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 手撕系统重生后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43章

    玄机峰此时夜色已浓。深暗黑夜封锁了整片山峰,唯有数盏孤灯似萤火,倔强地跳动不息。

    顾夕歌就端坐于那一圈光明之中。晕黄灯光衬得他眉目如画,整个人却孤单又寂寥。

    他双目微合好似沉睡,左手却握着一块松木,右手隐有一丝剑芒缠绕于他手指上。簌簌木屑从他指间飞落,不过顷刻之间,那剑光服从顺贴地将那松木雕刻成一尊小小的塑像。

    那雕像眉目凌然衣带随风,说不出的傲视天下俾睨众生。雕工虽不精细,却神形俱全栩栩如生。

    顾夕歌纤长手指漫不经心抚过那尊雕像,不大满意地皱了皱眉,剑光吞吐间立刻将那雕像毁了个一干二净。

    不像,终究不像。他未能将师尊的风采雕刻出三分,终究是学艺不精。

    此等不靠双眼而用心神雕刻人物的古怪行为,亦是修行的一种,也是纪钧留给他的功课之一。若是雕成之时引得灵气异动神光附体,才算神识入微卓有成效。

    顾夕歌神识已然是大乘期。但他此时刻意压制修为,只以筑基二层神识雕刻松木,也算是一种打发时间的好方法。

    罢了,学海无涯,他还需继续努力。顾夕歌又拾起了一块松木,一边思量一边随意雕刻,简直有些无聊。

    自那日纪钧突然破关而出将他唤回后,又过了整整一年。刚一回到玄机峰后,纪钧甚至没来得及向顾夕歌交代半个字,又匆匆闭关重新入定。

    纪钧不说原因,顾夕歌却是知道的。师尊风火劫还未过去,问道灾又来了。这两重劫难同时而至,已然压得纪钧头顶灵光暗淡摇摇欲坠。

    顾夕歌心中却有三分懊恼之意。前世师尊可从未发生过这类事情,今生两劫并起,此等凶险之事想来也与自己颇有关联。

    前世纪钧根本未曾找过他,而是专心致志闭关渡劫。区区一重风火劫自然难不住师尊,不过半年纪钧就出关了。

    都是因为自己思量不周,才迫使师尊匆匆出关,一劫未渡另一劫又起。只是倒不知师尊何至于听到容师叔要给他找道侣,就破关而出引得问道劫亦来临。

    是因为自己,还是由于白青缨,抑或说是白家?

    顾夕歌眸光一寒,剑光随心而收,却发现自己竟将这块松木雕成了白青缨的模样。

    那素衣少女执笛而立瞳如秋水,似有千言万语难以言说。只此一尊雕像,却与白青缨本人像了七成。就连那种皎然高洁楚楚动人的风韵,亦不差分毫。

    随着最后一缕剑光落下,那少女忽然整个人都有了神采。一道缥缈青光自这雕像中散出,些微灵气如水波般漾开,竟搅得玄机峰顶灵机异动风雷赫赫。

    描形易赋神难。他这一年间替师尊雕了无数座像,没有一座能引得灵机异动神光附体,简直让他有些沮丧。

    谁知方才这无心之举,竟雕出了最好的一座雕像。所谓阴差阳错,不过如此。

    顾夕歌眯细眼看了那雕像好一会。他厌恶那与白青缨像了十成十的容貌风韵,刚想出手毁掉,却觉得周围有些不对劲。他才迟钝地觉察到,自己这尊雕像至多算个法宝,哪会引得天象异变风雷罩顶?

    他立刻放开神识,敏锐觉察到玄机峰顶已被层层乌云笼住。蓝紫电蛇极快地穿梭于黑云之间,搅得整座玄机峰风起云涌,烈烈狂风吹得峰顶草木弯折,有种迫在眉睫的危机感。

    狂风刮得他衣袍纷飞,灵气凝结成白色云雾,呼啸奔涌着汇成一道漩涡,直直刮向不远处的洞府。

    顾夕歌的心砰砰直跳。劫云与天雷,想来是师尊渡劫到了紧要关头。

    果不其然。层层乌云刚要压到峰顶,便有数不清的玄色剑光猛然而起,气势锋锐望之遍体生寒。

    那些玄色剑光交织纵横,顷刻间就构筑出一道七十二重困阵,牢牢将那乌云封锁其中。那乌云不甘心地翻滚腾跃,似一条被锁住的巨龙,咆哮着怒吼着要脱困而出。

    不过刹那间,那困阵已然变为杀阵。极快随后是极静,动静相辅阴阳相生。那杀阵却是寂然无声的,只一下就轻描淡写将那劫云削了个一干二净,重新露出玄机峰顶清澄明亮的夜空。

    今晚却没有月亮,只有满天繁星。

    顾夕歌仰头望着那灿然星空,一颗心也终于尘埃落定。只要师尊顺利渡劫便好,他根本不在意其他事情。

    他随手将那雕像扔在一旁,却被一道凛然剑气将其轻轻托起,卷入了一只修长白皙的手上。

    纪钧瞥了那雕像一眼,淡淡道:“功课做的不错,值得表扬。”

    顾夕歌几乎被吓呆了。师尊什么时候到他身后的,他竟半点不知道。固然因为他对纪钧十分信赖未曾防备分毫,然而师尊此等悄无声息隐匿行踪的本事,可是他从未体会过的。

    眼见自己徒儿被吓得瞪大了眼睛,纪钧反倒起了两分恶趣味。

    难怪过去容纨总说自己这徒儿雪肤星眸,比冲霄剑宗所有女弟子都好看。现在他仔细一瞧,这孩子惊讶的模样,的确像极了女孩子。

    “恭喜师尊顺利渡劫。”那孩子讷讷无言了好一阵,似被撞破心事般难堪地红了脸。

    知好色而慕少艾,这孩子今年已经十四岁,已然到了情窦初开的年纪。即便那女孩子是白家的人,却倾城之貌风姿动人,难怪自己徒儿动了心。

    纪钧微微垂眼,沉声道:“那日我强行拆散你与白青缨,你可曾怪过我?”

    他就知道同白青缨扯上关系总没好事,现在师尊竟自顾自地误会了,这可如何是好?

    顾夕歌虽然有些慌乱,却只能真心实意地说:“徒儿从未曾怪过师尊。”

    “那日却是为师过分了。”纪钧长睫低垂,竟有一分极罕见的脆弱意味。他低声道:“我不想让自己唯一的徒弟同白家人扯在一起,从来不想。这点却是我强人所难。”

    他从未见过这样的师尊,顾夕歌如遭雷殛。他只能怔怔地望着纪钧,就连半个字都讲不出来。

    那脆弱只是浮光掠影。

    只一刹,纪钧又变成之前那个心冷如铁无坚不摧的剑修。他悠悠道:“这故事说来有些长,世人都以为九峦界冲霄剑宗独占鳌头,暗中却有白原洪三家,与冲霄剑宗势均力敌。”

    “千百年前,云唐城中原本有四大世家,纪家亦是其中之一。直到有一天,纪家一位姑娘,招惹了一位姓白的年轻修士,却不想嫁给他。那修士尝尽了单相思的千种卑微滋味,他甚至为那纪家姑娘舍弃所有骄傲所有自尊,被她驱使几十年,全无怨言。”

    “若能长此以往,倒也算没什么大事。然而那白修士寄情于道,忽有一日勘破情关修为大成。既已勘破情关,他就恨透了那姑娘。那白修士手起刀落斩断情丝,纪家的人不依不饶前来寻仇,他就有一杀一,如此灭了整个云唐纪家。”纪钧的语气十分平静,仿佛这事情无关紧要不值一提。

    “我那时拜入重霄剑宗,侥幸逃得一劫。我那位堂弟纪钊,本来与那白修士十分要好,亦常替他鸣不平,因而也活了下来。纪钊固然恨我,却更恨那白家修士。”

    “偌大的云唐纪家,最后只剩下两个人。”纪钧淡淡道,“所以我不想让你同那姑娘扯上关系,半点不想。你说为师专横也罢不讲理也罢,只此一点我绝不退让。”

    顾夕歌恍然明了,为何前世他仔细搜寻有关纪钧的一切事情,却根本查不到半点云唐纪家覆灭的原因。

    好可怕的白家,好了不得的势力。难怪师尊一见容把白青缨同自己扯在一块,问道灾就来了。师尊虽然修的是无情道,终究未能太上忘情万事不挂怀。

    顾夕歌眸中冷光如剑,他一字一句道:“不管师尊想杀了那个人抑或灭了白家,我甘愿为师尊驱使别无二心。如我违背誓言,剑心破碎不入轮回。”

    “住口,你太让我失望!”纪钧忽然勃然大怒,他扬眉冷声道:“我教了你六年,从未让你拘泥于私情仇恨之中,眼中再瞧不见天道!”

    那少年忽然抬头直视纪钧,言语犀利如刃:“师尊修的是太上忘情,我所求的却是快意恩仇。即便所求之道不同,我依旧是师尊的弟子。”

    “我知道师尊很厉害,极少有人能及得上师尊。”顾夕歌轻声道,晕黄灯火映在他眸中,灿然如星,“有朝一日,我定会站在师尊身边,以后我也能分担师尊的苦楚与烦忧。”

    纪钧说不清他此时究竟有何感受。失落怅然自豪搅在一起,沉甸甸压在心头难解难分。

    他忽然发现,顾夕歌早就长大了。他的徒儿不再是那天收徒大典上,扑进他怀中痛快大哭的孩子。

    “至于白师妹,我从未喜欢过她。”顾夕歌一道剑光,就将那雕像夷为尘埃,他平静道,“不管何时,我都是师尊的徒弟。”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