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 每天都要防止徒弟黑化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15章

    镜明和褚千双少年心性,俩人见面之后带着顾云玦去了崇云门弟子专门比试的地方,跑去和人打了一架还没过瘾,带着顾云玦去了专门豢养灵兽的山峰,打算领几只回去养。

    也不知道怎么会那么寸,以往乖巧的众多灵兽突然暴动,还没签订契约的灵兽更是拼命想要逃脱。顾云玦也不知道怎么这么倒霉,被一只十分凶狠的雪鹰扇了一翅膀,虽然被镜明护住,还是受了些轻伤。

    待穆辰看到顾云玦受伤的肩膀后,心疼的抱着顾云玦不撒手,看着小徒弟抓着自己的一缕头发,撒娇似的靠在自己怀中,穆辰也有些担心,小徒弟太爱撒娇,性格看起来也不强硬,以后会不会被人欺负?

    “师尊。”顾云玦唤他。

    穆辰下巴挨着小徒弟的头顶,轻轻的嗯了一声。就听顾云玦笑着道:“果然一离开师尊的视线,就会有意外发生。”

    穆辰拍了拍顾云玦的背,安慰道:“不会。”

    顾云玦笑着抬头,看着穆辰的脸颊,伸出手指戳了戳他的下巴。小师尊真是不可爱呢,现在不应该说以后要和他寸步不离、形影不分吗?看来仅有一次小师尊是认识不到这一点的。

    穆辰抓住顾云玦的手,有些无奈,胆小粘人还调皮,这可如何是好?

    接下来的好些日子,穆辰都没敢再放顾云玦出去。生活也变得规律起来,早上喊徒弟起来练功,喂徒弟吃饭,上午教徒弟认识药草,中午喂徒弟吃饭,下午让徒弟跟着镜庭练剑,或者跟着镜明去寒阳宫和褚千双一起练剑,傍晚亲手把徒弟喂饱,晚上看着徒弟临摹字帖,晚上等徒弟进入梦乡,他才打坐休息。

    也许是那一脚给小徒弟留下了心里阴影,这阵子顾云玦再也没说晚上害怕一起睡,这让穆辰很是失落。

    最近小徒弟面色红润,整个人长开了不少,个子好像长了一点,头发也越来越顺滑,越来越好摸,怎么就不往自己怀里钻了呢?

    顾云玦也很纠结,上次吸收的魔功他已经吸收殆尽,运转自如,只要再吸收一次就能筑基,可是怎么才能到师尊房里蹭床?如果这次师尊再睡着,会不会怀疑自己?

    傍晚,穆辰侧身躺在顾云玦房中的软塌上,用手拄着头盯着顾云玦看书。换下一身华袍法衣,他身上只着一件白色的里衣,发冠也被摘下,褪去了平日的冷静严谨,任一头齐腰的黑发铺散在白色的纱织云锦上,俊美的脸上是不曾被旁人见过的慵懒。身边几盏皎白的玄月灯,柔和的灯光笼罩在他的身上,更添了几分随意。

    顾云玦看着书,眼神总是不受控制的往一旁瞥,师尊现在的样子,他肯定是唯一见过的人,心里那个不知为何的情绪再次酝酿开来,顾云玦放下书,静静地盯着穆辰看,仿佛被摄了心魄,舍不得移不开眼。

    “怎么了?哪里不懂?”穆辰稍微起身,靠在软榻上,招招手让顾云玦来自己身边。

    顾云玦勾起嘴角,露出一个浅浅的笑,拿着书钻进穆辰的怀里,闻着他身上清冷的幽香,又靠的近了些,“这里,徒儿不懂。”

    穆辰扫了一眼,书上画着一朵长着倒刺,结了三个黄色小果子的草药,他了然的哦了一声,“木寒草啊,哪里不明白?”

    “为什么它的根可以入药,叶子却有剧毒?”

    “万物相生相克,很多毒物周围都有可以克制它的灵药,有时候还可以以毒攻毒。就如这木寒草,它的根和茎皆可药用,有祛风止咳,活血散瘀,舒筋活络的功效。但是摘得时候却很麻烦,其实克制叶子的毒素很简单,就是这黄色的果子,只要把它的汁液涂在手上,就不会担心被毒到,而且叶子和果子一同熬制出汁液,便是一味上品解毒丸不可或缺的药引。”也许是心情好,穆辰话多了些,解释的异常清楚。顾云玦干脆直接躺在穆辰的怀里,把头枕在穆辰的胸口,继续问:“这个呢?”

    “九月红,十年生可解毒,二十年生便是毒药,三十年后红花变紫,见血封喉。”

    “这个呢?”

    “这个……”

    ……

    师徒俩一问一答,空气中暖暖的温馨在静谧的流淌着,让人不忍打扰。直到顾云玦的问题问完了,穆辰又考了他一遍,发现小徒弟都记住了,他这才满意的起身,让顾云玦洗完澡好好休息。

    刚想走,袖子就被一只小手抓住,穆辰温和的低头,就见小徒弟“害羞带怯”的看着他,“小心翼翼”的问:“师尊,我能不能跟您一起睡?”

    穆辰眨眨眼,瞬间答应,“好。”小徒弟被踹飞的心理阴影已经消失了,真好!

    看着穆辰离开的背影,顾云玦眸色渐渐变得炙热起来,如墨的眸子里,难掩贪念。穆辰好似察觉到什么,突然转身回头。见小徒弟依旧笑的一脸纯真,他下意识的勾了勾嘴角,浅浅一个微笑,再看对面的小徒弟已经呆住了。

    穆辰觉得好笑,这小东西,每次见他笑都这么傻模样,以后他若是多笑几次,这孩子是不是能变得更爽朗些?想罢穆辰又勾了勾嘴角,笑容比刚才更明显了些。

    顾云玦捂心口,顿时觉得这里有些闷,呼吸都不稳了些。

    再次看到小徒弟的傻样,穆辰失笑,披上外衣转身离开。

    待顾云玦来找他的时候,穆辰正在看一个丹方,对小徒弟招招手,示意他在里面睡,这样不会被踹下去。

    顾云玦眯了眯眼睛,迅速刚爬上床,刚要抱穆辰的腰,就听一个道童隔着门道:“宫主,掌门真人派人来传了话。”

    穆辰蹙了蹙眉,晚上传话?有要事?

    顾云玦已经看出了穆辰的不耐烦,他师尊今晚说了不少话,显然已经不想再开口,没等穆辰出声,顾云玦抢先问:“不知掌门师兄所传何事?”

    道童听到这个童声稍微顿了顿,这才继续回道:“掌门真人说万剑门的星璇道长已经到了淇阳城,拜帖已经送上,明天早上会上门求医,希望宫主看在对方的诚意上,不要拒绝。”

    顾云玦眯起眼眸,似是想到了什么,他问:“星璇道长和谁一起来的?”

    “听说是御门主的师弟,季仙长。”

    “季清远!”穆辰冷下脸,恨不能把这个名字嚼碎了,从屏风上拿起法袍,穆辰飞速的披在身上,白色的法袍炼制前乃是上好的柳叶绵竹,锻造之后质感更加轻柔,此时划过空气竟然发出霹雳霹雳的声音,衣摆上带着白色的火苗。

    察觉到他的想法,顾云玦扑上来还没伸手,就被穆辰抓住衣襟拎起来,随手丢到床上,一闪身,人已经出了炎阳宫。

    正在打坐的镜庭和镜明几乎同时睁开眼睛,身影化成一道白线,紧紧跟在穆辰身后,竟然不落分毫。

    顾云玦望着床顶的窗幔,脸色越来越黑,感觉穆辰丢他就像丢个沙包一样,这种被随手丢的感觉真是糟透了,心里暗暗给穆辰记了一笔,以后如果有欺师灭祖的机会,也要把师尊往床上丢几次,让他感受一下这种滋味。

    随手设置了一个静音结界,顾云玦从空间戒指里取出一个玉符,将其捏碎,少顷,一个红胡子老者的影像出现在虚空中。看着坐在床上脸色阴沉的顾云玦,即使只是五岁孩童的模样,对方还是拘谨的弯下腰,恭敬的道:“见过少主。”

    顾云玦脸上乖巧的笑容已然不见,特别是那双眼睛,离开了穆辰的视线后变得更加黝黑深邃,看旁人的时候不带一丝情感。虽然年幼,身上却带的不容轻视的威压,他淡淡的问:“万剑门的人在什么地方落脚?”

    老者赶紧道:“回少主,在崇云门所属的落仙楼。”

    顾云玦拿起自己的外袍,不急不缓的穿上,平淡的语气中难掩狠厉,“派几个人提前候着,若是有人敢伤他一根头发,格杀勿论。”

    待对方的身影消失后,顾云玦眼底闪过一丝懊恼,这个身体还是太小了,修为太低,他需要建立起自己的势力,才能保护师尊,才能和父君抗衡,摆脱自己的命运。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