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 手撕系统重生后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章

    在陆重光看来,顾夕歌简直是个再奇怪不过的人了。

    初见顾夕歌时,陆重光还以为他是个女孩。肤若冰雪眸若寒星,不难想象他长大之后会有何等美貌,怕是连自己的二皇姐都比不上。

    赞赏归赞赏,陆重光却瞧出这小男孩对自己并无多少善意。父皇仅有自己一个儿子,他能在宫中完完好好活了十二年,已然能明白许多东西。

    在宫中时,陆重光已经看腻了那些女人的眼神。她们看似温柔的眼神背后压抑着疯狂与怨怼,好似她们眸中藏着一条毒蛇,稍有放松就会被那毒蛇狠狠咬上一口。每次陆重光被她们的目光黏住,就觉得后背细细碎碎出了一层冷汗,寒入骨髓。

    嫉妒,怨恨,鄙夷,羡慕。百般滋味酝酿成酒,那酒也是致命的毒酒。

    原本陆重光有机会继承父皇的一切,但他却始终忘不掉五岁时的情形。父皇带着他面见蓬莱楼派来的使者,那使者貌不惊人却自有一种出尘之气,说不出的气势慑人。

    就连一贯高高在上的父皇,也不由对那使者露出卑微而恭谦的表情。父皇甚至不觉得耻辱,因为他觉得那使者值得他那般尊敬,这是再明白不过的道理。谁叫父皇的权力与地位,全都是蓬莱楼赐予的。

    年纪幼小的陆重光,忽然明白了什么是仙凡之别。自那时起他便下定决心,他不要这虚假的权柄与富贵,他要求得长生。

    原本蓬莱楼想收陆重光为正式弟子,陆重光却毅然决然地拒绝了。他听闻九峦界中有一宗三派两楼,唯有冲霄剑宗才是九峦界中最顶尖的修仙门派。若不能入得最顶尖的修仙门派,陆重光又何能甘心?

    他生来便要俾睨天下大权在握,绝不屈从于次一等的选择。这既源于他的自信,又仿佛是陆重光既定的天命。这感觉来得莫名其妙,却坚如磐石不能动摇。

    所以陆重光才会注意到顾夕歌,因为顾夕歌和他是同一种人。即便顾夕歌年纪幼小不甚起眼,但他的眼神中却好似蛰伏着一柄利刃一条困龙。剑藏于匣潜龙在渊,有朝一日定会寒芒毕露龙腾九霄。

    陆重光从未想到,他竟能从一个孩童的眼神中读出那么多东西,那简直不能更有趣了。在得知顾夕歌和自己分到一组后,陆重光反而有几分欣喜。三个时辰,足够他将这个有趣的孩子看清看透。

    然而这些微的欣喜之情,在他们踏入这寻踪林后,却化作了全然的不解与疑惑。

    那年纪幼小身形单薄的孩童,并未理会拉帮结伙邀请他们加入一同寻找出口的一伙人,反而自顾自往林中幽暗之处行进。陆重光倒要看看,这孩童到底有何打算。于是他也就歉意地同那伙人告别,紧跟在顾夕歌身后。

    顾夕歌七拐八歪走了足有一刻钟时间,终于停了下来。

    “这位小兄弟”陆重光琢磨了好一会,终于寻出一个差不多的称谓。

    “小兄弟?”顾夕歌扬了扬眉,嘲讽之情不言而喻。

    这孩子未免太会刺人。陆重光被噎了一下,却也并不意外。他依旧微笑着问:“我不明白”

    话未说完,顾夕歌却抬起一张灿然生辉的小脸直视着陆重光,一字一句道:“别装傻。”

    只一眼,这小他好几岁的孩童却将陆重光心中打算看穿了七七。陆重光怔了一刹,竟不知说些什么。

    不够圆滑,远远没有后来的舌灿莲花能言善辩。他上辈子这个死对头,现在只是个心机稍显阴沉的十二岁少年罢了,还嫩得很。顾夕歌暗自给此时的陆重光定了个评价,随后却自顾自闭目养神不再说话。

    陆重光思绪万千,好一会才怅然道:“若是你这般继续耽搁时间,我们难免要被淘汰。寻踪林虽不算大,但谁又知道有没有妖兽出没?若是不幸碰上了其中一头,你我两条性命就此交代,倒也干脆利落。”

    真是聒噪。这寻踪林顾夕歌上辈子简直不能更熟悉,更何况他神识全开随时警惕,又怎么会碰上危险?他重活了一辈子,在冲霄剑宗这次收徒试炼中竟只占到这点便宜,简直有些悲惨了。

    顾夕歌闭眼答道:“我自有打算,你只要跟着我就好。”

    也罢,姑且信他一回。陆重光靠在一株枝叶茂密的悬铃木下,长长舒出一口气。

    原本陆重光也不想掺和到那些人的勾心斗角中,能省几分力气自然是好的。

    耿萧将弯刀一寸寸抽出,热而烫的血液溅出很远。那赤红的血液落在一旁茶荼树的树叶上,倒是显得那碧翠树叶越发绿了些。

    蠢人,真是不折不扣的蠢人。只要耿萧稍加伪装说上两句好话,这人就将后背大大方方地亮给他,不是蠢人又是什么?耿萧将刀刃在那人的衣袍上抹了抹,动作漫不经心又带了两分鄙薄。他未曾想到,除却一身灵力修为,那些所谓修士竟半点也及不上他这个凡人。

    在这短短一个时辰内,耿萧已经足足杀了四十七人,简直轻松又快意。死的人中有修士也有凡人,一般的血肉一样的骨骼。刀刃劈斩之下血液迸溅而出,同样的温度灼热腥气逼人。

    耿萧并不喜欢杀人。但谁叫冲霄剑宗这第二道关卡,一开始便是要他们杀个你死我活决出胜负呢?他自那升仙路上走了一遭,已然明白修仙为何是逆天而行。修仙者不光同天斗,亦要同人斗。他们每一步都走的艰险坎坷,若非心志坚定毫无迷惘之人,何等入得冲霄剑宗?

    九峦界中都说混元派出来的人都是嗜杀的疯子,在耿萧看来,这冲霄剑宗弟子却也差不了多少。那条百中选一的升仙路下,不知埋葬了多少失败者的骸骨?修仙的残酷真实,由此可见一斑。

    虽说第二道试炼只说两人一组,在三个时辰内找到寻踪林出口的人就算通过试炼,但耿萧却绝不相信这一点。上次那位蓝衣修士还说升仙路是一道再简单不过的关卡,可最终通过试炼的却只有六百三十二人。

    耿萧一直记得,在他们进入寻踪林前那蓝衣修士意味深长的话语。若说这寻踪林内没有什么蹊跷,耿萧是万不能相信的。这林中究竟有凶猛至极的妖兽,抑或是颠倒乾坤的迷阵?

    随后耿萧猛然发现,这寻踪林内居然真的什么危险都没有。没有妖兽亦没有迷阵,仿佛这林子只是一座普普通通的树林。冲霄剑宗为何会出一道这么简单的试题?他们这些试炼者只要懂得一些辨识方向的常识,便能极快地走出寻踪林,简直没有一点难度。

    随后却耿萧碰上一个拉拢他的试炼者,那人打着互助互利一同过关的旗号,背地里却将那些人引到暗处,由他的同伴收割性命。于是耿萧立刻恍然大悟。是了,这就是冲霄剑宗的第二道试炼。虽说这试炼什么规矩都没有,但本质上却是要他们各凭手段杀个你死我活。

    心机阴沉也好,心狠手辣也罢。只要能在这第二道关卡中多淘汰一些试炼者,他们到了第三道关卡就能多一分希望入得冲霄剑宗。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既然有人先下手为强,耿萧又何必手下留情?

    仙路艰难,从来只有心性果决之人能够活到最后。

    在耿萧杀了那伙人后,他却开始效仿那人做起一模一样的事情来。有蠢到上当的人,也有识破耿萧计谋奋力反抗的人,但他们都化作这寻踪林中一具具不再喘气的尸体。

    耿萧觉得自己隐约明白,冲霄剑宗这第二道试炼目的为何。优胜劣汰强者为王,这场试炼却和混元派的最终试炼有异曲同工之妙。

    眼见太阳就要西沉,耿萧万分笃定地向着寻踪林的出口前行。想必能在这场试炼中活下来的人,无一不是心智高绝抑或行为果决之人,也唯有这样的人,才能入得冲霄剑宗。

    可耿萧到了寻踪林出口却不由愣了一愣,活下来的人要比他想象的多。耿萧心中忽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这预感在他见到那两位冲霄剑宗的修士时,变得越发强烈。

    但此刻他只能等,等到夜幕降临星辰满天,一轮明月高悬当空。

    “第二道试炼结束,诸位辛苦了。”安岚神色淡然地拍了拍手,她和方景明已经在出口等了足足三个时辰。

    “我可没想到,在这小小的寻踪林里会有这么多人死去。”方景明喟叹了一声,他不紧不慢地说,“活下来的有二百一十七人,却只有六十二人过关。我念到名字的人,就算合格。”

    一刻钟后,耿萧只觉得他的心一分分沉了下去,因为那其中并没有他的名字。

    “凭什么?我也在规定时间走出了寻踪林,你们凭什么淘汰我?”耿萧大喊道,“如果冲霄剑宗不给我们这些被淘汰的人一个交代,今日之事断不能就此了结!”

    周遭先是寂静了一瞬,而后一声浪随风而起,那其中有咒骂有埋怨有质疑。可那两个冲霄剑宗的剑修,只是无比平静地凝望着这群被淘汰的试炼者,风轻云淡不怒自威。

    “诸位之所以被淘汰,只因为你们违背了规则。”方景明淡淡地说,“两人一组,在三个时辰内走出寻踪林。第二道试炼的规则说得清楚明白,各位未免想得太多。”

    违背规则。耿萧不由恍惚了一瞬,他发现自己竟无从反驳。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