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 手撕系统重生后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一章

    第二天纪钧带着顾夕歌,正大光明地坐上了云唐城前往寒泽城的风行舟。他们来的时候悄无声息,走的时候也不声不响。

    不管云唐城主抑或易弦,谁都没有出门送一送纪钧。纪钧根本不稀罕他们送行,易弦自然也不愿平白无故献殷勤。

    这一路倒是平静无波并未生出什么事端。有眼力的都知道纪钧是练虚真君,他们根本招惹不起。没眼力的却也根本进不到他们的上等客舱之内,可见灵石花得多还是有些好处的。

    不过两天时间,他们就回到了冲霄剑宗。

    纪钧刚一踏上玄机峰,就听见有人悠然道:“纪师兄这次出门访友,可还玩得高兴?”

    他定睛一瞧,却是容纨带着方景明好端端在一棵云柏树下喝茶。

    这位一向极讲究的师妹竟将她那架云浮天宫直接停在了树下,白纱蓝帐好不清丽。一座紫金香炉端坐于锦绣地毯上,袅袅香气柔媚入骨又似有似无,像一只捉不住的纤纤细手。原本仙气缭绕望之脱俗的的玄机峰,就这般硬生生让容纨变成了世家小姐的闺阁厢房。

    顾夕歌一闻到那香气,就忍不住鼻头发痒。最后他终于忍不住了,不由背过身打了个喷嚏。

    这毛病却是他天生就有的,若是筑基期灵气洗髓之后,自然全然无碍。可他现在只有练气三层,着实忍不住。

    容纨刚有兴致欣赏小师侄这副眼圈通红楚楚可怜的模样,就听纪钧不容否决道:“熄了你那冰寐香。”

    “啧啧。”容纨扬了扬眉纤手一挥,那刚刚凝成一朵雍容牡丹的白烟就消失得一干二净。

    她眼见纪钧不耐,偏生要逗顾夕歌道:“我瞧小师侄这么个玲珑剔透的人,跟了纪师兄实在可惜。若师侄是我徒弟,我一定每天锦衣玉食地供着,不叫他吃半点苦。”

    只每天熏香这一项,自己就绝受不了。顾夕歌冰着一张脸,端端正正道:“承蒙师叔错爱。”

    无趣,简直无趣。可偏偏又有两分好玩,容纨一见到这小师侄一棵小豆芽菜偏要装成七情六欲全无的一座冰山,就觉得这孩子还是挺可爱的。

    纵有千万般毛病,谁叫这孩子天生一张好脸呢,容纨含情脉脉地注视了顾夕歌好一会,似要将他浑身上下都看个通透。

    她外表看上去不过豆蔻年华,这场景让外人看了,只会觉得是姐姐疼惜弟弟,而非师叔垂涎师侄美色。

    顾夕歌简直要被这位容师叔瞧出一身冷汗来,他上辈子可没少在这位师叔手上吃苦头。

    若非他闭关之时,每隔三月,容纨定会一张请帖准时将他叫到雾散峰上,看他一套又一套地换衣服。每到这个时候,方景明总是躲得远远的瞧不见半个人影,简直可恨又可恶。

    好在容纨是个不错的长辈,许多他不好意思问纪钧的问题,她都能一一作答全无不耐,简直像自己第二个师父。

    纪钧自然也会回答那些问题,可顾夕歌总是不好意思打搅他,更觉得师父合该白日飞升早入上界,不值得为自己多花心思,简直愚蠢。

    这辈子顾夕歌反而看开了一些,他与纪钧之间也不再那般疏远。由此一来,他更没必要特意凑到容纨面前了。毕竟这位师叔的恶趣味,实在叫人吃不消。

    纪钧觉出那孩子悄悄扯了扯自己的衣襟,却只是平静道:“和你方师兄出去玩一会。”

    那孩子只是不吵不闹行了个礼,就乖乖和方景明一同离开了。不知为何,纪钧心中忽然荡起一丝酸涩来。懂事自然是好的,只是顾夕歌未免太懂事了

    “我的徒儿真是太可爱了,怎么瞧都瞧不厌,纪师兄方才心里一定是这么想的。”容纨笑嘻嘻道,“我一瞧就知道,养了徒弟的人多半会有这种傻相。”

    傻相。纪钧微微一怔,他难以想象自己方才究竟露出了何等表情。

    好在容纨并未察觉他的失态,只是用手认认真真比了比,道:“景明刚入门却是七岁,比顾师侄还要矮上那么几寸。”

    “他小时候也很可爱,总是缠着我叫师父师父,声音又脆又甜。”容纨一想起徒弟幼时的模样来,就不禁笑眯了眼。随后她却叹了口气,无比遗憾道:“只可惜等他大了之后,就绝不肯穿我给他挑的衣服,明明那么好看。果然徒弟大了,就不好玩了。”

    纪钧不由想起十几年前他初见方景明时,那孩子头上顶着毛茸茸的耳朵身后还拖着一条毛茸茸的尾巴,活像一只化形没成功的松鼠精。

    有这种混账师父,不怪方景明躲着她。容纨也不亏是李慕青的至交好友,这两个人都是一般不着调。

    纪钧又听容纨自怨自艾了好一会,他重重道:“容师妹。”

    三个字,却似有千钧之重。容纨立即敛容正色道:“纪师兄,你当真下定决心,十年后便让你这徒儿参加九峰论道么?”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九峦界中各类消息传播起来更是极其迅速。想必纪钧同易弦定下赌约后不过一个时辰,掌门周韬就已将经过知道得一清二楚。

    九峰论道,指的是从九峦界中九大门派筑基不满二十年的年轻人,优中选优挑出九个人,齐聚一堂切磋斗法的论道盛会。九大门派中,除却仙道一宗三派两楼,剩下三派都是魔道。而煞灭宗血魂宗大衍派,虽不如仙道势大,终究稳稳占据九峦界中九大门派之三,历经数千年屹立不倒,自然有其过人之处。

    这九峰论道不仅有仙道还有魔道,虽然表面上说是切磋交流,但真打起来自然是要出人命的,简直半点也不忌讳。仙道弟子说自己斩妖除魔天命所向,魔道众人就言自己我欲逆天灭神杀佛,各有各的理由。

    于是这每二十年一次的九峰论道,总有不少天才人物早早夭折。能胜固然极好,败了不过是一掊白骨,十余年后谁还记得死去的人是何等惊才艳绝?

    容纨却没去过九峰论道。她早早便输给了纪钧,干脆利落地淘汰下去,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而方景明却没躲过这一遭,好在他碰上的是星云派弟子,双方你好我好大家好地装模作样打成平局,一并淘汰出场。

    只气得混元派和魔道三宗一起冷嘲热讽,说这一届冲霄剑宗弟子和星云派弟子问道之心不坚定不能成大器。容纨在旁边听了这话只是淡然一笑,她徒弟活到了最后,这点才最重要。

    同样的事情换做顾夕歌,容纨却不免起了生了三分惜才之意。

    “我瞧顾师侄年纪还就算再过十年他也刚刚十八岁,满打满算顶多筑基一层。纪师兄想必也曾听闻,魔道煞灭宗出了一个了不起的弟子,十岁入门八年筑基,现在已经筑基二层。”容纨极罕见地蹙了蹙眉,“这人自然也要参加下届论剑会。我还听闻此人不光有大毅力,而且福缘不浅心志坚定,想来并不好对付。”

    她没说出口的话,却是纪钧五百年前斩了煞灭宗七位化神真人,想来这仇怨煞灭宗就要报在顾夕歌身上。

    纪钧淡淡答道:“吾辈修士本就是逆天而行,区区魔道又何足畏惧?”

    容纨盯着纪钧看了好一会,没说话。这种大话也只能忽悠忽悠刚进门的小弟子,骗不到容纨分毫。

    “清浊真道经的事情终究要有个了结。”纪钧又道,“而且我徒弟十窍之资无上剑体,其余人根本比不上他分毫。”

    这话说的不仅狂妄,而且欠揍。但冲霄剑宗上下一贯就是如此行事,颇有些你不服气就来打我,打不过就乖乖闭嘴听话的无赖作风。

    “十窍之资?”容纨不由瞪大了眼睛,“你这疯子,还真干成了这件事?”

    十窍之资,即便在冲霄剑宗中也是个虚无缥缈的传说。容纨一想到她曾在玄机峰藏书楼内看到的那本典籍,就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情急之下,容纨也不再同纪钧客气。她伸指放在纪钧腕上,一缕灵识已然透入他体内。纪钧也并未反抗,任由她施为。

    她灵识运行一周,终于舒了口气,冷嘲热讽道:“修为仅剩一成还有内伤,亏得纪师兄还能在云唐城中同人斗法,当真威风八面让人敬仰。你这么一来,至少要闭关五年。”

    “我当时若有半分示弱,才是真正的麻烦。”纪钧平静地说,“我闭关时,那孩子就托付给容师妹了。”

    “我定会尽力,不让你宝贝徒弟受到半点委屈。”容纨依旧不冷不热,纪钧知道她是真生气了。

    然而该说的话还要说,纪钧又道:“那孩子筑基之时,若我还未出关,容师妹便替我告诉他,不要用宗内灵脉筑基。李慕青曾替他算了一卦,他的机缘在北方。”

    “我应下了,那孩子真是你前世欠下的孽债。”容纨嘲笑道,“看你这尽心尽力的模样,活像个老妈子。”

    “不是孽债,而是机缘。”纪钧只说了一句,又闭口不言了。

    还说不是孽债!容纨简直要被气笑了。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