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 手撕系统重生后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四章

    顾夕歌能看穿这些事情,并不代表那剩下的万余人都明白。有些人毕竟年轻气盛抑或年幼不知世事,他们已然被方景明一席话鼓动得热血沸腾,恨不能立刻大展身手显露本事给这两位冲霄剑宗的师兄师姐瞧一瞧。

    热血沸腾者有之,冷静思考的人亦有许多。他们暗中讨论这非同一般的冲霄剑宗,会有何等出乎意料的收徒试炼。

    “我听说那两楼之一的倦书楼收徒首重智慧。他们的收徒试炼却和凡间考取功名差不多,只要四处仙窍开通且通过倦书楼的三科九门考试,就能成为倦书楼门下弟子。”一个年约十四五的华服少年颇为可惜地摇了摇头,“若非我打定心思要入冲霄剑宗纪真君门下,我早就成了倦书楼的正式弟子”

    旁边却有一个尖脸少年毫不客气拆台道:“刘兄,怕不止于此吧。你我相交多年,哪不知道你一背书就打瞌睡。就算你想入倦书楼,他们也绝不会收你。尽管倦书楼入门考试已然算是容易,三派之一的星云派收徒试炼却更简单些。据说你只要去星云派走上一遭探探资质,若是当真与星云派有缘,自会有人收你当徒弟。这种撞运气的好事,可要比考试简单多了。”

    “那些星云派的人各个神神叨叨,整天念叨着星宿与天数,简直再无趣不过。”那位姓刘的少年先是冷哼一声,随后他满意地望了望围拢过来的人群,万分向往地说,“要我说,六派之中还是混元派最有血性。那些参加混元派收徒试炼的人捉对厮杀,不论手段布不拘生死,胜者为王。而混元派每年只取前一百人,真真正正的大浪淘沙。如此才叫优中选优”

    那少年的话让许多听众浑身为之一颤。仙路难求仙法难得,混元派的收徒试炼虽然血腥又残忍,但也在常理之内。那些没有家族传承资质又一般的普通少年,除却以命搏命的混元派,竟只余下冲霄剑宗一个选择。

    听众中却有一个白衣少女微微仰起脸望着那少年,一双美目一瞬不瞬:“那公子可知道,冲霄剑宗的收徒试炼有何特别之处?”

    佳人问话,刘青凡自然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尽管刘青凡也算家世不凡,他却对冲霄剑宗收徒试炼的内容不甚了解。

    但凡参加过冲霄剑宗收徒试炼的人,一提起那时的事情大多连连摇头闭口不言。再加上从冲霄剑宗出来的人各个眼高于顶十分难讨好,关于冲霄剑宗收徒试炼的内容竟成了九峦界中顶级世家才能知道的秘密。

    可刘青凡万不能在佳人面前丢了面子,他胸有成竹地胡说八道:“冲霄剑宗的收徒试炼却也和其他五派没有区别。不过是一些寻找药草抑或收服妖兽之类的事情,我猜最后一道关卡定像混元派一般的擂台赛,如此才算万中选一优中选优。”

    刘青凡答得笃定而自信,那白衣少女望着他的眼神越发温婉动人。众人听了刘青凡的话,不由升起了一丝隐约的希望与向往来。

    错了,简直大错特错。冲霄剑宗的收徒试炼可不是这般简单容易,顾夕歌轻轻摇了摇头。他人小个子又矮,在这黑压压的人群中毫不起眼。

    只有一直暗中留意顾夕歌的陆重光,注意了他的动作。

    还未等陆重光询问出声,那位狐狸一般的主考官方景明终于有所行动。他长袖一挥,一只古朴的白玉壶便升到空中,有灿然灵光自壶口散出。那灵光似缥缈山川又似浩然汪洋,难以分辨。片刻之后,一枚玉简自动落入方景明手中。

    几万双眼睛都在牢牢盯着方景明,他却先将那枚玉简递给那紫衣女修士瞧了一瞧。那面容娇美若牡丹的女修士望了一眼,点了点头,方景明这才扬眉微笑道:“各位好运气,竟碰上了我冲霄剑宗百年来最容易的一次收徒试炼。第一道试炼就是升仙路,诸位请随我来。”

    若说顾夕歌上辈子同方景明打交道时学到什么经验,那便是方景明的话一向只有七分准,或真或假难以捉摸。不过这回方景明倒是没有说假话,升仙路的确是冲霄剑宗第一道试炼中较容易的关卡。

    顾夕歌不慌不忙地缀在人潮中央,耳边却听得那刘姓少年信心满满地说:“芳华你且宽心,我想这升仙路便是一条盘旋而上直至峰顶的青石路,只是路途遥远需要耐心。想必冲霄剑宗着重考验门下弟子的心性,有我在你根本不必担心。”

    那刘姓少年话音未落,就听得方景明道:“这便是升仙路,一个时辰之内能通过升仙路的人,就算通过第一道试炼。”

    刘青凡只望了一眼,不由瞪大了眼睛。面前却是一道深不见底的悬崖,恍若有一柄利剑将这座山峰一劈为二,锋锐无匹气势雄浑。白色云雾自谷底缓缓升腾而来,让人瞧不清这悬崖究竟有多深。

    一道破败又腐朽的木桥颤颤巍巍延伸开来,末端却淹没在云雾中瞧不见分毫。那木桥周围没有任何绳索与护栏,风一吹那木桥便吱吱呀呀地晃一晃。

    现在刘青凡已经顾不得自己在佳人面前丢了面子这个问题,他大张的嘴巴已经合不上了。仅仅站在崖边凝望那峡谷,都让刘青凡觉得心惊胆战不敢再看第二眼,更遑论让他踩着这么一条快要腐烂干净的破木桥走到对面了。

    自从到了这古怪至极的苍峦山后,刘青凡练气五层的修为竟全部被封毫无能为,和周遭那些凡人一模一样。若说平时他自然不怕这区区一条木板桥,可此时这条木板桥却成了他惧怕不已的噩梦。

    “方,方前辈。”刘青凡鼓足勇气询问道,“若是有人掉了下去,冲霄剑宗可会出手相救?”

    原本喧闹的人群瞬间寂静。显然刘青凡问出了大多数人的心声,他们不由紧紧盯着方景明,期望他稍稍点一点头。

    “你这话倒是问得有趣。”方景明挑了挑眉,他漫不经心道,“死了便是死了,我们冲霄剑宗为何要出手相救?你当我冲霄剑宗是什么没落到极点的三流门派,竟要费尽心力护得所有人周全么?大道难求仙路难寻,既然没有胆子押上自己一条性命,还妄想得道成仙,简直是笑话!”

    刘青凡被方景明的话刺得面上一阵红一阵白,他闭上嘴不再说话。

    疯子,冲霄剑宗的人都是一些疯子!这哪里是收徒试炼,这分明是去送死!但凡有个风吹草动,就可能葬送自己一条性命

    蓝衣的方景明笑得越发风轻云淡,他反问道:“方才阁下说,你仰慕混元派有血性,捉对厮杀胜者为王。怎么到了此时阁下却没有那时的血性与信心了?”

    刘青凡越发不敢答话,他已经后悔这次背着父母参加冲霄剑宗的收徒试炼。他家中势力不原本可以轻松入得三派之一的混元派当一名正式弟子。此番纯粹为了和好友谢其斗气,这才一赌气到了苍峦山。谁能料得冲霄剑宗的人竟是这么一群疯子?!

    “没胆子也好,我们冲霄剑宗也不缺你这种道心不坚之人。”方景明淡淡地说,“冲霄剑宗并非不讲理,若是有不想参加试炼的人,可以立刻离开。只是你们若是此时退出,这辈子就没有第二次参加冲霄剑宗收徒试炼的机会。”

    他话音刚落,却有许多人转身就走。不过片刻,竟只有三分之一的人默默离开,那位被方景明刺了两句的刘青凡和他的朋友也在其中。

    在他们看来能入得冲霄剑宗固然很好,可若让他们为此拼尽一条性命,他们却是不肯。更何况这只是第一道试炼,即便能侥幸通过亦不能安心。料想随后两关定会更为艰难,谁会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可能性赌上一切?除却冲霄剑宗,他们还有其余选择。

    可顾夕歌注意到,方才那位询问刘青凡的白衣少女就留下了。只是在顾夕歌的印象中,他未曾见过这样一位师姐。想必上辈子这少女运气不佳,未能通过这次收徒试炼,倒不知这次她运气如何。

    方景明却百无聊赖地弹了弹那枚玉简,显然他对结果并不满意。他扬眉问道:“安师妹,莫不是方才我说得还不够吓人?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留下来送死,要等他们一个个掉下悬崖或者走完升仙路,我还得多等一个时辰。”

    “方师兄慎言。”安岚警告般望了方景明一眼,她纤白手指却将一枚青色玉简捏为两段。缥缈青光自玉简中散出如烟霞,缓缓升腾直入云霄,却是这万余人在苍峦山下签订的神魂誓约生了效。有这道神魂誓约在,即便那些人离开苍峦山也不能对外透露冲霄剑宗收徒试炼内容的一分一毫。

    “要我说,第一任掌门立下的这条规矩却有些多余。”方景明漫不经心道,“否则一开始就不会有这么多人慕名而来,又心惊胆战地离开。他们保不准在背后骂我们冲霄剑宗的人都是疯子,这可太冤枉啦”

    “方师兄虽不是疯子,却也差不离。”

    “比起纪师叔来,我却要差了不少。”方景明笑咪咪地摇了摇头,他伸手指了指这条随风摇晃的升仙路,“师叔当年遇到的第一关试炼比这条升仙路还要更艰难些。他们那些人要徒手攀上至揽月峰峰顶,师叔竟毫不犹豫第一个上前,他不是疯子谁又是疯子?”

    “那也许今年又出了一个疯子也说不定。”安岚淡淡道,“你瞧那姑娘,又有几分可能走过升仙路?”

    那白衣姑娘毫不犹豫地踏上了已经腐朽的木桥,她纤细背影的恍如风中白蝶,脆弱又美丽。

    “可能?她却没有半分可能。”方景明笃定道,“虽然她求道之心颇为坚定,但终究心神不稳杂念太多,升仙路考量的可不只是胆量。”

    方景明话音刚落,那道纤细身影好似一只折翼之鸟,径直坠入了谷底。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