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 手撕系统重生后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32章

    怎么,怎么会?瑟狸讶异地瞪圆了眼睛。

    公狐狸究竟使了什么奇怪手段,竟能硬生生吞掉两道足以斩断山岳的厉害剑气。所谓紫微垣宫阵,真的有那般厉害么?

    妖修少女刚想开口说话,就眼前一花,被直接丢到了顾夕歌身边。她想起身,却发现眼前是一片灿然星空,星如明珠不可细数。

    瑟狸脚踏星子头顶夜空,晕晕乎乎全然辨不出方向。这奇异壮美的景象惊得她退后了一步,又被顾夕歌轻轻扶住。

    “还有半个时辰,那道抽魂碎骨咒就要发作。小猞猁就眼睁睁看着你这位情郎先死,等他死了我再杀你。”公狐狸在阵外洋洋得意道,“我愿成人之美,成全你们做一对亡命鸳鸯,天下哪有我这么好心的狐狸精?”

    呸,简直不要脸。瑟狸恼羞成怒了,她喊道:“公狐狸你暂且高兴着,等本猞猁出来定要活扒了你那身皮,做成一件狐皮大衣!”

    颜烈却只在阵外嗤笑一声,全然不理会瑟狸的疯言疯语。

    哎,这回他们怕是真栽了,没想到这老狐狸当真不好杀。瑟狸缩着脑袋坐回顾夕歌身边,那少年剑修依旧面沉如水毫不慌乱。

    小猞猁无精打采望着顾夕歌掐着指节神神道道算着什么东西,权当他已经疯了。

    她只知道眼前这片星空浩渺无边,教她根本分不出东南西北。就算他能找出阵眼,外面却是那老狐狸一个化神妖王亲自主阵。他不过一个还没到筑基期的小崽子,又该如何破阵?

    先是有了风,随后有了光。那浩渺星空被掀开了极细微的一道裂缝,澄澈如水的月光自这道裂缝中渗来,清清明明映亮了他们脚下的路。

    却是一束微如雨丝轻若鸿毛的剑气,不声不响透进这座阵法。那温柔至极的剑法无孔不入,它无声无息席卷了这阵中每一颗星辰每一寸土地,熨帖安稳春风化雨。

    瑟狸还来不及惊讶,不过刹那间,这片灿然星空忽然片片破碎化为尘埃。她讶然发现,原来颜烈一双狐狸眼可以瞪得比珍珠更圆。

    那一贯细眉细目淡然自若的公狐狸,此刻讶异地差点连手上的小崽子都甩了出去。他忽然大笑道:“又一道剑符,你竟然有两道练虚剑修的剑符!难怪你能破了这紫微垣宫阵!”

    剑符本来就是稀罕之极的东西,需要剑修耗费修为,倾注心神将剑气拓印与一枚小小的符咒之上,成功率颇低。且不说能承载剑气的符咒材料珍惜至极,肯耗费修为拓印剑符的剑修就更少了。

    若说九峦界市面上尚能花大价钱买到金丹及元婴剑修拓印的剑符,那一道化神剑修的剑符都能被当做许多小宗派的镇宗之宝,从不肯轻易示人。

    至于练虚修士的剑符,更是珍贵至极无处可寻,哪怕出再多的灵石都买不到。谁知眼前这少年竟一下子拿出了两枚剑符,真是气大财粗气炸了狐狸。

    什么两道剑符?瑟狸歪了歪脑袋,全然想不明白。她却瞧见颜烈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简直好玩极了。

    “老狐狸,你方才还说要我活生生死在这阵中。现在本猞猁出来了,你怎么一点精神都没有呢?”瑟狸牙尖嘴利地嘲笑道,“说大话的老狐狸,我都替你脸红。”

    颜烈只是轻蔑瞥了瑟狸一眼,似是懒得同这没脑子的小猞猁计较。此时即便他想计较,也根本分不出心来。

    紫微垣宫阵既破,那束软绵绵的剑气又忽然膨胀展开化为一座金色的牢笼,对准颜烈当头罩下。那剑气并不锐利,甚至称得上十足温柔,但它却春风化雨无坚不摧。

    英雄不敌美人关,所谓以柔克刚就是如此。

    颜烈试探地掐了个手决,那剑气就缠缠绵绵绕上了他的手指头,悄无声息将那一缕刚刚滋生的灵气吞了个干干净净。

    顷刻之间,那座华美牢笼就已将颜烈牢牢缠在原地,似痴情的藤蔓攀扯他的脚步,让他根本挪不开身。

    没关系,眼下不过平局。那少年不过练气大圆满,强行驱动两道剑符已然耗尽了所有修为,他又能凭借什么杀了自己?靠他那柄尚未与心神淬炼合一的剑胚,还是靠这修为不精只会上蹿下跳的小猞猁?

    颜烈垂着眼睛道:“好吧,是我小瞧了你。不如这样,我替你解开咒术,你放我一条性命,我们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

    黑狐狸嘴上说着求和的话,心里却嘲笑这剑修少年太过自大心机太浅。

    区区一道剑符固然能缠得颜烈无法脱身,却并非让颜烈全无反抗之力。他脸上装作焦急万分,经脉中却已聚集起三分灵气。

    颜烈只等这少年再走近一些,就瞬发一道烈阳决,一把火将他烧个干干净净。

    毕竟关乎自己性命,那少年只是踟蹰犹豫了一下,就往前走了两步。他遥遥道:“你就在这里替我解咒。”

    颜烈不动声色讨价还价:“解咒却需你我二人的血交融为一,你不到我身前来是不行的。”

    顾夕歌眉尾微扬,露出一个嘲讽的微笑。

    下一瞬,青色的光芒映亮了整片夜空。空气中所有躁动的灵气刹那间被聚拢归一,化为颜烈手上那捧青蓝色火焰。

    瑟狸隔着足足五丈,都感觉到那火焰温度灼热叫她根本睁不开眼。她发丝衣带被刮得猎而飞,这随火而起的狂风似要将她也一并吹走。

    那半大幼崽离老狐狸如此近,怕是难逃一劫,瑟狸的心已经到了嗓子眼。她恍惚间又觉得冷风扑面锐不可当,甚至来不及眨眼,霸道至极的黑色剑光已然从颜烈身后透体而出,那捧青蓝色火焰悄无声息地消失了。

    原来这少年还有第三个同伴一直隐匿气息躲在远处,只为这全力一搏,颜烈突然间全都明白了。想不到那少年竟将自己的性命托付给其余人,若是方才这道剑光迟上片刻,死的就是这少年。

    枉费自己七窍玲珑足智多谋,却败在这三个小崽子手上,这让他如何甘心。颜烈虽然挨了一剑,却回光返照般淡淡微笑道:“你们可知为何玉阳山是信渊山三十六座主峰之一么?”

    瑟狸极诚实地摇了摇脑袋,顾夕歌却答道:“信渊总脉起源于信渊山顶,绵延分支出三十六条支脉,玉阳山就是其中之一。”

    黑狐狸已然存了玉石俱焚的心思。

    对敌之前,颜烈自会想出上策中策下策。如果出了什么意外,以妖丹自爆引动深埋于地底的雷炎赤极阵就是最差之法。固然他自己的性命保不住了,这被引动的阵法牵连着地下灵脉,就能将玉阳山周遭千里炸个干干净净。

    他宁愿死,也要拉这几个小崽子陪葬。

    “好眼力。”颜烈淡淡赞赏道,“你们此时就在这条灵脉之上,若是我”

    话还未说完,黑狐狸的表情忽然变了。他一贯的胸有成竹淡定自若都消失了,这公狐狸歇斯底里地大叫道:“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颜烈布下的那道雷炎赤极阵竟悄无声息地被人抹去了痕迹,没让他察觉到半分。有这般本领的修士,若非练虚就是大乘

    黑狐狸蓦然瞪圆了眼睛,他不敢置信地转头望向顾夕歌。

    这修为只有练气大圆满的半大少年,神识竟然强大如斯,让自己瞧不出半分。难怪自己当初晕得那么容易,那并非什么谜神符一类的符咒击中了他,而是这少年的神识化形!

    顾夕歌却只是沉然望着他,眸光平静如水。那是胜者对败者天然而然的俯瞰,甚至让颜烈生不出半点反抗的念头。

    这般强大的神识,如此不匹配的修为,这人千里而来取走七只小崽子的魂魄,究竟为了什么?

    颜烈心中忽然泛起一个极荒诞的念头。他随即诡异地微笑道:“我诅咒你,咒你时刻心魔噬体痛不欲生,咒你剑心破碎堕入魔道,咒你一生所求终将化空,至死亦不能解脱。”

    这诅咒来得太恶毒也太可怖,让瑟狸狠狠呸了黑狐狸几句不要脸与输不起。顾夕歌不由伸手抚了抚胸前那三道印记所在之处,这三道印记方才竟诡异地热烫起来,如被火灼。

    颜烈却不愿再理会其余人。他合上眼之前,想到的却是玉阳山山腰的一片金盏花海。

    那片花海灿然如金,芸娘的那身皮毛如银似雪,阳光映在上面漂亮极了。他一眼便瞧见了她,踌躇许久之后,终于含羞带怯爪上握了一把金盏花递给芸娘。那白狐狸却欢欢喜喜直接用嘴把花叼了过去,还亲了亲他的脸。

    一切恍如昨日。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