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 每天都要防止徒弟黑化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23章

    顾云玦伸手去解穆辰的腰带,因为穆辰身高腿长,他不得不踮起脚才能摸到。

    给师尊宽衣解带还需要垫着脚,顾云玦抿着唇,第一次对自己这具身体不满,这种无力感让习惯了掌控的他没有来的有些焦躁,动作却又快了几分。与其说是脱衣服,倒不如说是撕扯。

    穆辰见他这样,顿时思量自己是不是过分了?小徒弟这么小就已经如此孝顺,他怎么好逗弄一个五岁的孩子?穆辰的心里这时有了一丝愧疚感。

    抓住小孩的两只手,拒绝了对方的伺候,穆辰意念一动,法袍悄然消失,身上只剩一条白色的底裤。顾云玦下意识想要扭头,心里默念,这人是自己的师尊,是这两辈子唯一对他真心相待的人。他对他是尊重的,想守护他的心情是虔诚的,以一个孩童的外壳让师尊放松警惕本就不敬,看了对方的身体着实失礼。

    可是,心底的那股占有欲却在此时快速升温,想要了解师尊的一切,想要把这个纯净的人染上自己所有的气息和热度,这个念头在重新遇到穆辰的那一瞬,就已经深深的埋藏在心底,一经触动,便不受控制的崩裂开来,疯狂的蚕食着他所有的理智。

    理性和贪念,在心中不停对抗和叫喧。

    穆辰毫无所觉的站在水中,把胸前已经湿了的发撩到身后,看着顾云玦站在岸边发呆,嘴角轻轻一勾,对他伸出手,温和道:“别怕,下来。”

    本来皎洁如玉的肌肤入水之后瞬间染上了雾气,更显得细腻莹润,光裸的上半身虽然有些单薄,线条却异常优美。此时他抬着头,修长的颈部拉长了曲线,水波随着他的动作泛起诱人的涟漪。褪去平日里冷情的模样,此刻穆辰的唇角挂着浅浅的笑意,一双透澈明亮的双眸,好似夜空里皎洁的弦月。

    顾云玦看着对方的眼睛里映满自己的样子,一直以来的占有欲,好似终于找到了宣泄口,告诉他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这一刻顾云玦终于明白,那想把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东西都呈给他,只为能让这双眼睛一直看着自己,能让这人为自己展颜一笑的理由是什么。那种不可控制的感觉,终于在此刻找打了缘由。

    他竟然对师尊,动了情。

    也许这人用清透干净的眸子看他的第一眼,就勾去了他的魂魄,他的小师尊永远都不知道,自己的眼神多么蛊惑人心,特别是对他这种手上沾染无数鲜血的人。

    顾云玦觉得好笑,好笑的不是他对自己的师尊产生了这样有悖伦理的欲念,而是动情了还不自知,上一世若是明白了自己的想法,他早就把这人绑回魔界,捧在手心狠狠的宠爱,不让他离开自己半步,哪还有后面这些事情?

    师徒伦理?

    阴阳有悖?

    这种事情皆不在顾云玦的顾虑之内,天道无情,万物为刍狗,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应该剑指苍穹,神挡杀神,魔挡杀魔。他能逆转时间神魂不灭,本就为天道不容,既然这样,他不在乎覆灭了这六道三界。只要小师尊不在意,他什么都不怕。

    现在,他满心满脑都是水中的人,思量的,就是怎么才能得到他。

    “师尊,”顾云玦蹲在水边,看着那只对自己伸过来的手掌,笑的抓住,紧紧握在手中,眼底隐藏着几分隐忍,还有势在必得的强势,他认真道:“师尊,我心悦你。”

    穆辰听见这声表白,微微愣了一下,随后就笑了,“师尊也喜欢你。”这么乖巧的小徒弟,肯定人见人爱,他一定要看好了才行。

    顾云玦舔了舔嘴角,粉雕玉琢的小脸微笑起来人蓄无害,让谁都不认拒绝,“那师尊会一直陪着我吗?”

    穆辰眸中好像染了一层亮光,他淡淡的保证道:“会。”这个孩子,如果一眼看不住就会搅得三界腥风血雨,他哪敢放任他自己乱跑?如果再被魔修引诱,再重蹈上一世的覆辙吗?这么可爱的小东西,他一定会随身携带。

    顾云玦得到了保证,眯起眼睛轻笑几声,和衣扑向水中的穆辰,穆辰赶紧接住,把人紧紧的抱进怀里,佯怒道:“胡闹!”

    “师尊在的地方,即使是深渊地狱我都敢跳。”

    “休要胡说!”

    “师尊帮我脱衣服。”

    “自己来。”

    “脱不动,师尊帮我。”

    “笨!”

    ……

    对这个爱撒娇的小徒弟,穆辰是一点脾气都没有,刚板起脸就被对方软糯糯的态度击败,穆辰无奈,一边嫌弃一边把徒儿的衣服脱了,紧紧的把人搂在怀中。

    来到他这里已经半年,小孩长开了不少,身上的伤早就痊愈,身上也长了肉,小屁股圆润了不少。穆辰没忍住,把小孩抱在怀里小胳膊小腿再到肚皮和屁股,痛快的揉捏了一顿,连小脚丫都没放过。揉完了以后清冷的眸子好像染了一道流光,看得出兴致盎然。

    “以后洗澡都跟为师一起来。”穆辰直接拍板。

    顾云玦紧紧搂着穆辰的脖子,让两人肌肤紧紧的贴在一起,毫无缝隙,乖巧的应道:“好。”

    穆辰满意的勾起嘴角,正好师徒俩穿上一模一样的白色法衣,看小孩的眼神更加慈爱:这衣服很像父子装,以后可以都做成一样的。

    顾云玦站在石头上,用灵力把穆辰的头发烘干,再麻利的为他整理衣襟,这让穆辰感到异常的欣慰,忍不住又捏了捏小孩的脸,穆辰暗叹:这么小就对他如此孝顺,铁定是长不歪的好孩子。

    师徒俩手牵手回到前厅的时候,镜庭已经从寒阳宫回来,看见穆辰,确实如顾云玦所说,眼神有些闪躲。穆辰有些尴尬,心想以后不能再把十几岁的少年当孩子看,一定要保持距离,省得别人误会。

    顾云玦抬眸看了眼穆辰的眼神,勾人的桃花眼微微染上一层笑意,连眼角那颗泪痣都因为染了笑意而妖艳了几分。

    蹲在窗台上的黑蛋小心翼翼的打量了两人一眼,猩红的眸子落在顾云玦又壮大了几分的神魂上,眼底刚闪过一丝贪婪,就见顾云玦突然扭脸,目光定定的看着它,眸中是不加掩饰的蔑视。

    黑蛋吓得伸出两个短短的翅膀捂脸,被这个眼神吓得缩了起来,可惜变小之后没了羽毛,两个肉翅膀根本抱不到自己的脑袋,于是这只深渊恶魔又缩了缩,缩了像只在大雪中瑟瑟发抖的鹌鹑。

    顾云玦啧了一声,对穆辰告了一声别,走过去拎起黑蛋,慢悠悠的回了自己的房间。

    黑蛋蹲在桌上,捂着嘴巴不敢说话,眼前这人说过它声音难听,扰了他师尊就剁它翅膀。

    顾云玦一手托着下巴,食指有节奏的叩击在桌面上,看着这个黑色的毛球默默沉思,据他的感应,季清远已经完全入魔,正好给这小家伙补一补,以对方化神期的神魂,足以让黑蛋进阶。即使关在笼子里当小鸭崽,也要当一个有用的鸭崽,以后用到它的地方就多了。

    黑蛋缩着脖子,无望的等着顾云玦对它命运的判决。一双猩红的眸子在灯下滋溜乱转,直到等的没力气转了,顾云玦才漫不经心的道:“你们这一族,没剩几个了吧,一不小心就得绝种。”童声清脆,语调温柔,却恶意满满。

    黑蛋头顶三根金毛瞬间蔫了,立马举着翅膀投诚,马屁拍的啪啪的,“我保证跟着您吃香的喝辣的,占山为王落草为寇,打家劫舍无恶不作,势必抢只凤凰回来生一窝……”

    “小鸭崽儿!”顾云玦呵呵一笑,恶劣的道。

    黑蛋小声嘟囔:“我不是鸭子。”

    顾云玦挑眉。

    “我是个鸭子。”为了活命,鸭子就鸭子吧,说它是虫子,它也认了。

    顾云玦满意的戳戳黑蛋头顶的三撮金毛,脸上带着笑,话中的杀意却让这只深渊恶魔灵魂一颤,“给你一个化神期的神魂,你能炼化吗?”

    必须能啊!

    黑蛋都想扑过去抱住顾云玦的大腿毫无节操的喊祖宗,“能能能!给多少吃多少!来者不拒!”

    顾云玦微微一笑,看黑蛋的眼神莫名的带了几分真心的笑意,小师尊火毒发作时神魂会受到炙烤,如果他没记错,第一次发作的时间应该是十年后。被三足金乌吞噬后的灵魂被被炼化成纯净的白色,和小师尊干净的神魂异常相似,到那时,正好给小师尊当巩固神魂的养料。

    这小东西,值得养。

    完全不知道自己成了炼化机器的黑蛋幸福的跳下去抱住顾云玦的脚面来回蹭,一脸陶醉状。

    就在这时,就听门口叩叩几声,顾云玦回头,就见穆辰正站在门口看着他们,不知道听到多少,看他的眼神十分莫测。

    黑蛋心头一凉,吓得再次缩了起来。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