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 手撕系统重生后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33章

    瑟狸眼见颜烈缓缓化为一只黑色狐狸,立刻狂呼一声,冲着原地拜了三拜。

    她喃喃自语道:“爹,娘,我终于替你们报仇了。虽然没有将那老狐狸生吞活剐,但我会把他的皮剥下来,做成一件狐皮大衣。”

    说罢,瑟狸又叩了三个头,这才心满意足打量起那只黑狐狸来。

    “这老狐狸还真大,怕是足有一丈长。做成狐皮褥子还差不多,做大衣倒有些可惜。”瑟狸毫不避讳地将那具尸体扛起,拎到了顾夕歌面前,“喏,归你了。”

    这点瑟狸却是分得清的,在这场偷袭中,顾夕歌出力最多。除了那张保护她的固土符,其余所有符咒,都是顾夕歌拿出来的。又是他诱敌深入让老狐狸放松了警惕,陆重光才能在远处一道剑符斩了颜烈。

    若非她手里正攥着颜烈的长尾巴,她说什么也不敢相信他们一个筑基期妖修两个练气大圆满的修士,竟真能杀死一只化神妖王。如果先前谁敢同瑟狸说这话,她都疑心那人是不是烧坏了脑子。

    不过也对,瑟狸扳着手指头算了算。两道练虚修士拓印的剑符,一道九阶落风成雪符,这些符咒是多少灵石都买不到的好东西。颜烈当真死得憋屈又冤枉,竟是让人用灵石活生生砸死的。

    这半大幼崽,还真是有钱呐。自己穷得叮当响,根本没法和他比。瑟狸不由望了顾夕歌一眼,却见这少年凝出一道剑光,一丝不苟对准老狐狸腹部剖下。

    那剑光极精准地划开了颜烈的腹部,一颗巴掌大的金色妖丹就悬浮于半空中,激起一片涟漪。

    这化神妖王的妖丹可是好东西,瑟狸不由吞了吞口水。若是她吃了这颗妖丹,修为便能突破筑基三层直至筑基八层,甚至金丹有望。

    “想要?”顾夕歌似笑非笑望了小猞猁一眼。

    妖修少女毫不掩饰内心的渴望,点头如捣蒜。

    “你叫我一声好哥哥,我就把它给你。”少年剑修话语中似有三分戏谑。

    瑟狸却不管那么多,她干脆利落唤了一句:“好哥哥。”

    妖修少女的声音甜且润,简直能醉了人的心。

    遥遥而来的陆重光听见这一句“好哥哥”,不由心绪复杂。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顾夕歌今年十三岁,瑟狸却已经一百一十八岁,那少年还不够瑟狸年龄的零头。

    他真是高估了瑟狸的节操。这只小猞猁的行事风格无比简单,谁拳头大谁做主,有奶就是娘。

    随后陆重光心中又泛起几丝酸意来。他记得四天前瑟狸还说非他不嫁,眼下又能对着顾夕歌甜甜地叫“哥哥”,真让人觉得物是人非。

    顾夕歌斜斜望了他一眼,不由言说的幸灾乐祸。

    陆重光险些让这一眼看炸了。这刚刚十三岁的孩子,就知道什么是争风吃醋挑拨离间,简直不能更可恶。

    那少年剑修将妖丹抛给了瑟狸,谆谆教导道:“收了我的妖丹就是我的人了,以后你若想出门看看,可以来找我。”

    瑟狸连忙点了点头,又瞧见陆重光面色不好,慌忙解释道:“我可没有那个意思,我知道你们是一对,你们俩闹别扭不要将我扯进来。”

    真不知道该说这猞猁精聪慧好还是愚钝好,她总能在最不合时宜的时机挑起最不合时宜的话题,其余人可都没有这种踩人痛脚的本事。

    “是啊,你又闹什么别扭。”陆重光意蕴风流地微笑了,他刚将手搭在顾夕歌肩上,就被那少年剑修平平无奇瞪了一眼,他立刻放下了手。

    陆重光敏锐觉察到,方才顾夕歌浑身上下已经凝聚起一缕剑气,只等着将他刺个对穿。

    “还请姑娘先行一步,我与夕歌还有话要说。”

    顾夕歌听见那极亲密的两个字,不由眉尾挑了挑。让陆重光这么一叫,他浑身上下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好啊,我不打扰你们。放心,我不会偷听你们说话。”瑟狸大而化之挥了挥手,拎着那只黑狐狸转身就走。

    小猞猁刚走出了两步,又恋恋不舍回头道:“我们今晚能吃烤狐狸肉么?”

    “烤狐狸肉不好吃。”陆重光温声道,“过会我给你捉一只太白鹿回去,我们还吃烤鹿肉。”

    那没心眼的小猞猁,这才欢欢喜喜拎着狐狸尸体离开了。

    瑟狸刚一离开,顾夕歌就将一枚白玉剑符抛给陆重光道:“报酬,我要你把先前那枚剑符还给我。”

    陆重光把玩着那枚白玉剑符,却悠悠开口道:“那枚剑符中只剩一道剑气,这枚剑符中却有两道,你做了亏本生意。”

    “那又怎样。”顾夕歌淡淡说,“我高兴。”

    “还是说,那枚剑符是你师父送的,你不想让它落入外人手中?”他狭长桃花眼瞥了顾夕歌一下,说不出的风流好看。

    猜中了。那道青玉剑符是纪钧送给顾夕歌防身的,其中有五道剑气,现在只剩一道。同样的剑符容纨也送了一枚,耗去一道剑气,还剩两道。固然顾夕歌做了蚀本买卖,他也绝不想让纪钧送给他的东西落在其他人手上,更遑论那人还是陆重光。

    “自是如此。”顾夕歌坦坦荡荡吐出了四个字,陆重光却觉出他的脊背挺直了,似一只戒备的小兽。

    原来这少年的软肋,当真是他的师父。

    陆重光十分懂得适可而止的道理,他取出了那枚青玉剑符递给顾夕歌。那少年的手指却是微凉的,似一捧细雪,触之即化。

    换完了剑符,顾夕歌依旧目光不善盯着陆重光,似在琢磨着在他身上哪一处开个洞比较好。于是陆重光立刻想起那时为了骗容纨,假戏真做亲了顾夕歌手指一下的事情。

    “顾道友有大量,算我欠你人情。”陆重光立刻认怂。

    “欠一桩还一桩,末了又欠一桩。”顾夕歌眯细了眼睛,嗤笑道,“你真当我们是朋友?”

    “难道我们不是朋友么?”陆重光讶异地睁大眼睛,“如果顾兄实在介意那件事,我就让你亲回来。”

    “呸。”那少年剑修终于被逗毛了,他极优雅地吐出一个脏字。随后冷冷望了陆重光一眼,依旧不满意。

    “既然如此,我就再帮顾道友一个忙。”

    陆重光左手食指中指极快地捏了个法决,口中念念有词。

    一圈无形的涟漪自空气中扩散开来,瞬间就化为绳索捆着一只小小的狐狸崽子扔到他们面前。

    那狐狸崽子全身雪白唯有尾尖一点漆黑,身形纤细十分可人。只是这小崽子浑身上下灰扑扑的,简直不能更狼狈。它似是觉察到自己即将到来的命运,拼命挣扎想要挣开束缚,却无济于事。

    若叫瑟狸见了这只狐狸崽子,她一定疑惑为何这崽子没被那道剑气直接劈成两半。方才那场恶战,已然将玉阳山顶毁了个干干净净,就连一块完整的石头都找不到。这狐狸崽子竟然完完好好地活了下来,真是鸿运罩顶天命加身。

    “顾道友方才惦记的,就是这只狐狸崽子吧。”陆重光笑吟吟拎起了那狐狸崽子的颈皮,好整以暇道,“若是顾道友想收它当个妖宠,我自有办法它,让它服服帖帖一辈子起不了二心。”

    “若我想要杀了它,斩草除根呢?”

    顾夕歌话音刚落,那只狐狸崽子已然没了气息。陆重光将那具小小的尸体丢在一边,坚定道:“那我就替顾道友担下这桩因果。”

    他话语一出,自有冥冥之中的存在响应。修行一途最重是非因果,今日的无心之举,极有可能在未来酿成难以预料的灾难。因而修士杀人之时便已预料到会被寻仇,恩怨了却之后也极少有人继续纠缠不清。如非得已,谁也不愿轻易结下因果。

    陆重光今日算是破了例,他盯着顾夕歌一字一句说:“从今以后,我们就是共犯。”

    那少年剑修并未答话,他唇边却绽开了一丝浅淡笑意,似花落无声转瞬即逝。那笑容自然是美的,即便顾夕歌此时尚未成年,依旧能让人看呆了眼。

    陆重光琢磨着,他大约也很有当昏君的潜质。杀了只不大好杀的小狐狸,还能换的美人一笑,他自然是满意的。

    顾夕歌也很满意。陆重光若能替他杀了帝临再好不过,即便陆重光不动手,他自己也会亲自下手。

    纵然硬生生担下这桩因果的滋味并不好受,将来渡劫定有魔障滋生,那也好过被信渊妖皇时刻惦念。

    更何况这是陆重光亲自下的手,即便是命中注定的妖皇,到了这受上天恩宠的天命之子面前,依旧毫无抵抗之力。

    如此一来,前世那既定的天数与宿命,就被搅乱一缕。顾夕歌遥遥望着即将大亮的苍穹,心中若有所悟。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