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 手撕系统重生后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47章

    顾夕词越想越心惊。谁知那女子看穿他内心怯意,只一眨眼,他的下巴便被一只雪白纤细涂着蔻丹的手微微抬起。

    那魔道女修吐气如兰,在他耳边轻声道:“你若肯叛离蓬莱楼入我门下,我自有无上妙法传授于你,修为境界一日千里亦不是空话。”

    “倒时候别说你这筑基六层的大哥,金丹修士都非你一合之敌。”

    这甜蜜蛊惑的话语犹如炽热火光,几欲引得心志不坚的修士飞蛾扑火以身堕魔。

    顾夕词明知那魔道女修不怀好意,他应当毅然决然推开她的手。然而那魔女的话语太诱人语气也太温柔,他好似坠入了绵软云朵之中,晕晕乎乎全身使不上力。

    “乖孩子。”那魔女轻轻抚了抚他的脸,黝黑瞳孔似能将他的神魂都吸走。

    “卑鄙。”只冷冷两个字,便让顾夕词从那绵软幻境中清醒过来,如被冰水淋了一头。

    他骇得立刻挣开那魔道女修的手,顾不上许多,三步并作两步径自站到了沈玄身后。危机当前,他再也顾不上什么面子。在场许多人中,唯有他这化神师叔方能护住他。

    魔道修士的手段,当真诡异无比防不胜防,顾夕词险些便着了道。

    “苏真君,你意欲引得我蓬莱楼弟子堕魔,此举怕是不大妥当。”沈玄发话了。

    “人人心中皆有魔念,有人一剑斩之干脆利落,有人封锁心魔饮鸩止渴,也

    有人擒魔化为己用。”苏舒纤白手指虚虚点了个圈,“除此一点之差,仙道与魔道并无区别。”

    那魔道女修手指轻轻落在虚空中。忽有各色花朵突兀绽放于四周,五色交融香气甜蜜,又有貌美女子身姿轻盈从空落下,环佩作响衣带随风,天籁之音凭空奏起,直入人心余音不绝。

    蓬莱楼的弟子们被这虚幻之境迷住了,各个瞠目结舌。有人大着胆子接住一朵花,那花朵触感如丝香气醉人,竟和真的一模一样。

    不少人已然分不清这情景是虚幻还是真实,他们仿佛都成了被困于蛛网上的蝴蝶,只能徒劳无功地扇动着翅膀。

    这一手幻境构筑着实漂亮,竟悄无声息将在场所有人都扯了进来。蓬莱楼中修为最高的沈玄不过是化形真人,只能勉力支撑自己不堕入那幻境中,再顾不上其余人分毫。

    却有无数凛然剑气铺天盖地而下,卷席着戾戾寒风冰雪袭来,只一瞬就将那幻境驱散得一干二净。

    所有甜蜜柔软活色生香都消失了,唯有烈烈日光笼在头顶,晃得人眼前发黑。蓬莱楼弟子们心中不由一寒,竟齐齐打了个寒战。

    方才顾夕词被轻易迷惑,他们只当那混账是被魔道女修美色所惑。然而当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后,他们才知道这幻境有多甜蜜,那堕魔之语又是何等诱人。

    纪钧伸手一招,数道玄色剑光就回到他袖中。他漠然道:“你的十魔幻象功有长进了。”

    “终究比不得纪真君修为进展迅速,竟连练虚五劫都过了。”苏舒悠悠道,“徒儿可瞧好,这就是那位杀了我煞灭宗七位长老的纪真君。他身边那纤弱漂亮的小郎君,就是你的死敌。”

    她身边却有一个年约二十的英俊青年,他目光灼灼如虎狼,上下打量着顾夕歌道:“徒儿谨记。若在这次九峰论道上碰到这小白脸,定会将他碎尸万段替我宗长老报仇。”

    这煞灭宗师徒二人肆无忌惮,竟当着纪钧的面说要杀他的徒弟,真是半点也不客气。

    纪钧还未开口说话,他身后一个少年却先开口了:“魔道中人原来只是嘴上说得好听,如果你们真有本事,那时便不会被我师叔以一敌七杀了个干干净净。井底之蛙,简直可笑。”

    蓬莱楼那些蔫头耷脑当鹌鹑的弟子们,简直有些佩服这敢和练虚真君顶嘴的少年了。

    “很好,你很有胆色,竟敢反驳我师父的话。可敢报上名来?”那虎狼般的英俊青年,阴森目光移到了那少年身上。

    那少年容貌清秀一双猫眼流光溢彩,神情却颇为惫懒,他颇为光棍道:“本大爷就是冲霄破坚一脉的杨虚言,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你能知道本大爷的名号,也算三生有幸。”

    “原道冉,记住这个名字,因为你很快就要死在我手上。”英俊青年眉尾微扬,说不出的意气风发。

    啊呸,他以为自己是谁!大乘仙君么,想让谁死就让谁死?

    杨虚言还想再同那嚣张至极的魔道中人怼上两句,就听顾夕歌悠悠道:“杨师弟,会咬人的狗不叫,你同这一个死人废话什么。”

    他愣了愣,恍惚间却觉得这话不大对。顾师兄不光骂了那魔道修士,更把他自己也骂了进去。如此一来,岂不是亏大了?

    果然,原道冉横了他们一眼,轻蔑说:“我竟同几条狗废话这么久,真是浪费时间!”

    顾夕歌更不生气,反而轻描淡写道:“心相是狗,看别人也是狗,阁下偏执了。”

    原道冉不由愣了愣。他们方才还如同凡间泼皮地痞一般互相骂街,眨眼间那少年却论起了道,期间转变太剧烈,让他一时半会难以适应过来。

    还未等他回过神来,顾夕歌竟再也不理会他。反而好整以暇问:“二弟可还要与我切磋一回?若你执意如此,我自当奉陪。”

    一旁看戏看了好久的顾夕词,乍一下被这么多双眼睛一齐望着,竟有了一丝难得的紧张。他越发恼怒起顾夕歌来,那废人竟是要把他往绝路上逼。

    他应战也不是,不应战更不是,简直进退两难。最后他索性咬咬牙,拼命挤出个微笑道:“大哥修为了得,我甘拜下风。”

    周遭蓬莱楼弟子的鄙夷眼神,似能将顾夕词活生生烤熟。他面颊羞红,心中却对此不以为然。

    在这里认输只是给他自己丢人,若在九峰论道上输得狼狈,却是给整个蓬莱楼丢人。孰轻孰重,顾夕词自然想得清楚。

    他却瞧见自己那大哥,极轻蔑地露出一个微笑,嘴唇张合无声地吐出两个字“废物”。

    这话是顾夕词十年前说给顾夕歌听的,现在这人又原封不动还给了他,还叫他哑口无言不能反驳半句。

    顾夕词低下了头,手指却捏得咯吱作响。此番耻辱,他深深记在心底。有朝一日,定要顾夕歌十倍百倍奉还。

    “你这小白脸欺负比你修为低的人,又算什么本事?冲霄剑宗不是仙道魁首么,怎会有此种恃强凌弱的弟子?”原道冉不怀好意地插嘴了。

    “当年煞灭宗七位化神长老围攻我师父一人,便很有风度么?更何况阁下是魔道,行事一向无法无天,又哪配同我讲什么规矩?”

    “正道该有正道的做派,若冲霄剑宗行事全无底线,又和我魔道有什么区别?”却是苏舒骤然发问。

    “以直报怨有仇报仇,若有不服我自一剑斩之,这就是我冲霄剑宗的规矩。”纪钧淡淡说,“当年侥幸逃得一条性命的手下败将,又何敢责问我的徒弟?”

    这反问来得霸气十足,立时让苏舒白了一张脸,随后又情不自禁恼恨起整个冲霄剑宗来。

    九峦界一向冲霄剑宗说了算,这宗门行事风格亦同纪钧一般直来直去惹人记恨。有朝一日,她定要亲眼看整个冲霄剑宗就此覆灭。

    纪钧说完这话竟转身就走,身后跟着那三位小辈。他们四人走得不急不缓,却似有万般气势加身,千军万马亦不放在眼中。

    虽有千万人吾往矣,如此气派才算我辈修士的楷模。

    周遭人群不由自主为他们让出一条道路,随后又有数十人匆匆跟上,唯恐怠慢了冲霄剑宗的四人。蓬莱楼弟子先前那些对冲霄剑宗的轻蔑与歧视,都消失得一干二净。整个九峦界,也唯有冲霄剑宗才有此等气派。

    就连沈玄也离开了,竟直接将煞灭宗众人丢在原地不管。

    眼见人去了一大半,苏舒依旧未缓过神来。她劈手就给了原道冉一耳光,厉声道:“废物,我收你当徒弟又有何用?”

    原道冉不闪不避挨了这一下,却直接将那纤纤细手直接握住,扬眉道:“自然因为我姓原。”

    剩下的人不由侧目咋舌。魔道就是魔道,此等对师父不恭的行为,也只有魔道中人才能做得出来。

    苏舒听了这话,不由眯起双眼。她直接从原道冉掌中抽出手,竟笑吟吟道:“有为师在,定要你赢得漂漂亮亮,光明正大地将那小畜生碎尸万段。纪钧既有此等本事不将我煞灭宗放在眼中,我就要他后悔。”

    这魔女当真翻脸如翻书,谁也瞧不出她刚打了自己徒儿一耳光。蓬莱楼的弟子们越发觉得魔修喜怒无常万分可怕,一时之间气氛沉闷无人敢上前搭话。

    随后苏舒却隐晦地扫了面色通红死咬着唇的顾夕词一眼,心中早有了计较。

    她要那小畜生死,就要让他死前尝遍所有苦楚。他那不甘心的弟弟,就是一个绝佳的突破口。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