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 手撕系统重生后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35章

    顾夕歌静坐于玉阳山巅,照影就斜斜插在他身边。

    昨日激战时留下的暴虐剑气已然归于天地间,但其造成的可怖伤痕依旧触目惊心。整座玉阳峰顶都被搅了个七零八落无一处完好之处,这倒也让山脉之下的灵气沛然而出,鼓荡上扬化作微风雾霭,吹拂着顾夕歌的衣袖。

    他就端坐于一块被剑气劈成两半的石头上,再往前三步,就是万丈深渊。霭霭云雾自山谷中升腾而起,似腾龙又似蛟蛇,变化莫测不可捉摸。

    周身十处仙窍被逐一打开,呼吸吐纳融于天地。经脉之中的灵气越来越浓厚,它逐渐有了重量有了声响,似一条小溪流淌,水声潺潺波浪微漾。

    灵气由虚无变为实体,正是练气与筑基的区别之一。顾夕歌知晓此时已然到了紧要关头,却越发心如止水毫无波澜。

    他忽然发现,自己到了一片湖泊前。天空一轮满月,倒映于湖水之中,遍地清辉郎朗如银。

    水一样的月色,月色一样的湖水。红色白色蓝色的莲花自湖底拥出,叶脉交缠不分彼此,妖异而诡丽。

    一把三寸长的白玉剑胚,就静静卧在湖底正中央。它似在此地等了许久许久,等待着有人将它唤醒,姿态寂寞而悠远。

    顾夕歌迈出脚步,就发现自己被莲花蔓延而出的梗缠住了。它们好似见了血肉的妖物一般,热情地一拥而上,暗地里却将他缠得越来越紧,不让他迈开步伐。

    “留下来吧,你过得太辛苦。”有人暗中轻声细语,那一缕缥缈话音却好似钻入了他的心底,挥之不去。

    顾夕歌恍若未闻。他折断了一株莲梗,它眷恋不舍地勾了勾顾夕歌的衣角,终究让他离开了。

    他离那柄剑胚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周遭琐碎的声音一直未停歇,有恶意有善意有嘲讽有赞赏,让人分不出真假是非,少年剑修的脚步不曾为此停留片刻。

    天空中突然落了雨,那雨滴是热而烫的,似人的眼泪。他听见一个女人的喃喃细语,声声恳切。

    “仙窍不通也好,我只求这孩子快快乐乐做个凡人。”那女人的声音哽咽了,她好似正在对上天乞求,态度卑微而虔诚,“我只要他一辈子平平安安,娶妻生子儿孙满堂。”

    顾夕歌终于停下了。他仰起头,任由那热而温的雨滴淋湿他的脸。只一刹,那些藤蔓又回来了。它们悄悄接近神态静默的少年,刚想攀上他的腿,就让这顾夕歌毫不留恋地挣开了。

    那枚剑胚离他只有十步之遥,他似能听到剑胚的呼吸声,悠远而缠绵。

    夜空顷刻间阴云密布电闪雷鸣,一道道红色闪电蛇一般缠绕在雨云中,诡异而不祥。

    “天命难违,你当真以为自己能逆天?”

    最后的幻象来了,它自高高的云霄中发问,态度俾睨而威严。

    “天道为尊,人为蝼蚁。连天道都不敬畏,你还修什么仙!”那声音夹杂着雷鸣,携着沉重雨滴,劈头盖脸向他砸来。

    顾夕歌终于冷笑了。他并未理会那即将劈在他头顶的闪电,反而对着那一直静默的剑胚遥遥招了招手。

    那剑胚毫不犹豫地来了,似流星似烈风似霜雪,卷起了一路水滴,最终落入他掌中。

    剑胚是温热的,似在轻轻颤抖。顾夕歌握住了那柄剑胚,也握住了他唯一的权柄与希冀。

    浓重的黑色雨云有一半刹那间变轻变缓了,那些雨滴还未落在地面,就遇冷凝固化为雪花,凛冽席卷而下。每一粒雪花仿佛都携着万钧之重,它们毫不留情地与那些雨滴缠斗厮杀,同归于尽般落在地面。

    一线寒风骤起,它刹那间吹息了沉闷的雨云,露出了空中皎洁的明月。

    “我欲逆天,又何须敬畏天!”

    顾夕歌毫不犹豫挥出了一剑,拔地而起的银色剑光刹那间生长腾跃,与空中明月遥相呼应,轰然一声劈碎了即将加诸于他身上的雷霆。

    等到雨云彻底消失后,湖底的莲花与藤蔓都不见了。整片湖面都已化为光洁如镜的冰面,能清晰看见他自己的倒影。

    皑皑白雪间,唯有他自己是存在的。

    顾夕歌抚着照影的剑脊,这剑胚逐步化为成一柄三尺利刃,剑身如霜明然如镜,映得他柔美眉目也有了三分寒意。

    剑胚化剑,人剑有感。这是剑修筑基之后才有的情形,他终于顺利筑基了。

    原本正在玉阳山下打坐的陆重光,猛地睁开了眼睛。

    他瞧见了那一寸细小却直达天际的白色剑光,一剑斩开了山巅漂浮不定的霭霭雾气,绕山一周又消失无踪。

    这异象是每个修士筑基时都有的,因人而异各不相同。顾夕歌剑光化形,自然因为他是剑修。

    而陆重光品出了那剑光之中的剑意,心冷如铁毫不动摇。果然和那个人一般,锋锐地不留一丝余地。

    顾夕歌睁开了眼睛,立时觉出虽然自己还是自己,但却与练气时全然不同。他经脉足足拓宽了一倍,内府蕴藏的灵气更比练气时多出三倍。他还能更敏锐地觉察到空中灵气的每一寸流淌方向,那庞大神识也终于有了落地之处,不再如无根之萍惶惶不安。

    道基一成,方能算是真正的修士。镇锁心魔之后,他修行的麻烦果然少了许多。至于那些幻象滋扰,却是每个修士筑基时都有的情形,再正常不过的。

    只有最后一道幻象有些麻烦,也只是有些麻烦罢了。顾夕歌将照影从地上拾起,毫不犹豫对着那万丈深渊跳了下去。

    俯冲而下的感觉是无比畅快的。树木花草飞速掠过他眼前,戾戾风声荡起他衣袍长发,只一刹就快到了山底。

    待到快到山底那一刹,照影周身剑气骤然而起,化为白色剑光护住顾夕歌周身。只轻轻一个折返,他又重新飞了起来。

    那道白色剑光缓缓铺展开来,将所有罡风寒气隔绝于外。御剑而行,这却是筑基期剑修才有的本领。

    纵然用了疾风咒,顾夕歌从玉阳山顶到山巅也足足花了一刻钟时间。而御剑飞行之后,他下山只花了一盏茶功夫。

    这万丈余高的玉阳山,与云唐城中的平坦大路再无任何区别。

    顾夕歌有些恍惚了。他有许久未曾体验过御剑而行的感觉,自由而无拘束。前世他固然修为有成,却也少了几分乐趣,高处不胜寒。

    他将剑光停在山下,却见瑟狸瞪大眼睛指着他道:“你,你什么时候下山的?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

    这没见识的小猞猁只知道将灵气贯之足下能跑得飞快,却不知道筑基期后就能驾云飞行不用再吃土,简直有些可怜。

    “这就是剑修的好处了,筑基期后就能御剑而行。”陆重光插了一句话,桃花眼轻瞥着顾夕歌道,“你果然顺利筑基了,这很好。”

    只两句话,却好似有无边情意蕴含其中,真真假假叫人分辨不清。

    顾夕歌也不同他客气,直接道:“明日你筑基,我替你护法。如果碰上我打不过的妖修,你好自为之。”

    瑟狸左瞧瞧右瞧瞧,十分奇怪这两人为何变得这般疏远。明明昨天还是亲亲热热的,今天又冷若冰霜。这半大幼崽,简直比自己这只母猞猁更喜怒不定。

    “我相信我运气够好,不会出什么意外。”陆重光悠悠道,“有你保护我,我自然放心。”

    真肉麻。顾夕歌长睫眨了眨,终究决定忍到最后。反正只剩一天,干脆把这小猞猁骗到底算了。只有她对陆重光彻底死心,自己才能施展下一步计划。

    第二日时,他们两人中坐立不安的果然是瑟狸。眼见陆重光已经在山顶呆了足足三个时辰,瑟狸不由担心了。

    “好哥哥,你说陆重光不会出事吧?”瑟狸依旧一板一眼叫着那肉麻至极的称呼,眉宇间却带着三分焦躁。

    顾夕歌被这三个字噎得一愣,淡淡道:“我那天是同你开玩笑的,你不必坚持如此。至于陆重光,你就更不必担心了。”

    那人天命加身鸿运当头,一向只有他担心别人的份,又哪用他们关心。

    “那就好。我一向注重承诺从不妄言。”瑟狸认认真真道,“既然我叫了一声好哥哥,那就是一辈子的事情。”

    顾夕歌几乎有些郁闷了,这直心眼的小猞猁简直是他天生的克星。

    恰在此时,他们同时抬起了头。一道灿然霞光悠悠铺展于天空之中,阴阳相生化为六虚,幻化无穷无踪可寻,不一刻就消失了。

    “万法为用,周流六虚。”顾夕歌悠悠道,“陆重光筑基成功了。”

    那妖修少女闷闷叹了一口气,她睁着一双杏眼道:“既然你们筑基了,想必就快走了吧?”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