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 每天都要防止徒弟黑化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19章

    镜明发现顾云玦“专注”的看着周围的景色,自己说话都没搭理,笑嘻嘻的戳了戳他的肩膀,“带你去看宫主养的灵宠,一个个毛色倍儿亮,最主要的是胖,每一只都很好吃的样子,烤来吃一定鲜嫩无比,满嘴流油!”

    顾云玦这时却突然回头,目光锁定在一棵黄金梧桐的树梢,蒲扇大的树叶中,一只黑色的鸭子隐藏其中,红色的瞳孔牢牢锁定在顾云玦的身上,四目相对之后,那只鸭子震惊的耸了耸脖子,哎呦一声,扑腾了一下翅膀就想跑。

    顾云玦眯起眼眸,突然笑了起来,这只鸭子已经发现了自己灵魂的异样,岂能就这样放它走了?

    强大的神识席卷而去,把对方直接震慑的动弹不得,顾云玦闲庭信步一般走过去,抬脚踢了踢对方的肚皮,嫌弃的啧了一声,真丑!

    岳明泽估摸着穆辰已经忙完,派人接了星璇长老,直接送去炎阳宫。因为穆辰和季清远的冲突,岳明泽也担心两人再次兵戈相见,想要劝季清远稍等片刻,可惜对方并不领情,他反问道:“在下怎么能把星璇长老交给一个陌生人?还是亲眼看着放心一些。”

    岳明泽心里冷笑,心说这人真是不识好歹,到时候师叔万一说一句季清远与狗不能入内,看你怎么应付。

    果然,再看见季清远之后穆辰本来缓和的脸色一下子就冷了下来,伸出一根纤长的食指直指山下:“要么你滚,要么都滚。”

    看着季清远扔了谦谦君子的风范,铁青着脸恨得牙根发痒却又不敢说话的走出去,岳明泽摸了摸下巴,心说了句:该!非得被骂一顿才走人!

    坐在穆辰客厅的御天翊看着季清远的背影,脸色渐渐沉下来,他这个师弟,竟然有这样的表情,以前还真是没见过呢。

    穆辰接着指着星璇长老,冷声说:“放外面,不许抬进来。”真是脏了他的地盘。

    万剑门的人涨红着脸,气的心口疼,还没见过这么嚣张的人,连万剑门都不给面子。

    一个看起来有些木讷的剑修把面色青灰,只护住神魂的星璇道长扶过来,对方老实巴交的,穆辰这才让对方留下。

    星璇是中了七尸蚀魂散,魔道中人大都以杀伤力强大的武器为主,所以多数十分阴毒,七尸蚀魂散就是一种腐蚀神魂的剧毒,涂抹在武器上,即使当时不能杀了对方,也能取之性命,虽然不知道星璇道长跑到魔界去做什么,但是看在御天翊这么重视,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上辈子穆辰看在御天翊的面子上,给这个老头子用了一颗玄牝还精丹,还和季清远有了个不错的初识,然而这俩人都恩将仇报。

    穆辰也不舍得再把丹药给一个将死的老头子浪费,把星璇长老拎起来,像拖死狗一样拖到一个空旷的地方,穆辰一掌拍向星璇长老的胸口,将毒素全部逼向其咽喉部位,既然话多,还想活命,就当一个哑巴吧。

    季清远出来之后,看见炎阳宫的装饰摆设及无数灵药,心底那股愤恨更加膨胀,抱着金盆长大的人,凭什么就有这么命好的人?

    修仙之人最怕心魔,讲究心境,季清远也没注意到,他的心思越来越偏激,身上的杀气越来越重,这对于戾气本来就比旁人重的剑修来说,便是入魔的征兆。

    顾云玦和镜明溜溜达达从后山回来,离着老远就见季清远正扭曲着表情对着一根竹子磨牙,他勾了勾嘴角,晃了晃手里的笼子,对里面的黑鸭子说:“是不是看起来很美味?”

    “嘎”粗哑的嗓音带着一股子憋屈,扯着脖子使劲的嚎,整个炎阳宫都能听见鸭子叫唤,镜明从身后追上来,指着鸭子警告道:“惹不得,你以后不能轻易开口说话,宫主会嫌吵的,懂没?”

    惹不得想站起来拍拍翅膀,表达自己的悲愤之情,好好的山大王被装进鸡笼当灵宠!不让吃饱还不让说话!能不能好了?!

    可惜也不知道是不是顾云玦故意的,找的笼子太小,它连转身都不能,只能仰着头张了张嘴,气的头顶三根金毛都立了起来。

    顾云玦笑眯眯的拎着它,走向季清远,感受着对方身上重了不少的魔气,心情很好的问惹不得:“想吃吗?”

    惹不得气的在笼子里乱蹦,这还用问?自从离开了魔界,它已经好久都没吃饱了。

    顾云玦笑着又补了一句,“乖乖听话以后就有饭吃,不听话就砍下你第三条腿。”

    惹不得听出他话里的恶意,瞬间趴下,把腿藏在肚皮底下一动不动:妈哒!比老子还像深渊恶魔!

    镜明手里还拎着条红绸子,兴奋的说:“我找红袖宫的姐姐们要的,把这拴在这鸭子脖子上,咱们没事可以出来遛鸟。”这鸭子之前可没少摧残他,恬噪起来要人命,现在终于能报仇了,镜明都没想为什么这鸭子乖乖听顾云玦的话,只顾着开心的蹦跶。

    顾云玦嫌弃的皱眉,牵着只鸭子满山遛,这么缺心眼的事情这条傻白狼是怎么想出来的?同是兄弟,镜庭能把整个炎阳宫打理的井井有条,镜明却这么不着调,如果不是长得一模一样,他都怀疑镜明是小时候跑错了窝。

    惹不得气的再次跺脚:“我跟你说,我现在十分暴躁,像我这种上古神兽,凤凰见了都要给我舔脚,你竟然用这种红绳子羞辱我!”

    “嗯?”顾云玦轻轻一个鼻音。

    惹不得再次趴好,嘟囔道:“最起码要换成白的,黑白分明才好看,还有一种浓浓的吊丧感,多么的喜庆。”

    镜明捂耳朵,一听它说话就头疼:“有病啊!吊丧美个屁啊!”

    两人一鸭边说边走,待到季清远身边时,顾云玦停下了脚步,眼中闪过一丝算计。

    镜明也好奇的看着对方,不解的摸着下巴,歪着头问了一句:“你是来找揍的么?”他保证,他就是单纯的好奇,真没有别的意思。

    季清远自然认得他俩,黑着脸看过去,顾云玦也正好抬头对他笑。那双如墨的眸子中,不加掩饰恶意让他仿佛被施了定神的魔咒,对方看他的眼神仿佛在看待一个将死的猎物,这种感觉让季清远想要奋起反抗,可惜神魂好似像被一只手紧紧捏住的飞蛾,脆弱的让他连振翅的能力都没有。

    突然,季清远就感觉不知道高了自己多少境界的精神力从四面八方挤压过来,识海里的神魂几乎窒息,整个人仿佛掉进了尸山血海,无力挣扎的感觉让他在霎那间被冷汗浸湿了衣衫。被风一吹,一股凉意让他清醒过来,再看眼前的孩童,依旧一脸童真的对着他笑。

    再看到顾云玦这双眼睛,季清远精神有一瞬间恍惚了一下,仿佛受了刺激一般,呛得一声拔出了宝剑,一声清脆的剑吟让正在治伤的众人都察觉到了异样,好重的杀气!

    镜明在一瞬间就抱起顾云玦,后退十几丈之后气的跳脚骂人:“哎呦你这不要脸的小蹄子,敢在我炎阳宫动手,不照照镜子看看你那德行!”刚得到一本新的小画册,镜明从上面学了不少词,根本没考虑那是什么意思,张嘴就骂。

    如果说刚才季清远只是受到了杀气的刺激下意识的要拔剑,现在是真的想杀了他。

    察觉到异常的穆辰闪身出来一看,顿时暴跳如雷,身影化作一道白光,赤霞剑再次出现,化神期的功力直接用了八成,对着季清远就不管不顾的劈了过去,敢动他徒儿,剁碎了管死管烧!

    炎阳宫的守宫阵法被这一剑劈的晃动了一下,镜明第一时间抱起顾云玦,躲到岳明泽身后,再看季清远,还没在刚才的精神压力中缓和过来,只能匆忙抬剑去挡,俩人功力本就相当,被穆辰霸道的火灵力直接震飞出去,噗的吐出一口鲜血。

    御天翊脸色同样难看,没想到他这个老好人一般的师弟,竟然连一个孩子都不放过,那之前种种都是做给自己看的?一想到一个深思如此深沉的人竟然隐藏在自己的身边,御天翊眸色更深。

    再看穆辰,显然没有就此罢手的意思,身上白色的火焰缠绕,杀气腾腾的又是一剑,自上而下劈下去,动作干净利落,一把长剑用的比刀法还霸道。

    崇云门众人无人敢拦,都知道这火焰的厉害,季清远抬剑抵挡,穆辰眼中狠厉一闪而逝,下劈的动作变作横挑,众人就听到一声惨叫,穆辰已经一剑削掉季清远拿剑的手臂,剑上的火焰当即将其吞噬,立马化作飞灰。

    穆辰一甩手中长剑,紧接着又砍,一定要剁碎了这个王八蛋。

    围观的小弟子都惊呆:太太师叔祖好凶!

    御天翊再也看不下去,闪身出现在穆辰季清远身前,抬剑挡住,一冷一热两种灵力撞击在一起,强大的灵力震的大阵再次晃动了一下,整个崇云门乃至几个闭关的长老都被惊动。

    御天翊见穆辰脸上誓不罢休的神色,沉声保证道:“这件事交给我处理,我给你一个交代。”

    穆辰一甩手中长剑,冷声道:“不行!”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