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 手撕系统重生后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四章

    九峦界中有句俗话,自古信渊出大妖。这座方圆十万里的信渊山在数千年中,就出了百余位足以抗衡练虚修士的妖皇,而大乘期的妖帝却只有三位,远远少于大乘期修士的数量。

    这也是没办法的,谁让妖修生而艰难呢。妖兽生来命长且有天赋神通,或皮坚肉厚或迅捷无比,只一只炼气期妖兽就能轻轻松松战胜十余名同境界修士,固然是天大的便宜。然而到了筑基期,情况就截然不同了。

    人为万物之灵,天生道体适宜修仙亦或修魔。妖兽却不一样,它们到了筑基期圆满,若想继续修行,就得先化为人形。妖兽神通天生强悍且还命长,自然不容于天道。若是让妖兽都能轻轻松松成就金丹期,以它们能活活熬死修士的悠长寿数,怕是整个九峦界都成了妖修的天下。

    于是上天就早早有九道化形天雷劈下来,绝大部分筑基大圆满的妖兽在这浩荡天威之下灰飞烟灭重入轮回,少部分妖兽化形成功变为妖修。同样的天雷到了修士这边,却至少要等金丹大圆满。可见这偏心的天道,光明正大地站在修士一边。

    妖修们开始时并不能忍气吞声。数千年来人妖之战也打了好几场,期间死掉的化神修士与妖皇都不在少数。修为更低的修士与妖修就更不用提了,尸体摞成一叠怕是能填满离渊之底。

    直至最近三千余年这一仗,仙道与魔道联合狠狠伤了妖修的元气,就连当时的妖帝也陨落了,妖帝麾下七大妖皇也无一幸免,这些不安分的妖修才老老实实回到信渊山舔伤口。人类修士也终于松了一口气,仙道与魔道又开始互掐。

    信渊山韬光养晦的这三千年,许多不知内情的人类修士甚至敢光明正大到妖修大本营门口采摘灵药,简直是作死作出了新花样。守山门的信渊妖王固然恨得牙痒痒,却碍于三千年前那道屈辱的战败协定,只能龟缩在山内不敢兴风作浪。

    即使守门妖王想折腾,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那一仗死去的不只是妖帝与七大妖皇,还有不少妖王。妖修的高层战力全都被人类修士一锅端了,活下来的妖王也大多有伤,只能在洞府中安心静养。

    而妖修修炼速度又是分外缓慢的,三千年前刚生下来的小崽子最出挑的也不过是妖王罢了。于是这三千年间整座信渊山中,修为最高的不过是等同于修士化神境界的妖王而已,简直寒酸得让妖掉眼泪。

    天下妖修固然不只信渊山一脉,然而其余妖修大多零零散散不成气候。且他们看到和人类修士一根筋死磕的信渊山妖修下场后,大多夹起尾巴乖乖做妖,哪还敢兴风作浪。

    信渊山守门的这位妖王近年来过得越来越狼狈,他只能眼睁睁看着一些修为低下三千年前给他填肚子都嫌修为低的修士乐颠颠到他家门口采摘灵药,又乐颠颠全须全尾地回去了。他简直眼中能冒出火来,真是虎落平原被人欺。

    谁知今日,却有个刚刚练气大圆满的人类小孩,不知死活地进了信渊山内。暗中窥伺的守门妖王立刻笑了,碍于协定他固然无法管门口的事情,可这孩子自己走进他家中,这送上门来的肉,还不许他动么?

    天知道,他已经有多少年没尝过人肉的滋味了。守门妖王简直恨不得这孩子走得快一些再快一些,信渊山内十里就是协议失效之处。他的神识紧跟着那孩子,似恶狗盯住一块近在眼前的肉。

    谁知那孩子不过在落凤坡前拐了个弯,竟无比突兀地从他神识范围内消失了。这种硬生生切断他神识的能为,至少是练虚期修士才有的。

    守门妖王很是愣了一会。他疑心这是哪位缺了坐骑或灵宠的练虚修士,伪装成一个修为低下的小孩到信渊山中找麻烦来了。多半又是寻衅滋事挑起事端,而后以大欺小一人单挑他们一群,末了趾高气昂地把妖修强掳回府。上任守门妖王就是这般被捉走的,所以才有自己这倒霉妖王填补空缺守山门。

    这种无耻的手段,也只有人类修士能想得出来。守门妖王越想越怕,他匆匆回家吩咐手下紧闭洞府,生怕自己天生丽质让这练虚修士瞧中了被硬生生带走。

    顾夕歌感知到黏在自己周遭的神识消失了,不由舒了一口气。他挑的这个时候恰恰刚好,明摆着光明正大欺负信渊山的老弱病残。他虽然练气大圆满,但妖王一根手指头就能轻轻松松碾死他。好在顾夕歌神识却是不折不扣的大乘期,他虽非魔道魂修能用神识外放对敌,起码尚能自保。

    别看此时信渊山妖修忍气吞声简直窝囊到了极点,前世的时候可全然不是这样。顾夕歌知道就在今年,信渊山一对妖王夫妇产下了一窝八只妖狐幼崽。这八只狐狸崽子中,有一只天赋异禀心智过人,短短千年就渡劫成了妖皇。

    四千余年信渊山终于出了一位妖皇,众妖修立刻扬眉吐气挺直了腰杆。而这位名叫帝临的妖皇也当真十分有手段,他将原本各自为政画地为牢的信渊山各妖王整治得服服贴贴别无二心。帝临也并未在一众妖修蛊惑下士开战报仇雪恨,反而主动向九峦九派示好,妖修也终于能够正大光明地重新出现在九峦界中。

    有了这么位了不起的妖皇,普通妖修恨不得把帝临当做自己的老祖宗供起来。他们为帝临著书立传,将帝临降生之日吹嘘得神乎其神。什么妖皇降生之时天降异象红霞罩顶,整座信渊山都被染红了。人类修士们只是暗地里嘲笑妖修不懂路数。什么天降异象红霞罩顶都是人间帝皇为了巩固权柄吹嘘出来,修士们自然半点不信,真是一群没格调的土包子。

    说起来,顾夕歌也曾见过帝临一面。他为了同这妖修打交道,将九峦界中流传的各类话本看了个通透,倒也漫不经心记住了帝临的生年时辰。谁想这看似无用的举动,居然真有用上的一天。

    在他的记忆中,那对生下帝临的妖王夫妇此时已经死了一个。妖修寿元悠长却繁衍困难,越是血统高贵修为高深的妖修繁衍后代的代价越大,这一窝八只狐狸崽子固然是天赐的恩惠,也是天大的麻烦。

    帝临的母亲,那只母九尾玄狐,就因为这八只小崽子难产而死。只剩下公狐狸一只鳏夫自己养崽子,简直可怜。

    顾夕歌在这十万里信渊山中整整走了两天,随时放出神识搜索九尾玄狐的气息,第二日傍晚终于有了收获。

    那公狐狸的洞府就坐落在一条河流上游,周围风景秀丽树木繁茂,倒是个隐居带崽子的好地方。

    他隐匿身形埋伏于三里之外,神识却将那公狐狸和八个崽子晒夕阳的情形窥探的一清二楚。

    公狐狸已经化为人形,玄衣金冠眉清目秀,神情却是懒散的。就连小狐狸崽子不知好歹踩在他袖子上也不大在意,继续懒洋洋地躺着看夕阳,简直半点妖王的尊严都没有。

    那八只毛色各异小小的狐狸崽子极其放肆地在父亲身上爬上爬下,半点看不出九尾玄狐高贵的血统,反倒更像一窝爱闹腾的小奶狗。它们时常不知为何互相打闹起来,打着打着就互相撕咬着滚成一团,简直不能更喧闹。

    直到夜幕降临繁星低垂,公狐狸才一只只拎起小狐狸的颈皮将它们揣进怀里。他也不用法术,就这般慢吞吞地走进洞府,身边竟连半个手下都不带。

    顾夕歌心中暗舒了一口气。他原本担心信渊山守门的妖王会向山内各位妖王传递消息,现在看来是他想错了。想来那位守门妖王极有可能被他吓破了胆子根本不敢出洞府,怕是不等到他出山绝不肯迈出大门半步。

    看来三千年前妖修血战不休的骨气已然消磨殆尽,信渊山守门妖王都如此欺软怕硬胆小怕事,难怪这三千年来妖修被人类修士压得根本喘不过来气。

    于是顾夕歌略微放宽了心,但他依旧在林中潜伏了整整一周,这才逐步摸清了公狐狸的底细。

    公狐狸并非没有手下。恰恰相反,为了守卫这八只刚出生的狐狸崽子,他洞府周围十里都有妖将带着小妖巡逻。若非自己当日小心翼翼避开那些巡逻妖将,怕是早被捉住成了小狐狸的盘中餐。

    好在公狐狸的防守外紧内松,他万万想不到居然能有修士避开那筛子一样的搜索,不声不响潜入他洞府一里之内。在他想来,有此种手段的修士定然神通广大,若要找麻烦直接就能打上门来,自己也全然无力反抗。

    至于信渊山里其他妖王,公狐狸根本没想过。这十万里信渊山中究竟有多少妖王,几千年来他都摸得一清二楚。周遭这些妖王知道虽然母狐狸去了,公狐狸也不是好惹的,他为了这八只崽子可以豁出性命,自然没有妖愿意肯这么一块硬骨头。

    于是每天一过晌午,公狐狸就这般正大光明地带着八只崽子晒太阳,直到太阳落山才回去。

    整个九峦界都再没有比这窝狐狸更合适的对象了。顾夕歌眸中冷光一闪,他已然下定决心。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