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 每天都要防止徒弟黑化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正文 第27章

    穆辰吃了三颗丹药,才艰难的压下这份火毒的灼热,他知道,已经不能再拖了,他需要马上闭关。

    可是,徒儿要怎么办?他最起码要闭关一年以上,这一年之内谁能保证顾云玦不被别人带坏?因为这十年里只要他一眼看不住顾云玦就会跟别人去惹祸的惯性,已经让穆辰有了心理阴影。他实在是不放心。

    顾云玦这边,被郑玄素一句话戳中了逆鳞,瞬间就起了杀意。穆辰身体有恙,连镜明他们都不知道,这个郑玄素,知道的难免太多了些。“师伯对我师尊,还真是关心呐,却不知道这种无稽之谈,你是在哪里听来的?”顾云玦周身温润的气质没有一丝变化,俊美无俦的脸上一双墨色的眸子却深不见底,看郑玄素的眼神不起一丝波澜,口气虽然温和,说话却不客气,这让郑玄素莫名的心魂一颤,一股恶寒没有来的蹿上心头,无端端的让他生出一头冷汗,有种想要跪倒拜服的冲动。忍下这巨大的压力,他咬着牙匆匆回了句:“没,就是看他脸色不好,有些担忧罢了。”

    顾云玦淡笑点头,意味深长的道:“多谢师伯对师尊的关系,今日之事,我会一字不漏的告诉师尊。”

    郑玄素干笑一声,没再接话。顾云玦见他看自己的眼神有些闪躲,眼里闪过一丝沉思,这人有问题。

    穆辰下了床,刚出房门,就见顾云玦急匆匆的飞回来,速度不听,直接冲他扑过来,穆辰下意识的伸出手,任对方抱住自己的腰,扑了个满怀。有些无奈的摸摸徒弟的头,穆辰冷下脸严肃的道:“都快赶上师尊高了,还是这么爱撒娇,以后要收敛一点。”

    顾云玦抓着穆辰的手,一边查探他体内的灵力波动,不动声色的掩下微微一暗的眸光,却还是笑着说:“徒儿记下了。”

    穆辰无力,这话已经说了无数遍,都没有改。

    “大殿之上有没有人找你麻烦?”穆辰坐下来,自然的伸出手。

    顾云玦握着这只皎白若玉的手,掏出帕子,把他纤长的手指一根一根温柔的擦拭干净,眼底突然冒出几分玩味,他欲言又止的道:“找麻烦的倒是没有,毕竟几位师兄都在,不过有一个人……想要介绍他的女儿给我认识。”

    穆辰面色一冷,“谁?”哪个不长眼的东西,他徒儿这么小竟然就敢给他介绍姑娘认识,简直是找死!

    顾云玦面色不改的道:“就是那位姓郑的师伯。”

    “哼,”穆辰冷哼一声,眼里一片寒凉,“不过是你师祖领回来打杂的外门弟子罢了,算什么师伯?”上次在岳明泽耳旁吹风的就是他,这让穆辰很是不满,自己的事情,哪用得着对方操心?最烦这种装的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表现的处处为别人着想,实际上还不知道存了什么龌龊心思的小人。

    想罢穆辰瞪了顾云玦一眼,警告道:“红颜白骨、粉黛骷髅,小小年纪不要想那乱七八糟的东西。”

    顾云玦微笑着听完,给穆辰擦完手指,端起茶杯摸了摸,感觉温度合适,这才递给他,轻声哄道:“师尊说的对,徒儿都记下了,您身体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适?”

    穆辰喝了口茶,脾气顺了点,漫不经心的答道:“没事,不能压制就硬抗,反正死不了。”重生前他扛过五次,才找到解决的办法,总归死不了,不好受是真的。

    顾云玦听后蹙起眉头,不满的看他:“师尊!”

    穆辰顿了下,无奈改口,“为师想要闭关一阵子,你好好等我,不要乱跑。”不想让顾云玦再问,穆辰转变话题,“我让你穿的丹药,穿完了吗?”

    顾云玦:“……没。”

    “笨!现在去做,晚上检查你的功课!”穆辰嫌弃的瞪了顾云玦一眼,小徒弟对炼丹的天分真的很一般,一套杀气凛然的剑法,他看一遍就能学会,用起来劈天裂地威力无穷,让他用灵力把丹药的成分分类他偏偏做不到,到如今只会炼制初级丹药,简直比猪还笨!

    顾云玦一想到穆辰让他做的那个,就有些头疼,两辈子加起来,也就小师尊能一口一个笨蛋、蠢货、白痴、呆子、这样的词语骂他。当然,以穆辰的词汇量,能骂这么多绝对能显示出他现在的心情,嫌弃到了极致。

    很多丹药破损之后药力会有损失,穆辰的要求便是让他把一瓶子丹药串成一串,用灵力把丹药包裹住,保证药力不损。一个大男人,拿针穿药丸子,顾云玦觉得这个动作十分像女仆,实在是做不下去。

    当然,如果换小师尊做,肯定像个贤妻。

    穆辰伸手,在已经走神的徒儿脑门上敲了一记,“为师说话你有没有听到?”

    “听到了!”顾云玦抓住穆辰的手,笑眯眯的提议,“师尊教徒儿一遍可好?”

    穆辰把茶喝完,嫌弃的看了顾云玦一会儿,笨啊,怎么这么笨!上辈子都比这时候聪明,难道他这辈子养的太好,把孩子养废了?天分这种东西可以越养越差吗?

    顾云玦淡笑的看着他,一个眼神都舍不得错开,小师尊这双总是淡漠疏离的眸子,只有对上他在意的人才能有那么多情绪,师尊看他的眼神和别人是不一样的,这双眼睛,在此刻是最漂亮的。

    穆辰见徒弟学不会还傻乎乎的看着他傻乐,更加嫌弃的一巴掌拍在顾云玦的后脑勺上,“看着点!”

    说着他摆在桌上十颗筑基丹,拿了根签子嗖嗖嗖下手如飞,再次成功戳成丹药串。穿完了他看顾云玦,学会了吗?

    顾云玦挑挑眉,“师尊,不是用绣花针吗?”

    穆辰淡淡的道:“太娘气。”

    “那徒儿……”

    “小孩子不要计较那么多!”穆辰翻脸。

    顾云玦无奈笑了笑,小师尊嘴笨,说不过别人的时候就翻脸,真是可爱的让人迷醉。

    当天下午,顾云玦绷着脸,拿着根绣花针坐在窗边一颗一颗穿丹药,穆辰托着下巴慵懒的坐在一旁,勾的他心思都不能放在丹药上,好在他现在已经不是凡胎,要不然手指头都要被针戳成筛子。

    穆辰喝了两杯茶,终于嫌弃的看不下去了,打算回去继续打坐,蠢死了,怎么能这么蠢!

    顾云玦看着穆辰的背影,嘴角勾起来,把灵力分出一丝,用强大的精神力控制,把每一颗丹药上都刻上清行两个字。穆辰,字清行,他本人的确没有埋没这两个,清行外彰,表里雪霜。因为这牵扯了一些俗世,穆辰又来历成迷,所以这字很少有人知道。顾云玦对这名字很是喜欢,特别是默念的时候,很像情人之间缱绻的呢喃,让人上瘾。

    食指轻轻一弹,绣花针随着那股灵力飞速的把十几颗丹药串联起来,药力丝毫不散。顾云玦挥手把其收了起来,眼里透着几分玩味,小师尊那里,装的弱一点才能让他更加牵肠挂肚。

    就在这时,一股灼热的温度突然从室内传来,顾云玦本来轻松的脸色蓦然一变,身形化作一道残影,人已经到了室内。

    穆辰本就肤色偏白,现在身体经受火毒的折磨,更是显得毫无血色,突然而来的巨大痛楚让他的汗水瞬间浸湿了额前的发丝,连里衣都紧紧贴在身上,整个人狼狈不堪。灵魂在被烈焰灼烧,这种疼痛感他已经经历了无数次,上一世甚至为这而死,再经历一次,还是痛的无法克制。单薄的身体浑身僵直着,偶尔一两下轻颤,也被他下意识的克制住,紧咬着牙关更是不让一丝痛楚的流出,仿佛风中劲竹,宁愿被折断,也绝不低头。

    越是这样,越让人怜惜。

    顾云玦冲上去,从身后抱住穆辰,不经他的同意就把神魂探入穆辰灵台处,就见穆辰灵台深处,一个长相和他本人一模一样的白色小人被一圈黑色的火焰围在中间,两股力量正在互相僵持,来不及多想,顾云玦用自己的神魂包裹住穆辰的神魂,紧紧把穆辰护在身下。

    刚接触到那股火焰神魂就颤抖了一下,疼!神魂被放在火上炙烤,疼的让人无法言说。相比较神魂的疼痛,他的心口更疼!

    时间倒转之前,小师尊是怎样熬过一次又一次的折磨,直到最后都死在这簇黑色的火焰灼烧之下!为了变强,为了做一个不被人欺负的丹修,明知这异火能让他赔上性命,这人还是义无反顾,这个清冷的人,到底有多好强?

    神魂这种敏感又脆弱的存在被人抱住,穆辰瞬间就知道是谁,因为除了被自己养大的小徒弟,他不会对别人如此的不设防。

    感觉到神魂一阵清凉,穆辰睁开眼,抬手就拍了顾云玦一巴掌,恨不能一掌打死他,“你不要命了,出去!”他好不容易把他养这么大,这混蛋竟然连命都不要了,就他那点修为,一不小心就会魂消魄散,他这么多年岂不是白养了!没想到,压制时间越久,发作起来势头越猛,他本以为还能压制三天,没想到会这么突然,穆辰后悔,自己这个脆弱的模样,本不应该被徒儿看见的,这个孝顺的孩子,一定会吓坏的。

    “别动!”顾云玦强势的捏住穆辰的双手,把他紧紧抱在怀里,动弹不得,神魂继续包裹住穆辰的神识,帮他抵抗那股火焰。

    穆辰气急,却又不能再跟这个不懂事的混蛋徒弟计较,知道顾云玦承受不住,所有的灵力全部用在抵抗火毒上,两人功法相同,再加上顾云玦的神魂高于穆辰,竟然很快便占了上风。

    期间镜庭和镜明回来,发现穆辰设下的结界,以为穆辰在打坐,都没有去打扰,师徒俩就这么坐了三天三夜,直到黑色的火焰被震压下去,重新封印,顾云玦才睁开眼睛。

    “师尊?师尊?”他轻声叫了几次,因为太过疲惫,快要陷入昏睡的穆辰这才睁开眼睛,苍白的脸上还是毫无血色,眼神却带着薄怒,“孽徒!”

    顾云玦叫他还能教训自己,顿时松了口气,抱着穆辰安慰道:“好了,都过去了。”

    “放手!”竟然把他当小孩子哄!竟然敢不听他的话!竟然把身上的汗蹭在他的身上!这是想欺师灭祖?如果还有力气,穆辰想把这不听话的混蛋徒弟拎起来揍一顿屁股!

    顾云玦挑挑眉,心说小师尊还挺会过河拆桥,把怀里的人放开,感受着怀里的残留的温度和触感,有些遗憾的捏了捏手指,提议道:“要不要徒儿帮您洗漱一下?”

    穆辰冷哼一声,倒是没有反驳,他不想让别人看到他狼狈的样子,也不想让别人为他洗漱,相对而说,还是选择自己养大的小崽子。

    顾云玦立马让人备水,回头给穆辰脱下外袍,把发冠摘下,褪去了束缚,穆辰轻松的吐了口气,没想到这次这么简单就熬过了,而且修为竟然没有倒退。

    他正在思考原因,却没有注意到身后的顾云玦看他时是何种眼神。

    顾云玦纤长的手指划过穆辰的肩头,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师尊,徒儿继续喽。”

    穆辰听着他说话这个腔调,心里莫名的生出一股邪火,穆辰抓住顾云玦的手腕,想起这人的不听话,冷着脸道:“你出去罚跪。”

    顾云玦手一顿,没明白穆辰为什么突然就翻了脸。

    “什么时候明白哪里错了,什么时候再进来。”身体已经恢复了一些,穆辰站起身,拿出一瓶聚气丹,吃糖豆一样塞进嘴里三颗,默默估算了一下以他现在的力气,直接把顾云玦踹出去的几率有多少。

    “师尊,徒儿不知道自己哪儿错了?”顾云玦脸上挂着微笑,温润如玉的气质稍微让穆辰的情绪缓和了些,“是徒儿抱了师尊的身体,还是抱了师尊的神魂?”

    穆辰楞了一下,瞪眼,“都算!”

    顾云玦挑挑眉,那就都不算,看来小师尊没有跟他计较这个,没把他当外人这一点他还是很欣慰的,可换句话说,小师尊还是没把他当男人看?顾云玦眯了眯眼睛,乖巧的拉住穆辰的手,晃了晃,“那就是徒儿擅自保护师尊,让师尊担心了。”

    穆辰:“……”

    “师尊对徒儿这么好,徒儿当时什么都没想就冲了进去,当时心里想着,若是师尊出事了,徒儿怎能一个人独活?”

    穆辰:“……”

    “徒儿果然还是最喜欢师尊。”

    穆辰:“……”

    “连殉情这种事情,徒儿也是做得出来的。”

    已经恢复了一些力气的穆辰惊愕的抬起腿,一脚把顾云玦踹了出去,关门,落锁,冷声道:“去门口跪着!”

    抱着一个大水桶要进屋的镜明差点被门板拍到,利落的闪到一旁,看着顾云玦肚子上的脚印,他幸灾乐祸的走过去拍拍对方的肩膀,“你竟然又惹宫主生气了?这次不是跑圈,是罚跪啊,哈哈哈……”为顾云玦背了十年的锅,看见顾云玦倒霉,镜明突然有种废狗要翻身的感觉,这种心情爽的都能飞起来。

    顾云玦暗笑,小师尊这点真是超可爱,反应不过来的时候翻脸,害羞的时候翻脸,感动的时候再受点刺激,同样翻脸。翻脸后做的第一反应就是踹人,现在再加上罚跪……顾云玦笑着捏了捏脑门,他现在也很累,神魂异常虚弱,小师尊竟然不心疼他。

    镜明被顾云玦的笑容吓了一跳,嘟囔了一句神经病,被罚了还这么高兴,再次抱起大水桶,准备敲门,没想到顾云玦捏了捏脑门之后,直接后仰,晕了过去。

    镜明倒吸了口凉气,还没来得及喊穆辰,就见已经关了的房门砰的一声被打开,只穿着中衣的穆辰披头散发的冲出去,拎着顾云玦的衣领子就给拖了回去。这个混蛋小崽子,灵力已经告竭,身体比他还虚弱,竟然还敢说这么多废话,简直是不知死活!

    镜明赶紧跟上,察觉到穆辰情绪不稳定,识相的一句废话都没有。

    穆辰取出丹药,托着顾云玦的头,把药喂下去,掩不住眼里的担忧。

    小徒弟的神魂冲进他灵台内的时候,好像有哪里是违和的,穆辰想到这一点,把少有的灵力探进顾云玦的体内,想要一探究竟。奈何对方的灵台外围被护魂铃护着,他根本查探不到对方的神魂。把这个疑惑压在心底,穆辰把顾云玦抱起来,扔进浴桶,挽起袖子打算先把徒弟洗干净。

    镜明左右看了看,也没人能帮忙,赶紧凑过去问:“宫主,我来?”

    穆辰冷着脸拒绝,把顾云玦从水里晃了晃,直接捞出来扔上床,镜明幸灾乐祸的看了顾云玦一眼,这十年来顾云玦对穆辰都是贴身照顾,穿衣吃饭都不用穆辰动手,还把整个炎阳宫打理的妥妥当当。宫主本就不会照顾别人,现在被养的快连自己都照顾不好,顾云玦……也算是自作自受。

    让镜明又去后山抱了一桶灵泉的水,穆辰简单的洗漱过后,换了衣服坐在顾云玦的身边,想着自己胸口处那朵黑色的莲花已经快要消失,穆辰叹了口气,也许随着时间的流逝,曾经徒弟留下保护他的东西都会消失不见,连一丝缅怀的东西都留不下。好在眼前的人还在,聪明乖顺,不会再重蹈上一世的覆辙。

    从一个五岁的孩童,养到现在,穆辰看着顾云玦退去了肉乎乎包子脸,变成俊美无双的少年模样,欣慰的摸了摸小徒弟的脸,有些感慨,最终,还是会长大的。长大了就该放他出去历练闯荡,会有自己喜欢的人,会离他越来越远。想到这里穆辰就有些不爽,不满的掐起顾云玦的脸,穆辰暗生闷气,等他出去历练的时候自己也要跟着,省得被丑丫头引诱,再入魔途,那自己这十年的心血岂不是白费了?

    顾云玦睁开眼,含笑的看着穆辰,小师尊竟然趁他睡着了掐他的脸。

    穆辰面无表情的松开手,被抓包之后耳尖泛起一圈淡淡的粉,脸上还是清冷如霜,“去你的房间好好休息,好了再去罚跪。”

    “师尊,”顾云玦没有接这句话,反而认真的看他,“以后有事不要瞒我,好不好?”墨色的眸子中好像隐藏了什么,穆辰看不明白,却也知道顾云玦担心自己,到了嘴边的严厉话语没能说出口,穆辰有些沉默。

    顾云玦也不逼他,继续道:“这些年您买的药材,应该是为了解毒吧,我都知道。”

    穆辰叹了口气,无奈的摸了摸顾云玦的头,小徒弟太聪明,一点都瞒不住他。

    顾云玦歪头,唇角落在穆辰的手上,严肃的问他:“您还差几味药,徒儿帮您一起找。”

    穆辰沉默片刻,终是不忍心打击徒弟的孝心,“还差玉容芝、五色花和冰魄珠,为师自有分寸,你不必担心。”

    “师尊?”

    “嗯?”

    “你累不累?”

    “不累……”穆辰对上顾云玦的眼睛,本来疲惫的身体突然一阵眩晕,紧接着两眼一黑,顾云玦赶紧把他接住,任怀里的人倒在自己的胸口,看着穆辰憔悴的模样,心疼的用指尖描绘着他精致的眉眼,看似无情的薄唇落在穆辰的发梢,轻轻烙下一个轻吻,低声道:“没有下次了。”

    此时,体型没变多少的黑蛋悄悄从窗户探出一个脑袋,黑溜溜的一身绒毛,肥翅膀圆肚子,头顶竖着三撮金毛,情绪一激动就抖两下。顾云玦见它来了,终于抬头,对它勾了勾手指头。黑蛋小心的拽着屁股挪进来,看见躺在顾云玦胸口睡得正沉的穆辰,惊骇的瞪大血色的圆眼睛:造孽哦!

    顾云玦勾了勾嘴角,让黑蛋靠的更近些。

    黑蛋小心的又往前挪了挪,吃了季清远的神魂之后,本以为可以逃脱顾云玦的控制,没想到它这个元婴期的魔兽,面对顾云玦还是没有还手之力。黑蛋已经认命了,跟着这样的主人,最起码能吃饱。最近几年,顾云玦给它提供了不少食物,黑蛋默默安慰自己。

    “把你的神魂借我用一些可好?”顾云玦开口就这一句。

    “诶!?”黑蛋吓得头顶金毛又立起来了,它可以把充满血腥的罪恶魂魄炼化成纯净的灵魂之力,然后吞噬掉壮大自己的神魂,顾云玦所谓的想要借一点,就是抽他神魂的意思,黑蛋吓得扭头就想跑,就知道这人找自己没好事。他的神魂不是第一次被抽了,每次都是为了给穆辰增强魂力,要不然穆辰怎么可能三天就能把火毒镇压下去,甚至连修为都没有后退半分。

    只是苦了黑蛋,炼化一个神魂它自己留一半,上交一半,每次想起来就跟挖它肉一样,心疼的不行。

    “啧,”顾云玦不耐烦的砸吧一下嘴,虚空中一拍,直接把黑蛋拍在桌上,动弹不得。

    黑蛋挣扎了一下,完全没有挣脱开的可能,立马压低声音可怜兮兮的叫唤,“我给给给!”

    顾云玦勾唇一笑,虚空中一抓,抓住黑蛋的神魂往外抽,待掌心出现一个纯白色的雾状球体,他才满意的放心,见黑蛋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顾云玦弹了弹它头顶的毛,安慰道:“一会儿让人给你抓几个恶魂补一补。”

    黑蛋趴在原地,已经不想动了,反正吃了还是要吐出来的,鸦生就像自己的毛一样黑暗,不能好了。

    顾云玦引导着那股魂力,注入穆辰的灵台深处,本来黯淡无光的小人就像突然找到了营养,被这股魂力温润之后瞬间精神起来。看着穆辰的脸色渐渐变得红润,顾云爵微微眯起眼眸,发誓在下一次火毒发作之前,一定要把穆辰这个身体隐患解决掉。

    那两种草药还毫无头绪,不过五色花他是知道的,这花生长在魔界,并不是特别难寻,可对于仙界之人来说,那里具有腐蚀性的瘴气让他们根本无法靠近。顾云玦看着穆辰的睡颜,突然才想起穆辰曾经为了寻药独闯魔界,现在想来应该是为了五色花。

    把管善叫来,顾云玦对其吩咐道:“派人去魔界,我需要三株五色花。”

    管善蹙眉,担忧的问:“少主,我们现在回魔界,会不会打草惊蛇?”

    顾云玦淡淡一笑,温柔的看着穆辰的睡颜,眼中除了这个人,再也容不下其他,仿佛怕吵醒怀中的人一般,他语气温和,却又气定神闲的道:“若是敢挡我的路,我不介意弑兄杀父。”

    管善心头一凛,低头赶紧退了下去,自始至终,没敢看穆辰一眼。

    穆辰睡醒之后,感觉自己整个人精神充沛,灵力运转正常,状态比火毒发作之前都要好。正惊讶身体的变化,就感觉床的里侧不太对……

    顾云玦坐在床上,单手拄着下巴,笑眯眯的看着他,一张俊美却稍显稚气的脸,好看的直晃人眼。穆辰在意的不是徒弟越长越好看,而是床内侧,和顾云玦的寝室之间的墙,没了!

    他和顾云玦的房间格局相似,第一层为客厅,二层寝室,三层书房,现在二层被整个打通,两间寝室连在一起,床挨着床,中间就隔了一层纱织的床幔。

    穆辰惊愕的愣在床边,怎么回事?

    顾云玦坐在床上摊着手,一脸无辜的道:“为了贴身照顾师尊,徒儿只能想到这个办法。”

    “所以你把墙拆了?”穆辰冷着脸,显然对这个解释非常不满,在他的意识里,他根本就不需要被徒弟照顾,这些年不一直是他在照顾顾云玦吗?要不然这小东西怎么能长这么大?大到有胆子在他昏睡的时候拆墙,简直是岂有此理!

    顾云玦站起来,撩开帘子抬起脚,轻松的迈到穆辰的床上,脸上笑容不变,却又更添了几分担忧,“师尊,如果您在我看不见的时候再出意外,我该怎么后悔才能弥补自己犯下的错?”

    穆辰蹙了蹙眉,想说这根本就不是你的错,可惜顾云玦根本没给他开口的机会,坐在床边搂住穆辰的腰,继续道:“如果师尊不在了,徒儿活着的意义也没有了,师尊忍心吗?”

    “你……”穆辰无语,看着眼前少年模样的顾云玦,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也许是他对徒弟太过娇惯,养的对方到现在还是对他这么依恋。这马上就要十六岁,行成人礼,还要抱着他撒娇……穆辰摸了摸抵在自己胸口的脑袋,无奈的叹了口气,难道真是他的教育方法不对,这孩子怎么脆弱成这样子?如果他真的出点意外,让这孩子怎么活?

    “算了,依你吧。”穆辰有些无力,他觉得可能是自己的教育方式出了问题。

    看着镜明抱着一本小画书从窗外路过,穆辰突然灵机一动,把管善叫来。

    当天,管善下山去了趟世俗界,买了一大箱教育孩子的书籍,足足上百斤,真是五花八门,写啥的都有。穆辰就坐在竹林中,一本接一本的认真品读。看不明白的还做了标识,打算抽空去问问把褚千双养大的柳寒之。对方那样的脾气,还能把小六教育成这样,自己怎么就不行?

    书上说,十六岁正好是从孩童向青年过渡的时期,是人类生长发育过程中一个特殊的阶段。穆辰抬头看了眼正坐在窗边给琴调音色的顾云玦,蹙了蹙眉,确实够特殊,这孩子最近净是喜欢舞文弄墨,效仿那些个文人骚客,怎么喜欢上了弹琴?

    书上还说,这个时间段很是特殊,因为这个期间会发生的一系列生理和心理的剧烈变化,其引出的矛盾和问题,如果得不到正确的、及时的帮助和解决,将会影响到一个人今后的发展,甚至会影响到一生。

    穆辰有点担忧,会影响一生啊,说不定一不小心这孩子又扭曲了,这可如何是好?

    越往下看,穆辰越心惊,十五六岁的男孩子,希望接触到异性,渴望爱情或……性?

    舞文弄墨要去讨女孩子欢心?!

    顾云玦感觉到穆辰的脸色一直在变,还一直在观察自己,嘴角挑起一抹愉悦的微笑,身形一晃来到穆辰身边,好奇的问他:“师尊,您在看什么?”

    穆辰冷下脸,把书收起来,语气平淡的道:“没什么。”

    顾云玦淡笑着拉他袖子,“嗯?被师尊藏起来了?”

    穆辰蹙眉,小徒弟长大之后还是这么喜欢粘着自己,哪有徒儿拽师尊的袖子拽的如此顺手的?

    “师尊不想说,徒儿不问便是。”顾云玦站在穆辰身边,抬手理了理他的头发,提议道:“师尊要不要随徒儿出去走走?”

    穆辰冷着脸,对出去走走没什么兴趣的样子。

    顾云玦继续道:“听说淇阳城的拍卖会里,今天会拍卖一只九尾狐,一身白毛若雪,聪明伶俐,咱们去看看怎么样?”

    穆辰眉毛动了动,有些感兴趣的样子。

    顾云玦压下到了嘴边的笑意,拉着穆辰的手腕轻哄道:“徒儿想要,师尊买给我好不好?”

    穆辰站起来,理了理自己的衣襟,率先走了出去,脚步还挺快。

    顾云玦嘴角勾起,看着穆辰的背影笑着摇了摇头,笑容里是不加掩饰的宠溺,正要举步跟上,就见穆辰身前出现了一道传讯符,火焰燃烧之后虚空中出现一句话:速来落仙楼!结尾一个陈字。

    顾云玦就见本来冷着脸的穆辰,竟然目露喜色,顾云玦掩下眼底的寒意,快走两步拉住穆辰的手,顺势扑过去搂住穆辰的腰,笑问:“师尊,你想去见谁?”

    穆辰抓住扣在自己腰上的胳膊,拽了拽,竟然没有扯开,他惊讶的看了顾云玦一眼,小时候抱腿,长大了抱腰,还不知道以后会怎样。他徒儿好像对撒娇特别有天赋,都是黏上来就撕不下去的那种。

    顾云玦把头抵在穆辰的后肩上,轻轻一笑,暖暖的鼻息撒在穆辰敏感的后脖颈处,引得穆辰微微侧了侧头,抬头扣住小徒弟的脑袋往后推,冷下脸训斥道:“不许胡闹!”

    顾云玦也不勉强,继续去拉穆辰的手,被穆辰甩开几次之后还是不依不饶,穆辰无奈,虽然知道徒儿这样对他撒娇不好,可又挨不住心软,只能由他去了。

    自己没有养孩子的经验,好好的孩子被他养的这么黏人,穆辰想起来就叹气,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崇云门下淇阳城,落仙楼。

    恰逢午时,落仙楼宾客满棚,过往的修士大都选择在这里落脚,吃点酒水,顺便打听些小道一些消息。真假不知,总之都是道听途说,全当茶余饭后的谈资。

    一黑衣男子正和同伴谈论,“据说这望辰阁的幕后之人是个貌美的女子,有倾城之姿,不过见过的人寥寥无几,真是神秘。”

    “一个女修若是没有大势力支持,只怕不会有今天的成就,各个行业都敢涉猎,黑白两道都让其三分,若是没人给撑腰……”他的同伴猥琐的笑了几声,凑近对方低声道:“没准儿是哪个老怪的姘头……唔!”

    “闭嘴吧你!”黑衣人抓起一根鸡腿使劲塞进同伴嘴里,把对方噎的脸色通红,他稍显紧张的左右看了看,发现无人关注他们,这才松了口气,没好气的道:“你找死啊,不知道望辰阁死人的买卖都做!”所谓死人的买卖,就是拿钱买命,只不过杀的都是有恶名之人,名门正派也就不会去管。不过既然牵扯了人命,难免有几分血煞之气,让人忌惮。

    一个身穿青衣的年轻男子端着酒杯,听着俩人的谈论眼底闪过一丝玩味,清雅的嗓音轻声默念了一遍:“望辰阁?”把杯中酒一饮而尽,俊朗的脸上突然露出一个坏笑,“莫不是穆辰的爱慕者?望辰?啧。”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