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 手撕系统重生后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五章

    过了三日连绵阴雨的糟糕天气,公狐狸颜烈觉得自己都要变成一株黑蘑菇了。他一天晒不到太阳,就觉得自己浑身发痒。他干脆现出了原形,把自己肚皮向下趴在画了阵法的地板上,整只狐狸都摊成了一张狐狸饼。

    青玉地板暖烘烘的,倒有几分像人类的火炕。颜烈刚舒服地伸了个懒腰,一只小崽子便不知好歹地直接蹦到他腰上,险些让他吐出一口老血来。

    孽障,真是天生的孽障。若是那日自己火大了,他便把这惹事的八只小崽子做成八条狐皮围脖!公狐狸龇牙咧嘴地用爪子揉了揉自己的腰,索性翻了个身露出肚皮,继续让那群小崽子们窜上窜下。

    刚满三月的小狐狸正是活泼好动的时候,眼见这一窝白毛黑毛还有黑白相间的小崽子不住在自己眼前晃荡,颜烈不禁有些头晕。他随便提起一只小崽子晃了晃,全身素白尾巴尖一点漆黑,应当是老七吧?

    于是颜烈试探地叫了一声,小狐狸崽子仿佛能听懂一般,真的点了点头。是老七没错了,一窝八只里就属他最聪明。每次晒太阳他都知道先讨好自己这个当爹的,然后光明正大地窝在他脑袋上狐假狐威欺负其他兄弟姐妹。

    不愧是自己儿子,就是够聪明,半点不像那傻乎乎的芸娘。颜烈得意地抖了抖耳朵,又将那小狐狸直接顶了在头上,足见他对这七儿子的宠溺。老七也足够贴心,还伸出小爪子摸了摸他的额头。

    其余几个傻闺女傻儿子却依旧傻乎乎的,他们只当自己是普通狐狸一般互相撕咬打闹,不是你咬了我的尾巴尖就是我扯了你的耳朵,当真半点不开窍。想来这其他七个孩子,都随了他们那实心眼没脑子的娘吧。

    一想到这窝小崽子实心眼的娘,颜烈心中就泛起一丝酸楚。为了这窝小崽子,芸娘怀胎三年,可惜最后还是难产了。他本来让那傻狐狸弃小保大,谁知芸娘竟执意将八只小崽完完好好生下来。

    那傻芸娘说什么九尾玄狐天生数量稀少,她若能替他开花散叶繁衍后代,即便为此丧命也甘心。好话不灵坏话灵,傻芸娘当真为此葬送了一条性命。只剩下自己一只鳏夫和八个嗷嗷待哺的小崽子,如何不愁坏了狐狸?

    真是傻,傻得透顶,黑狐狸的眼珠忽然湿润了。自己又有什么好的,芸娘不光是信渊山出了名的美人,也是出了名的女妖王,只可惜有点缺心眼,不过这点也无伤大雅。

    颜烈一眼便瞧上了她,含羞带怯送了芸娘一把金盏花。当时颜烈的修为比芸娘还低一层,她却半点不嫌弃,第二日就带着嫁妆高高兴兴嫁给了自己。妖修一向如此坦荡,两情相悦就能成亲,半点没有人类的繁文缛节。

    成亲之日她说颜烈一身皮毛黝黑发亮,放在凡间就是一件上好的黑狐皮大衣。她自己浑身雪白没有杂色,就是一条上好的白狐皮围脖。黑配白,狐裘配围脖,天下哪有比他们更般配的妖修夫妻?

    看看这傻狐狸,就连说情话都这么笨嘴拙舌,哪有狐狸精把自己比作大衣围脖的,真是半点也不吉利。

    颜烈呜咽了一声,有晶莹泪水自他眼中落下。一只小小的爪子拭去了他眼中的泪,却是老七替他擦了擦眼泪。

    真是爹爹的贴心小崽子。颜烈舔了舔那只小爪子,笑眯眯将儿子捞在胸前。颜烈这一动不要紧,那剩下七只小崽子全都叽里咕噜从他身上摔了下来,个个眼冒金星迷迷糊糊。

    不知道哪天这八只小崽子才能让他省心,颜烈不由叹了口气。再有三年,等这群小崽子彻底长大变成妖兽,他就必须将他们全都赶出洞府。至于其中能有几个活下来,又有几个能渡劫修成人身,即便自己这个当父亲的也不知道。

    妖修一贯遵循自然之道,极少有妖修像人类修士一般宠崽子。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能活下来的自然才是好的。也许妖修天性中就带着那么几分凉薄与残忍,对阵之时即便对面是自己的亲儿子,许多妖修也能下得了杀手。

    妖性残忍,不可教化。颜烈凉薄地想,人类这句话确是有几分道理的。没人比他更清楚,十万里信渊山中那些妖修心中怀着怎样的仇恨,他们恨不能将所有人类修士的血肉骨髓扯烂嚼碎,一并吞咽下肚。只需一星点火苗,信渊山的妖修就能将九峦界搅个天翻地覆。

    然而颜烈也不得不承认,人类修士的修炼之法自有其独到之处。他偶然自人类修士身上找到了一本推测天数的易书,竟与九尾玄狐天生传承的玄术殊途同归相得益彰。有了这本书,颜烈测算天命的本事倒比许多练虚修士更为高明。

    颜烈在八只小崽子出生后便算了一卦,卦象大凶。不光小崽子要死,就连他自己也生死未卜。

    公狐狸颇有些后悔不及。早知道就不该让芸娘干那种傻事,崽子终归都是要死的,早死晚死都没什么关系。如果芸娘还活着,他们还不是想生几个就生几个?

    一想起这点,颜烈反倒有些恨眼前的这窝小毛球。若不是为了这些崽子怀胎三年,芸娘又何至于扛不住那区区一道天雷?

    那道天雷固然因为这窝小崽子里要出一个了不起的妖物,天道有感故而落雷。然而颜烈全然不在乎什么妖帝降世振兴妖修的传言,他只愿芸娘回来。

    一只小爪子轻轻蹭了蹭黑狐狸的下巴,颜烈终究被这一蹭唤起了几分父子亲情。他将讨好他的老七抱了起来,和颜悦色道:“明天是大晴天,爹爹带你们出去晒太阳,老七高不高兴?”

    小狐狸耳朵动了动,用力点了点脑袋。

    谁知这晒太阳竟无端晒出事来。颜烈依旧如平常一般,化为人形百无聊赖生无可恋地放养小崽子。

    颜烈忽然感觉到一缕尖锐神识,如电光似霹雳,眨眼间就穿透他护体灵气击中腰下三寸,那却是他的软肋。

    这般手段,如此能为,怕是练虚修士。那场劫难,原来就应在今日。颜烈突然恍然大悟,随后他就悄无声息地晕了过去,任凭老七死命咬他耳朵也没有半点反应。

    顾夕歌自藏匿之处走了出来,他面色微白眸光暗淡,显然情况并不好。他要在公狐狸洞府前当着公狐狸的面谋划杀掉公狐狸的小崽子,要干这么一件作死至极的事情,这半大少年的脸上却没有半点惊慌。

    他勉力化出一道剑光,对着颜烈当头斩下,这道以往无坚不摧的剑光却连那公狐狸的毛都没切下半根。

    果然化神妖修不是那么好杀的,顾夕歌并不意外。也只有方才那道大乘期神识外放而成的利箭,才能穿透化神妖修护体真气,可惜却未能击杀他。只那一下就去了顾夕歌一半修为,想来再来一下也决然无用。而自己这道练气大圆满的剑光,怕是也只能给化形妖王挠痒痒。

    趁顾夕歌对付老狐狸的这一会,其余八只狐狸崽子拼命倒着短腿向外跑去,方向各不相同。它们虽然只有三个月大,但九尾玄狐生性机警,狐狸崽子们早就嗅到空气中不同寻常的危险气息。自己的爹都被打趴下了,它们又能干什么?自然要赶快逃命才是好狐狸。

    眼见小崽子们全都跑了,顾夕歌依旧不惊慌。他燃起一张青色符咒,低声吟诵了几句咒文,一道道青色光芒蛇一般窜进林中,不一刻就捆着八只狐狸崽子一并堆到顾夕歌脚下。

    那七天时间顾夕歌当然没有白白浪费,他早就在那八只狐狸崽子身上印下了神识烙印,没叫颜烈察觉半点。他只需一道小挪移咒,但凡这些狐狸崽子没跑出方圆三里之外,就能轻轻松松一个不缺地绑回来。

    顾夕歌看也不看地上死命挣扎的狐狸崽子一眼,剑光试探般斩向其中一只,不出意料地被挡下了。这道剑光简直像斩在棉花上,软绵绵全然不着力。

    那狐狸崽子身上瞬间腾起的阵法却叫顾夕歌瞧的一清二楚,玄心八衍阵,老狐狸的手笔还挺大。

    这八只狐狸崽子身上的阵法各自成阵独立运转,聚在一起后却阴阳相生化为八卦,固然没有半点杀伤力,却也固不可摧。这原本是九峦界某些小宗派的护山大阵,拿来保护八只狐狸崽子简直大材小用。

    若是其他修士,只能认栽走人。但老狐狸敢在顾夕歌面前玩阵法,简直是班门弄斧。万衍剑修本就是靠剑阵对敌的,能结阵自然也会破阵。

    顾夕歌前世见识过不少稀奇阵法,只一个玄心八衍阵他还不放在眼里,破阵之法更是早就烂熟于心。他将一道剑光一分为八,拿捏好力道同时在八只狐狸崽子身上砍了一下。那玄心八衍阵立刻运转,幽蓝的八处阵眼只在虚空中出现了刹那,似一朵初绽的蓝睡莲。那花瓣绽放得快凋落得更快,被八道倾注了神识分外厚重的剑光齐齐砍中,立刻消弭于无形,轻而易举全不费力。

    此阵的破阵要诀,就在于同时摧毁八处阵眼,晚了半秒都不行。顾夕歌这一下同操八道剑光的分神之法可谓精妙到了极点,怕是纪钧见到了都会大吃一惊。

    随后顾夕歌却不喘半口气,又是一道剑光直接劈下,那八只小崽子就有七只断了气。

    “所有因果,我自一力承担。”顾夕歌低声道。他闭了闭眼,取出了七枚纳魂珠运起灵力,那七只幼兽魂魄便被牵引到纳魂珠中。

    有了妖兽魂魄的纳魂珠却是微热而沉的,仿佛那魂魄也是有重量有温度的。它们沉甸甸聚在顾夕歌掌中,让他的手掌不由颤抖了一下。

    顾夕歌刚攥紧这把纳魂珠,浑身的寒毛就立了起来。他护体的那枚玉佩只挡了一下,就化为齑粉散在空中。这片刻恰巧让顾夕歌避开心口,没让那偷袭者一下把心掏出去。

    老狐狸醒了,狐狸崽子果然没这么好杀。顾夕歌捂着流血的肩头,心中却一片沉静。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