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 手撕系统重生后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章

    周遭寂静了一瞬。原本有个想踏上木桥的少年被那一幕惊得一怔,原本已经迈出的左脚又收了回来。

    他这才知道生命竟是如此脆弱。只需一阵大风,就能将一个人的性命吹败,似将一朵梨花吹落枝头,轻松又写意。

    天道无情,仙路难行,容不得任何侥幸与含糊。

    直至此时,少年方体会到修仙的残酷。他双手颤抖了好一会,终于转身一步步离去。他向着山下越跑越快,好似想将那坠落深渊的白衣抛落到身后一般,拼命奔跑。不一会,就再也瞧不见人影。

    “各位应当明白,这条升仙路并不好走。”方景明随意指了指那条下山的小路,意态神闲,“我说过冲霄剑宗从不为难人,诸位可以随时离去。”

    似是因为那少年离开,又似是因为方景明诱劝般的话语,不少人竟也同那少年一般打了退堂鼓。这一回又足足刷掉了几千人,当初那万余人竟只剩下一半。

    “我与安师妹就在对面等着诸位,半个时辰为限,祝诸位好运。”

    随后一蓝一紫两道剑光冲天而起,方景明与安岚走得毫不犹豫,只余下那些踌躇不前的千余人。

    世人皆羡慕修士寿元悠久且有移山填海之能,可当这份仙缘就摆在他们眼前时,不少人却胆怯地无法上前,最终只能默然离去。也许传说中有凡人服食一枚丹药便能白日飞升的荒谬传说,可在九峦界中,每一分修为增长每一次境界提升,都是逆天而行。

    即便此时的顾夕歌,也无法确信自己能否走完这条升仙路。虽说他并不畏惧那条无比危险的木板桥,但顾夕歌有心魔。那心魔随时啃噬着他的心,一下一下狠厉又嗜血,痛入骨髓。那心魔却只能压制无法化解,何时能得解脱?

    解脱,他又何需解脱?一切在他重生的这一刻,早就注定了。

    顾夕歌忽然仰起了头,他毅然决然踏上了那条升仙路,瞧也不瞧背后众人的讶异表情。

    一步,三步,七步。顾夕歌走得平稳而顺畅,可就在他迈出第九步时,幻境来了。

    “废物,没用的废物。”那男人的眼神俾睨而高傲,似利刃穿心,“我若是你,便会自己抹了脖子,你活着就是给我怀阳顾家丢人。”

    这幻境真好啊,竟能让他回想起上辈子那些已经遗忘的事情。亲缘如何父爱又如何,他上辈子虽曾渴求过,却也早就看破放下。不过无用之物罢了,何必挂怀于心?

    顾夕歌看也不看,径自从顾商身边穿过,好似穿过一缕青烟。

    三百五十四步,三百六十一步。顾夕歌暗自计数,下一个幻境应当是第三百六十九步吧

    未等顾夕歌反应过来,他又看见了那个红衣如火的姑娘。她娇美面容上满是倔强与不甘,泪水自她脸旁滴落,瞬间凝结为珍珠。

    “我们鲛人族的姑娘一辈子只认准一个心上人,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离开。”红衣姑娘颤抖着对顾夕歌伸出了一只手,眼神中带着满满的希冀,“我知道你对我有意,我知道”

    曾经有意,可现在一腔情谊早已化为灰烬。当年他都能舍得,现今自然也不在话下。仙路孤独,为情所困终究不值。

    顾夕歌毫不犹豫地迈步向前,将那跪坐在地红衣似火的姑娘抛在了身后。

    四千零二十四步,四千零三十五步。脚下就是无尽的深渊,也许只要一阵大风,顾夕歌就会坠入这悬崖之底,尸骨无存。但顾夕歌依旧走得不急不缓,他偶尔也会停一停,等那突如其来的大风刮过,再继续向前。

    他遥遥一望,那道木桥仿佛依旧没有尽头一般,延伸入云雾之中。顾夕歌却微笑了,他知道他定能通过这道升仙路,如同上一世一般入得冲霄剑宗门下。

    然而下一秒,顾夕歌却看到了他上辈子犯下的最大的过错。

    天空一片血红,红如火焰妖如血液,不详又诡异。轰然巨鸣,高耸入云的苍峦十三峰忽然一截截崩碎迸裂。藏剑阁灵虚殿望舒楼,那些华美至极的亭台楼阁也一并坠落毁灭,直至坠入那深不见底的深渊之中。

    数万载传承的冲霄剑宗,竟这般轻易地覆灭了。想不到一切竟毁在了自己手上,谁能想到,谁能料到!他如何对得起掌门的殷切嘱托,又如何对得起那些为此牺牲的同门?!

    假的,都是假的。顾夕歌睁大了眼睛努力说服自己,他既然还活着,就定能避免冲霄剑宗毁灭的命运。可顾夕歌的手指却在颤抖,他的心也跟着狠狠一疼。

    “天数如此,天命如此。”

    云霄之颠有遥遥声响传来,似断言又似悲悯。

    “什么天命,什么命数?”顾夕歌低声道,“我不信,我全不信。上辈子犯下的错我绝不会再犯,即便拼却神魂俱灭,我亦要护住冲霄剑宗周全。”

    冷风吹过,眼前还是那条摇摇欲坠的木板桥。可顾夕歌却知道,自己的心魔已将他的心啃噬得一片虚无。

    顾夕歌抚上了自己的胸口,那颗心脏依旧在勃勃跳动,但他的血却已经冷了。

    下一次幻境来袭之时,顾夕歌又会看到什么情形?是他的愧疚他的悔恨他的怨怼么?太懦弱也太无能!

    顾夕歌狠狠咬住嘴唇深吸一口气,竟不管不顾地奔跑起来。

    悬崖对面方景明霍地睁开眼睛,他笑嘻嘻望着安岚道:“瞧见没有,安师妹。这孩子才是真正的疯子,他那股狠劲仿佛让我看见了当初的你”

    安岚赞赏地微微点头,道:“这孩子道心坚定行为果决,的确和我有些相似。他若能入得我步虚一脉,也算不差。”

    “安师妹这却想得远了些。这只是第一道试炼关卡,他能否入得我冲霄剑宗门下,却得看他运道如何。”

    而后方景明踱出几步,他好整以暇望着浑身颤抖的顾夕歌朗声道:“恭喜你这条走完升仙路,唯有摒弃凡心意志坚定者才能仙途有成。”

    “多谢仙长指点,我受教了。”顾夕歌只答了一句话,随后就闭口不言。他上辈子时就和这位狐狸一般的方景明打过许多交道,那过程绝称不上愉快。

    哎,不好玩。方景明遗憾地摇了摇头,随后却冲着对面遥遥喊道:“从方才到现在已有三百七十二人踏上升仙路,唯有一个人顺利到达对面。诸位若是珍惜性命,就应当早早离去。上界自有三千大道,条条可证长生。各位又何必为了我冲霄剑宗拼却一条性命?”

    十分狡猾,简直有些卑鄙了。顾夕歌冷眼旁观方景明的所作所为,却并不插话。

    对面却是一片寂静,根本无人答话。意志坚定之人自然不会因方景明一席话动摇求道之心,唯有道心不坚之人才会受影响。仙缘难得仙路难行,意志不坚之人永远无法证得长生。

    而后一个时辰却也有许多人走完升仙路,陆重光却也在其中。顾夕歌选了一块僻静之地闭目养神,免得让陆重光瞧见他眸中那遮掩不住的森然杀意。

    现在还不到时候,他留着陆重光自有大用处。顾夕歌默念着这句话,神魂之中那缕无法祛除的心魔却又滋长了一分。

    安岚站起了身,她淡淡道:“时间到了,通过升仙路的有六百三十二人,祝贺诸位通过冲霄剑宗第一道试炼。”

    她说话的声音虽不大,但在场的每个人却都听得清清楚楚。

    许多人不由默然了。刚开始足有四千余人留下来参加第一道试炼,谁知最后竟只剩下他们这六百三十二人,冲霄剑宗收徒试炼的残酷性由此可见一斑。

    接下来安岚又自白玉壶中请出了一枚玉简,她纤白手指捏着那白玉玉简,竟好似浑然一体分不出差别。

    “寻踪林。”安岚敛容正色,“诸位请随我来。”

    极其突兀地啪啪两声脆响,却是方景明鼓了鼓掌。他赞叹地说道:“诸位真不知走了什么好运气,竟接二连三碰到了这般简单的关卡,我简直有些羡慕各位了。”

    傻子才相信这位方仙长说的话!寻踪林,这地方听上去就不是什么好地方。很多人默然不语,心中却无比清明。然而他们既通过了第一道关卡,却隐隐觉得自己心志坚定再无迷茫。即便前路艰难,又何妨大胆一试?

    他们随着安岚走了足有两炷香时间,方到了寻踪林的入口,眼尖的人却看出这林子颇有几分古怪。

    九峦界地大物博,树木也自然种类繁多,可他们却没见过眼前这般奇怪的情形。云柏树茶荼树悬铃木,由南至北从东至西的各类树木竟都能在这寻踪林中找到,显然这林子随时有人细心维护。若说这寻踪林中没什么古怪,怕是谁都不会相信。

    “两人一组,在三个时辰内找到寻踪林的出口,就算你们通过第二道试炼。”安岚长袖一舒,六百余枚标着数字的木牌就飞到各人手中。

    许多人已开始迫不及待地寻找同伴,顾夕歌瞧了一眼自己的木牌,三十七。

    恰在此时,他却听到一道清朗声音询问道:“不知在场哪位是第三十七号?”

    不会这么巧吧,顾夕歌心中暗叹。他定睛一望,那发问的少年果然是他此时最不想看见的那个人。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