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 手撕系统重生后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37章

    守门妖王白崇百无聊赖蹲在洞府门前扑蝴蝶。它一身白色斑斓皮毛油光水滑,却是一只极罕见的碧睛白虎。这白老虎懒洋洋地逗弄着一只碗口大的蓝色蝴蝶,等那蝴蝶快落到它鼻尖时,就伸爪挥开它。

    这只威猛白虎半阖着眼睛似睡非睡,一只蓝蝴蝶都能欺负下它,简直半分百兽之王的气派都没有。与其说它是老虎,倒不如说它像一只大猫。

    白崇闷得有些发慌,他很想出洞找老对头痛痛快快打一架。然而他按下了心头冲动,继续蔫头耷脑当起了家猫。

    近来的信渊山简直不能更热闹。先是有两个不知底细的练虚修士进了信渊山,一连十几天就一直没出来过。而后信渊山的妖修们才知道,玉阳山那只老狐狸怕是遭了劫,连着他的手下和八只小崽子,玉阳山上下竟没一个能逃得出来。

    那几道将玉阳山切成四半的剑气,信渊山内万里有感。不折不扣的练虚修士,轻描淡写三道剑气毁了整座玉阳山。

    如此一来,守门妖王的日子反而不好过了。化形妖王们纷纷神识传音,责备白崇没看好门让如此凶猛的人类修士找上门来,简直太不敬业。

    就算他拦不住练虚修士,好歹也应当通知一声,让大家有个准备。连这点工作都干不好,可见碧睛白虎一族迟早要完。

    白崇听了这些责备之语,只当苍蝇在耳边嗡嗡,全然不放在心上。

    若不是我躲得快,死得就是我而不是那老狐狸。万一他多嘴传话坏了练虚修士的好事,那修士拿它出气又该如何?你们还真当这是三千年前妖帝还在的时候,万事都有个规矩法度,简直可笑。

    横竖那些妖王们也只是嘴上抱怨两句,真让他们去招惹练虚修士,还不是一个跑得比一个快。

    白崇估摸着时间,觉得那两位练虚修士该出山了,它也可以松一口气。这十几日他每天提心吊胆睡不好觉,就连毛也掉了好几撮。

    谁知练虚大能没出来,反倒等来了三个鬼鬼祟祟的筑基修士。这三人俨然将信渊山外十里当成了自己家,不光派人修了一座三层小楼,还在出口布了阵法,看样子竟是想长期安顿下来。

    可恨那三个筑基修士很有分寸,只在信渊山外晃晃悠悠,从不敢进山一步。白崇看着这三块肉吊在自己嘴边却吃不到,恨得牙痒痒。

    他不知道这区区三个筑基修士是想算计谁。就凭他们三个那半吊子修为,给自己塞牙缝都嫌灵气不足,也只能欺负欺负还未化形的妖兽罢了。

    至于那两位练虚大能,只出一根手指头就能将他们碾得粉碎,简直可笑。

    说来也巧。白崇刚念叨着练虚大能,那两位练虚修士就出来了。一个十三四年纪御剑而行,另一个刚刚成年乘着云气,一前一后不紧不慢,眼看就要出了信渊山门。

    白崇神识觉察出那三个筑基修士交换了一个眼神,颇有跃跃欲试的意味。

    他心中暗自幸灾乐祸。井底之蛙,竟连练虚修士都瞧不出来,简直不知道怎么死的。就算这两个孩子表面上的修为不过是筑基期,但这恰恰是他们的伪装。若不是自己小心谨慎,也差点着了道。

    一道阴森森黏腻腻的阵法开启了。它静谧地好似黑夜幽风,灵气内敛无形。

    白崇神识一扫就知道这是个困阵,是人类修士拿来对敌的玩意。固然威力不大,却能让妖晕头转向分不出东西南北,麻烦得很。

    那两位大能修士好似浑然未觉,他们不紧不慢地出了山门,又不紧不慢地进了阵法。

    也对,在两位大能修士眼中,这困阵不过是个摆设。谁又会在意自己一脚踩塌了蚂蚁窝?白崇自顾自给这一幕找了个解释,他几乎能嗅到空气中的血腥味,甘甜无比。

    随后发生的事情却与他料想中的截然相反。

    那两个少年修士一前一后进了困阵,眨眼间就被分开了。一个稍微机警些,立刻原地不动撑开了护体灵气。另一个驾驭剑光的却十分鲁莽,只知道横冲直撞,不一会就被藏在困阵中的人悄无声息一道玄光抹了脖子。

    那少年剑修的身躯自高空跌下,直直坠落在地上,溅起一阵尘土。他那道白色剑光无人操纵,化作飞剑插进地里。白崇瞧见,那少年是死不瞑目的,他秀美面上还带着三分不甘。

    鼻端飘来的血腥味可做不得假,原来这少年真的只是个筑基修士罢了。他竟然亲眼看着两个练气大圆满的小修士大摇大摆进了信渊山,杀了玉阳山的老狐狸而后又筑基出山。这两个人类修士,未免欺妖太甚。

    白崇立刻长啸一声,虎吼响彻整座山林,就连门前的这四个修士也狠狠抖了一抖。那只蓝蝴蝶被他杀气所惊,竟扑簌簌落到地面直接死了。

    他将牙齿磨得咯咯响,恨不能直接出山生吞了这剩下的四个修士。然而碍于那道屈辱的战败协定,他只能冷眼旁观这四人厮杀。

    白崇恨不能让那三个修士立刻杀了那假装练虚大能的混账小子,最好再将他抛尸林中,这样他就能一寸寸将那少年的血肉吞进肚子里。

    那困阵之中天昏地暗根本瞧不清方向,三人后左前三种法宝狠狠袭来,宛如三条嗜血的毒蛇,张开尖牙利齿直直袭向人的脖颈胸前后背。那黑黄蓝三道玄光最终交织在一起,简直平添了十倍的威力,扑面而来的戾戾风声似鬼哭。

    玄光啵地一声撞在了那混账小子的护体青光上,击得那青光中竟绽出了一丝白芒。霎时间地动山摇地面开裂,惊得十里外的树木也跟着狠狠一震。

    三个修士交换了一个意料之中的眼神。在他们料想中,怕是筑基九层的修士都挡不过这一下,更遑论一个刚刚筑基的小子。

    然而白崇却知道,那小子完完好好地活着。虽然他的护体之气破了,整个人也颇为狼狈,但他依旧活着。

    “阴阳之气,雷动风行。破尽虚空,见者皆斩!”那少年五根手指极灵活地交叉重叠,末了食指中指笃定指向三个修士。

    风,狂风随号令骤而来。那一丝微风在少年修士指间有了重量有了形状,刹那间膨胀扩散开来。这风长势极快落地生根,它刮起四人衣袍袖角,狂暴猛烈犹如巨浪罩顶,使人避无可避。不少树木被这狂风直接刮断,升腾而起卷入天际,随着沙石泥土被一并吹向远方。

    只有在海边方能见到如此狂风。这狂风足以吹散筑基修士驾驭的云气,将他们也卷入这天威浩然的狂怒之中。有风必有雷。湛然雷光随着狂风而起,在天边聚起一片乌云。亮蓝色电光在云间肆意窜行,随着这暴怒狂风一起袭向那三个修士。

    周流六虚,法用万物,果然名不虚传。然而术法威力再大,也比不得阵法浑然天成攻防一体。那三个修士面对压顶而来的狂风与雷霆,不慌不忙地变换阵型。只要让他们发动阵型,再狂暴的术法也会被吞个干干净净

    但他们骤然发现自己的阵法失效了。数道白色剑光宛如莲花绽放,只一瞬就破开了这阴森森的困阵,又眨眼间织就了一座华美牢笼,将三个修士一网打尽。

    “万衍剑修!”三人中有一人愕然惊叫,这却是他们的最后一句话。

    锋锐剑气混杂着狂风雷鸣,恍如一条踏雨而来的巨龙,势如风火将他们三人一口吞下。

    三人的护体之气甚至没能撑上半刻,就在这天威剑阵面前土崩瓦解。等到那风雷消失之后,那三人所在之处却只剩下三件法宝。没有尸体没有血迹,他们的存在已被那条巨龙吞了个一干二净。

    好心机,好手段。这两个小子一开始就打定主意一起对敌,少年剑修诈死埋伏暗地发动剑阵,另外的法修却佯装不知独自迎敌。他们刚等到敌人的破绽,就一起出手毫不手软,手段娴熟又可怕。

    这种冷静对敌的天赋,若非天生便是后天搏杀而来,真是可敬可怖。

    出了这么一桩事情,白崇已然无法辩解。若是练虚修士潜入信渊山倒还好,横竖他也无法抵抗。但如果是两个筑基修士堂而皇之在信渊山中走了一遭,那便是白崇无法推脱的罪过。

    所以,这两个人不能活着。即便违背协议,也要比让其余妖王抽魂破骨好得多。

    白崇悄然无声隐藏于山林之间,一双碧眼森然如火。那少年剑修就在他身前三丈,他可以轻而易举地掏出那少年剑修的心脏一口吞下。

    这念头只是稍纵即逝。下一秒他就瞧见自己的身体高高飞起,化作血雨洒落于山林之间。他的元神刚要逃走,又被那人第二道剑光轻而易举地碾碎了。

    临死之前,白崇却听到那少年剑修惊喜地唤了一声“师尊”。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