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 手撕系统重生后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41章

    容纨洞府所在的雾散峰,虽然与玄机峰同为冲霄剑宗二十七处灵穴之一,却端得轻巧秀丽处处精致。

    刚一到山脚下,就能瞧见一株又一株的浓密花树遥遥点缀于山巅之上,似仕女头上的簪子。

    桃花梨花杏花梅花,四季花朵不合时宜地同时绽放争奇斗艳。纯白鹅黄杏粉深紫花朵簌簌随风而落,满地芬芳令人不忍踏足其上。

    容师叔居住的地方,依旧这般极具匠心。此等花木茂盛之处,合该是某个世家的后花园,而非修道之人的洞府。

    顾夕歌沿着细致青石小路漫步而上,粉白桃花飘落在他白色衣袍,平添了三分丽色。

    “我记得顾师弟没筑基的时候,一走这条小路就打喷嚏。那时你到了师父面前,师父都夸赞你貌若桃花楚楚可怜。现今顾师弟已经灵气洗髓,再没有那毛病毛病,这倒有些可惜。”方景明感叹得颇为不怀好意。

    小师弟只平淡地“哦”了一声,连耳朵都没红一下。倒让方景明越发长吁短叹,小师弟整个人和纪师叔一模一样,活像一座冰山。

    他倒不知顾夕歌心中也转着类似的念头,颇为不恭敬地怨怼起师长来。

    混账师叔收的徒弟也是混账。他这毛病由来已久,那师徒二人偏偏每次见他都要调笑一番,简直可恶。

    顾夕歌抖了抖衣襟,让那随风而来的各色花瓣落下。却有一朵白瓣黄蕊的梨花留恋于他,攀附在他衣袍下摆不肯离去。

    面容灼然如霞光的少年,伸出纤白手指捻住了那朵梨花,将其轻轻抛在地上。

    这一幕极无情又极温柔,直可入画。

    那少年一双平静眼眸如星辰,扬眉问道:“方师兄怎么不说话?”

    “我瞧你与小师妹一对璧人,若能结为道侣,你们的孩子定然十分好看。”

    顾夕歌却冷笑了一声,那寒意好似顺着骨头缝吹进了方景明魂魄之中,他一字一句道:“多谢方师兄抬爱,此等姻缘我可担不起。若要配种生一窝好崽子,还得让白师妹去宗外找找。”

    这艳福他可不想要。全天下有那等命数与白青缨结为道侣的,却只有一个人罢了。

    “顾师弟慎言!”方景明听他毫不避讳地将师妹比作畜生妖兽,当真恼怒了。

    他只知顾夕歌平时被惹恼了,也不过是冷着一张脸不说话,不仅不吓人,反而别有三分动人之处。他是第一次知道,这位小师弟刻薄起人来,足以让倦书楼咬文嚼字的儒生也甘拜下风。

    此等刻薄话若让白青缨听到,那脸皮薄的姑娘怕想直接一剑戳来,将小师弟砍成两半。

    “方师兄想拉皮条,我却不愿意嫖。”顾夕歌斜着眼睛道,“倒是方师兄有错在先。”

    方景明直接愣住了。

    他那高冷如雪纯白如纸的小师弟,怎么出了一趟远门就变成这种流氓德行?!顾夕歌才十三岁,究竟从哪学到的这些混账话!

    “那女人时常骂我是炉鼎女修生下的杂种,一灵石嫖一次还嫌我母亲修为不高。”顾夕歌将那恶毒话语一一道来,面容却平静如水全无变化,“让方师兄吃惊了,这是我的错。”

    方景明简直瞧得有些心疼。那少年却倔强地背过身去,一言不发直接朝峰顶行去。

    顾夕歌却暗恼自己失态了。

    他乍一听有人要将他与白青缨扯在一块,恨不能立刻削了说话人的舌头,让他再吐不出第二个字来。

    他不紧不慢,终于走到了青石小路的尽头,将方景明遥遥抛在身后。

    未见人先闻笛声。那笛声清寂悠远,如明月照松流水潺潺,说不出的宽阔寂寥。

    他抬眼一望,却看见一位素衣姑娘正和着琴声吹笛。

    她莹白手指按住了那支紫竹笛,嫣红嘴唇似初绽之花。紫笛素手红唇三色交相辉映,越发衬得她冰肌玉骨皎然如云。那姑娘不过十五六岁年纪,一双眼眸却如月映波心,缓缓地投诸过来,沁入骨髓。

    她瞧见了顾夕歌,竟讶异地连笛子都不吹了。

    这白衣胜雪的少年,眉目璀璨好似天边霞光,浑身气势却宛如霜雪冷峰,让人不敢直视。

    忽有微风而来,吹落一簇粉白花瓣至他身前,又被凛然剑气荡开,重新飘洒至空中。

    极矛盾又极灿烂,只一眼就让她无法忘怀,甚至忘了吹笛。

    然而白青缨瞧这少年身形纤细,比自己还要矮上半头,就不由怅然叹了一口气。

    他还是个孩子呢。若再大上三岁,定是朝霞一样繁星一样的美少年。只需瞧上任何姑娘一眼,就让她面颊绯红夜不能寐。

    不远处弹琴的容纨对此种情形不能更满意。

    这批弟子中,她一眼就瞧中了白青缨,九窍八通且玲珑心思,合该做她的亲传弟子。所幸这回终于没人跟她抢徒弟,白青缨就这般顺顺利利入了她门下。

    容纨一见白青缨,就觉得这姑娘品貌资质无一不佳。原本她想问问方景明是否对这小师妹有意思,横竖自家养的徒弟不能便宜其他人。

    那逆徒只是似笑非笑,说白师妹合该配纪师叔的亲传弟子,那二人才是天生地设的一对。容纨转念一想,便觉得此法妙极了。他们二人只往这一站,就赏心悦目让人说不出话来。

    即便白青缨比顾夕歌大了两岁也没什么关系,修道之人又何必在乎那些微几岁的差距。

    容纨挽着白青缨的手走到顾夕歌面前,嫣然笑道:“这是你纪师叔唯一一个弟子,顾夕歌。他入门比你早,你该叫他顾师兄。”

    这师徒二人站在一块,一般的豆蔻年华花般容貌,倒是更像一对姐妹。

    白青缨毫不见怪,落落大方地鞠了一躬:“青缨见过顾师兄。”

    顾夕歌回了个礼,平平淡淡吐出几个字:“见过白师妹。”

    若是其他男修士,本该摄于白青缨非凡容貌,讷讷无言甚至红了一张脸。只是上辈子他都未曾对白青缨动心,这辈子就更不用提了。

    若非容纨极力相邀,他连看都不想看白青缨第二眼。

    原因无他,正因为前世狠狠捅他一刀的人,就是这位高洁如雪皎然如月的小师妹。

    当时冲霄剑宗各位殿主在天地大劫中死得不明不白,门内练虚修士只有寥寥数位,大乘修士更只有他自己一个。魔道煞灭宗抓住了好时机,竟联合血魂宗大衍派一举反攻打上了苍峦山,其余仙道几派却作壁上观毫无作为。

    即便天地大劫在即,他们也巴不得冲霄剑宗摔得狠一些,最好跌入泥沼再也无法翻身。谁愿意平白无故总被冲霄剑宗压在头上,成天看那些剑修高傲至极的模样,简直糟心透顶。

    这一仗冲霄剑宗上下死伤无数。即便有星云派援手,也不过徒劳无功而已。顾夕歌纵然修为通天,面对其余三位大乘修士围攻,依旧只能打个平手。

    眼看魔道三派就要打进灵虚殿,顾夕歌不得已开启了护山大阵最后一道法阵,让传承了万载的冲霄剑宗这同苍峦山一同毁灭。

    那时他这位白青缨师妹,却携着冲霄剑宗传承悄悄溜走了,千里迢迢去投奔她那位情郎陆重光。

    被自己的小师妹在背后捅上一刀,这滋味可真是太过难忘。两百余年过去了,那伤口依旧如被火灼一触即溃。好在这痛楚比起师尊去世时差得太多,他舔了舔伤口,就能安安好好地活下去。

    九峦界的修士看了此等万年难见的热闹还嫌不够,偏要添油加醋将其形容成一个女修士就颠覆了整个冲霄剑宗。莲素真人白青缨,也就成了不折不扣的红颜祸水,倾派亦倾城。

    他们甚至造谣说,顾夕歌与陆重光两位大乘仙君同时爱慕莲素真人,为此结下仇怨无法化解。最终莲素真人却与明光仙君结为道侣,澄心仙君只能黯然神伤。

    顾夕歌对此等谣言嗤之以鼻。若非白青缨带着冲霄剑宗的传承千里而来投奔陆重光,陆重光断然不会信任她。

    什么恩爱情愫,比起大局与利益来,脆弱得不堪一击。事已至此,顾夕歌只能称赞白青缨有眼光有决断,奋力一搏为自己谋出个好前程,当真了不起。

    谁说女子不如男啊。

    得了这位长平白家长女青眼相投,陆重光才算坐稳了混元派掌门的位置。这桩买卖长平白家与陆重光都十分满意,由此冲霄剑宗的败落才成了一桩既定事实。

    容纨将他们俩叫到一处就当相亲,同样的事情前世也发生过,他们却根本没话说。白青缨甚至只是行了个礼,并不答话。

    她曾瞧见顾夕歌最狼狈的模样,那少年衣着破烂毫无修为,唯有一双眼睛似狼,亮得让人害怕。

    一个男子若是初见之时模样太卑微地位又太轻贱,他注定无法博得姑娘的好感。白青缨也是姑娘,自然不能免俗。

    然而此次这位白师妹却红了脸,还叫了他一声师兄,这可真是意外之喜。

    顾夕歌挑了挑眉,心中却酝酿着成百上千个恶毒念头。

    他未能说话,便听见有人冷冷道:“容师妹给我这徒弟找道侣,却不先问一下我这师父,实在没道理。”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