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 带着缝纫机回古代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正文 第39章 贡生(防)

    此章节为防、盗章节,实际更新还是老时间,请支持正、版,、独、家、授、权

    宵禁时分,昌城内的各家市坊陆续熄了灯,初秋的凉风赶走了白日的燥热,繁华的京都渐渐归于了平静。

    幽静的石板路上,一个黑黢黢的身影急速移动着,嘶哑粗重的喘气声断断续续,转过几个弯子,进入一条老胡同,两旁均是青砖灰瓦的朱门大户,古朴庄严的院墙矗立在黑暗中。

    急速跑动的影子突然在一处宅邸前刹住,挂在门檐两边的明角灯上印着苍劲的“苏”字,他胡乱揩了一把汗,绕过正门,走到旁边的角门上,轻急地敲起门来。

    “谁,谁啊,催命呐,”更夫睡意浓浓,没好气地开了门,刚想啐一口痰骂两声,见了门外的人,急忙揉揉惺忪的眼,将灯笼举到眼前:“哟儿!这不是……夏公公!您怎么……”

    “兔崽子别废话!快去通知你家老爷,出大事儿了!”

    苏宅西南的一个小院子,本是一处雅致的所在,这会儿正是一团忙乱的景象。

    四五个穿红着绿的丫鬟满屋子奔走着,一会儿打包,一会儿搬运,不时还有两个丫头迎面撞了起来……

    苏然刚一睁开眼,印入眼帘的便是这乱糟糟的情形。

    “姑娘正发着高热呢,刚吃了药捂汗,这会儿怎么能挪动呢?”耳边传来清脆悦耳的说话声,一个柳眉杏眼的女孩,穿着古代的衣裳,只有十五六岁的模样,此时正给苏然系着胸前的盘扣。

    苏然木然地看着她的动作,又抬眼看了看屋里的景象,脑袋仍然处在混沌状态,还不待她细想,红色珠串门帘猛然被打起:“快走!来不及了!晴枝,你先带姑娘坐车离开,我善后!”还没看清来人,就一阵天旋地转,被人抱进了怀里,疾步离开。

    苏然被抱进一辆木质马车,她撑着昏沉的脑袋,努力想弄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眼前的遭遇显然已经超出了她的认知范围,她记得自己应该躺在手术台上的,难道是麻醉让她产生了幻觉么。

    不一会儿,叫晴枝的女孩儿也爬进车里,倚在车壁上面带凝色,她伸手摸了摸苏然滚烫的脸颊,安慰道:“姑娘别怕,老爷都安排好了。”

    马车吱溜一声开动了,颠颠簸簸行走了约半个时辰,在一处田野边停下。

    “晴枝,”赶车的男子在车窗外轻声说,听音色很年轻,“你带姑娘顺着北边的田埂走,门口有两颗桑树的农家就是了。这一路上肯定留下了车印子,我还要赶着马车再绕远些,甩掉后面的人。”

    听着这么谨慎周密的安排,饶是再没见过世面的苏然,也明白了现在是非常紧急的时刻。她心中哀嚎一声,这梦做的也忒真实了吧。

    “姑娘,到我背上来,我背你走。”叫晴枝的女孩儿跳下马车,站在底下弯着腰,扭头真诚地说道。

    看着那单薄瘦小的背影,被夜里的冷风吹的瑟瑟发抖,却依然倔强地咬牙坚持着,苏然有些莫名的感动,她吸吸鼻子,知道眼下不该添乱,便听话地默默趴了上去。

    女孩的脚步有些踉跄,但仍紧紧地托着背后的人,哼着喘息,努力把每一步都走稳当。苏然烧干的喉咙发不出一点声音来,随着深深浅浅的脚步合上了眼,迷迷糊糊地想着:这样也好,不管现在是什么情况,至少还有一个人可以依靠。

    两三间低矮的土坯房,门前的篱笆内架着芦苇架,结了一些瓜果蔬菜,门边搭了一个破狗窝,一只脏兮兮的小土狗耷拉着脑袋窝着,仿佛刚被主人训斥完。

    屋内闪着昏暗的灯光,晴枝把苏然安顿好,掀开黄渍的破门帘出来,门外站着一男一女,都是三十来岁的庄户人的模样。男的满脸黑黄的糙皮,不停地搓着手,女的眉眼极细,不动声色地往里屋瞟。

    “常叔常婶先回屋睡吧,姑娘已经歇下了,夜里留个门,小陈管事保不齐会来报信儿。”

    常叔连忙点头应下了,只那常婶眼珠子一转,快嘴问道:“晴枝姑娘,可别怪婶子话多,只是大半夜里突然来这么一出,凭谁都吓得不轻,不知道城里出了什么变故?怎么单单小姐住了过来,老爷呢?”

    晴枝听后,蹙了一下眉头,淡淡地回道:“主人家的事情,我们做下人的也不好浑说。”

    常叔狠狠瞪了自己婆娘一眼,“这包打听的毛病啥时能改!”常婶被骂的不再吱声,极不情愿地翻了个白眼。

    突然,门外的狗又咆哮了起来,常叔常婶都紧张地绷紧了身子,六神无主地看着晴枝。

    晴枝稳稳心神,倚在窗边,悄悄支起一条细缝,往外探查。

    “是我,小陈。”门外的男子压低声音说道。

    屋内众人都松了一口气,赶紧拉栓开门,让他进来。

    “我们刚出城就禁严了,现下已经把马车藏到了顺水楼,那里外商番客来来往往的,不大会引起注意,明儿我再出去打听打听……”

    外间正在七嘴八舌地议论着的时候,里屋的苏然正处在水深火热之中,此刻她的胸口像撕裂了一般疼痛,闷的喘不上气,持续了近一刻钟,几乎在濒临窒息的瞬间,她拼尽全力喊了一声:“啊!”

    外面的讨论声戛然而止,晴枝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摸了摸苏然的小手和额头,气息有些不稳:“怎么了姑娘。”

    “胸口,疼。”苏然的脑袋清明了不少,豆大的汗珠滴落下来。

    晴枝一听紧张不已,急忙解开苏然的外衫,洁白的里衣上印了一滩鲜红的血渍。她陡然屏住呼吸,紧紧咬着唇,手指也颤抖了起来。

    “姑,姑娘,没事的,只是胸口的朱砂痣破了,一个小伤口,止住血就好了。”她拿帕子按在苏然的胸口上,血已经染湿了手帕的一角。

    莫名其妙又多了一处伤口,今晚真是倒霉透顶,好在前世苏然一生都在医院里度过,这些小疼痛对她来说还算客气了。

    “别哭了,比这更难受的我都忍过的。”苏然想抬手抹去她眼角的泪花,却没有力气。

    “姑娘又说笑了,打小娇生惯养的,哪里吃过什么苦头。”

    苏然张了张嘴,还想再说些什么,只是猛然间,恍若一记闷槌砸到了脑袋上,双眼闭合前,只记得晴枝那张焦急的面庞……

    清晨的微风混合着泥土的香气,飘进了屋里。一阵高亢的鸡鸣声响起,尚在半梦半醒间的苏然,感到一阵从未有过的轻松,精神力量似乎又恢复到百分百,她满足地伸了个懒腰,缓缓睁开双眼。

    入眼的是屋顶灰蒙蒙的房梁,短暂的空白后,昨夜的事情一股脑儿地钻进了她的脑袋,她一骨碌爬起来,盘腿坐着,联系昨天遇到的种种际遇,思考着前因后果。

    显然自己离开了原本的世界,正处在一个未知的时空里!意识到这个现实,她心中有个地方空落落的,茫然又失落。

    长久的,她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漫无目的地回想着前世的遭遇,疼痛、绝望、心力交瘁,她唯一后悔的是在最后的日子里极不懂事,颓废自弃,厌世嫉俗,让父母伤透了心,而如今,连再见他们一面都变成了奢望,不知妈妈的白发又多了几绺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