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 每天都要防止徒弟黑化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9章

    没想到顾云玦这么敏感,穆辰犹豫了一下,道:“是个故人。”

    “那个故人是谁?师尊故人很多的样子。”顾云玦明显对这位让穆辰露出怀念伤心加惋惜的故人很感兴趣,精致的眼睛微微眯起一个漂亮的弧度,掩下眼底的阴鸷,拉着穆辰继续问。

    穆辰宠溺的拍了拍徒儿的背,“故人,就是故人。”他没有深谈的意思,奈何怀里的小徒弟不依不饶,“故人是什么样的人?师尊喜欢他吗?”

    “嗯。”穆辰垂眸,不想说话。

    “喜欢徒儿多一些,还是喜欢故人多一些?”

    “你。”语气中已经有了不耐烦。

    “多多少?”

    “嗯。”忍耐中……

    “师尊?”

    “嗯。”继续忍……

    “师……”

    穆辰给小徒弟下了个噤声咒,眼神里写满了嫌弃,这个小东西太恬躁了,哪来那么多话?

    顾云玦张了张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意识到穆辰做了什么他直接被气笑了,竟然不想听他说话?伸手抓住穆辰的头发,将其轻轻缠绕在指尖,顾云玦带着笑,用发梢戳了戳穆辰的脸,无声的道:“师尊,笑。”

    穆辰歪头躲过,无奈的看顾云玦,这个调皮的熊孩子!

    顾云玦眯着眼,一双精致的桃花眼弯成如钩的新月,一边逗着穆辰,想看他的脸上因为自己出现不同的表情,一边心里暗暗琢磨,刚才那股魔力已经确定,就是炼魂魔功,小师尊不可能有机会接触那部功法,这股魔力又和他的灵力波动如此相近,顾云玦此时已经有了怀疑,穆辰难道和自己一样,灵魂回到了一百年前?还恰好带着他百年的功力?要怎么试探一下呢?

    这念头刚刚升起,穆辰就直接把顾云玦抛向空中,手掌一扬,在顾云玦身上出现一个用灵气构成透明的圆形薄膜,薄膜下方还有一个灵气组成的绳子,被他抓在手中,轻轻一拽,飘在空中的顾云玦就跟着他的动作来回晃。穆辰觉得小徒弟调皮起来没完没了,这个带他出门的方式最合适不过了。

    禁言抛向空中装进灵气罩牵着走!

    穆辰嘴角微微挑起一点点弧度,完美!

    顾云玦坐在里面,低头的看着下方的穆辰,心里刚升起的一点不满被穆辰嘴角那一丝笑意击溃,心底陡然柔成一汪春水,仿佛这人做什么他都可以接受。无奈的抚了抚额,顾云玦暗骂自己一句,不是疯了,就一定是着了魔,这个状态不对!

    岳明泽带人在禁地搜查了一圈之后,没有发现任何人的迹象,立即下令搜查崇云门,不放过任何的蛛丝马迹。一个合体期的魔修来到仙界,难道是来寻亲探友的?谁信?

    “会不会是那孩子看错了?”一个黑衣老者摸了摸胡子,有些疑惑,“连一丝气息都察觉不到,这显然不符合常理。”

    “问问穆长老就知道了。”

    岳明泽蹙了蹙眉,不放心的道:“本座亲自走一趟吧。”

    另一位手拿折扇的中年青衣修士笑道:“听说万剑门的门主想要和穆师弟结为道侣,帖子已经送到掌门手中,不知传言是否真实?”

    这位修士名叫郑玄素,按辈分确实是穆辰的师兄,俩人虽然都是丹阳子的徒弟,穆辰却是亲传弟子,学的是独门功法。郑玄素只是记名弟子,学的是普通功法,关系说不上多好,但也不坏,毕竟穆辰那个性子,别人不招惹他他都懒得搭理别人。

    岳明泽为难的道:“虽然修真界女修较少,不在乎男修结契,可是阴阳结合才是正道,穆师叔虽然外表……可终归是男子。”虽然崇云门长老和万剑门的门主联姻能让两个门派之间的关系更加牢固,他却没想过穆辰能和别人联姻。再者说御天翊修为已到大乘期,离飞升就差一步,穆师叔跟他在一起……岂不是要被欺负?岳明泽拉着脸,他现在虽然还无力撑起崇云门,但也不会连师叔都卖。

    郑玄素用折扇轻轻敲打着手心,露出回忆的神色,“穆师弟是丹修,师尊飞升前还担心他走后穆师弟被人欺负,想要给他找个剑修做道侣,但那时穆师弟修为不到金丹期,师尊虽然物色了几个出色的修士,但因为修为相差太多没好开口,现在也许是个机会。”

    岳明泽严肃的道:“那是以前,现在的穆师叔根本不需要别人的保护。”

    郑玄素手顿了顿,脸上的表情有一瞬间露出了微许的尴尬,对岳明泽的油盐不进有些不满,“倒也是。”丹修的攻击力确实是薄弱了些,但是看到穆辰在试炼大会那天的表现,谁也不敢把他当成一个普通的丹修看待。少顷,他脸色恢复如常,继续道:“不过这种事情你直接拒绝不太好,还是问问穆师弟吧,没准儿他有自己的看法。”

    岳明泽脸上装的不动声色,心里却是一叹,郑玄素其实说的也没错,他确实没权利替穆师叔做决定,只能一会儿趁机提一句。想到这里岳明泽藏在袖子里的手又偷偷的掐手指头,再算算穆辰翻脸的几率有多少。

    穆辰回去之后,就让镜庭和镜明带这顾云玦出去走走,自己在房间设下结界,开始疗伤。

    没有穆辰在眼前,镜明立马恢复了小孩子心性,蹦蹦哒哒的拉着顾云玦走在前面,边走边介绍周围的环境,身后仿佛有一条尾巴在来回晃。

    镜庭却是一直冷着脸,看顾云玦的眼神带着几分审视和疏离。

    顾云玦只消一眼就能看出镜庭的心思,不过是他的到来让师尊和平日里有些不同,这条护食的小狼狗怕被抢了主人罢了。

    “这药圃都是李叔叔在照顾,看,是不是很漂亮?”镜明指着眼前大片的药田,跟顾云玦显摆,“这是宫主在外出的时候带回来的,不管带回什么,只要还有一丝生气,李叔叔都能把它们救活。”

    说话间,一个身穿黑衣的中年修士笑容温和的走过来,这人长得并不好看,甚至有些凶恶。浓眉大眼四方脸,长了一脸络腮胡,他倒背着手,手里好像还拿着什么。

    待对方走近,顾云玦才发现对方的眼睛竟然毫无焦距,也就是说这人是个瞎子。

    一个瞎子种了几百里的药田,不得不让人好奇,他有什么神奇的技能?

    “李叔叔!”镜明高兴的跑过去,大胡子浅浅一笑,准确的摸了摸精明的脑袋,明明是凶恶的脸,表情偏偏很是宠溺,看镜庭的时候脸色也很柔和。

    “这位便是宫主新收的弟子吧,他的眼光从不会错,小子一定有过人之处。”大胡子低头,用毫无焦距的眼睛盯着顾云玦,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妥,他皱着眉啧了一声,惊讶的说:“好奇怪的命格!”

    顾云玦也在打量对方,上一世他确信没有见过这人,要么对方在接下来的十年内死了,要么就是走了。一个会推演天命的瞎子,有意思了。

    大胡子摇了摇头,也不再较真,把手里的东西递给顾云玦,竟然是一大束冷香花。这花显然是新摘的,花瓣上还带着露水,白色的花瓣晶润如玉,迎着阳光可以看到里面浅浅的金色脉络。这种花很特别,据说它只对有缘的人绽放,即使已经摘下,依旧是一根挂满了花苞的树枝。

    “帮忙带给你师尊,我就不再多跑一趟了。”大胡子说完,对着三人摆摆手,转身离去。

    顾云玦眯起眼睛,眸光似染了霜的利剑,又冷又厉,竟然敢送小师尊花,难道又是个心悦他师尊的人?

    大胡子几步之后,好像又想起了什么,他停下脚步,犹豫了一下还是转身回头,看着顾云玦的方向道:“小子,保护好你师尊,最好寸步不离。”

    顾云玦一扬眉梢,眼底的杀意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他的师尊他自然会寸步不离,不过对方这句话也让他不满,“这话什么意思,师尊有危险?”

    “说不好。”大胡子苦恼的摇了摇头,“一身的血腥,对他是福是祸,都看不透。”

    这句说不清道不明的话让顾云玦的心情更加浮躁,看着对方再次离去的背影,顾云玦压下抽了对方的神魂彻底搜魂的念头,为了不惹穆辰生气,他忍。

    镜明见顾云玦“发呆”,以为他被吓坏了,戳了戳顾云玦的肩膀安慰道:“宫主那么厉害,绝对不可能有危险的,你不要担心。”

    站在一旁的镜庭脸色却很不好看,李叔叔从没算错过什么,既然这么说就一定是看到了什么,难道能救宫主的人是这个来历不明的包子?

    镜明拉着顾云玦,蹦蹦哒哒的说:“带你去看宫主种的葫芦,一个藤上结了七个,橙红黄绿青蓝紫,一个葫芦一个颜色,属性还各不相同,是不是特别神奇?”

    这个动作让顾云玦回神,也有几分感慨,上一世见了自己就逃跑的人,现在竟然在跟他逗乐子。人生啊,真是奇怪,只不过提前拐了个弯,竟让前后的境遇差别那么大。他拒绝的摇摇头,问镜明:“这位李叔叔,到底是什么人?”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