,依旧只能恭恭敬敬道:“徒儿实在好奇,还望师尊替我解惑。”

    易弦眼见自己徒弟服软,满意地点了点头。

    年轻人就是要时刻敲打一番,由此他们才知道自己决不能越过自己这师尊去。此乃御下之道,亦是磨炼徒弟的一种方法。

    他又故意等了片刻,眼见陆重光面上未有一丝焦急与烦躁,这才慢悠悠道:“因为在万衍洞虚一脉,此类师徒苦恋不得的事情,数千年间已然发生过十几次,倒不知受了什么诅咒孽缘。”

    十几次,陆重光不由心中一颤。修士寿元悠长,若能到元婴期后,便能足足活上千载岁月。由此算来,洞虚一脉每三四代就会发生此等求而不得的悲惨事情。

    他恍惚明白,为何那剑修师徒二人都不愿多想。多说多错,倒不如紧守那一线师徒之别,聊以解情思。

    “所以我说,洞虚一脉的剑修大多脑子傻。”易弦嗤笑道,“这次我与纪钧撇下你与他那宝贝徒弟离开十多天,就是为了到太玄真君仙逝的那处上古遗迹中替她收尸。”

    “太玄真君惊才艳绝仙人之姿,临死前却在那面阻拦她不能出的玉璧上,轻轻浅浅细细刻了成千上万个王胤。”

    “那字迹历历在目,不见悲愤只见深情一片。这样的女子,不是痴傻又是什么?”话说到这里,易弦的声音却有了一丝极罕见地抖动,稍纵即逝。

    一千二百年前,他在九峰论道上见了那素衣如仙的女子一面,竟莫名其妙起了痴念。

    他由此生了嫉妒与贪念,记恨起被宋太玄收为徒弟的纪钧,平白无故总要与他较个高下。

    易弦总是想,若他堂堂正正打败了纪钧,那素衣女子是否会分给他一个眼神?惊讶也罢恼怒也好,易弦只要她眼中有他。

    这期盼着实太过卑微,却止不住改不了。

    后来那素衣女子去了,易弦这心念才彻底熄灭。但那与纪钧比较高下的习惯,却一直留了下来。

    三年之前,易弦偶然探得宋太玄最后的行踪。那处上古遗迹却颇为凶险,他自己一人断然无法平安出入其中。

    他筹划了许久,终于在九峰论道上成功赚得纪钧和他一同前往。

    纪钧虽然完完好好地答应下来,心中却依旧惦念着他那宝贝徒弟,甚至特意分出一缕剑气藏在顾夕歌神识之中,只为防范苏舒暗算顾夕歌。

    在那上古遗迹中,纪钧又紧赶慢赶,硬生生将破阵而出的时间由七天缩短为三日。刚一离开那上古遗迹,他们俩半点顾不上歇息,直接回到了蓬莱楼。

    更可笑的是,那一贯冷心冷清高傲至极的玄衣剑修,竟悄无声息一直旁观他那徒儿对敌,一看就是好多天。

    若到凶险之处,纪钧免不得微微皱眉。虽未情绪外露,这却也是纪钧所能表达出的最忧心的表情。

    至于那最后救了顾夕歌的一剑,却是这人早就计划好的。天下哪有这么多的巧合与英雄救美,一切都是周密规划。

    易弦一瞧纪钧神情,便隐隐知道这玄衣剑修算是栽在他那徒弟身上了。

    纪钧不爱冷如寒梅飘然如仙的宋太玄,却偏偏喜欢上一个心胸狭窄满心算计的小少年,简直让易弦冷笑不已。

    他曾经爱慕的人,自然是全天下最好的。纪钧既是宋太玄的徒弟,便该同自己一般,对她惦念不已久久不能忘怀。

    纪钧那宝贝徒弟顾夕歌,横竖只有一张脸比得上宋太玄,有哪值得纪钧为他惦念不已?当真可笑。

    更可笑的是,自己这一向十分争气的小徒弟,竟也瞧上了顾夕歌。此等巧合,倒有些似天命所向。

    眼见自己徒弟有些惊讶地望着自己,易弦挑了挑眉悠然道:“你猜的没错,我的确心仪过那位太玄真君。”

    “此等心悦之情,自然而生阻碍无用,就如同你喜欢纪钧那宝贝徒弟一般。”易弦满意地看到陆重光瞳孔微缩,继续道:“你若能勘破此情,与你修为大有帮助。我传你的周流六虚经,向来走的不是无情道。”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我以为周流六虚经自然走的是天道”

    陆重光只说了半句,就被易弦一声嗤笑打断了。

    “爱憎渴慕,悲愤不平,这是人之情感。人乃天生地养万物之灵,人之道又如何不是天之道的一种?”

    易弦忽然走近了几步,居高临下望着陆重光:“此种情愫,越是压抑越发严重,极易化为心魔。眼下你只有两条路,一是自己出手去争去夺去抢,让那少年只能留在你身边,旁人再难近得他的身。只要你舍得花上千载时光,终有一日定会成功。”

    “又或者如我一般,心仪之人早早去了,自能看破情关修为增进。”易弦的语气带着蛊惑,似一条艳丽毒蛇吐了吐信子,“这两条路随你自己选,我只尽到自己当师父的义务,并不干涉你半分。”

    易弦说完这话,就踏上云光径自去了,只留下陆重光一人独自沉思。

    忽有轰然雷声响起,沉闷而喑哑。一道蓝白闪电猛然亮起,照亮了漆黑暗淡的雨云。

    不愧是师尊,两条路一样霸道一般狠毒。他自己心之所想,又何须易弦干涉半分?

    陆重光望了望天边,这场骤然而来的暴雨就快停歇了。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