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 每天都要防止徒弟黑化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17章

    赤霞剑交给穆辰,当时这事还在仙界引起轩然大波,都觉得一把神器,落在一个只会炼丹的丹修手中绝对是暴餮天物,完全不能发挥它的价值。这事季清远当然有所耳闻,谁都不认为穆辰能发挥出这把剑的威力,可事实呢?剑法犀利,杀伐果决,只有和穆辰交手才能感觉出他的狠辣。

    季清远突然想到穆辰和御天翊之间的“关系”,他暗暗心惊,难道是御天翊想要试探自己?压下眼底的杀意,季清远站在原地试探道:“不知道万剑门哪里得罪了穆长老,这就是你们崇云门的待客之道吗?!”

    穆辰反问:“我打的是你,跟门派有什么关系?上来,继续!”

    这个姿态更是刺激的季清远怒火升腾,已然动了杀机。让人嫉恨的天赋、让人求而不得的机遇、还有令人无法企及的身份,这些东西他都没有!他察言观色,步步算计,甚至委曲求全才爬到今天这一步,然而这次出行可能会改变所有,所以他恨,恨御天翊,也恨上了穆辰,比他拥有的多的他都恨!

    穆辰冷眼看着对方变了脸色,知道对方想要的是什么,所以刚才那一脚踩碎了对方伪装的面具,不得不说,露出了真面目的季清远,真恶心。

    手中宝剑轻轻一挥,穆辰淡漠的眼神看脚下的人,不起一点波澜。接下来就是报那偷袭他徒儿一剑的仇,这种表里不一的东西,直接杀了省得以后再生事端。

    就在这时,阵法的结界突然晃动一下,薄雾褪去,大阵突然消失,穆辰停在半空之中,就听一声脆脆的童声夹着灵力高声喊了句:“住手!”

    穆辰手一顿,惊讶的扭脸看了眼来人,顾云玦坐在褚千双的肩膀上,手里抱着从阵眼处抠出来的灵石,也在瞪他。

    这种货色哪用得着师尊亲自动手?脏了手怎么办?小师尊应该跟在他身边,天天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杀人这种事情,交给他就好了。

    从褚千双的肩膀上跳下来,顾云玦往前走了两步,小小的人,含笑的脸,自从他出声之后周围突然变得静谧无声。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他,仿佛出现了一种神奇的气场,一种与生俱来的震慑力,或者说,上位者的威压。

    无视旁人或惊或叹或探究的眼神,顾云玦嘴角轻勾,抬脚向穆辰走去,月光把他的影子拉得老长,让穆辰在这一瞬间有了一种错觉,他那个能只手掌控三界的徒儿,就藏在这小家伙的影子里,一直都在。

    终于,顾云玦站在穆辰下方,对他伸出手,语气温和的哄道:“师尊,下来。”

    穆辰突然觉得,所有的一切都不如下面这只小手有吸引力。

    他的徒儿还在,就在这里。

    一场打斗被顾云玦一句话打断,季清远脸色铁青,穆辰收手他就只能瞪眼。在崇云门的地盘如果他敢对穆辰先动手,不说崇云门,就是御天翊也不会答应,现在他只能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咽,压不住的恨意让俊朗的五官都蒙上了一层灰暗,微微抽动的脸庞和阴鸷的眼神昭示着他的不甘。明天还拜访崇云门,请穆辰医治星璇长老,这就意味着要把脸伸过去再被打一次!他怎么忍得下这口气?!

    季清远又联想到御天翊让自己来此的时机,和他毫无瓜葛的穆辰又毫无理由的对他动手,季清远心思深,算计多,自然就想了多了些,难道御天翊察觉到自己的所作所为,想要借穆辰的手杀掉自己?

    这几百年都活在御天翊的盛名之下,他察言观色八面玲珑,五十年前借魔界之手设计杀掉了御天翊唯一的弟子,这才有了掌管万剑门权利的机会,如果对方知道他徒儿是被自己所害……季清远在这一瞬间竟然有了一丝惧意。

    就在这个时候,顾云玦手指一勾,一道魔气悄无声息的附着在季清远的身上,就像种下了一颗入魔的种子,只需要有养料,便可以发芽破壳。他相信季清远这种人,是绝对不缺入魔的潜质,师尊现在杀掉他,无疑会给自己招来麻烦,万剑门绝对不会答应。小师尊太善良了,有时候弄死一个人并不需要自己动手,有时候想向一个人报复,杀了对方只是最仁慈的做法,所以以后这种事交给他做就好。

    穆辰自然不知道自己的乖巧的小徒弟在无人察觉到的时候做了什么,他还在遗憾不能再徒弟面前杀人,不能砍了季清远,心里着实憋屈。

    飘飘的落在顾云玦身边,因为没有束冠,黑色的发丝轻扬,画出一道涟漪的弧,穆辰低下头,抓住顾云玦的手,一句话都没有说,也没有解释的意思,抬脚就要走。

    季清远用剑拦住两人去路,冷笑:“穆长老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诚心来羞辱在下?”

    穆辰点头,“是。”

    “噗!”少数不多的留下看热闹的人都是法力高强,不怕被误伤的人,一听穆辰坦白的承认,顿时觉得有意思。对面茶楼上一个身穿紫色华服的青年男子直接笑出声来,俊脸薄唇桃花眼,一脸的桃花相。顾云玦抬头看了一眼,就见那人对他招招手,用轻佻的声音传音道:“你师尊真有意思,看好了,可别丢了。”

    顾云玦好似没听见一般,握着穆辰的手,师徒俩闲庭信步一般离开。小小的背影,莫名的从容。

    季清远看着穆辰离开的背影,静静的站在原地,目光深沉的犹如这夜色。对别人的善恶感觉比较敏锐的三个少年跃跃欲试,他们三个合力,好像可以和他一战的意思。

    三人互相对视一眼,揍他吗?

    镜庭和褚千双手已经落在剑柄上:揍!

    镜明把笛子上那个骨头的坠子摘下来,摁进笛子尾部的凹槽处,笛身嗡了一声,变作雪白的颜色,细听还有嗡嗡的声音,让人听了心烦意燥。

    就在这时,脑后突然出来一阵凉风,三人意识到不妙,默契的拔腿就跑。

    岳明泽咬着牙落了地,恨恨的在地面踩下一个大大的脚印子。一挥袖把三个惹祸的小东西定住,岳掌门抬手把镜明拍飞:为什么要给师叔提前传口信!不告诉他今晚也不会出乱子!

    再抬手把褚千双拍飞:大晚上的你出来干嘛!为什么不搂着徒弟睡觉!

    最后看了看一脸冷酷的镜庭,还是拍飞:天天冷着脸吓唬人,能不能少给小辈儿惹点事!

    反正也不知道把三个小的当成了谁,全部拍飞了感觉气顺了点,岳掌门还是得收拾烂摊子。他拱了拱手,一脸深沉的道:“看来这里是不能住了,季道友远道而来,乃是贵客,有什么误会还是去崇云门再说。”

    这话无疑给足了季清远面子,一个掌门亲自出来相迎,他不去反而是不识抬举,可是刚才穆辰那个样子,那哪是什么误会?

    被请进崇云门,季清远脸色还是没好过来,一想到把今天的事情要汇报给御天翊,他更是恨得牙根发麻,这一刻突然升起一个念头,把御天翊和穆辰全都杀了,才能解恨。

    他自己也不知道,一道黑色的魔气,从他眼底一闪而逝,带着丝丝血色,没入经脉之中,跟着他的灵气四处游走,最终落入丹田,蛰伏起来。

    已经跟着穆辰回到炎阳宫的顾云玦好似察觉到了什么,勾起唇角浅浅一笑,心情不错。

    穆辰不满的在他脑门上戳了一记,冷声教育:“去睡觉,长不高。”

    顾云玦挑挑眉,伸出一根手指头在穆辰腰上戳,边戳边说:“师尊,那位让您可以把徒儿都丢出去的人,和您有仇吗?”

    穆辰吐了口气,点了点头,仇大了,他用剑戳你来着,还抢走了为师给你留着娶媳妇儿的钱。把顾云玦再次丢上床,穆辰侧身倒下,看着顾云玦现在的包子脸,心情瞬间被治愈了,捏了捏顾云玦的脸颊,穆辰不放心的教育道:“以后有人欺负你,记得狠狠还回去,斩草除根,才能不留祸患。”穆辰的口气很是遗憾,今晚真的很想一剑砍死季清远来着,都是这小子给搅合了。现在见血,还是早了点。

    顾云玦脱了衣服,只剩一件薄薄的里衣,心情很好的眯起眼睛,扑过去把穆辰的身子压到平躺的姿势,顺势把头枕在穆辰的肚子上,貌似天真的问:“如果打不过怎么办?”

    穆辰摸着顾云玦的小脑袋,哼哼一声,“打不过就回来找师尊。”

    顾云玦开心的翻了个身,趴在穆辰的身上,托着下巴笑眯眯的问:“如果师尊也打不过呢?”

    穆辰想也没想继续道:“那就逃跑,君子报仇,什么时候都不晚。”

    师徒俩又说了会儿话,直到顾云玦趴在自己的胸口睡着,穆辰叹了口气,把对方抱在身边,盖上被子静静的看着小徒弟的睡颜,心里越来越平静。小徒弟还在,又乖巧又懂事,这让他心里十分的踏实。突然没了再修炼的兴趣,穆辰侧着身看着顾云玦,也渐渐的闭上了眼睛。

    毫无意外的,半夜顾云玦又坐了起来……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