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 手撕系统重生后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九章

    陆重光目光刚一转到顾夕歌身上,那孩童一双眼睛便和他对了个正着。

    那两双眼睛,一双眸光温润隐有三分锋芒,另一双璀璨似星暗含冷光。

    他们对视了好一刻,终究是陆重光先开的口:“好久不见,顾贤弟。”

    “贤弟?”那孩童冷笑了一下,仅仅两个字已然将他的嘲讽鄙夷之情表露无遗。

    “你我刚分开三个多月就重逢于此,可见你我的确有缘。”陆重光毫不介意,脸上的微笑也未曾消退半分。

    一旁的常瑜却狠狠吃了一惊。她这位重光师弟,固然看起来随和得很也没什么架子,可在混元派入门弟子中谁都知道这人性子倔得很。谁若对陆重光有一分不敬,他找到机会自会三倍奉还。陆重光也由此得罪了不少人,他那位大师兄何悬明自是其中之一。然而眼前这孩童,正大光明地不给陆重光好脸色看。奇怪的是,陆重光好像对此却一点也不介意。

    “大约是有缘的。”顾夕歌面上淡定,内心却有些感慨。他一向和陆重光十分有缘,不管上辈子还是这辈子都是如此。

    “既是有缘人,我遇到麻烦你总该伸手帮我一下吧?”陆重光笑得越发灿烂了,“我知道你成了纪真君亲传弟子,想来是不缺灵石的。”

    陆重光又敛目正色道:“你刚才也将事情瞧得一清二楚。二百张明火符,两千块灵石,我这明火符可比市面上一般的明火符强多了”

    眼见陆重光将他的面子里子一并扔得干干净净,顾夕歌越发佩服他了。他不得不承认,有时候自己就是缺了这么一点不要脸的精神。

    “停,我只问你一句。”顾夕歌直接打断了陆重光的话。若是让这人继续吹下去,怕是这人都敢说他的符咒大能硬抗天雷小能生火做饭,简直是万事皆可了。

    “我买这么多明火符干嘛,学那败家少爷一样没事打你脸么?”顾夕歌终于多说了几句话,他淡淡道,“我还不至于那么无聊。”

    “两千灵石,我欠你一个人情。”陆重光墨黑眼睛直视着顾夕歌,“将来定有回报之日。”

    这少年虽是在向人求助,态度依旧不卑不亢,此时他仿佛在熠熠发光。这许下的诺言,好似也真有千钧之重。

    能让陆重光欠他一个人情,这两千灵石的确划算得很。换做上辈子,怕是有不少修士会为了这桩交易打得头破血流。这混账纵有千万种缺点,唯有一点值得人敬佩。陆重光重诺,他说过的话绝不会后悔。

    如果可能的话,顾夕歌倒想现在就让陆重光自己抹了脖子。由此一来,后面那些糟心烂事就一件都没有了。可他们谁都知道这承诺的分量有几斤几两,既是无用之物,他又何必同陆重光有所牵连?

    “谁要你的人情?”顾夕歌平静地说,“两千块灵石两百张明火符,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陆重光一瞬不瞬地望着他,笑容也多了那么几分真诚:“谢谢你。”

    随后尴尬的事情来了,顾夕歌将他那只乾坤袋向下抖了个干干净净,也只找到九百九十一块灵石,离两千块灵石还差了一半多。

    他这才想起,固然他在玄机峰上绝不缺灵石,冲霄剑宗每年还额外给他五千块灵石。可他这次是和纪钧出来访友的,身边只带了一千块灵石以备不时之需,谁会料到这么巧碰到陆重光?纵然顾夕歌重活了一辈子,他也绝不可能将每件事情都记得一清二楚。

    买东西灵石不够这种尴尬事情,纵然顾夕歌活了两辈子也是未曾体会过的。

    没灵石怎么办,自然要找师父。于是陆重光便见到这位一贯冷着脸好似冰块的小豆芽菜,冲着旁边一位黑衣修士小小声唤了一句“师父”。

    瞧顾夕歌这副乖巧软糯的模样,仿佛和刚才讽刺他的孩子根本不是一个人一般。陆重光当真吃惊了,他从不知道顾夕歌还有这么乖的时候。

    更让他吃惊的,是旁边这位玄衣如墨气质沉凝的修士。方才他与顾夕歌说话时,明明这人就站在旁边,陆重光却根本未曾觉察到他的存在。仿佛这人刚才只是空气中的一粒尘埃,并无半分不谐之处。

    此等天人合一的能为,不是化神真人就是练虚真君。再加上顾夕歌叫他师父,这人的身份呼之欲出。

    陆重光心念转得飞快,他拉着常瑜一起行了个礼道:“见过纪真君,晚辈与师姐今日得见您一面,可谓三生有幸。”

    纪钧只是微微向陆重光点了点头,示意他不必多礼。他修长手指拈起一枚明火符,一丝灵气顺着弯弯曲曲的符文下行,直至符箓收尾才停止。

    他这才道了一句:“符画的不错。你符箓一道,想来到了第二重境界练气入微,难得。”

    区区一个月,陆重光在符箓一道上不仅入了门,还到了第二重境界。可见重光师弟真是天赋异禀,常瑜不由有些恍惚了。

    而后纪钧直接把一袋灵石递给顾夕歌,将陆重光自谦自让的话全都堵在了嘴里。陆重光算是瞧出来了,这冲霄剑宗直来直去惹人记恨的本事,真是一脉相承绝无例外。

    师尊不招人喜欢,徒弟也差不到哪去。

    顾夕歌把剩下的那一千枚灵石全都倒在了摊子上,一颗一颗数得仔细又小心。他仿佛全然忘了自己是个练气三层的修士,身边站着的两位摊主修为要比他还高出几层。这孩子只当自己是个眼不明手也不快的凡人小孩,吊人胃口般越数越慢。

    顾客不发话,当摊主的自然没有先上手碰灵石的道理。饶是慢性子的常瑜,也已用神识将那一千枚灵石翻来倒去数了个十余遍,可顾夕歌才查到四百五十二。

    若是让这孩子查完一千块灵石,他们怕是得等上足足两刻钟。常瑜不由看了看陆重光,这人依旧笑容可掬半分也不着急。她又望了望那位纪真君,这位真君只是十分平静地看着他那位好徒儿,仿佛觉得顾夕歌就算笨,也理所当然笨得十分可爱。

    眼见顾夕歌好不容易数到了一千零四,那孩子却好似忽然脑袋卡壳般睁大了眼睛,看他那意思,竟是要重新开始数一遍。

    “顾兄,顾兄。”这回陆重光终于沉不住气了,他小声说,“我叫你哥还不行么?”

    顾夕歌理所应当地点了点头,道:“若是你早叫这么一声,我也不用这么费力。”

    当真可恨。陆重光已然将先前那些英雄相惜引为知己的想法抛到了九霄云外,他一字一句道:“我可真谢谢你了。”

    “不用客气。”顾夕歌只是回了轻飘飘四个字。

    那剩下的一千枚灵石一到陆重光手上,便有一道金灿光芒自云唐城主府的方向升起。

    不过须臾之间,便有一行人到了这摊位前。那一行人场面铺得颇为气派,好似仙人下凡般,浩浩荡荡一起排在了他们眼前。

    常瑜眼尖,看到一贯纡尊降贵甚少露面的云唐城主竟也在那行人中。他此时神情肃然颇为恭敬,紧跟在一个白衣修士背后,这人常瑜却是认识的。

    那白衣修士面目温润气质如玉,浊世佳公子想来就是如此。他此时微笑望着陆重光,赞赏道:“你做得很好。”

    为何师父非要他在云唐城赚这两万颗灵石,陆重光心中已然清楚明了。因而,他只是平静道:“多谢师尊赞赏。”

    “即便你剩下这两千颗灵石取了巧,却也没什么关系。”易弦扬了扬眉,“能从纪真君手上赚到灵石,可是我一辈子都不敢想的事情。”

    纪钧却懒得理会这人言语中的机锋。他淡淡望了易弦一眼,牵着顾夕歌的手转身欲走。

    易弦眼见纪钧要走,却也并不着急,他悠悠道:“纪钧,我问你可敢与我赌一次?”

    “一千四百年前九峰论道时,我以一招之差输给了你,不得不屈居次席。再过十年又是九峰论道,现在你我的徒弟年纪相当修为相近,你可敢与我赌一次,看看这两个孩子谁能夺得首席?”

    狡猾的老狐狸,顾夕歌心中不由暗骂一句。倒是说得好听,什么年纪相当修为相近,都是骗鬼呢。陆重光不仅比自己大了四岁,且他此时练气七层,更比自己足足高了四个境界。若是普通九窍八通的资质,顾夕歌至少要用三五年才能追上此时的陆重光。想必那时,这人早就练气十层大圆满了。

    以易弦对纪钧的了解,这好战的冲霄剑修定会应下挑战。可事情出乎易弦意料之外,纪钧根本没回头,他只扔下一句话:“我的徒弟就是我的徒弟,没必要同任何人比较。”

    易弦心中一动。看来传言竟是真的,纪钧这个徒弟果然非比寻常。

    好在老剑修不上当,小剑修却嫩得很。那孩子似有踌躇,脚步也顿了一顿。

    只要鱼上钩就好,接下来的事情可就由不得纪钧了。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