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 每天都要防止徒弟黑化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22章

    穆辰听说外面很多人找他,疑惑的看着镜庭,什么人?

    镜庭言简意赅的道:“送礼。”

    “嗯?”

    “收徒礼。”

    穆辰歪头,什么东西?

    “就是恭喜您收了徒弟,送给您还有小宫主的贺礼。”一旁一个机灵的侍女替不爱说话的镜庭解释道,对这俩话少的人费劲的交流很是着急。

    穆辰突然想起来,上一世好像没有这么回事,“既然送来了,就都给云儿吧。”

    “哦。”镜庭应了一声,皱着眉去应付送礼的人。因为昨日他家宫主大展神威,这群见风使舵的马屁精就来送礼,这让镜庭十分厌恶。

    见镜庭这不耐烦的态度,穆辰这一刻突然觉得他这宫里特别缺一个能干的管家,镜庭不爱说话,除了送客的时候特别有气势,管理杂事的时候就特别不耐烦。而且再过几年,穆辰想让镜庭出去历练,他们总要回妖界,在安逸的地方长大,并不是对他真的好。

    于是穆辰给镜明传讯,可以和顾云玦一起去外门挑一个细心的弟子回来,管理宫内的杂事。等到中午俩人回来的时候,就带回一个胡子花白的老头子,此人名叫管善,在外门也算个小管事。

    穆辰头疼的捏捏脑门,他的错,他不该让两个智商都只有五岁的孩子去挑人。此人看起来慈眉善目,也就小孩子会喜欢。

    外门弟子,大都是三灵根以上的修士,经过试炼之后看表现被管事分两本基础的功法,命好的被分配费各峰各殿做道童,如果被提点几句,仙途可能还有转机。命不好的只能在外门做些杂事,大都活到二百多岁,不到筑基就走到了寿命的终点。

    当然,外门弟子也可以参见门内大比,但是能出人头地进入内门的,凤毛麟角,除非走了运,遇到一个改变命运的机遇。

    眼前这位老者,头发已经花白,看相貌已到垂暮,让这样的人来炎阳宫,养老么?

    看出穆辰的不喜,顾云玦笑眯眯的凑过去,直接坐在穆辰的腿上,拍着穆辰的胸口轻声哄他:“师尊,他看起来挺可靠的,被赶走太可怜了,留下他吧。”

    穆辰挑挑眉,难得看见小徒弟这么心善,上一世的顾云玦可是没用的东西都杀掉,十分的狠辣,果然是自己教的好?穆辰心里一喜,对顾云玦轻声哄他的乖顺态度哄的心情十分愉悦。

    “既然你喜欢,就留下吧。”

    “多谢师尊。”

    听到能被留下,管善这才松了口气,笑容满面的对着穆辰拜了拜,“多谢宫主。”

    穆辰摆摆手,让镜庭带他下去,能不能用还要考察一下。

    顾云玦搂住穆辰的脖子,靠在穆辰的怀中闻着他身上清幽的味道,嘴角渐渐挑起一个满足的微笑,师尊这么听他的话,真是乖巧。以后管善在这里,即使他有事不在,也有人能守护炎阳宫,守护师尊,有对方在,他做事也方便些。

    管善的能力毋容置疑,不一会儿就把刚送来的礼品整理出一个清单,穆辰拿过来一看,东西虽不算名贵,但也不俗,显然是都用了心的。寒阳宫竟然也凑了热闹,送了顾云玦一只烤鸡。显然这不是柳寒之的主意,把吃的当礼物往外送的,只能是嗜吃如命的褚千双。

    “这些东西里,也许就这只烤鸡是没有利欲之心。”穆辰点了点那个清单,嘴角微微勾起,“这些东西都是送你的,你看着处理吧。”

    “都送我?”顾云玦失笑,他师尊真不是一般的大方,看都不看就全给了他,这份疼爱,他要拿什么去换?

    镜明已经抱起一个食盒,正想拆开看看,突然从上面察觉到一丝不对,他耸耸鼻子闻了闻,下意识的看穆辰。

    穆辰看他,怎么了?

    镜明震惊的道:“有……有妖气。”

    镜明本就不是人类,他是上古神兽,啸月天狼的后代。因为一些意外才从妖界来到仙界,又不想被人签订契约变成灵宠,才变作人身隐藏在穆辰这里。穆辰待他们犹如弟子,镜明也习惯了安逸,可即使再安逸,他也是个妖修,对妖气感觉十分的敏锐。

    褚千双送来的东西上有妖气,说明了什么?

    “不好了宫主,小六被妖怪抓走了!”镜明惊恐状。

    穆辰无奈的瞪了他一眼,你自己就是妖怪,还怕什么妖怪?想到镜庭和镜明隐藏妖气的丹药也所剩不多,穆辰再次进了炼丹房,两天后炼出十几瓶丹药,分了三份,给了镜庭两份,吩咐他:“去给小六送一份,让他这两天不要外跑。”

    “褚千双也是……”

    “嘘!”一根纤长的食指,轻轻点在镜庭的唇上,成功让镜庭把后面的话咽了下去,看着镜庭少有的露出震惊的神情,穆辰嘴角微微勾了勾,温和道:“去吧,这下不用担心身份暴露了。”因为是同类,三个年纪差不多的孩子应该会有共同语言,可以好好交朋友了。

    嘴上温热的触感,让镜庭一下子红了脸,接过穆辰手里的丹药,扭头就窜了出去,动作快的就像他的剑法,已然看不见身影。

    穆辰蹙眉,不知道这孩子慌张什么。

    无奈牵着脖子上拴了一条红绸的黑蛋,已经被逼着遛了一天鸟的顾云玦刚回来,就从窗外看着这一幕,小师尊终于从炼丹房里出来了,小师尊白净的手指摸了别人的嘴……顾云玦面色深沉的走进来,一眼不发的拉住穆辰的手指,掏出帕子使劲的擦。

    “云儿?”

    “师尊,您刚才的动作很像调戏良家少年,以后千万不要这么做,会被人误会。”顾云玦目光灼灼的看着穆辰的眼睛,见他眼神清透,并没有对镜庭有什么想法,这才缓和了脸色,语调温柔的哄道:“您看,镜庭已经被您吓跑了,我保证,他回来看您的眼神肯定躲闪。”

    穆辰愣了一下,歉意的看着镜庭离开的方向,是他不对,他忘了镜庭这孩子已经是大孩子心境了,以后真的该保持一些距离。不过调戏良家少年什么的,眼前的小徒弟怎么连这个都知道?联想到顾云玦来时那一身的伤,穆辰脑海中闪过无数不好的画面,心疼的摸摸顾云玦的头,穆辰觉得这不受宠的孩子肯定见过不少肮脏的东西,越是大家族,这种见不得光的事情越多。

    再次把顾云玦抱起来,穆辰掂了掂,感觉重了不少,欣慰的拍拍他的背,保证道:“以后不会了。”

    顾云玦笑道:“师尊,您要抱我到几岁?”

    “趁你还小,再长一岁就不能抱了。”

    顾云玦抓住穆辰的一缕头发,缱绻的缠绕在自己的手指上,拉到唇边,轻轻的嗅了嗅,笑道:“那我可以牵着师尊的手,牵到多大都没关系。”

    穆辰把这话当成了小孩子的玩笑话,没有当真的勾了勾嘴角,温和的说好。心想再过几年,即使自己想牵,小徒弟也不让了,长大之后总会有很多的想法。

    因为炼丹花费了两天两夜的时间,穆辰觉得身上哪里都不舒服,索性扔了顾云玦手里的黑蛋,直接抱着顾云玦来到后山。

    这里有一处灵泉,是他专门洗澡的地方。

    四周远山如黛,近处花草环绕,水汽朦胧之中,一处灵泉活水缓缓流动,薄雾袅袅,让周围的一切都朦胧起来。现在正是傍晚时分,晚霞照进来,雾中有一层淡淡的粉,因为一直有结界保护,这里从没来过外人,落花伴着水流,缱绻而行,安逸的让人心魂都放松下来。

    穆辰把顾云玦放在地上,问他:“要不要一起洗?”

    顾云玦一来就知道穆辰要做什么,听了这话耳尖少有的微红,“师尊,我,徒儿还是回避一下……”

    穆辰揪住小孩儿的袖子,少有的起了逗弄他的意思,“害羞?”

    “师尊,您真的是……”顾云玦眯起眼睛,笑的一脸纯真,“既然您这么要求,那徒儿就不客气了。”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听错了,穆辰总觉得这小东西说不客气的时候咬字有些重。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