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 手撕系统重生后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七章

    修士的集市却也与凡人没什么不同,一般的喧嚣嘈杂一般的人声鼎沸。

    而逛集市的修士,却比凡人更悠闲。只要仙窍开通进入练气一层,一个人的寿命便会延长十年,逐层递增。若是练气十层,一个修仙者就能活上二百余岁,足足比凡人多了几倍,更别提还有各种增加寿元的丹药。踏上仙途便是仙凡有别,这句话自有几分道理。

    顾夕歌探头瞧了瞧街边卖的东西,就毫无兴致地缩回头。

    不过一些普通货色的丹药功法,不大结实的法袍武器,以及不足百年的药草罢了。这些东西冲霄剑宗都有,而且质量比之高出一截。外加顾夕歌上辈子见过不少好东西,就连灵器也颇有几件,所以他根本瞧不上这大集上的平常货色。

    唔,也许还有什么十年生山楂制成的糖葫芦,熬了二十年蔗糖制成的糖画一类哄小孩的东西。经那些小贩舌灿莲花般一忽悠,仿佛全天下的孩子但凡舔一口这些东西,就能修为涨上一层。这些东西冲霄剑宗倒是没有,但谁叫顾夕歌已经一一千二百三十九岁,他更是懒得瞥上一眼。

    可纪钧却好像来了兴致,他二话不说买下了一个能蹦会跳的糖兔子,直接塞到顾夕歌手上。顾夕歌望着手上那只被串在竹签上依旧活蹦乱跳的糖兔子,不由默然无语了。

    在顾夕歌看来,这东西拿去哄五岁的宁桃红开心还差不多,他在家时都从未吃过这类东西。一来是母亲去世得早,根本没人肯在他身上花额外的心思。二来顾夕歌也一向不在意这些事情,他宁愿多花些时间发发呆。说来他与父亲亲缘浅薄,倒也有他自己几分原因。顾夕歌一贯不会撒娇弄痴,所以那些微的血脉之情自然消散了不少。在加上他仙窍不通让人失望,还有一个异常出色的异母弟弟做对比,顾夕歌自然不得父亲喜爱。

    这是他两辈子第一次,被人当成孩子认认真真疼爱。顾夕歌虽有几分不自在,终于还是小声道了一句“谢谢师尊。”

    纪钧瞥见他那徒儿薄软的耳朵上染了两分绯红,也不知是灯光映衬还是害羞了。

    不管他徒儿平日再懂事,他依旧只是个八岁孩子。纪钧心中忽有两分柔软,似一只蜻蜓掠过水面。

    原本他带顾夕歌到朱雀大集来,就是想让这孩子开心一下。这每月一次的大集不过是一些普通散修以及大门派低级弟子摆摊出来赚几块灵石,其中自然不会有什么珍稀至极的货物。

    稍微好一点的东西,自然被收进云唐城中大大小小的商会里。若有人想侥幸在这集市上找到什么难得的法宝,那只能靠撞大运了。

    忽然那孩子松开了纪钧的手,在一个摊位前停住了。

    那摊位上不过摆了一些普通至极的炼符材料,品质不出奇种类也不大多。类似的摊子他们之前路过了十多个,顾夕歌却单单在此停了下来。纪钧也来了兴致,他就站在顾夕歌三步远的地方。

    “老板,请问这珠子是什么东西?”

    摊主听见一个孩童这般轻声问道,于是他懒洋洋将眼睛睁开了一条缝,却见摊前站了个冰雪一般的漂亮孩子。那孩子全身裹在一件黑色狐裘中,衬得小脸越发莹润明丽。他微微仰头望着自己,右手还捏着一只糖兔子。

    眼见不是大生意,摊主虽有几分失望,依旧平心静气答道:“这是纳魂珠,炼制符箓有时要将妖兽魂魄拓进符箓中,比如狼啸符雀翔符一类符咒。而炼符师就是用这珠子容纳妖兽魂魄,可保妖兽魂魄一年不散。这类炼符手段混元派蓬莱楼用的更多些,想来小公子未曾见过才会好奇。”

    “纳魂珠一枚要一块灵石,若是小公子要十枚纳魂珠就只收九块灵石。”

    那孩子竟直接从袖中摸出一袋灵石来,一丝不苟数了九块灵石给他。

    摊主原以为这孩子只是云唐城城内某户人家的孩子,父母自然不会让他平白无故买什么纳魂珠,谁知自己竟看走了眼。他方才估量了一下,那袋灵石至少有一千枚。

    这孩童不是某个宗派的入门弟子,就是哪家世家的直系子弟。不管哪一种,都不是自己一个练气七层的散修能够招惹得起的。摊主心里有了估量,他小心翼翼将十枚纳魂珠装入一个琉璃瓶内,交给了那位小公子。

    “谢谢老板。”那小公子教养极佳,还对他道了声谢。

    摊主这才长出了一口气。他只见那孩子兴致勃勃,冲一个不远处的黑衣修士晃了晃手中的琉璃瓶,扬声道:“师父,你看这珠子多好看。”

    若有这么个漂亮孩子向自己撒娇,怕是自己都会心醉了。可那黑衣修士只是微微点了点头,淡淡道:“你高兴就好。”

    那黑衣修士虽然反应平淡,临走前却微微冲摊主点了点,显然是极满意他方才的举动。

    只那一眼,摊主却仿佛被冰水直接淋了一身一头。那道目光锋锐如剑威压如海,即便那人有意收敛,依旧让人无从抵抗,显然那人修为已臻化境。

    至于那黑衣修士到底长什么样,摊主却记不起半分了。他只隐约记得那修士浑身气息恍如明月当空苍山负雪,说不出的澄澈冷冽。

    顾夕歌冲着街灯倾了倾琉璃瓶,一颗颗纳魂珠堆积在瓶底,五光十色煞是好看。

    纪钧只当自己这徒儿买纳魂珠回来是当玻璃弹珠玩的,他望着顾夕歌难得孩子气的举动,越发握紧了那只小手。

    顾夕歌不由暗中松了一口气,师尊果然没起疑心,也不枉费自己特意装小孩撒娇。有了这十颗纳魂珠,他也不算白来这一趟朱雀大集。

    这纳魂珠自然是普通至极的纳魂珠,一枚灵石一颗的价钱不多也不少。一般炼符师拿它盛放妖兽魂魄炼符,而顾夕歌却要拿它盛放妖兽魂魄镇锁心魔。

    那镇锁心魔之法是顾夕歌从一本典籍中学来的,一并学来的还有不久前助他摆脱系统束缚的分魂之法。

    镇锁心魔之法要求的材料并不严苛,步骤也不大繁琐。其中唯有一点麻烦得很,它需要七头完完好好的妖兽魂魄。且妖兽修为越高血统越尊贵,镇锁心魔成功的几率越大,这可就有些麻烦了。魂魄之类,要毁灭只需一道剑气就能将其搅个稀烂。但若要贮藏魂魄,除非魔道魂修,否则就要储魂之器。

    冲霄剑宗上上下下,自然有那么一些人精通符箓之道。而他们的炼符手段却是运气于笔以气成符的路数,因而冲霄剑宗中可以盛放魂魄的容器自然少之又少。即便有那么几件,也是顾夕歌绝对借不来的,而且这举动还会让纪钧起疑心。

    他原本准备在筑基前特地走一趟苍峦山下的寒泽城,却没想在云唐城中就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这简直让顾夕歌惊喜万分。

    他忽然觉得,自己重生而来运气好了不少。不管是一路从云水城走到冲霄剑宗,抑或在此地顺心顺意地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都仿佛有冥冥之中自有加护一般,顺利地不行。

    那晚他听李慕青说自己天命加身,还觉得有些可笑。顾夕歌上辈子欠缺的恰恰就是那么一点运气与机缘,由此才处处落败最后不得不低头认输。

    在顾夕歌看来,一个人一生的福报与机缘是有限的,所谓天有定数就是如此。而重生一事本就是许多大能做梦也奢求不来的天大福报,本该将他的福缘折耗一空。谁知自己这辈子的运气反而更好了,由此他倒真有几分信了李慕青的天命一说。

    然而若论天命加身,顾夕歌知道的所有人中没一个比得上陆重光。若是陆重光来了朱雀大集,他找到的好东西绝对不止这十颗纳魂珠。

    陆重光好像真是天命之子一般,哪怕随便逛个集市都能捡到一些颇为稀奇的宝物。似乎那些宝物蒙尘韬光养晦,就是为了在陆重光面前一展风采。因此久而久之,在某些规模颇大的竞卖会上,不管陆重光看上什么东西,都有不少人红了眼睛一般跟他争抢。这人却也十分精明,竟转而和组织商会干起了假意竞价实为抬价的勾当。许多人吃了闷亏后,也不得不咬牙认了。

    即便自己天生运气比不过陆重光,却也没什么关系。顾夕歌绝不是靠运气成为大乘期修士的,比起天命加身,他更相信事在人为。

    纪钧与顾夕歌已然逛到了朱雀大集的最末尾,然而这最后几个摊位中却有一个分外拥挤。几十个修士松松散散将那摊位围住,显然里面出了什么稀奇之事。

    顾夕歌没有看热闹的心思,他原本想离开,却听纪钧道:“再等片刻。”

    于是顾夕歌不只好奇,简直有些惊讶了。纪钧一向万事不挂于心,又是什么东西,值得他特地等上这么一刻呢?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