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 手撕系统重生后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39章

    玄色剑光笔直地穿过层层云朵,激得周遭灵气席卷荡漾,只留下一道长长云尾。

    陆重光脸色并不好。他第一次搭乘剑光,却未料纪钧剑光驰骋的速度这般快。他刚眨了眨眼睛,下一刻整个人就到了十里开外。乘坐风行舟时他原本就有些晕船,好在风行舟行得缓慢平稳,他终究能强忍下来。

    筑基后灵气洗髓已非凡身,这晕船的毛病总算治好了。没想到他又晕起了剑光,简直让他百般无奈。

    那一大一小两个剑修瞧见他面色苍白勉力忍耐,根本没什么反应。纪钧心心念念只有他的宝贝徒弟,顾夕歌见陆重光狼狈简直不能更高兴,眸中全是满满的幸灾乐祸。

    等他回到混元派后,定要找到一件飞得又快又平稳的法宝,下次绝不搭乘剑修的剑光!陆重光心中立了个誓言,依旧勉力维持着他那点摇摇欲坠的飘逸风度。

    活该!谁让这人非要贪图安稳黏上师尊,也不想想师尊的剑光岂是一般修士能轻易搭乘的!陆重光并非剑修却硬要蹭剑光,纯粹是自讨苦吃。

    顾夕歌略有三分快意,他自袖囊中取出一件宽大的黑色狐裘,踮起脚尖替纪钧搭在身上。

    那件黑色狐裘搭在纪钧黑色法袍上,如宝剑入鞘寒光内敛,衬得这冷厉剑修也眉目温润起来,就连周身锐利剑气仿佛消散了两分。

    纪钧伸手捻了捻。只一捻,他就分辨出了其中好坏。那黑色狐裘品质极佳,乌黑绒毛中透着几分灵气,一看就非凡品。只是裁这狐裘的人显然手法拙劣,只是将一整张狐狸皮囫囵个扒了下来,勉勉强强制成了一件衣服。若能将此物细细加工一番,倒是一件上等防身玄器。

    他狭长眼眸瞥了顾夕歌一下,瞳孔微皱:“三千多岁的九尾玄狐,不折不扣的化形妖王。”

    “看来你本事长进了不少,就连化形妖王都敢惹。”

    这句冰冷话语窜进陆重光耳朵,却让他有些替顾夕歌鸣不平。若他得了那黑狐狸的皮毛,定会自己瞒下悄悄制成一件玄器,不让易弦知道分毫。更不会如顾夕歌般多此一举献给师父,还因此挨了顿骂。

    一来易弦瞧不上玄器,也只有灵器才能让他纡尊降贵出手争夺。二来在混元派中,也没有弟子肯将自己全部底细透露给师父。混元派内部倾轧严重,师徒反目大打出手的事,虽然少却也是有的。

    易弦教他道法予他传承,已然尽心尽责无可挑剔。陆重光却敏锐觉察出这人只将他当做猫狗妖兽,高兴时逗弄一番扔几块灵石,不高兴时却阴涔涔冷飕飕将他唤到眼前,不吐脏字就能将他损个面红耳赤。

    不管是何悬明平日里找他麻烦,抑或派内有人寻衅滋事,易弦一概不管。陆重光明白易弦是为了磨炼他的心性,可明白并不代表他高兴。他与易弦是一路人,秉性相投却无法互相交予信任。

    这疏远一开始就存在,易弦无意化解,陆重光更乐得清静。

    想来全天下多半师徒都是如此敬而远之,也只有他那位脑子缺根弦的大师兄才瞧不出易弦是什么样的人,一门心思热热烈烈贴上去,平白讨个无趣。甚至因为易弦对他青眼有加,就额外记恨他,真是心胸狭窄难成大器。

    陆重光凉薄地想着自己的大师兄与师父,眼睛却一丝不苟地盯着那师徒二人看热闹,就连晕剑光也仿佛好了许多。

    那少年剑修只是眨了眨眼,轻声细语道:“师父五年前送了我一件黑色狐裘,我一直好好收着。这化形妖王的皮毛却是我机缘巧合之下偶然得到的,我觉得师父穿起来定然十分好看。”

    陆重光算是服了顾夕歌睁眼说瞎话的本事。

    什么机缘巧合偶然得之,那只九尾玄狐是他们与瑟狸精密算计之下才杀掉的,其中凶险之处现在想来都后怕。到了顾夕歌口中,这化形妖王的皮毛仿佛是路边的小石子一般,俯拾皆是。

    他就不信,纪钧听不出顾夕歌说的是假话。

    但那黑衣剑修当真只是点了点头,轻描淡写道:“你的心意为师心领了。回宗之后为师托人将这皮毛制成一件玄器,留给你自己穿。”

    他不问这徒儿拙劣谎言为了掩盖什么,也不问顾夕歌在信渊山中究竟碰到了何等凶险。这沉默的信任却是他们师徒二人间的默契,一切尽在不言中。

    在九峦界,普通师徒只为了一件法器就能反目成仇杀个你死我活。这二人反倒将一件玄器推来推去,足以活活气死好多修士。

    顾夕歌知道纪钧并不想收这件狐裘,却也不大在意。他仰着头认认真真道:“有朝一日,我定要把九峦界最好的东西都捧到师傅面前,总有一件师父能瞧得上。”

    此等稚拙话语听得纪钧眉头一松。他五指摊开,从空中虚虚一拢,宽大手掌又将那少年纤细手掌覆住,轻声道:“你这句话,就是为师生平收过最好的礼物,我将它放在心里。”

    顾夕歌怔住了。他终于像五年前一般,将自己整个人都埋进了纪钧怀中,牢牢地死死地抱着他的师尊,连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

    纪钧理了理顾夕歌凌乱发带,任由那孩子死死抱住着他。索性那孩子并未哭泣,想来终究是长大了。

    一旁的陆重光却觉得自己眼睛快被闪瞎了。他万万没想到,冷硬如冰的纪钧说起情话来居然那般动人,简直让人惊得合不拢嘴。

    那两个剑修光风霁月心中坦荡,说起情话来丝毫不避讳他。想来他们只当这是师徒之情,而非凡俗情念。

    陆重光却不相信,这世间有如此至真至纯的师徒之情。全天下的师父就和该同易弦一般,若即若离难以信任。

    彩云易散琉璃易碎,世间哪有十全十美的事情?他赌这一次,赌这师徒二人动了情念而不自知,缕缕情丝缠身,已然绕得这二人辨不清东南西北。

    他们合该做一对双修道侣,而非坦诚无比相互信任的师徒。

    若是再等五年,顾夕歌长大之后,纪钧就能光明正大将那少年揽入怀中。绝代佳人在怀,即便为此剑心破碎堕入凡俗,想来也是值得的。

    陆重光简直想冷笑了。他湛亮眸光忽然阴暗起来,丝丝红芒绕着他周身攀援而上,眼看就要将他整个人都罩住。

    冰冷灵气顺着他头顶百会穴直接刺入,似一盆冰水骤然淋了他一身。陆重光猛然打了个哆嗦,心中方知自己差点入魔。若非纪钧帮了他一把,事情就有些麻烦。

    这凶猛心魔合该在他筑基时来,定能扰得他道心大乱。他只瞧见这两师徒亲密无间,就因此起了心魔,简直毫无道理。

    纪钧眉头微皱,一道纤细剑气就将那层密密红芒一剖为二。那缕红芒恍如有生命般咿呀惨叫了一声,竟悄无声息地化为烟尘,想要偷偷溜走。

    又是第二道剑气,轻描淡写将那红芒搅了个干干净净。

    那玄衣剑修这才悠悠道:“摧心魇魂,此等阴损术法,易弦当真教出了一个好徒弟。”

    纪钧的话只能信三分,可陆重光仔细思量后,终究认定这种阴损事情只有自己那位大师兄才能做得出来。他活着的仇人只何悬明一个,不是他又能是谁?

    大师兄着实好得很。

    他先是派人三个筑基修士追杀,失败之后就改用此种阴险术法。何悬明一个元婴修士,偏要处处和自己作对,真不愧是他的好师兄。

    陆重光眸中杀气骤然而起,冷芒如刃。他极快地掩去了那道杀气,对纪钧无比郑重行了个礼道:“多谢前辈援手,此等恩德万死难辞。”

    “不必谢我。你心中杂念繁多思虑太重,才会引得心魔作乱。”纪钧淡淡道,“望你固守本心澄心净念,早日成就大道。”

    即便五年后这少年定与自己徒儿有一战,纪钧依旧毫不犹豫地出手帮了他。固然由于这少年资质颇佳可窥大道,也因为他对自己的徒儿有信心。

    输或赢对纪钧根本不重要,他更希望顾夕歌开阔眼界磨炼剑心。纵有万般劫难加诸吾身,只要剑在心中,一切都是过眼云烟。

    此等风度此等胸怀,和纪钧一比,易弦却要落了下风。

    难怪自己那便宜师父对纪钧挂碍于心无法放下,有这么一个坦坦荡荡的对手,想来心细如丝的易弦简直不能更难受。

    前方十里就是云唐城。纪钧停下剑光,又握着他徒儿的手不紧不慢离去了。

    陆重光望着那飘然若仙的师徒二人径自离去,却不自觉抚了抚胸口。那颗慌乱跳动的心,依旧未能停歇。

    心魔终究有迹可循。思来想去,他怕是为了那少年剑修起了心魔。

    好一张乱人道心的脸,好一个搅得他方寸大乱的顾夕歌。

    他又在原地看了一会,直到天边再瞧不见那二人的身影,才转身离开。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