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 手撕系统重生后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三章

    第二日一早,纪钧并不着急出门,他先领着顾夕歌到了珍兽观。

    珍兽观的小童子们一见到纪钧,惊得齐齐作了个揖,有人直至奔入门内,有人急忙奉上茶水点心,唯恐怠慢了这位极少露面的洞虚殿主。

    纪钧自然是十分出名的,他是九峦界中鼎鼎有名的剑修。五百余年前冲霄剑宗曾与魔道煞灭宗起了冲突,纪钧以一人之力斩杀了七位化神真人,只如切瓜砍菜一般轻松写意,当时纪钧也是化神境界。这一战成就了纪钧赫赫凶名,冲霄剑宗越发地位巩固。许多人已然不敢猜想如今炼虚境界的纪钧该有多可怕,他们倒宁愿自己一辈子不要同这位杀神打交道。

    即便在百年一次的门派大典上,这些小童子也未必能见到这位洞虚殿主一次。今日倒不知撞了什么大运,他们竟能见到活生生的纪殿主。于是他们越发忐忑起来,想要上前搭话却又不敢。

    好在他们师徒二人未被围观多久,珍兽观的观主就出来了。那人却是个面貌四十上下的中年男子,圆眼睛尖鼻子,活像一只老鼠。

    珍兽观主风度倒是颇好,见了纪钧也毫不慌乱,他问道:“不知纪殿主到此有何贵干?”

    “还请沈观主,帮我找两只仙鹤来。”纪钧沉默了一会,终于有些艰难地开口了。

    沈观主却有些恍然。玄机峰上一贯是不养仙鹤的,想来是纪钧疼爱他这位小徒弟,才想特地找点活物为这小徒弟解解闷。

    “纪殿主放心,我一定找两只最好的仙鹤给你。”沈观主颇有些兴致勃勃,“不知纪殿主是否想要其他灵宠?前几日观中刚抓来两只妖狼幼崽,不足一月十分可爱。”

    纪钧望了一眼顾夕歌,见他徒儿摇了摇头,便婉拒道:“多谢沈观主好意。还有,那两只仙鹤不要最好的,只要最肥的。”

    只要最肥的。沈观主的小眼睛有一刹瞪圆了,随后他心中不舍又不好开口拒绝,只能吩咐童子挑两只长得最肥的仙鹤呈给纪钧。

    珍兽观的仙鹤自然养得极好,个顶个的仪态优雅俊美出尘,要找出两只最肥的还真不大容易。无奈之下,沈观主只能选了略微有肉的两只交给纪钧带走了。

    刚一出门,纪钧就将那两只仙鹤直接纳入袖中,也不管它们死活。他就这般带着顾夕歌踏上剑光径自访友去了。

    随着他们越飞越远,顾夕歌却敏锐觉察出师父的心情不大好,他倒是隐约猜出了师父要见的人是谁。如非逼不得已,顾夕歌也不太愿意同这人打交道。

    他们一路飞过苍峦山,足足行了三天才到了另一处门派。

    这门派却建得十分奇特,大大小小的峰顶上矗立了一座又一座的塔,那些塔却建得极不讲究。高的足有百余丈,格调优雅精雕细琢比起冲霄剑宗最华美的望舒楼亦不逊色矮的却只有几丈高,比起凡间最普通的酒楼还要矮上那么一截。这些稀奇古怪形制不一的塔楼矗立在一起,极其不搭调。可若等你仔细看来,其中却好似蕴藏着什么极深奥的阵法一般。

    纪钧到了山门外十里处就撤了飞剑,他带着顾夕歌一步步走到山门前,十分客气地对迎客童子说道:“冲霄剑宗纪钧,前来访友。”

    那迎客童子听到纪钧的名号,既不惊慌也不好奇。他微微鞠了一躬道:“李师叔已经恭候多时,还请尊客自便。”

    这态度何止懒散,简直有些懈怠了。

    纪钧点了点头,毫不见怪地带着顾夕歌继续向前走。他忽然想起自己这个徒儿没见过什么世面,便轻声道:“此处便是星云派所在的北季峰,星云派是九峦界中出了名的,神棍多。”

    后三个字纪钧顿了一顿,顾夕歌却听出几分咬牙切齿的意味来。

    眼见自己徒儿十分乖巧没再多问,纪钧越发满意了。他带着顾夕歌一路向前,绕过那些百余丈的高塔,直直奔向一座平常无奇的三层小楼。

    如果说星云派其余建筑尚能被称为塔,那眼前这栋低矮的建筑只能被称为楼了。若将这小楼放在凡间任意一处闹市上,也绝无半分不和谐。

    那楼门前有两株树,粉白桃花极不合时宜地灿烂绽放,飘落一地花瓣。一条晾衣绳极煞风景地系在两株桃树间,上面还挂着不少衣服,将那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的意境毁得一干二净。

    任谁也不会想到,在观测星宿探查天命的星云派会有如此接地气的房子。

    好在那院子虽然不大讲究,却是极干净的。他们刚一踏进院子里,就听得楼内有女子喊道:“小桃红,快去接客,有客人来了。”

    “我才不去,还有,师父你这说的叫什么话!”一道清脆童音不服气地辩驳道,“哪家师父会给自己的徒弟起一个这么俗气的名字,还有哪家师父会叫自己徒弟,接客?”

    话说到最后,那孩子却有几分恼羞成怒了。他虽不知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但他却听出那并非什么好话。

    “年轻人就是脸皮薄。你若不愿意让我叫你小桃红,那我该叫你秋菊可好?”那女子笑道,“若你还不满意,春兰夏荷冬梅任你挑选。天下哪有我这般开明的师父?”

    那孩子似是哽住了,好一刻也不见他回话。

    “罢了罢了,既然你不愿见客,为师便亲自出马。”

    话音刚落,一位绿衣女子便倚着门框笑道:“这位纪郎君好久不见,奴家还以为你忘了奴家这个人呢。”

    那女子声调婉转楚楚可怜,却将青楼楚馆中姑娘招揽客人的腔调学了个十成十。

    当真和上辈子一般不靠谱。顾夕歌眼角微跳,他悄悄向后退了两步,让纪钧将自己挡了个严严实实。

    纪钧还以为那女子吓到了自己徒弟,浑身气息越发冰寒。他自袖囊中摸出了那两只仙鹤,看也不看就直接丢过去。

    “哟,冲霄剑宗养的好仙鹤!”青衣女子眼睛一亮,她拎着那两只可怜的仙鹤仔仔细细看了一会,颇为挑剔地摇了摇头,“羽毛不亮灵气不足,一看你这三天就没喂它们吃东西。也亏得它们命大,竟然还活着。”

    “仙鹤,哪里来的仙鹤?”门中却走出一个五六岁的孩子来,他伸手摸了摸一只仙鹤乌亮羽毛,仰着一双晶亮的圆眼睛问,“师父,我们要养仙鹤么?”

    “我连你的丹药都快供不起了,哪还有闲钱养鹤?”青衣女子凉凉道,“用脱毛咒把这两只鹤去了毛,晚上我们吃烤仙鹤。也是你小子有口福,九峦界一宗两派三楼之中,唯有冲霄剑宗仙鹤养的最好,吃。”

    那孩童听了师父的话,默然无语了好一会。他本以为仙鹤都是养来骑的,再不济也是养着好看,谁知自己师父居然要吃仙鹤。饶是他到了师父门下六个月,依旧将她的下限估量得太高。

    仙鹤这么好看,吃了岂不可惜?可他已经接连吃了六个月辟谷丹,能沾点荤腥也是好的。那孩童内心天人交战了好一会,终于吃力地拎起一只仙鹤往后厨去了。

    顾夕歌望着那孩童远去背影,简直有些同情他了。

    青衣女子打发走自己的徒弟,这才有心思祸害纪钧。她捏了个腾空术从屋内搬来三把椅子,不大客气地自己先坐了下来,又冲着纪钧扬了扬下巴道:“你知道我穷,所以我就不和你客气了。反正我喝的粗茶也入不得纪真君之口,大家又是熟人,就直接免了这一步吧。”

    “你也根本没想过和我客气。”纪钧刺了她一句道,“这次来我有事找你。”

    “为了你新收的宝贝徒弟?”青衣女子好似一只见了鸡的黄鼠狼,她笑眯眯道,“六派的人都知道你收了个徒弟,师侄还不出来让我瞧一瞧?”

    顾夕歌听了这话,不得不从师父身后站了出来。

    “这位是李慕青。”纪钧的介绍只这一句,显然是不想多说。

    顾夕歌冰着一张脸大大方方冲青衣女子鞠了个躬,道:“顾夕歌见过前辈。”

    “哟,当真是美人胚子。”青衣女子上下打量了顾夕歌好一会,赞叹道,“再有十年,倒能将你比下去。”

    纪钧也懒得理她,直言直语道:“你知我不擅长揣测天数,此次前来想请你帮我算一算,我这徒儿命数如何?”

    李慕青却东张西望心不在焉,她喃喃自语道:“难得两只好仙鹤,我那徒儿笨手笨脚也不知会不会伤了它们,这样味道就差上许多。不行,我得去瞧瞧。”

    说罢她拎起另一只仙鹤风一般卷进屋里,竟将他们师徒二人直接扔在院内不管了。

    纪钧倒没有什么被怠慢的感觉,他早就习惯同这位毛病颇多的李真人打交道。他在那桃花树下看了好一会,终于伸手折下了一枝开得正好的桃花递给顾夕歌。

    “拿去玩吧。”纪钧的声音平静而无波澜。

    顾夕歌知道,这也许是自己师父最温柔的一刻。他右手微颤接过了那枝桃花,那粉白花瓣如霞似云。

    他忽然荒诞地希望,这枝桃花永远不会凋零。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