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 手撕系统重生后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章

    在冲霄剑宗哪怕是掌门师兄预定的徒弟,容纨若是相中了都敢上抢一抢。谁叫她师父飞升前只收了两个徒儿,而容纨就是那小师妹。她入门便有师兄师父百般疼爱,几乎没受过什么委屈。好在容纨冰雪心思兼之懂是非知进退,一直未曾惹上什么麻烦,于是掌门周韬便更喜欢她了。

    然而同辈之中容纨唯独不敢招惹一人,那就是纪钧。

    纪钧是上代洞虚殿主的关门弟子,资质绝佳修为神速。仅仅一千三百年就成了练虚真君,在九峦界这种修炼速度自古以来不过寥寥数人而已。再加上纪钧风度容貌无一不佳,许多大门派女修都对他芳心暗许。

    只可惜纪钧一向冷情一心向道,绝大部分时间都是闭关修炼不问世事,门中极少有人能同他搭上话。而他一千三百年来,就连徒弟也没收过一个。谁知道这次他竟主动出关要收徒弟,这么一来谁还敢同他抢人?

    所以于情于理,容纨都抢不过纪钧。她凉凉地望着那漂亮孩子将手放入纪钧掌中,那孩子似乎激动地热泪盈眶。

    这一幕活像英雄救美一见钟情,反正不像师父收徒弟。不知为何,容纨心中忽然冒出这个荒唐念头,压都压不住。而后她咳了一声,将差点出口的话硬生生吞了下去。

    纪钧可不是掌门师兄,若是让他听见这句话难免一剑飞来将她这云浮天宫一劈两半,那可就太冤枉了。整个冲霄剑宗,纪钧除了敬掌门三分外,其余谁的面子都不给。很可惜,容纨也是那其余人等之一。

    “师父,你瞧那师徒二人多像。”方景明突然道,“一样的冰块脸冰山脾气,还都是合该入破坚一脉却成了我万衍一脉的人。”

    容纨眼波流转,轻笑道:“你这么一说倒也有几分道理,由此可见这二人是天生的师徒。”

    此时灵虚殿前虽然观者繁多,却寂静无声。

    顾夕歌对着纪钧重重三叩首,神情郑重动作一丝不苟。

    一叩首谢师尊抚养之恩,二叩首敬师尊传道之德,三叩首却是为了赎罪,为他上辈子犯下的错误累得师尊身死道消。

    纪钧见这孩童起身后额头通红,目光不禁柔和了两分。他将手放在孩童头顶,朗声道:“此后你就是我万衍一脉源化门下,赐名至极,望你穷尽天地之极限,万事不足挂怀于心。”

    源化却是纪钧的道号,而他替顾夕歌取道号为至极,可见他对顾夕歌期望之高。

    顾夕歌不禁神情恍惚了一刹。不一样,这并不是他上辈子的道号。

    随后他心中却是微微发苦。牵一发而动全身,世事变更无从预料,即便他有这般大的重生机缘,便一定能逆转原本衰竭的命途么?他真的有十足把握么?

    纪钧冷声道:“你既入了我门下,其余事都不必担心,天塌下来都有为师替你担着。”

    这话说得十足霸气,也是告知冲霄剑宗上下不要招惹他的宝贝徒弟。而后他却伸手揉了揉顾夕歌额头那片红肿之处,竟极其罕见地露出一个微笑:“小孩子心事太多长不高。”

    顾夕歌却险些疼得跳起来,眼中也不由浮现出一层水雾。纪钧下手没轻没重,那一下揉了还不如不揉。

    “这才像个孩子。”纪钧清冷声音中似带了几分笑意,听来却有些可恶。

    一听到这句话,顾夕歌却再也忍不住了。他不管不顾抱住了纪钧,泪水洇湿了那玄色法袍。

    一千二百年前,纪钧俯身对着十二岁的他伸出了手。那时的顾夕歌简直不能更狼狈,他以为自己快要死了。继母借故打了他二十板子一顿又将他扔出府外,顾夕歌躺在灿烂的秋日阳光里,却只觉得浑身发冷。

    他恍惚看见一个神仙般的人物遥遥望着他,还以为是幻觉。

    “想活下去就自己站起来。”

    那墨衣之人浑身气息好似山巅积雪,冷冽而苍凉。他一双眼直直地望过来,又重复了一遍:“起来。”

    原来不是幻觉。顾夕歌咬牙刚要站起来,已经平息的伤痛就蛇一般活了过来,紧紧缠上他四肢脊柱。他却不肯放弃,然而拼尽全力也只能半跪在地上,连头都低不下去。

    “请真人收我为徒。”

    墨衣之人不答话。顾夕歌又颤抖着向下低了低头,执着道:“请真人收我为徒。”

    “自己站起来。”墨衣之人眉也不抬,依旧是冷冷的几个字。

    顾夕歌心知此事已然到了关键之时,可他使尽浑身力气,依旧只能半跪在地面无法站起来。那一刻,他心如死灰。

    这是顾夕歌最后的一丝希望与寄托,他不甘心就此死去。

    甘心,谁又如何能甘心?谁不想完完好好地活着,有母亲疼有父亲爱?可顾夕歌又有什么办法,他仙窍不通便是生而有罪!

    泪水顺着他的脸颊滴到了地面上,顾夕歌却连擦眼泪的力气都没有。

    一只骨节分明修长洁白的手忽然伸了出来,顾夕歌抬头望去,那黑衣修士眼中似多了三分暖意。

    仙人抚我顶,授我以长生。顾夕歌拉着那只手,终于颤颤巍巍站了起来。

    “此地距我冲霄剑宗距离约有半年路程,你若能自己走过来且通过三道收徒试炼,我就收你当徒弟。”

    黑衣修士扔给他几句话后就化光消失了,一并留下的还有一瓶丹药。

    顾夕歌紧紧握着那白玉瓶,就好像握住了他一生的希望与执念。

    而后他不大顺利地到达了冲霄剑宗,又不大顺利地通过了收徒试炼,最终被纪钧收为亲传弟子。

    再然后呢?顾夕歌忽然不愿想了。那二百余年间,他将自己的一生剖析得彻底明了。如果师尊当初没收自己当徒弟,他便不会落得一个身死道消的下场。若是当初自己乖乖死了,也许一切灾厄都不会发生。于是他的心魔就这样啃噬着他的愧疚与怀念膨胀生长,蔓延成一株苍天大树。

    只有此刻重新见到纪钧,顾夕歌才知道原来一切真的不是他的妄想。

    眼见自己新收的徒儿越哭越凶,纪钧却有些头疼。他不知道是自己方才那一下揉得太重,还是这孩子以前受了什么委屈,竟让他百般无奈。

    纪钧从未收过徒弟,原本却也不准备收徒弟。然而那时他在闭关之中,忽有天机一现贯彻灵识,他便知道这批参加试炼的孩子中有人与他有缘。

    天机一事本来就是玄而又玄,而他对顾夕歌自然也是满意的。这孩子心志坚定兼之资质甚佳,更遑论取出的剑胚还是万衍一脉,合该入他门下。只是,那孩子未免有些太爱哭了

    若是让顾夕歌知道他的师尊此刻这般评价他,他怕会劈开一条地缝钻下去。他被继母百般刁难时不曾哭泣,被硬生生一寸寸捏碎经脉时,也没有掉一滴泪。他上辈子只哭过两次,一次在纪钧面前,一次却在纪钧死后。

    说来也巧,纪钧眉头刚皱那孩子便不哭了。他仰起一张脸望着纪钧道:“我会听师尊的话,师尊不要抛下我。”

    那张小脸上还带着泪痕,一双大眼也含着泪水,倒是颇似一只红眼兔子。

    纪钧不禁心头一荡,他忽有几分理解那些热衷收徒的长辈们的心思。这般漂亮乖巧的孩子,用全然信赖的目光注视着你,怕是谁都会心软吧?

    可他不得不狠心道:“我辈修士行路艰难,若是你碰到什么难关都要哭上一哭,还不如趁早下山。”

    有些观礼的人不由诧然。那不过是一个八岁孩子罢了,不明世事哭几声自然不算什么大事,若是碰到其余人哄上两句便也好了,谁知纪钧竟扔出了这么重的一句话来。他们早听说纪钧生性冷淡严于律己,想不到对自己的徒儿也是这般狠心。

    那孩子却更叫人吃惊了。他重重鞠躬叩首,道:“徒儿知错,以后绝不会再犯。”

    纪钧这才点了点头。他轻轻牵着那孩童一只手,踏上云端径自离去了。

    云浮天宫之上的容纨不禁“呀”了一声,她双眸闪亮笑容狡黠,好似一只摇头晃尾的狐狸,说出的话也带着几分幸灾乐祸:“真是一物降一物,纪师兄也合该有个徒儿治治他。”

    方景明却站起身正经无比地冲容纨鞠了一躬,道:“我却要感谢师尊未曾对我那般严苛,能入得师尊门下简直是我三生有幸。”

    容纨横了他一眼,依旧笑眯眯道:“徒儿说的这话我却爱听,可惜为师也没什么东西赏给你。”

    “师父只需同纪师叔那般当着全冲霄剑宗说上一句,我徒儿犯下的事情自有我担着便够了。”

    “这我可不敢,你惹的事情太大我也担不下。”容纨悠然道,“想来那孩子最近几日不会太好受,倒不知他能通开几处仙窍。”

    方景明眼见容纨轻飘飘将话题转开,却也并不在意。他道:“纪师叔给小师弟取名至极,以师叔的性子,不帮小师弟通开九处仙窍怕是不会甘心吧?”

    “九为极数,世人皆以为一个人至多打开通九处仙窍。”容纨缓缓道,“然而水满则溢月盈则亏,从古至今开通九处仙窍的人却也不足五千之数。”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