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 手撕系统重生后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章

    易弦脸上的微笑越发气定神闲,他又不紧不慢道:“既是赌约,自然有赌注。这样如何,我若输了便将灵山易道法传给你这徒弟。”

    灵山易道法却是易弦自已经飞升的坤元上人洞府中得到的一门法决,这法决不仅是绝品护身之法,还是九峦界中极罕见的能辅助法决,可与其他修行功法一同运行全无冲突。据说这法决足有十重,练至顶级后普通灵器都破不开护体罡气,更足可将功法威力增强一倍有余。

    五千余年前,坤元上人便是靠着这门自创法决纵横九峦界,罕有敌手。有幸继承坤元上人道统的易弦,自然也本该在九峦界中横着走。只可惜他碰上了纪钧。这剑修虽无意与他争斗,却偏偏处处压他一头,简直是天生的孽缘。

    而今易弦年纪大了修为高了,与纪钧争斗的心思也略微息了那么三分。他的兴趣也逐渐转移到养徒弟上,可惜他收的第一个徒弟何悬明虽是九窍八通,资质心性依旧差上那么一点,难以传承他全部衣钵。于是易弦也就这么漫不经心地教着徒弟,就当没事养了只妖兽,不大上心也不大在意。

    易弦听说纪钧收了个徒弟后,当下心念一动。他憋着一口气,当真在这批混元派新弟子里划拉到一个好苗子。那名叫陆重光的孩子却有些了不起,天生的和光之体再加上顶级悟性,简直是千年一遇的良才。

    陆重光虽有那么几分狡猾心机不大容易摆弄,但易弦依旧毫不介意地收下了他。有心机没关系,易弦生平最讨厌的就是不懂变通一味死学的蠢物,他反而对陆重光更满意了。

    于是易弦难得对徒弟上了心,为此还特意在云唐城等了陆重光一个月。这一等,反倒有了意外之喜。

    易弦知道纪钧到了云唐城后,心中已然有了三分猜想。等他见到纪钧的徒弟之后,三分猜想已然变为了十分确信。为此,他还特意抛出了灵山易道法当诱饵。

    纪钧为了他的徒弟,就算明知这饵不好吞,也要踌躇一下。谁让纪钧和那倒霉孩子,都是冲霄万衍一脉呢。

    冲霄剑宗步虚破坚万衍三脉源远流长各有千秋,但唯有万衍一脉是出了名的成才少。万衍一脉主修心神化剑为万,虽然听上去威风又大气。但在万衍剑修金丹之前,偏偏唯有他们的剑阵布置起来既耗心神速度又慢。若他们没有什么护身法宝,那慢吞吞布阵的时间,足够法修体修将万衍剑修戳个对穿。因而万衍一脉的剑修,很大一部分就夭折在了金丹期前。

    可若是万衍修士结成金丹,事情就大不一样了。他们的剑阵收放自如变化无穷,当真是天地异变移星易宿。所以能活到金丹期后的万衍剑修,平常修士根本不愿意招惹。

    纪钧若是当真为了他这宝贝徒弟考虑,必会认真思量给他这徒儿找一门护身法诀。试问这天下,还有什么比灵山易道法更好的护体法决么?

    不出意料,纪钧当真回头了。他直直望着易弦,沉声道:“若你赢了,你又要什么?”

    “我要你偶然间找到的那部清浊真道经。”易弦忽然不笑了,他敛容正色道:“这部修心之法,本就是我混元派的不传之秘。机缘巧合之下才到了纪真君手上”

    他话未说完,纪钧便不紧不慢地开口了:“两千一百三十一年前,贵派吴审思真君叛逃出门,一并带走了不少混元派典籍,清浊真道经只是其中之一。这部心法是我偶然间自寒泽城一间书屋中找到的,四百八十五枚灵石当场付清,与你们混元派没有半点关系。”

    此时云唐城的天空是黑暗静谧的,忽有一道寒光一寸寸拔地而起,奇诡而动人。那寒光绽放得不急不缓,颇有那么几分优雅端丽的意味,好似一株悄然绽开花苞的梨树。

    但这方才还人潮拥挤朱雀大街,已被这剑气搅了个一干二净。但凡长眼睛的人,都知道有大能发怒了。没胆子看热闹的自然赶紧回家关门避祸,有胆子看热闹的也自觉退出十余丈,唯恐碍到大能们斗法。

    剑修,这才是真真正正的剑修。和纪钧一比,以往那些趾高气昂来到他父皇殿下当供奉的修士们,只能算是拿剑的俗人蠢货!

    陆重光被剑气所激,不由战栗了一下。随后他却眸光闪亮地直直盯着那道剑芒,甚至舍不得眨一下眼睛。

    “贵派两位元婴长老偶然得知了这件事,他们却要我自废修为去混元派谢罪。我当时不过金丹,侥幸逃得一条性命。”纪钧漠然道,“此等仇怨在我化婴之后,已经加倍奉还。现今阁下旧事重提,不知又有何用意?”

    随着纪钧话语,那剑光终于绽放到了极致,却并非陆重光想象中的清丽华美。那剑光骤然一转,竟变为了十成十的沉稳厚重。虽气势沉稳,却犹如巨峰压顶如临深渊,惊得人战战兢兢说不出话来。

    云唐城主同他那帮随从们,也终于神色凝重地退后了一丈。

    然而,那剑光在易弦面前却入泥牛入海惊不起半分波澜。他捏了个法决,面色坦然道:“我提起这件事并没有其他意思,只是想将清浊真道经重新收归混元派而已。”

    纪钧盯着易弦看了好一刻,他长睫微垂道:“既是如此,我便应下了。”

    那剑光起得突兀收得迅速,只一刹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剑藏于窍,锋芒不显,陆重光不由望向了顾夕歌。

    不知千年之后,这孩子是否会有这般收放自如威势宏大的剑气,而自己又能否如师父一般轻描淡写地接下这一招呢?他的心脏怦怦跳动,竟生出几分期盼与渴望来。

    顾夕歌也似有感应,平静无波地看了陆重光一眼。

    “道心为誓。”“剑心为誓。”

    “若有反悔,心魔噬体。”“若有反悔,剑心破碎。”

    二人就这样十分平静地发下了世间最严苛也最公正的誓言,也注定了陆重光与顾夕歌十年后会有一战。

    纪钧带着顾夕歌回了云唐客栈。他望着面前这小小的孩子,似要开口又有几分犹豫。

    “师尊,我不会输。”那孩子直直抬头望进纪钧眼睛里,他又重复了一遍,“我不会输,你知道。”

    顾夕歌明白,在方才的交锋中,纪钧看似占尽上风,实则已被易弦三言两语逼到了死路上。那人一口咬定纪钧清浊真道经来路不明,颇有几分算计与陷害之意。纪钧自然问心无愧清清白白,丝毫不惧其余人暗中议论,但他却怕混元派的人为了清浊真道经,出手对付顾夕歌。

    以顾夕歌对混元派的了解,这种以大欺小不要脸皮的事情,他们还真做的出来。

    而纪钧应下了这场赌约,碍于誓约十年间混元派便不敢伤到他分毫。

    这次赌约却是上辈子全然未曾发生过的。那时他固然曾和纪钧一起见到了易弦,然而他年已十三,入门修炼了半年却仅仅练五层。陆重光比他早入门五年,已经练气十层大圆满,眼看就要筑基。易弦纵然再不要面皮,也不好意思干出那种无耻的事情来。

    因而易弦只是不咸不淡刺了纪钧两句,他明里暗里地挤兑纪钧,说纪钧教徒弟的本事实在太差,比不上他修行天赋的万分之一。也许纪钧教徒弟也不大用心,否则为何当年纪钧同样是九窍之资,自己修行半年却已经练气六层呢?

    那时顾夕歌恨不能提剑将易弦戳个对穿。但他更恨自己不够努力,平白让师尊受了折辱。

    更可气的是,那届九峰论道顾夕歌屈居次席,陆重光却拔得头筹。在众人看来,顾夕歌筑基三层修为败给陆重光筑基五层,输得并不意外。他们反而佩服顾夕歌,修为相差两层还险些胜了。

    但顾夕歌越发不能原谅自己。他可以输给别人,却独独不能输给陆重光,那简直是双倍的耻辱。

    现今事情重来了一次,他定能在九峰论道夺得头筹,让陆重光只能饮恨仰望。顾夕歌想得心潮澎湃,却听得纪钧道:“输了也没关系。”

    “输了也没关系。”纪钧又淡淡重复了一次,“比起清浊真道经,我更希望你固守心神不生怨恨。人能常清静,天地悉皆归。”

    是啊,上辈子他输掉时师父也是这般劝慰他的,只可惜那时自己根本听不进去分毫。而现在自己虽将这道理悟得清楚明白,却独独回不了头。

    不管前方是光明坦途还是荆棘歧路,顾夕歌已然决定了自己要走的方向,纵然劝他的人是师父,他也无法妥协分毫。

    顾夕歌将那些愧疚与不安牢牢压在心底,他并不说话,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纵有三千大道可成仙,他却只认准其中一条。简而言之,依旧不过逆吾非道四个字而已。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