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 每天都要防止徒弟黑化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10章

    顾云玦问镜明:“这位李叔叔,到底是什么人?”

    镜明歪头想了想,“五年前他来请宫主看伤,伤好后说要等还了宫主一命之后才会离开,一直在这里帮宫主种药,我们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来,不过是个好人。”

    顾云玦看着手里的冷香花的树枝,上面纯净的木灵力绝不是普通人所有的,这是天分,学不来。顾云玦摩挲着手里的树枝,压下心底的疑惑,突然笑了起来,他的小师尊,还真会招惹奇怪的人。

    穆辰吃下一颗回元丹,打坐一个时辰,才把受到冲击的五脏六腑恢复,好在那股魔气并没有伤害他的意思,避开了紫府丹田和灵台,否则他就得修为倒退,闭关疗伤。

    睁开眼,穆辰的眼中一片清明,身边突然出现一簇白色的火焰,穆辰伸出手指,火焰立马变成一只翩翩起舞的蝶,落在这根莹润修长的手指上,清透的瞳孔随着火焰的跳动变得忽明忽暗,心里却是下定了决心,等他把徒儿养到成年,就出去寻找那几味药草,先把身上的火毒解了再说。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股熟悉的内息,确定是谁之后,穆辰手指上的火焰消失,身形一晃,已经来到了竹林。

    随后,岳明泽的身影显现出来。

    看到穆辰,岳明泽下意识的站直,皮都绷紧了,不管什么时候只要见到这个在他小时候狠狠给他留下心理阴影的师叔,岳掌门顿时怂的像个鹌鹑,知道穆辰不喜啰嗦,他直接说明来意:“是您被魔修袭击的事情,我认为存在很多疑点,想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师叔有没有时间?”岳明泽说着悄悄观察穆辰的脸色,发现他表情温和,知道他心情尚可,也稍微自在了些。

    见穆辰走到竹林里的石桌旁,坐下后下巴点了下对面,示意他坐,岳明泽赶紧一撩衣摆,乖乖坐好,腰板挺的笔直。

    穆辰不解,“你怕我?”

    岳明泽把脑袋摇的像拨浪鼓,一脸冷肃,“不怕,师叔这么温和的人,我怎么会怕!”

    这话让几个侍女都忍俊不禁,说他们家宫主是冷面君子的大有人在,温和?没听说过。

    穆辰也很诧异,他歪着头想了想,自己以前到底做了什么才让岳明泽怕他怕成这样,他自认为自己记性挺好的,很多事情都能记得清楚,却怎么也想不起原因。这个师侄是大师兄从山下捡回来的,来的时候身体有伤,被送到他这里救治,那时候他见小孩子白白嫩嫩很水灵的样子,还对他挺好的,特别的照顾。

    穆辰想不起来,也就放弃了,他让侍女泡了茶,想了想在后山的事情,突然板起脸,看着岳明泽的眼睛严肃的说:“袭击我的是一个黑衣老者,蒙着面。”

    一个平日里不会撒谎的人,重复了一遍五岁孩童说的话,岳明泽不疑有他的点点头,正准备听听原委,就见对面的穆辰喘了口气,语气毫无起伏的道:“没了。”

    声音像一杯清酒,好听的让人沉醉,然而太短了,短的让人心塞。

    “没了……”岳明泽瞪眼,“您比您徒弟说的都少,最起码您徒弟还说对方往哪儿跑了。”

    穆辰点头,一脸受用:“当然,我徒儿比较聪明。”

    岳明泽:“……”能不能好好聊天了我的叔!

    看来这个话题是没法谈了,犹豫了一下,岳明泽把那张红色的拜帖拿出来。小心的看着穆辰的脸色,把请帖一点一点推过去,大有一种你翻脸我就撤回来的意思,“这是万剑门送来的拜帖,想请师叔给星璇道长看下旧伤。”

    岳明泽刚接过侍女手中的茶,想喝了一口撞撞胆子,自觉后面的事情可能会把穆辰惹恼。

    没想到穆辰一听万剑门,脸色瞬间冷若寒霜,杀气腾腾的拿起来那个拜帖,看完往桌上一拍,咬着牙冷厉的说了声:“不去!”逼他去死的时候老星璇可出力不少,说话句句诛心,那时候怎么没念在他曾救过他的命?

    “噗!”被穆辰这么一吓,岳明泽一口茶噗的喷了出来,整个人都不好了,“师,师叔?”

    穆辰眼里杀气不减,“还有事?”

    “这……”

    “说!”

    “有!其实之前还提了联姻的事情,万剑门门主御天翊想见您一面,我本心是想拒绝了,但又不好替师叔做决定……”岳明泽的声音越来越低,脸上装出来的一派之掌的风范此时全吓飞了,小脸紧张的通红。

    穆辰冷着脸看着岳明泽,直到把对方看得浑身都像长了刺儿,坐这儿都觉得屁.股疼,这才化了身上的寒意,皮笑肉不笑的来了句:“我娶他还不如娶你,你嫁吗?”

    此时的穆辰一身蓝色素雅法袍,金冠束发,墨色的发丝顺滑的垂在腰间,随风轻扬,仙姿飘渺,他的脸色还是有些苍白,更衬得凤目灿如星辰,特别是他平日里没什么表情,此时即使是冷笑,精致的五官突然染上的神采也着实让人心神恍惚了一下。

    岳明泽虽然对穆辰没什么心思,这一刻也有些克制不住的看傻了眼,脑海中第一反应就是还好穆辰不爱笑,要不然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他着魔。

    “呵呵,师尊,您要娶谁?”

    岳明泽还没反应过来,一个脆脆的童声就打破了这个尴尬的气氛,顾云玦抱着一大束“对师尊心怀不轨的大丑男送的不开花的树枝子”,笑的一脸童真,精致的眉眼都弯了起来,连眼角那颗泪痣都迎合着他的“好心情”,艳如血色。

    真好啊,他只不过是离开了一会儿,小师尊就想找道侣,还是个男的,还是个软弱又胆小的面瓜!他竟然还敢对他笑!

    说好的把他养大后再让他养呢?难道他这个徒儿还不如这个一戳就碎的面瓜重要?

    真该把这不听话的人藏起来,除了自己,谁也别见!

    穆辰见小徒弟笑的明媚,也不再吓唬岳明泽,对顾云玦招了招手,示意让他过来。

    顾云玦爬到穆辰怀里,带笑的眼睛看着对面的岳明泽,岳明泽陡然觉得头皮一阵发麻,一股极度危险的感觉围绕在周身,特别是神魂上,没有来的一阵颤栗,他皱了皱眉,突然感觉这小孩儿和自己刚见他的时候不太一样,刚才一瞬间他察觉到了严重的违和感,那个甜美的笑容,好像带了有几分邪气。

    岳明泽刚想开口,就见对面的穆辰已经端起身前的茶杯,竟然细心的摸了摸温度,递到顾云玦的嘴边,小孩儿很乖巧的喝下去,脸上乖巧的表情让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穆辰的眼里也在瞬间闪过一丝的满足,自从顾云玦回来,他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这个徒弟身上,再也没看他一眼。岳明泽看了这一幕,不知道该不该深究下去,他尴尬的说:“小师弟真是大变样,被师叔养了两天就像换了个人一样,结实了不少。”

    穆辰接了对方的夸赞,冷脸道:“我养的好。”

    顾云玦两个小手捧着他刚喝过的茶杯,乖巧的递过去,“师尊,喝茶。”

    穆辰本来很差的脸色瞬间缓和下来,竟然没有嫌弃被顾云玦喝过,轻轻抿了一口,眼中情绪温和。

    对面两人师徒情深,顾云玦这时候也与普通孩子无异,岳明泽压下心里的疑虑,没有再提。他站起身又施了一礼,有礼的说:“我先告退了,改天再来看师叔。”总之来了之后说了这么多,竟然全都是废话,一件事都没办成,再待下去也没有意义。

    “等会儿,”穆辰叫住岳明泽,暴躁的情绪已经被顾云玦抚顺,“御天翊想和我结成道侣另有原因,并无私人情感,我会给他修书一封,这件事以后不会再提。至于星璇的伤,哼,你看着拒绝吧。”

    御天翊在仙界的名气确实不小,对方掌管的万剑门在四门中的地位还在崇云门之前,而且御天翊个人的资质万里挑一,距离渡劫期就差一步,也许用不了多少年他就能飞升神界。得罪对方确实不明智,这要怎么委婉的拒绝?

    穆辰见岳明泽苦着脸,想问不敢问的样子,嫌弃的瞥了他一眼,冷声道:“御天翊有个师弟,现在门内很多杂物都是他在管理,你就说我看他很不顺眼,就用这个理由。”

    “季清远?!”岳明泽疑惑的看着穆辰,“师叔,季清远是有名的谦谦君子。”

    穆辰冷哼一声,“谦谦君子?哼!伪君子罢了,心眼小的还不如个太监。”他马上就撕了他伪装的面具,让人知道他内里是多么的肮脏!他上辈子是瞎了眼,才和对方成了朋友,到最后连徒儿的性命都赔了进去。

    穆辰摸着顾云玦的后脑勺,目光透过竹林,望向大山深处,心里同时堆满了疑惑。御天翊为什么想和他结为道侣?这件事上辈子他没听人提起过,对方修为高出他这么多,还是一门之掌,根本不可能是在一面之缘后就对他有这种想法。

    穆辰从不相信虚无缥缈的感情,觉得那玩意儿对修士而言纯粹是累赘。穆辰突然想起在重生前,好像在这之后没过多少年,御天翊就把掌门之位传给了季清远,一直关闭未出,难道御天翊的身体也有了异样?

    他身上的九阳冥火和九幽寒冰相伴而生,是他十年前在一处秘境中九死一生才得到,也让他的修为从元婴期中期直接跨越到化神初期。福祸相依,他在那次受伤时也染上了火毒,除了吃丹药控制之外,只能和九阴寒冰的获得者结为道侣,神魂相交才能互相抵消。而九幽寒冰的获得者,就是御天翊。

    对方不能像自己一样炼药自救,只有利用他的九阳冥火才能化解,这样想要联姻就说得通了。

    见穆辰陷入沉思,岳明泽就想告辞,这时对面的顾云玦突然一脸童真的问他:“掌门师兄留步,我有一事不解。”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