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 手撕系统重生后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31章

    今日颜烈没有晒太阳,反而晒起了月亮。

    月华如水,将这玉阳山每一处都映得通透明亮,就连地上一粒尘埃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颜烈一袭黑衣端坐于地,他整个人也仿佛是琉璃铸成的,白得透明端丽。他修长手指轻轻顺着老七的头顶抚到它尾梢,小狐狸舒服地晃了晃尾巴,继续埋在父亲怀中呼呼大睡。

    原本闹腾无比的八个崽子,现在竟只剩一只,真是寂寞啊。颜烈轻轻叹了一口气,不知是惋惜自己崽子死得太轻易,还是感慨世事无常。

    固然那七只崽子是颜烈亲眼看着死的,甚至没费心救上一救,然而那依旧是他的孩子,他与芸娘的孩子。

    它们可以死在其余妖修手上,也可以死在化形劫中,唯独不该死在他这个父亲眼前。那七具小小的冰凉的尸体,代表着颜烈的无能与怯懦。枉费他以七只幼崽的性命为代价,竟只伤了那修士一条胳膊,未能将仇人一爪穿心。好在颜烈是妖修,他自有其他阴狠手段。

    亥时已到,还有一个时辰就是整整七日。黑狐狸悠悠闲闲端坐于月光下,他在等他仇人自投罗网。

    固然那抽魂碎骨咒不算顶顶有力的诅咒,立竿见影即刻取了仇人性命的咒术自然有许多。然而唯有这咒术最磨人也最阴损,它能让那仇人死后灵魂亦不入轮回。

    那少年修士取走了自己七只崽子的魂魄,颜烈便要那人三魂七魄相抵。只要自己活着一日,他就不会让那少年安生一天。直到那少年魂飞魄散不存于天地,此桩仇怨才算两清。

    黑狐狸笃定那少年会来。纵然九峦界中有千万种方法可以解这抽魂碎骨咒,却唯有直接杀掉自己这条路既迅速又妥帖。更何况那少年既有乾坤挪移符,更有练虚修士剑气所化成的剑符,行事谨慎些杀掉自己就并非难事。

    若是普通门派练气大圆满的弟子,自然没有胆量招惹化神妖王,更别提在颜烈眼皮子底下杀他的崽子。但颜烈从一开始就瞧出那少年不是普通人物,从他偷袭杀妖,再到负伤逃走,所有行为都干脆利落无比果决,可见那少年是天生要成大器的人物。

    颜烈就在玉阳山顶等着那少年,态度从容又安然。好似他与那少年是相识已久的好友,只一个眼神便定下了这月下之约。在这么美的月光下以命相搏,岂不是最酣畅淋漓的死法?

    黑狐狸忽然闭上了眼睛。他自十里外就听到有人来了,那人脚步轻而又轻,踏在玉阳山的土地上也溅不起一丝尘土。

    十里,七里,三里。那少年越走越近,颜烈也越来越平静。

    突然那少年呼吸急促了一瞬,随后竟不顾一切奔跑了起来,颜烈不禁皱了皱眉。那脚步声是满含怨恨与怒气的,狂暴又激烈。

    不对劲,来的并不是那少年。

    颜烈霍地睁开了眼睛。他遥遥望着那黄衣的少女携着暴烈风声而来,似一场足以焚尽玉阳山的漫天大火,刹那间就覆到了他头顶。周遭灵气奔涌汇集,几乎能看见透明的旋涡席卷了半座玉阳山,似要将这座秀丽山峰扯碎一般,无比锐利无比凶猛。

    黑狐狸只是弹了弹手指,那妖修少女拼尽全身修为的奋力一搏,就被轻轻松松地挡下了。他怀里的老七根本未曾觉察到方才的凶险,那狐狸崽子只是抖了抖耳朵,又沉沉睡去了。

    颜烈食指微扬,无形绳索立刻将那妖修少女牢牢捆住扔在一边。他居高临下望了瑟狸一眼,淡淡道:“原来是无名山的小猞猁。我原本预计你一千年后才会来,你现在又来作什么死。”

    瑟狸恨极了他这副云淡风轻万事不挂怀的模样,她咬牙切齿道:“你杀了我爹娘,我迟早要将你千刀万剐”

    妖修少女话还未说完,便尖叫了一声,无形之风忽然将她高高托起了几十余丈。瑟狸眼看着大地树木离自己越来越远,一颗心都要蹿出嗓子眼外。

    眼见自己就快飞出这座玉阳山外,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瑟狸终于开始担心了。要是那该死的老狐狸忽然松开手,自己怕会被活生生拍成一张猞猁肉饼,这可死得太冤枉了。

    黑狐狸当真毫不手软,他将瑟狸抛到了一百丈高后,直接收手不管了。环绕在瑟狸周围的灵气蓦然消失了,她被重重掼在了地面上,大头冲下栽在了一株灵芝旁边。

    瑟狸被摔得灰头土脸好不狼狈,好在整只猞猁没什么大事。

    黑狐狸却将一切瞧得清楚明白。在那小猞猁落地的一刹,一圈暗金光芒自她颈间扩出,忠心耿耿护了她一下。正因为有这道符咒在,瑟狸才没被拍成一张肉饼。

    颜烈一把地将那枚符咒取下,漫不经心道:“那人类修士可是说过,要你先从正面攻击,他再从背后偷袭,有这枚符咒保你安全,如此万无一失十分安全?”

    眼见瑟狸瞪大了眼睛,黑狐狸越发失望了。他将那枚符咒直接捏碎了,一字一句道:“不过一张四阶固土符,就能让你死心塌地替他卖命。我可真是太高看你了,小猞猁。”

    他望见瑟狸眸中慌乱之色,便凑近了几分捏着那小猞猁的下巴道:“还不明白么,你被你那情郎骗了,傻猞猁。”

    瑟狸微微垂下了头,似是绝望无比。颜烈最爱看妖修或人类这等绝望挣扎的模样,他抬起妖修少女的下巴,轻声细语道:“我最喜欢你现在的模样,脆弱又美丽。和你娘死得时候很像,简直是一模一样。”

    一股暴虐之气忽然自瑟狸周身腾起,那小猞猁原本已经枯竭的经脉中竟重新生出了一缕灵气。她咬着银牙一字一句道:“不准你提我娘亲,你怎么敢提她!”

    这周围聚合而来的郁郁寒风,竟比方才更猛烈,颜烈的脸色终于变了。那寒风好似落地生根一般,一借土势立刻壮大了两分。那暴风雪继续盘旋扩散,不急不缓端丽优雅。它自瑟狸掌中悄然绽出,每刮一寸风势便猛烈一分,只一刹便让这永不结冰的山顶结了冰落了雪。先前颜烈布下的层层法阵,似都成了无用之物。

    那寒风携着无数冰屑与雪花,掀起狂烈而暴虐的气旋,威势赫赫将整座玉阳山都笼在其中。

    落风成雪,不折不扣的九阶符咒。这符咒望风即长落地成雪,足以将一座方圆百里的城市彻底冰封。若是碰上什么本领稀松的化神修士,只这一道符咒都足以让他们疲于奔命。符修之所以能在九峦界中占据一席之地,就因为这效用诡异层出不穷的符咒。

    颜烈立刻将老七牢牢揣在怀中,他自然没有要硬抗这道符咒的想法。他骈指一点,那暴虐风雪立时收拢了两分,微微放缓了速度。

    趁此机会,颜烈聚精凝神准备发动阵法抵御符咒。他刚一抬手,便觉出两道霸道至极的玄光直奔他背后袭来,阴狠至极干脆利落。

    那两道玄光携着无与伦比的威势而来,所经之处树木化灰土地崩裂,两道深不见底的鸿沟将玉阳山横着剖开,平平整整等分为四。

    峰顶原本失控的灵气被此剑气一卷,立刻消失殆尽。原来最可怕的剑气袭来时,竟是无比安静的,就连声音都被吞噬了。

    这情形恍如神仙大能轻描淡写在空中画了两笔,一左一右两道剑气交叉之处,将颜烈死死钉在了原地。他前进不得后退不能,只能凭借修为硬抗这两下,不啻于以卵击石。

    死得好,死得妙!虽未能将那公狐狸生生活剐一千刀,但他既然死了,倒也算自己替爹娘报了仇。瑟狸在这烈烈风声中倔强地睁开了眼睛,她快意地注视着颜烈的身影,她要亲眼见证仇人被大卸四块的情形。

    然而什么都没有。那两道剑气消失了,颜烈依旧完完好好站在原地,甚至连头发丝都不曾被吹乱一根。仿佛有一只无声无形至为可怖的巨兽,一口将这两道剑气吞了个干干净净,还依旧不餍足地张了张嘴。

    黑狐狸捧着老七,好整以暇望着一丈外的少年剑修,扬了扬眉道:“声东击西,好计谋,差点就让我逃不掉了。”

    颜烈见顾夕歌不答话,又自顾自道:“你知道我为何要在玉阳山等你来么,就因为自己家终归比别的地方更方便些。天时地利人和,我已占据其中两项。就算你找这么个笨猞猁来帮忙,也是无济于事。”

    “紫微垣宫阵,了不起。”

    顾夕歌只是吝啬地称赞了八个字,颜烈却似得了什么至高无上的夸奖一般矜持地微笑了。

    黑狐狸抚了抚怀中老七的小耳朵,称赞道:“你是我这一千年来碰上的最有趣的敌人,这些信渊妖修个个不长脑子,于是就连我也懈怠了些。”

    “上次我差点死在你手上,所以就额外多花了些心思。”颜烈平静道,“可惜我却不能让你继续活着,你还是给我那七只崽子赔命吧。”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