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 手撕系统重生后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二章

    此时正值破晓,天地都笼罩在一片似暗非暗似明非明的暧昧之中,唯有东方天际隐约有一线亮白。

    似有一柄利刃斩破天际,微红的太阳终于自层层云海之中露出脸来,金红光芒染红了半片天空。

    顾夕歌就端坐于玄机峰顶。日出那一刹,他体内灵气恰巧运行一周天。他将那一丝朝阳之萃,细致小心地引入了经脉之内。原本在经脉中运行无碍的灵气得了这丝朝阳之萃,似是微微一滞,终于起了些变化。

    那新生的灵气好像变得稍稍浓厚了些,在经脉之中流动的速度也不像以前那般快。它不慌不忙地顺着顾夕歌十处仙窍一一下行,自百汇过膻中到神阙,眼看就要突破第十处仙窍进入涌泉穴。

    顾夕歌知道修为已然到了紧要关头,越发谨守心神不敢有丝毫松弛。

    那一刻终于来了,灵气行至涌泉穴的刹那,顾夕歌恍然觉得全身十万八千个毛孔都张开了,汲取灵气的速度也比平时快了五分。

    不够,还不够。只有这新生的灵气运行完一个大周天,才算练气十层大圆满。

    眼看就要功亏一篑,顾夕歌却并不慌张。此时玄机峰的峰顶若有似无的白雾自他周身十处仙窍直接涌来,这外来的灵气助了他最后一臂之力,新生的灵气终于行完了一个大周天。

    体内灵气微稠神识可外放五尺,正是练气十层大圆满方有的变化。

    顾夕歌刚一起念,几缕红芒便无声无息缠上了他周身,像数条鳞片华美吐着信子的毒蛇。

    顾夕歌好似根本没察觉到这红芒绕体的异状一般,面目沉静神情如水,像一尊白玉雕像。

    那些红芒不是其他东西,正是顾夕歌的心魔。这种境界提升便有心魔的异状若放在魔修身上自不出奇,但万万不该出现在一个刚刚练气十层大圆满的剑修身上。

    仙道与魔道不同之处就在于此。

    仙道虽然进展缓慢但稳扎稳打,境界提升时少有心魔作怪,夭折在半路的修士也少了许多。魔道修炼之法虽不挑资质兼之进展一日千里,终究是逆天之法。他们修为每进一步自有心魔孽障缠身,就连化婴时的天劫之数也比仙道多出三道。

    顾夕歌却并不意外。他平时一直将这些大乘期的心魔牢牢压制在识海之中,不敢放纵其分毫。于是每到他修为提升之时,这些被拘束惯了的心魔自然要出来兴风作浪,不引得他剑心破碎堕入魔道誓不罢休。

    那些心魔亲昵地绕上了他的腰腹脊背,眼看就要缠上他的头颈,将顾夕歌周身围得水泄不通,他终于睁开了眼睛。

    顾夕歌捏了个法决,微微白光自周遭一丈泛起。数十张之前布下的符咒立刻起了作用,严丝合缝地将顾夕歌同那些心魔一起与天地隔离开来。

    “回来。”顾夕歌冷声道。此时他大乘期神识已然全开,压得那些心魔停止了一瞬,而后它们却越发肆无忌惮地逐渐聚拢到一起,竟无中生有化出了一个人来。

    那人羽衣星冠俊逸非常,他面上虽带了三分笑意,一双眸子却是淡而冷的,恍如结冰的河面。

    “顾真君,成王败寇。”那人无比从容地微笑了,“冲霄剑宗毁了,你已经没有靠山。”

    他生平最恨的就是输这个字,这句话又激起了顾夕歌心中三分恨意。然而他自能分得清真假是非。

    假的,这手段太差了,他在心中暗暗嘲笑心魔。

    顾夕歌只不过稍稍凝望了这人一会,那心魔构筑的幻象就心不甘情不愿地消失了。心魔继续扭动聚合,眼看就要凝出第二个幻象来。

    根本没用,你是我的心魔,自然斗不过我,顾夕歌眯细了眼。

    自然斗不过你,可你也拿我没办法。顾夕歌似能听到心魔无声的嗤笑,那几缕红芒终于乖乖回到了他识海之内。

    顾夕歌呼出一口气,挥手解开了匿踪阵。

    恰在此刻,一道潜藏于符咒之下的红芒忽然贴地而起,快如闪电疾似霹雳,竟直直向玄机峰外而去。

    顾夕歌的神识立刻扑上了这尾漏网之鱼,一卷一拽越缠越紧,那心魔挣扎了好一会,极不甘心地消失了。

    好险,差一点便真叫心魔得逞。顾夕歌终于松了一口气,他难以想象,若是外人发现了这一缕心魔带有他的气息后,会惹出何等轩然大波。

    冲霄剑宗上下都知道纪钧将清浊真道经这门九峦界顶尖的修心之法传给了顾夕歌,他既练了这修心之法,便该灵台清澈不起魔念。心魔外放成形本是化身期后才有的事情,顾夕歌不过区区练气十层,这般凶狠的心魔又是从哪来的?

    如非夺舍,便是顾夕歌上辈子冤孽太重,即便修行五载依旧无法收心,迟早要坠入魔道。不管哪一种,都是冲霄剑宗绝对忍不了的。并非每个人都是纪钧,肯千里迢迢为他卜上一卦。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顾夕歌长睫低垂心中微忧,就连终于练气大圆满的喜悦也被冲淡了七分。

    修行五年便练气大圆满,此等修行速度九峦界数千年中也不过只有寥寥数十人能达到。顾夕歌本该为此洋洋得意,但他实在高兴不起来。

    练气入门是十分简单的,但凡开了仙窍的人,修行上一年半载,都能进入练气一层,这一点也不稀奇。开一窍者,不拘悟性不论功法,终能修至练气三层。

    三层一阶段,而后修炼的难度逐步增加。

    有些人光是从练气三层到练气六层,就足足花了十余年时间。更别提最难熬的从练气九层修炼到十层大圆满,即便有人资质够了,也要在这门槛卡上好久。

    平常大门派入门弟子大多修炼十年方能练气大圆满,亲传弟子却只要七八年。纵有五年练气圆满者,都是天纵奇才。

    顾夕歌依旧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说前世自己六年练气有成,就连九窍的陆重光也是五年零三个月练气大成,根本不值得高兴。

    五年了,师尊却还未出关。顾夕歌不由望向了那洞府所在的方向,依旧大门紧闭毫无变化。他已经从当年只到师父腰间的小豆丁,变成了现在十三岁的少年。

    他不仅长高了许多,也不再身娇体弱绕着峰顶跑一圈都要歇上半个时辰。若是师尊见到了现在的自己,再也不会嫌弃他像个小姑娘吧?

    虽已二世为人,此刻顾夕歌却生出了几分期待与忐忑来。他每天都情不自禁地猜想,师尊见到自己长大了,会说出什么样的话来。只这点微小的猜想,便让他心神摇曳。

    顾夕歌已经练气大圆满,容纨早早就告诉自己不要在冲虚剑宗筑基,要到宗外寻找机缘。这几年那心魔又越来越狡猾顽抗,到了筑基之后,顾夕歌都不大确信自己能否压制住它。好在他零零碎碎终于将镇锁心魔所需的各类材料收集完整,只等搜集到七头妖兽齐全,将那心魔彻底压制下去。

    天时已至,顾夕歌却还想再等一等。他已经整整五年没有见过师尊,这一走至少要有一年半载回不来。若是能在离开之前见师尊一面,那就全无遗憾了。

    也许是在安逸环境中呆得太久,他发现自己当真越活越像个小孩子,这种患得患失的模样实在太难看,一点不像前世杀伐果决的自己。

    是纪钧让他这颗心变软了,还是说,见到纪钧之后不仅没有纾解他的心魔,反而让那心魔越燃越盛?顾夕歌悚然一惊,他已然不敢再想下去。

    为了消除杂念,顾夕歌又练起了当初纪钧教他的二十四招江流剑法。五年下来,这已然成了他的某种习惯。

    虽是为了强身健体,这二十四招剑法已让他练出了几分威势来。剑光一道接一道,恍如江潮袭来巨浪惊天,那浪头一叠高过一叠,似能将眼前这天地也一并吞下。

    顾夕歌忽然听到身后有人道:“不错。”

    他只听见这个声音,便禁不住剑尖一抖,心也跟着狠狠一颤。

    “能将江流剑法练成海潮剑法,你也算了不起。”纪钧不紧不慢道,“这本剑谱是我自书摊上花了半块灵石淘来的,若是创出这剑法的人见到你这么练剑,想必不会高兴。”

    半块灵石。顾夕歌原本就没指望这剑法是什么绝代剑法,听了纪钧的话依旧不由愣了一愣。

    “师尊是何时出关的?”

    那孩子虽然长高了许多,眸中光芒却依旧和从前一样璀璨耀眼。纪钧上下仔细将顾夕歌打量了一番,说出的话却有些挑剔:“就在半个时辰前,刚好完完整整看你练完了这套海潮剑法。”

    那孩子听了这话,面上却没什么表情。他只是仰起脸轻轻道:“师尊,我很想你。”

    只一句话,就让纪钧心中暗藏的不安与惆怅灰飞烟灭。

    修行无岁月,纪钧错过了整整五年时光。原本刚到他腰间的孩子,已经快到他胸前。他不知道这五年间顾夕歌经历了什么,是否那孩子受过委屈心中烦恼却无人诉说,他又会不会觉得自己这个师父并不称职

    原来千言万语,都抵不过那孩子一句“想他”。

    纪钧遥遥望着顾夕歌,终于淡淡一笑。这笑容昙花一现,不过片刻就消失了。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