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 手撕系统重生后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七章

    “小山猫啊小山猫,褐色皮毛的小山猫。想吃鹿儿捉不到,只能每天吃小鸟。”瑟狸哼着词句不通的小曲,心情愉快地行走于树林之中。

    她身形敏捷脚步轻盈,却唯独有个挺大的毛病走路不看脚下。

    眼看一根横斜而出的树枝就要将她绊倒,瑟狸却只是笑嘻嘻向前一窜,纤白手掌在旁边一棵小树上拍了拍道:“小阮,别淘气。明天我再陪你玩,等会我还有事干。”

    那碧翠小树伸出一根枝条极留恋地在瑟狸衣角上钩了钩,又很快松开了。

    “小山猫啊小山猫,白色毛皮的小山猫。可怜爹娘死得早,以泪洗面悲嗷嗷。”瑟狸人走远了,五音不全的歌声却余音未绝,听得小阮枝叶狠狠抖了几抖。它只恨自己是一株还未化形的小树苗,不能像人类一般捂着耳朵远远躲开。

    以往瑟狸无聊时,她总会在小阮身边唱上足足一个时辰的歌,非听得小阮树叶掉了一地才甘心,倒不知她这几日为何转了性。即便瑟狸这般不着调,小阮却依旧很喜欢她。谁叫这不知名的小山中,只有小阮与瑟狸两只妖修。

    瑟狸是一只小猞猁,她居住的这座山被她自己胡乱取了个名字,就叫无名小山。

    信渊山方圆十万里,大大小小的山峰不计其数。讲究的妖王大多给自己所居住的山峰取一个颇威武的名字,什么金鸡峰啦玉虎峰啦。一听就知道占领这座山的妖王是什么跟脚,简单又好记。

    当然,这只是妖修认知中的讲究罢了。人类修士向来觉得妖修未经教化品味堪忧,就连起名也半点比不上他们修士。

    对于这点,瑟狸颇为忿忿不平。

    她原本并不住在无名小山,而是住在玉阳山中。那座山的名字可比无名小山好听多了,等她成了化神妖王,定要亲手将那座玉阳山夺回来。

    但她此时只是一个渡过天劫刚刚化形的小妖修罢了,离化神妖王还差了十万八千里。

    如果自己是化神妖王,还要把无名小山中那些溜得飞快让她在后面吃土的太白鹿一只只捉来,拔毛去角架在火上烤着吃。嗯,然后再撒上一点盐,那就更好了。

    这法子还是瑟狸前几天刚捡到的人类修士教她的。

    瑟狸的父母只是普通妖兽猞猁,侥幸修炼成妖王,根本没什么传承记忆留给瑟狸。传承记忆那玩意都是血脉高贵的妖修才有的,比如碧睛白虎,再比如九尾玄狐。

    那对大猞猁死后,瑟狸只知道生吞活剥吃野兔,活活一只没见识的土猞猁。自救了那修士以后,瑟狸才知道火居然有这般大的用处。可怜她之前虽已化形开了神智,却活得和普通妖兽没什么区别,简直太丢脸了。

    “小山猫啊小山猫,黑色皮毛的小山猫。”瑟狸的歌刚唱了一半,便觉出路边山洞有妖,不,有人轻轻咳嗽了一声。

    小猞猁的耳朵颤了颤。她悄无声息地接近了那座山洞,鼻端却嗅到了一丝血腥气,显然那人受了伤。

    说起来,她捡到那个人类时他也伤得很重,差一点就活不下来。还好瑟狸什么都吃,唯独不吃人肉。那个人类能碰到瑟狸,可真是他运气好。

    一道剑气擦着瑟狸的头发丝飞过,显然山洞里的人也发现了瑟狸,警告她快点离开。瑟狸惊得向后退了退,随即不由气呼呼道:“你们人类怎么都这样,明明到了我的家里,还非要用剑气招呼我,简直差劲!”

    山洞里的人并不答话。瑟狸却说上了瘾,她色厉内荏道:“那个叫陆岁阳的人类比你还过分,十道明火符砸出来,差点要了猞猁命。可惜他再威风也没什么用,现在还不是乖乖在我的山洞躺着养伤?要不是本猞猁不吃人肉,你们俩早就倒霉了”

    “陆岁阳?”她只听山洞中传来一个少年的声音,清如玉石冽如山泉,和陆岁阳低沉的声音全然不同,却一样好听。

    “没错,本猞猁刚把他捡回来的时候,他还别别扭扭不大高兴。现在还不是高高兴兴替本猞猁烤起兔子来?”瑟狸得意地挺了挺胸,却悲哀地发现自己胸前平平并没有什么本钱。

    “带我去见他。”那少年不容否决道,他想了想又补了个字,“请。”

    瑟狸断然拒绝:“这可不成,你若是他的仇人要杀他,以后就没人替我烤兔子了。”

    “我以剑心为誓,这五百年间绝不杀他。如有违约,剑心破碎不入轮回。”

    那少年是用剑的,以剑心起誓可谓是最郑重的誓约了。虽说这誓约古怪了些,瑟狸倒也并不在意。她试探着问:“你会烤兔子么?”

    “不会,但我会捉鹿。”

    瑟狸不由脸上一红,显然她那五音不全的歌声都让这少年听了个清清楚楚。她轻声咳了咳,正儿八经道:“本猞猁心肠好原谅你了,你打一头太白鹿我就带你去见陆岁阳。”

    那少年终于出了山洞,瑟狸却未料到他竟是那般漂亮的少年。那少年肤如冰雪风姿出尘,简直比自己这只母猞猁还好看。他眸中似有一条星河,璀璨又明亮,险些让瑟狸看走了神。

    瑟狸暗暗将这少年同陆岁阳作比较。陆岁阳俊美无俦仙风道骨,已然是她生平见过最好看的人和妖,这少年半点也不逊色于他。

    小猞猁眼睛发亮围着那少年转了好几圈,连连摇头道:“你这么矮,还是个幼崽呢。想来长大了会更好看些”

    她话还未说完,便被骤然而发的剑气惊得闭了嘴。

    那道白色剑光出鞘快收剑更快,不过眨眼的功夫,三丈之外一只太白鹿就砰然倒下了,惊得鹿群四散而逃。

    太白鹿是一群极机警的妖兽,若论血脉高贵倒能甩出瑟狸一大截。它们结群而行速度极快,往往刚有风吹草动就一起逃开。外加太白鹿还有轻若疾风的天赋神通,往往让当时还未化形的瑟狸白白扑了一脸土。

    就算瑟狸化了形,情况也并未好转多少。她依旧跟在鹿群后面吃土,有些时候运气好倒能勾到一块鹿皮。

    瑟狸欢欢喜喜地拎起了那只足有三百余斤的太白鹿,丝毫不费力。她仔仔细细打量着太白鹿颈上那道伤口,扬眉吐气道:“哼,你们也有犯在我手里的一天,真是好剑光。”

    后半句话却是称赞那少年的,可他却不答话。瑟狸也并不气馁,她笑眯眯询问道:“我叫瑟狸,你叫什么名字?”

    “顾夕歌。”

    “好名字。”瑟狸连连点头,“人好看名字也好听。”

    顾夕歌颇被这妖修的坦荡称赞噎了一下。他未料到前世赫赫威名的女妖王瑟狸年轻时居然是这等只看脸的愣头青,倒不知她毅然决然离开信渊山投身陆重光麾下,有几分是因为他那张脸?

    抑或说,这二人纠缠不清的缘分,从此时就开始了。顾夕歌心中了然,瞧着瑟狸的眼光也不由起了变化。

    谁知瑟狸敏锐得很,她气哼哼道:“我夸你好看又没什么,你们人类就是麻烦。”

    说罢,那容貌秀丽的妖修少女左手拎起太白鹿,脚尖点地翻山越岭朝着洞府去了,竟不理会顾夕歌半点。

    真是赤子心性,也不枉费顾夕歌三言两语便哄得她带自己去见陆重光。自那日顾夕歌中了抽魂碎骨咒后,已经过了三天,他也只有四天好活。

    要解除咒术,最简单的方法不过三种。一者循规蹈矩找齐各类稀奇古怪解咒术的材料,施以解咒术便能解开诅咒。第二种方法剑走偏锋直接杀掉下咒者,干脆又利落。最后一种方法却需一个修为强过下咒者的修士强行解咒,以力破巧全不费力。

    顾夕歌虽然知道这咒术该怎么解,却独独缺少时间,第一种与最后一种方法自然行不通。眼下只有第二种方法可用,所以他才花了些心思找上瑟狸,让她带自己去见陆重光。

    那日顾夕歌用神识搜寻到陆重光踪迹时,心中立刻长舒了一口气。纵然他谋划得再精密,依旧害怕出了什么疏漏。好在事情终究是顺利的,可见这辈子自己运气着实不错。

    眼见自己谋划的事情就要成真,顾夕歌又岂会放过陆重光?他望着洞府中借着夜明珠光芒看书的那人,朗声道:“岁阳为重光,久见了,陆贤弟。”

    陆岁阳,不,陆重光被这话惊得一怔。他随即轻描淡写应付道:“久见了,顾道友。”

    顾夕歌睁着眼睛说瞎话道:“陆贤弟当时传来消息,要我到无名小山同你汇合。我费了好多时日,才找到此处。”

    瑟狸瞧了瞧陆重光,又瞧了瞧顾夕歌,瞪圆了眼睛道:“我真傻,原来你们俩约好了一起骗我!”

    那妖修少女狠狠将太白鹿摔在了地上,头也不回径直出门去了。

    陆重光头疼地皱了皱眉,知道瑟狸是真生气了。他敛容正色道:“顾道友若是碰上了什么麻烦特地找我帮忙,便不该如此捉弄我,这可不大好”

    他只看瑟狸方才的表情,已将事情推断了七七。此等心机此等谋略,不愧是顾夕歌上辈子的好对手。

    “我要杀那只玉阳山的公狐狸,不知你敢不敢帮我?”那半大少年的语气笃定而自信,他一双眸子紧紧盯着陆重光,却好似有了十足把握。

    区区两个练气大圆满的修士要对付一个化神妖王,即便是说胡话外人听了都怕他们俩闪了舌头。但陆重光却斩钉截铁道:“当然敢。”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